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一三三章 低头借钱

飞天 第一一三三章 低头借钱

    苗毅立刻上前一步,那神情跟恶狼一样。

    玉奴娇迅速双手抱胸,后退一步,高度戒备。

    苗毅问:“真不脱?”

    玉奴娇再次恨声申明:“不脱!”

    苗毅没用强,嘿嘿冷笑,“那我娶你干什么?”

    “……”玉奴娇咬唇不语,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这个问题,按理说对方想干的事情没错,可是…她只能再次回复:“你在故意羞辱我!”

    苗毅哼哼两声,“你确认不脱?”

    玉奴娇哪能咽得下这种屈辱,坚决反对,“不脱!”

    苗毅警告道:“不脱我休了你!”

    玉奴娇悲声道:“苗毅,你不要欺人太甚!你如果非要这样羞辱我,你想休尽管休好了!”

    “你别后悔!”苗毅指了指她,二话不说,转身开门而出。

    梦洁、梦雅两名侍女正躲在门外偷听,也没办法,跟着嫁出来之前两人已经得到了司徒笑的再三叮嘱,都是肩负着‘伟大’任务而来的。

    苗毅陡然开门而出,两人一阵手忙脚乱,梦洁快步追在苗毅身后,惶恐说情道:“大人!夫人不是那个意思,她没经历过这种事情,只是有点不太适应,您再给她点时间…”

    苗毅手一挥打断,不理会,大步离去了。

    而梦雅则跑回了屋里拉着咬唇不语的玉奴娇,哀求道:“夫人,女人嫁人了都要过这一关的,您把关系闹得这么僵,这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走,趁大人没走,去向大人低个头吧!”

    玉奴娇甩手。甩开她的拉拽,不肯低头,偏头看向一旁。泪珠像断了线的珍珠顺着脸颊无声滚落。

    她好歹是小世界鬼圣的弟子,也算是高高在上惯了。这辈子从未受过这样的屈辱,然而面对这左右不是的屈辱,哭虽无声,却真的哭的很伤心,多少年没哭过了。

    殊不知苗毅就是要打掉她的牛劲,都嫁给老子了,还敢跟老子顶牛?

    她之所以嫁过来的目的大家心知肚明,为了司徒笑的利益而嫁的。和云知秋不一样,苗毅岂能纵容她放肆,那是要坚决打击的!

    外面,云知秋也在等着,她也担心苗毅针锋相对会搞出什么事来。

    苗毅一见她,直接开口道:“这女人没办法要了,休了拉到!”

    云知秋翻了个白眼,一把捞了他胳膊,道:“说什么胡话!你都对人家乱干什么了?”

    苗毅两手一摊,“我还能乱干什么?她是我小妾。我让她侍寝不是天经地义么,让她脱衣服,她竟然宁愿让我休掉也不肯脱。这还得了?”

    “……”云知秋愕然,真的假的?她有点不信,玉奴娇既然嫁过来了事先能不做好这方面的心理准备?

    而苗毅已经摸出一块玉碟,唰唰写下了一封休书,扔给了云知秋,“回头让人送给司徒笑,让他把人领回去,告诉司徒笑,我是娶妾。不是娶个祖宗回来供着的!”

    他爽了,扔下东西就背个手走了。

    云知秋抱着玉碟看过后却有点懵。快步进了玉奴娇屋里,进了洞天福地。想问清怎么回事。

    见到倔强站那无声哭泣的玉奴娇,云知秋问道:“究竟怎么了?”

    玉奴娇一声不吭,什么话也不说,那真是从身体里面委屈到了身体外面,从头委屈到脚,委屈坏了。

    还是梦洁和梦雅请了云知秋到一旁,将偷听到的情况告之。

    云知秋听完后可谓好气又好笑,暗骂苗毅混蛋,这哪是让人家侍寝,换了她云知秋也不会答应,哪个未经那事的女人你近乎羞辱性地让人家主动脱光了谁会干?你若是主动那啥,人家也许就咬着牙认了,你那样搞,正常点的女人谁会答应?

    玉奴娇那委屈坏了的样子,看的云知秋都心疼了,上前帮玉奴娇抹了把眼泪,不过还是理智道:“玉奴娇,大人真的生气了,已经写下了休书扔给我,你说我是给你还是不给你?”

    “给我!”玉奴娇伸出了手,终于哽咽出声道:“休书给我,我走就是了!”

    梦洁和梦雅却摁住了她的手,不让她接休书,梦洁对云知秋摇头道:“夫人!只是一点小误会,不至于这样,求您劝劝大人!”

    “走?”云知秋盯着玉奴娇问道:“你能走到哪去?就算你能走,你觉得司徒笑他们跑的了吗?这里是大人的地盘,只需大人一声令下,你师傅他们连城都出不了!这样吧,休书暂且留在我这,你再回去和你师傅他们商量一下,考虑过后再决定要不要接这封休书,若是你对大人还有那么点情意,还愿意跟着大人,那就回来告诉我,我回头再劝大人收回这休书!”

    “谢谢夫人,谢谢夫人!”梦洁和梦雅连连感谢。

    随后,云知秋命人领了三人离开云容馆,送去了司徒笑他们落脚的客栈。

    师徒在客栈见了面,有些话玉奴娇是说不出口的,只说是苗毅羞辱她,这日子她没办法下去,离了也好。

    司徒笑从两名侍女口中获知了真相后,那叫一个腻味,这里还准备找苗毅借钱,玉奴娇却带回了休书的消息,他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种事他也没办法指责玉奴娇,若不是他这个师傅,自己徒弟也不会受这屈辱。

    可话又说回来,事情都已经这样了,闹个被休的名分回来坑了玉奴娇害玉奴娇以后没办法见人不说,他也怕苗毅随后而来的报复,大世界的东西虽贵却激发了他远大的理想!

    “夫妻间吵架拌嘴是常事,怎么能一有点事就吵着分离?”司徒笑也只能是劝她。

    “这不是吵,他在故意羞辱我。”

    “你也有不对的地方,你听说过哪个女人在洞房的时候扯着新郎官的衣服要对新郎官动手的?苗毅这摆明了是在出那口气,你低个头,让他出了那口气事情不就过去了……”

    一通稀里哗啦的道理。在司徒笑的再三劝说下,总算是把玉奴娇给领了回去,亲自送回去的。

    事实上稍微冷静了点后。玉奴娇也咽不下这口气,凭什么那王八蛋想娶我就娶我、想休我就休我?凭什么以后我头上要冠着是他苗毅休掉的小妾的名分?

    云容馆后院亭子里。再见到云知秋,司徒笑难得的摆低了姿态,为玉奴娇说了几句好话。

    云知秋也再三保证,这事包在她身上,她会劝苗毅收回休书。

    可司徒笑似乎非要和苗毅面谈,“能不能让苗毅过来一趟,我再和他当面谈谈。”

    云知秋摆手道:“这事我来说就好了,他现在正在气头上。他脾气我知道,现在见面肯定要谈崩了。”

    司徒笑哪是想谈这事,他是想开口找苗毅借钱,玉奴娇已经和苗毅闹成这样了,再让玉奴娇开口,玉奴娇情何以堪,他堂堂六圣之一只好低头亲自开口了,“还是让苗毅过来一趟吧,我另有事找他谈。”

    云知秋心知肚明,假装摸了星铃出来和苗毅联系。回头却告知:“苗毅说有公务,不便奉陪!”

    司徒笑无语。

    云知秋问:“如果不是什么重要的事,跟我说也一样。回头我登门亲自去找他。”

    司徒笑很是犹豫啊,有点说不出口啊,可最终还是咳嗽一声道:“是这样的!来之前没想到大世界的东西这么贵,一时没准备太多的钱,想找苗毅暂借一点。”

    站一旁束手而立的玉奴娇偏头看了他一眼,已经意识到了点什么,能让师傅勉强开这种口,怕不是一点点钱的事,不是没办法了不会开这种口。而自己偏偏在这个时候和苗毅闹僵了。

    云知秋倒是很爽快道:“还当是什么事,一点钱的事我就能做主。不用找苗毅了,司徒前辈想借多少?”

    司徒笑犹豫了一会儿。说道:“一百亿红晶!”他倒是想借更多。

    云知秋顿时倒吸一口凉气,“这么多?这可是相当于一百万亿金晶啊!”

    玉奴娇也吃了一惊,没在大世界正儿八经花过钱的人都没那概念。

    司徒笑道:“你放心,我可以写下借据,利息的事情好说,到时候我连本带利一起还给你们。”

    云知秋摇头,“这些钱我倒是拿的出来,若是没这么多,我自己就能做主了,可这么大一笔数目,我不跟苗毅打声招呼也说不过去,可恰恰又出了这么档子事。”她看了眼玉奴娇。

    玉奴娇微微垂首,银牙咬唇。

    “这样吧!玉奴娇也是苗家的一份子,我也不会让她难办,只要玉奴娇说能借,只要她点这个头,这钱我就交她做主了,苗毅那边有我担着,怎么样?”云知秋盯着玉奴娇说道。

    司徒笑松了口气,这就好办了,偏头看向玉奴娇。

    玉奴娇那叫一个满心凌乱,她回来之前是带着找苗毅出这口气的想法回来的,没想到又遇上了这事,俗话说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段,自己若想硬气,就不能开这个口,若是开了这口,别说苗毅,首先就要向云知秋低头,找云知秋拿了这钱,以后怕是想不看云知秋这个正室的脸色都难…

    云知秋不急,她有的是耐心,端起茶杯慢慢等着。

    见徒弟半天不吭声,司徒笑却有点无语,他能理解玉奴娇的想法,可对他来说简直荒谬可笑,你人都嫁进门了,都做出这个牺牲了,点这个头怎么了,否则我让你嫁过来干什么?咳嗽一声道:“你师兄们都等着这笔钱用,你若是不放心,我先写个借据给你?”

    这话有点言重了,玉奴娇不得不低头,朝云知秋欠身行礼道:“夫人,如果方便,就借吧!”

    云知秋呵呵一笑,放下了茶盏,拿出了一只储物镯,起身塞到了她的手上,“这钱你看着办,怎么处理你自己做主!”

    看似给了玉奴娇很大的自主权,可她云知秋得区分清楚,这钱不是她给了司徒笑,而是玉奴娇从她手里拿的,是玉奴娇从苗家拿出去的。

    其次么,她是女人,所以她更懂女人,玉奴娇既然是这种性子,她不介意挑拨一下这师徒之间的关系。

    玉奴娇低着头,转手又将储物镯放在了司徒笑面前。

    司徒笑拿了储物镯立刻清点,好一会儿确认了数目没错后,点了点头,心中松了口气,摸出一块玉碟对玉奴娇说道:“借据利息怎么算,你说个数,师傅没二话,不会让你难做。”

    这还不叫让我难做?玉奴娇神情复杂地看着自己师傅,轻轻摇头道:“利息就算了,借据也不用了,弟子还能不相信师傅么。”

    “那为师就不跟你见外了,你放心,日后师傅不会亏待你!”司徒笑也不客气,目的也达到了,起身宽慰几句便告辞了。

    待其走后,云知秋摸出了玉碟,对玉奴娇道:“这是苗毅写的休书!”

    嘎嘣!当着玉奴娇的面,云知秋直接给捏成了齑粉,拍着巴掌说道:“苗毅那家伙毛病多,不用理他,以后她再欺负你,你来找我,我来帮你出气!”(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