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二二四八章 苗毅已死

飞天 第二二四八章 苗毅已死

    “遵旨!”绿婆婆欠身应下,扶杖走到了夏侯承宇跟前,满眼的感慨万分,还以为夏侯承宇已经被杀了,没想到还活着。她怎么都没想到苗毅居然会放过夏侯承宇,杀了夏侯承宇的丈夫,杀了夏侯承宇的儿子,如此枭雄却没有斩草除根,而是饶过了夏侯承宇,实在有点难以相信。

    见到绿婆婆,夏侯承宇渐渐缓过神来,流着泪,对着绿婆婆喃喃道:“他们杀了尊儿,听说还杀了陛下,夏侯家为什么不帮我,为什么不帮我…”渐渐失声痛哭,跪坐在了绿婆婆的脚下,抱着绿婆婆的大腿哭的撕心裂肺。

    绿婆婆探手抚着她的脑袋,“不哭,不哭,活着就好,活着就好,一切都过去了,好好活着……”

    那百来名没有离开绿央园的罪妃亦感慨万分,也没想到夏侯承宇居然还活着,更没想到当年仗着娘家势力在宫中嚣张跋扈的天后娘娘竟也沦落到了绿央园,甚至比她们还惨。退一万步说,凭她们的姿色,若今后不想在绿央园呆了,未必找不到合适的男人给她们新的生活,而夏侯承宇要姿色没姿色,加之那重身份,估计没哪个男人敢招惹,估计也没有活着离开绿央园的可能,此生怕是要在绿央园终老。

    总之各有感慨,曾经都是富丽堂皇天宫中的贵人,转眼一切荣华富贵烟消云散,一个个沦落为奴……

    荒凉戈壁,不断撕裂的虚空中,突然飞出一群密密麻麻的影子,数不清的飞行坐骑拴着链子,不知拖拽了个什么东西。很快,不断撕裂的虚空内挤出一座庞然大物,仿佛要将荒古豁口给撕裂一般,破开虚空挤出。

    最终庞然大物露出了真容,庞大的天宫硬生生挤进了荒古之中。

    天宫在荒古一露面,前面拖拽飞行的飞行坐骑明显吃力下沉了一下,天宫亦猛的倾斜了一下,驾驭飞行坐骑的人员大声吆喝坐下飞骑,飞骑拼命拉住了,前方几十只巨龙更是猛然吃力拉拽。

    直到无数飞骑全部露面,才见悬空的天宫慢慢恢复了平衡,慢慢向前飘去。

    无数拴着链子的飞骑,遮天蔽日,拖拉着庞大的天宫,辨明方向后,渐渐加。

    再加,也不可能快过在星空的推进度,天宫内的人抬头看着无数链子尽头连接的铺天盖地的飞行坐骑,场面极为壮观。

    四周还有许多人马驾驭飞行坐骑巡视警戒。

    伏青和鹰无敌亦在其中,两人不时回头看看,在星空中还好点,到了这里,眼前的情形真正让人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劳民伤财。

    鹰无敌不禁传音叹道:“之前不是说要重建天宫吗?为何突然又改变了主意,耗费如此巨大的人力和物力,把天宫给迁移来这里,陛下究竟想干什么?”

    伏青暗回:“也许是在这里修炼方便,也许是那个神魂境的白娘子让陛下忌惮,迁徙到了这里,白娘子就算闯入,实力在此也要大打折扣便于对付。”

    鹰无敌:“这和天宫迁入有什么关系?完全可以在荒古重建,不至于费这么大的劲。”

    伏青摇了摇头,也想不明白苗毅是什么意思。

    事实上许多人都想不明白,但这事算不上触及大家的利益,加之又是苗毅掌控天下后对天庭中枢定夺的第一道天旨,也没什么人会干出强烈阻止的事来……

    三年,进入荒古后,天宫这座庞然大物足足在荒古飞了三年才抵达选好的坐落地址。

    期间的人马更迭和坐骑换飞自是不提,随着沉闷的“嗡”声在大地震颤,耗费了巨大人力物力的天宫迁徙正式终止。

    浩大恢宏的天宫座基架在了三座山峦之间。

    一时间,上空龙飞凤舞,各种飞行坐骑解开了链子的束缚,漫天飞舞。

    待到遮掩了天宫上空足足三年的飞骑散去,不少人登上楼台,眺望这片新世界。【愛↑去△小↓說△網 .ai qu xs】

    苗毅站在了高高的楼台上凭栏,面无表情。

    远处新起的绿央园内,许许多多人眺望着巨大天宫坐落的奇观。

    经过几年的收整,荒古肆虐的邪气已被压制,荒古大地离完全恢复虽然还要不少的时间,但已初现绿意,绿央园内繁花似锦,各种绿植欣欣向荣。

    荒古内的各地山神、土地与河神之类的早已全部到位,早已在各自领地内各司其职,为新坐落的天宫充当四面八方的耳目。

    “传旨,按名单上的人员召集,三个月后正式朝会。”凭栏远眺的苗毅沉声下令。

    “是!”杨召青应下。

    消息一出,天下修士翘以盼,这是新任天帝掌控天下后的第一次正式朝会,都知道这次的朝会意味着什么。

    足足三年多的时间,青、佛余孽不说全部扫除了,至少已经扫除的差不多了,已经平灭了天下反对的声音,为正式开朝奠定了基础。

    足足三年多的时间,天宫那边的各项准备肯定也准备的差不多了,所有人都明白,这次正式朝会应该会将各个职位落实下来,将会决定许多人的命运。

    许多人都在四处打听,想看看什么人接到了参加朝会的天旨,能去参加的人自然才是有可能位列朝堂的人。

    当然,也有人早就对自己的职位心知肚明,许多事情毕竟不是苗毅一个人想怎么弄就能怎么弄的,事先和相关人员沟通过。

    正式朝会开始,也意味着新的规则要落实下来,如何能不引人注目。

    结果大家现,这三个月期间,天宫另有一道道旨意下达,越过了下面的层级,直接任命了各星域的都统,各地都统在此期间纷纷走马上任。这么多都统的集体调换,可见天宫在此之前的确已经做了充足的准备。

    三个月的时间很快过去。

    早朝在即,同床共枕双双醒来的苗毅和云知秋沐浴洗漱。

    新做好的华丽衣裳呈上,苗毅面无表情,任由宫女帮忙穿戴,一身刺绣有日月乾坤飞龙盘踞的龙袍整齐穿戴上身。

    站在镜子前的云知秋脸上有难以掩饰的喜色,看着镜中端庄妩媚的自己在众人伺候下穿上异常华丽的凤袍,最终一顶闪耀凤冠稳稳坐落在了头顶。

    穿戴完毕,夫妇二人双双从寝宫而出,外面罗列两旁等候的妃子们纷纷躬身行礼,注视着夫妇二人从众人中间走过,云知秋那一身裙尾拖地且华丽无比的长裙不知引得多少女人羡慕。

    待二人走过,一群妃子纷纷向同一个方向转身,成排跟在了夫妇二人的身后,外面一群战甲鲜明的将士护送,没人说话,气氛庄严肃穆。

    一行来到乾坤殿后殿外时,众妃和云知秋一起止步,以云知秋为皆半蹲行礼道:“恭送陛下上朝!”

    谁知苗毅却没有按仪程走,转过了身,面对云知秋,伸出双手将云知秋扶了起来,抓了云知秋的柔荑在手,牵着往后殿大门走去。

    云知秋惊愣住了,赶紧拖住,不肯前行:“陛下,这是何意?”

    苗毅淡然道:“与朕一起早朝!”

    一群人愕然抬头看来,云知秋有些慌了,赶紧将手抽了回来,摇头道:“这不合规矩,臣妾不能上朝干政!”

    苗毅再次伸手将她一只手掌握在了掌中牵着,饱含威仪的目光扫过眼前众人,正式宣告道:“你我夫妻,朕主外,你主内,本为一体,朕的天下就是你的天下,新的规矩从今天开始!”

    这是说给其他人听的话,接着又回头对云知秋传音一句,“朕当年许诺过你,此生永不负你,也许做的不算很好,但承诺永远铭记在心,还是那句话,就算死在你手上亦心甘情愿,有你陪伴不枉活这一世,与我一起上朝!”

    云知秋瞬间热泪盈眶,感动的不行,差点没当场哭出来。

    没哪个女人愿意看到自己男人跟后宫这么多女人在一起,心中的委屈无处倾诉,说出来人家只会觉得她不讲道理,会觉得你已经拥有了这么多,为何还不自足?可是男女之事上谁不自私。

    然而今天,此时此刻,一颗心儿真正是差点融化了,有苗毅这番话,忽然觉得一切委屈都值了。

    云知秋有些破涕为笑地摇了摇头,“牛二,有你这话就够了,我去不合适,你快去吧。”

    谁知苗毅再次对众人大声道:“你不陪朕上朝,这朝朕也不上了。”

    此话一出,一群后宫妃子瞪大了眼睛看着云知秋,那眼神中的羡慕嫉妒实在是无法形容,不少人心中哀鸣,这女人怎会如此好命,已经是母仪天下了,已经集万千荣耀和显贵于一身,还被天下至尊独宠于众生,还让不让其他女人活了?

    云知秋道:“别闹了,我只能到这。”

    苗毅盯着她认真道:“谁说你只能到这?已经有太多太多的人离开了朕,难道你也要离开朕吗?朕的天下就是你的天下,陪朕一起走下去!”用力握了握她的手示意。

    云知秋强忍住没哭出来,道:“别以为这样就能让我放松底线。”话中所指意味深长。

    “知道!”苗毅用力点了点头,同时也抓紧了她的手直接拖着带进了乾坤殿后殿大门内。

    不知道多少羡慕的目光目送。

    后殿与前殿一墙之隔的地方,云知秋哀求苗毅止步等等,她可不想带着眼泪上朝,千儿、雪儿上前帮她擦拭眼泪,重新整理妆容,云知秋很紧张。

    一旁的杨召青点头示意,表示一切都准备好了,同时也低声问了句,“陛下,要不要趁这机会正式恢复本名?”

    苗毅沉默了一阵,徐徐道:“不用了,苗毅已死!”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