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二二四九章 阎罗王

飞天 第二二四九章 阎罗王

    闻听此言,几人同时一愣,轻拭眼泪的云知秋亦抬头愣愣看着他。

    苗毅再次伸手,抓了她的柔荑在手,牵着绕过隔墙,走向了前殿。

    干坤殿内,庄严肃穆,近千将领云集,整齐罗列静候,目睹苗毅牵了云知秋一起出来,多少愣了愣,不少人开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或者交头接耳传音,殿内隐隐荡开法力波动。

    眼见庄严肃穆的大殿朝堂因自己的出现,明显起了骚动,本就有些忐忑的云知秋越变得紧张。

    平常她无论见到哪个大臣,哪怕是见到一群大臣,也不会有任何紧张,但是今天明显不一样。哪怕她到了一定的地位,哪怕没有规定天后不得出现在朝堂,可深入人心的观念皆认为后宫不得干政,连她自己都下意识认为自己出现在这有点出格了、心虚了,如何能不紧张?

    苗毅似乎从她的手掌上感受到了不安,温暖有力地握了握,给予她信心,似乎在告诉她,有我在,不用怕!

    苗毅的坚定支持,的确缓解了一点她的紧张情绪,云知秋暗暗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要淡定从容!

    走上台阶,夫妻双双背对宝座而站,苗毅顺手带着示意了一下,云知秋略显不太自然地跟着他并排一起坐下了,面对下站的群臣。

    幸好宝座够宽,宛若短榻,足够坐下两人。

    千儿、雪儿站在了宝座后面左右,台阶下左右站着青月和严啸,心里有数的人一看这站位,就知道严啸顶替了龙信的位置,众人不知龙信出了什么事,好好的为何丢了陛下身边心腹的位置。

    而龙信已站在了殿内群臣之间,看向严啸的眼神是复杂的,他职位做调整的时候苗毅就找他谈过了,就问他一句:若近卫军的统帅屡屡为了自己的私心办事,朕该如何自处?

    于是龙信主动请辞,让出了原右都督的位置。

    有些事情他自己也无话可说,纵然心有不甘,也只能是认了,自己得为自己干过的事情负责。

    至于其他人,殿内大多人的目光都盯在了云知秋的身上,按事先的仪程可没云知秋这出,众人不时面面相觑,哪怕宝座一侧旁站的杨召青打出了开始的手势,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开口。

    云知秋顿时如坐针毡,尴尬了。

    端坐在上的苗毅目光看向了下站的徐堂然,给了个眼色。

    本也在愣怔中的徐堂然立刻明白了什么意思,提了精神,来了个慷慨赴死的样子,拱手,长鞠一躬,率先大声道:“臣等参见陛下,参见天后娘娘!”举动十分显眼。

    他一起头,明显还是有人显得有些犹豫,显然觉得不妥,不过云傲天和穆凡君等人已经拱手做出了参拜的手势,苗毅的那些旧部亦随后如此,最终6续有人跟风,剩下的其他人感觉到了势单力薄,加之苗毅森冷的目光盯来,皆心头一凛,无奈之下不得不拱手相从。

    杨召青再次做出手势。

    众人方集体鞠躬,大声参拜道:“臣等参见陛下,参见天后娘娘!”

    见所有人臣服,苗毅双手虚扶了一下,“平身!”

    云知秋没说话,不过尽量落落大方地跟着苗毅的动作抬手虚扶了一下。

    众臣起身,云傲天和穆凡君再抬头看向端坐在上的云知秋,凤袍凤冠是那么的华丽醒目,雍容华贵的仪态举世无双!

    二人心中可谓感慨无限,早年谁也预料不到苗毅会走到今天的这个高度,自然也没想到云知秋能有母仪天下的一天,然而今天就这么活生生的展现在眼前,接受着群臣的参拜。

    穆凡君想到了自己那个死去的儿子,看向云知秋的目光中有着欣慰,有着疼爱,向来要强的锐利眼神变得柔和了。她这辈子也的确很要强,谁说女子不如男?但是今天,她很满意,她对苗毅的所作所为很满意,摆明了是让自己孙女与之平起平坐的态势。

    如果那个人有苗毅一半的心思,自己也不至于跟他较一辈子的劲!穆凡君下意识偏头看向了云傲天。

    谁知云傲天也正偏头朝她看来,两人似乎心有灵犀一般,目光对上了,又迅挪开了,有些秘密,两人不准备吐露,以前不说是较劲的原因,如今不说也有这个原因存在,但还有一点,也是为了云知秋好,可一明一暗的支持云知秋。

    “宣!”苗毅断然一声,饱含威仪,回荡在大殿内。

    杨召青摸出了特制的玉牒,目光扫过众人,以抑扬顿挫的腔调庄重宣读:“广令公、成太泽、腾飞、洛莽、皇浩、孤玉城、杨庆、庞贯、横无道、苏清泉、金曼、云傲天、穆凡君、司徒笑、姬欢、玉罗刹、张心湖、藏雷,十八人居功至伟,敕封为天庭十八天王!”

    被点到名字的人暗暗苦笑,原来是四大天王,现在搞出了十八天王,这天王的含金量还用说吗?

    而这十八人中有两人没来,一个是广令公,广家以神志不清为借口,没有来上朝,至于另一个叫‘张心湖’的家伙,大家根本不认识,也没听说过,连人在哪都不知道,不知道苗毅搞什么鬼。

    倒是站在殿中的玉罗刹抿了抿嘴,颇感欣慰,她当然知道张心湖是她的儿子,不管儿子有没有实权,至少苗毅这个大伯还是没得说的,批封王不忘侄子。

    “封青月为天庭近卫军左督卫指挥使,封严啸为天庭近卫军右督卫指挥使!”

    “黄隶、南宫如玉、麦紫、长孙居、星罗、绿歌、离生、夜行空……等一百零八人,敕封为天庭一百零八星君!”

    一群点名被封的只能是暗暗无奈,星君变成了一百零八个,能稍作安慰的是,与天王之间的元帅位被取消了。

    稍候杨召青又是一连串名字报出,这串名字实在有够长,足足五百人,大家也只能是竖起耳朵来听其中有没有自己的名字。侯位取消了,以后天庭没有了侯爷,这五百人封为了天庭大将军!

    杨召青接着又继续宣读一些闲杂位置的官位册封。

    再下面的众多都统位置倒是保留了,不过已被天庭直接任命了,彻底打破了派系。

    实际上如今分散各地的都统才是正真手握实际兵权的人,位列朝堂的一群人甭管是什么天王还是什么星君或大将军,统统被收缴了兵权,朝堂上成了商议天下治理的场所。陛下弄出了个什么天策府,天下兵权统归天策府统一调遣,真要生战事的话,朝堂上决定大方向,天策府负责具体的指挥作战。

    真要生战事,天庭点将,被点中的将领会成为元帅,战事结束后,元帅交出兵权,元帅的帽子也会摘掉,被取消的元帅位置用在了这个地方。

    那些都统虽然握有兵权,但数量太多,个体力量太小,闹事也成不了事,而天策府还可以随时调任,经常会对那些都统进行调换,不会让一个都统在某地一直掌权。

    同时,天宫已经放出了消息试探,大概的意思是,下一步可能还要将所有朝臣和天庭人马进行文武区分,各职务要进行细化,不允许统兵的人兼带治理地方,要划分文武官职,一大批人要解除武装。

    听着杨召青的郎朗宣读声,端坐的苗毅面无表情,一直在观察留心着众人的反应。

    并排而坐的云知秋气度雍容,坐的端端正正,偶尔会瞥上一眼苗毅,心中满是柔情蜜意,回想往事,回想苗毅一路经的风风雨雨,再对照今天亦感慨万分。

    “封龙信为天策府左使,成太泽兼天策府右使!”

    “封徐堂然为天庭监察左使,杨庆兼天庭监察右使!”

    “封杨召青为天宫大总管!”

    “封赵千儿、刘雪为九天玄女!”

    “封阎修为阎罗王,执掌幽冥之地!封黑玉堂为龙王,统领天下龙族!封娥、羲为凤族守护玄女!”

    娥、羲正是两位凤族守护玄女的名字,也在殿内,闻听颇为无奈,两人本就是凤族守护玄女,可是迫于苗毅如今的强势,也不得不听封,两人纯当是正名了。

    至于黑玉堂,正是黑炭的名字,此时正在殿内裂开嘴偷乐,一不小心封王了,很开心。这名字也是他在知道自己要封王之前临时给自己取的,黑炭那名字不好听,不好当正儿八经的名字宣之于众,他觉得自己长的不错,遂自称黑玉堂。

    阎修事先知道自己要封王,也知道苗毅要把幽冥之地划为他的封地,因为幽冥之地适合他修炼,却不知自己的王号居然是‘阎罗王’,蓦然抬头,看向苗毅,可谓瞬间被这封号击中了心中最柔软的地方,刹那热泪夺眶而出,泪洒衣襟,缓缓低头,慢慢摇头,一脸不堪,老泪纵横,抖动着双肩强忍着没哭出声来。

    边上之人察觉到了他的异常,不知他为何而哭泣。

    当然也有人诧异阎修的封号为何多了个‘罗’字。

    高坐在上的苗毅,目光盯向了阎修,他最理解阎修心中的那份不堪,‘十降夫人’是带给那个女人一辈子的屈辱。

    站在前排的杨庆慢慢回头看了眼阎修,见到了阎修的样子,沉默不语,阎修的夫人可以说是死在了他的手上,他和阎修的关系也一直无法和睦,这是他心中的阴影。(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