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二二四五章 提心吊胆

飞天 第二二四五章 提心吊胆

    不比青主之时,如今的天宫有大量空置宅院,一些随行将领的家眷暂时被安置在天宫角落区域的各宅院当中。

    雪玲珑是挺感慨的,对这粉雕玉琢的宅院看了又看,欣赏了又欣赏,没想到自己居然有机会进入天宫,还能住上一住,当然也知道是沾了自己丈夫的光。说到沾光的事,她也暗暗兴奋不已,徐堂然已经暗示的很明白了,有可能要成为类似监察左使司马问天那样的人物,司马问天可是让满朝权贵上上下下都忌惮的人物,地位非比寻常,与有荣焉,她如何能不高兴。

    回头一看,徐堂然人呢?刚还跟在自己后面的。

    折返回去寻找,现徐堂然站在一座花坛前,瞅着一支花呆,明显走神了,眉宇间还有一丝忧虑之色。

    雪玲珑上前拍了一下,“怎么了?”

    “没事。”蓦然回神的徐堂然干笑着摇了摇头,伸手扶了她后腰,继续陪着逛。

    然还没一会儿,杨召青的传讯来了,徐堂然摸出星铃一联系,瞬间色变。

    见他脸皱的比苦瓜还苦,很罕见的情形,雪玲珑皱眉道:“又怎么了?我说你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徐堂然唉声叹气道:“娘娘让咱们夫妻去见她。”

    雪玲珑不以为然道:“见就去见,有什么好担心的,你平常不是巴不得往跟前凑吗?”

    徐堂然一脸的提心吊胆道:“我刚刚对陛下进言,让陛下纳群英会的皇甫君媃为妃,陛下从善如流,将皇甫君媃加入了天妃的册封名单。”

    雪玲珑愣了一下,似乎明白了,没好气道:“你没事掺和这事干嘛?有些时候娘娘是没办法,有些事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天下有哪个女人愿意和别人分享自己男人的?你平常拍娘娘马屁还来不及,吃错药了吧,触这霉头?”

    徐堂然甩手哎哟喂道:“我的夫人呐,你当我愿意干这事?我也是没办法啊,是陛下暗中授意的,我敢不听吗?明知道是坑,硬着头皮也得上啊!”

    “陛下授意的?”雪玲珑又是一愣,旋即迟疑道:“既如此,想必陛下这样安排有什么深意,应该不用太过担心。”

    徐堂然翻了个白眼,放低声音道:“有屁的深意,我直接跟你明说了吧,皇甫君媃早就跟陛下有一腿,是陛下养在外面的女人,若没陛下撑腰,你当皇甫世家内部有那么好说话能让一个第四代的外孙女当家?”

    雪玲珑瞬间傻眼,明白了,感情陛下是想趁机将养在外面的情人给名正言顺弄进宫来,这皇甫君媃的情况可不比其他宫妃入宫的情况,换了哪个女人都难以接受,何况把持着后宫大权的天后娘娘又如此强势,可不是当初的夏侯承宇能比的,若是被天后娘娘知道了还得了?她也急了,狠狠掐了徐堂然一把,“你疯了吧,这种事情怎能去做,娘娘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吗?这方面连陛下都怕她,你怎敢出这头?”

    徐堂然两手一摊,“陛下摆明了就是要让我背这个黑锅,我又能怎么办?”

    雪玲珑立刻变成了热锅上的蚂蚁,来回转悠,焦虑道:“怎么办,怎么办,娘娘不会是已经知道了,要找我们算账吧?”

    徐堂然唉声叹气道:“我也担心呐,按理说娘娘应该还不知道陛下和皇甫君媃的私情吧,若仅仅是知道了是我献言,顶多是挨顿训,这样我也认了,我在陛下身边本来就是干这个的,受点委屈倒也没什么,怕就怕”摇了摇头。

    “哪怕是为了以防万一,你也得先跟陛下知会一声,否则娘娘的怒火咱们吃罪不起啊!”雪玲珑催他禀报苗毅。

    徐堂然苦笑道:“还用知会陛下么,陛下怕也正在紧张盯着,杨召青通知的我,陛下不知道才怪了。”

    的确如此,星辰殿内,苗毅拿了名单在手,看到皇甫君媃的名字被划掉了,有点牙疼,费尽心思想若无其事地通过,谁知被云知秋果断地卡掉了。

    他自然问过了杨召青当时的情况,其他人都顺利通过了,唯独皇甫君媃简单干脆地剔除了,这让他有点提心吊胆,担心云知秋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偏偏这事,他还没办法找云知秋商量,徐堂然献言的幌子只能掩饰一下,压根经不起深究,真要弄明白了的话,侵犯了云知秋的底线,云知秋才不管你什么天帝不天帝,绝对跟你拼老命。

    若真是为个外面的女人,堂堂天帝和天后闹翻了,让他情何以堪,那他和青主有什么区别,丢不起那个人。

    可若是就这样算了,让皇甫君媃受了这么多年的委屈,不给个交代也挺对不起人家的。

    站在下面的杨召青,低眉垂眼,一声不吭,这事他是坚决不参与、不表态的,类似的事情以前已经被云知秋警告过一回了,再来一次,当天后娘娘是吃素的不成?肯定要给他颜色看,绝对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杨召青现在担心的是徐堂然那边,估摸着徐堂然想死的心都有了吧?真要为这种事玩崩了,半点功劳都没有不说,连个帮忙讲话的人都没有,还得成为笑话,绝对是最冤的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徐堂然和雪玲珑不得不硬着头皮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来到了天牝宫。

    亭子里,见过礼后,端坐的云知秋端了杯茶慢品,也不吭声应话,只是似笑非笑地瞅着夫妇二人,看的夫妇二人心惊肉跳浑身不自在。

    最终还是雪玲珑嬉笑上前道:“娘娘,是有什么事吩咐老徐去办吗?有事您尽管吩咐,他绝不敢推辞的。”顺手拿了茶壶为云知秋斟茶。

    “是是是,有事娘娘尽管吩咐,微臣万死不辞。”徐堂然连连在那点头哈腰。

    云知秋漫不经心地笑道:“可当不起,本宫只不过是一妇道人家,哪敢吩咐徐大人,万一哪天惹怒了徐大人,徐大人一怒之下往陛下身边进贡一个绝代佳人,说不定立马就能将本宫给取而代之了。本宫巴结徐大人还来不及,徐大人,您说是不是啊?”

    雪玲珑笑容僵住,这话真是句句诛心呐,听的徐堂然直冒冷汗,惶恐摆手道:“娘娘,您千万别这样说,否则微臣只有以死谢罪,总之千错万错都是微臣的错,微臣以后不敢了。”

    “不敢?本宫看你胆大的很嘛。”云知秋冷哼一声,“说说吧,皇甫君媃的事是谁的主意?是陛下的意思吗?”

    徐堂然哪敢出卖苗毅,活得不耐烦了还差不多,慌忙摆手:“和陛下没有半点关系,都是微臣一时糊涂。”

    云知秋挑眉道:“如此说来,是你收了人家的好处?”

    徐堂然也不敢说自己收了人家的好处,以行贿的方式意图混入天宫,这罪名皇甫君媃也吃不消,云知秋正在火头上,真要借此办掉皇甫君媃的话,可谓名正言顺,若因此弄死了皇甫君媃,苗毅那边他也没办法交代。

    再次慌忙摆手道:“没有没有,这事皇甫君媃一点都不知情,纯粹是因为觉得便于控制群英会才出了这个馊主意,是微臣错了,微臣知错了。”

    “哦!原来如此。”云知秋表示理解地点了点头,“你也是一片好心,本宫能理解,不过这事嘛,区区一个群英会,当年青主派出一个上官青就给控制了,难道陛下一统天下还不如青主,这点小事还需要陛下亲自出手不成?不过你这办法也不失为好办法,这样吧,这事本宫做主了,那个皇甫君媃就由你娶了!”

    雪玲珑的脸绿了。

    “啊!”徐堂然吓得一哆嗦,脸色煞白,开什么玩笑,把陛下的女人弄回家,想死也不是这样个死法。他差点没哭出来,“娘娘,微臣已经对玲珑过誓,此生绝不纳妾,不信您可以问问玲珑。”

    雪玲珑慌忙点头道:“是的,娘娘,妾身可以作证。”

    云知秋淡然道:“不娶回家,私下收了也一样嘛,只要能借此控制住群英会就行。”

    徐堂然赶紧摇头:“微臣对玲珑一心一意,绝不做对不起玲珑的事。”

    云知秋哟了声,饶有兴趣地朝徐堂然竖起一根大拇指,“好,不错!徐堂然,这话我可记下了,希望你不是在欺骗本宫,哪天若是让本宫知道你在外面跟别的女人有染,本宫就不信本宫的懿旨治不了你!”

    “”徐堂然哑口无言,到了他这个地步,怎么可能不偶尔欢快一下,今天算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他怎么感觉云知秋在借机惩罚他,有点怀疑云知秋是不是知道了点什么,可还是挤出笑脸点头应下了,“是是是,微臣对玲珑绝对忠心不二,愿意接受娘娘的监督。”

    雪玲珑也很无语,尽管这样一来她是高兴的,可她心里清楚的很,徐堂然平常没少在外面快活,今天答应的痛快,回头别因此惹出什么后患来。

    云知秋慢慢站了起来,突然抓了茶盏,啪嗒一声,掷地砸了个粉碎。

    这突然一下,再加上云知秋那森冷吓人的脸色,猛然一惊的徐堂然吓得噗通跪地。

    外面一群身穿战甲的护卫也闻声冲了过来,当场将亭子给围了。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