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八一三章 风玄故

飞天 第八一三章 风玄故

    (补十月,月票六千一加更奉上)

    为什么会卷入这种事情里面?因为这个世界不是他一个人的世界,不是每一个人都会顺从他的感受!

    送了安玉如离开后,千儿、雪儿看苗毅的眼神有点怪怪的。

    怎么能不怪?一男一女进了静室,孤男寡女独处一室,出来时男的换了身衣服…

    数天后,玉都峰的风泽又回来了,带来了岳天波的法旨,命苗毅重回木行宫两殿任殿主。

    苗毅感到奇怪,“风行走,君使为何突然让我复职?”

    “这不是君使的意思,是天外天的意思。”风泽悄悄告知,其态度和苗毅之间的关系拉的很近,并未摆出任何高高在上的姿态,只因苗毅有了让他放低姿态的资格,否则哪来那么多的放低身段。

    天外天的意思?苗毅愕然,有点搞不懂穆凡君是什{无+么意思,他可以肯定应该是安如玉回禀后而穆凡君给出的意思,穆凡君到底想干什么?

    苗大洞主官复原职了,当然也不是完全官复原职,玉都峰金殿执事和木行宫行走的职位不在恢复之列。

    所以苗大洞主走了,镇海山山主公孙羽和南宣府府主田青峰都松了口气,霍凌霄也松了口气。

    张天笑却是有些牙痒痒,她可以调戏男人,却不代表能随便给男人玩弄,苗毅那一抓,令她有些火大,当场想发作时却突然间发现苗毅已经不是她这个宫主能随便招惹的。

    木行宫宫主程傲芳也发现了,她甚至还有点莫名其妙。苗毅就那样东搞西搞了一下,搞出一堆乱七八糟令人退避三尺的事情后,突然就发现苗毅已经超出了她的控制。很明显这个手下的调来调去已经不受她管控了。

    虽然苗毅还是先来拜访了她,可双方也仅仅是一番客套,程傲芳也没打算再管他,岳天波已经暗中叮嘱了,让她别再插手苗毅的事情,出了事也不会有她什么事。

    如果有可能的话,岳天波巴不得让苗毅早点走。别再呆在辰路,屡屡干出出格的事情令他有些担惊受怕……

    北极冰原,起起伏伏的白色世界。浩瀚无边。

    北极冰宫有客到,得到通报的北极老祖长天亲自出来迎客。

    长天匆匆出得门来,那孑然一身在冰堡外负手欣赏雪景的男子闻声转过身来,微微一笑。依然儒雅淡定。依然玉树临风,只是两鬓早添了华发,意气风发的青年已经是濒临中年,不过那份山高水远的风度还在,并未因无情岁月的侵蚀而有损。

    来客不是别人,正是风北尘的孙子风玄!

    北极老祖长天在冰堡前一怔,旋即惊呼迎来,“贤弟。真的是你?”

    风玄放手一掸衣袖,拱手长鞠一躬道:“风玄拜见老哥!”

    “快快请起!”长天一副惊喜不已的样子。赶紧上前双臂扶住,“听到通报我还以为听错了,没想到真的是贤弟,贤弟这些年受苦了。”

    “苦头的确是吃了些,在大魔天囚禁多年,可谓受尽了折磨,然我心坦然,苦又如何,喜怒哀乐又如何?”风玄神态儒雅超然,挥手扫向浩瀚雪原,“梅花香自苦寒来!”

    这话说的好听,顺带夸了下这苦寒之地,把北极老祖的格调都给升高了不少,加上他那风度,令北极老祖欣喜相邀道:“门口不是说话的地方,贤弟里面请!”

    两人把臂而行,北极老祖边走边吆喝,“摆酒设宴,上最好的冰露。”

    稍候,冰堡最顶上的犹如晶莹剔透水晶般通透的冰穹内,两人已经对坐在了一起,推杯交盏,外界的雪景尽览。

    一杯美酒下肚,风玄放杯叹道:“好久没有喝到老哥这里的冰露了。”

    “回头贤弟带上一些!”北极老祖闻言亦是唏嘘一声,不过还是忍不住问道:“贤弟…大魔天那边怎会?”

    风玄淡然道:“老哥可是想问大魔天那边怎会放我出来?”

    北极老祖点头,“正是此意,怕贤弟尴尬,不好开口。”

    风玄轻轻摆手,“有何不好开口,我被关了这么多年都不在意,老哥何必介意。至于大魔天那边为何会放我,我也不得而知,不过关我再久又如何,顶多一死而已,生死我早已置之度外,既然放了我出来,就算我捡到了。”

    北极老祖啧啧赞叹道:“贤弟依然是这般洒脱,世上如贤弟这般风骨的人真是少见,也难怪弟妹这么多年对贤弟不离不弃,若是错过了贤弟这样的奇男子,怕是天下之大也再难遇见。”

    风玄微微一笑,问道:“老哥常见到小秋吗?”。

    北极老祖:“她每年都会来我这里拜会见礼,倒是令我心中颇为不安。”

    风玄笑道:“这是应有之事,老哥何须不安。说到小秋,这些年倒是苦了她,我来此正是要给她一个交代。”

    “哦!”北极老祖好奇,“怎讲?”

    风玄掷地有声道:“当年未完成的婚礼,自然是要百倍补偿给她,我已说服爷爷,要在无量天大肆操办。此来是邀请老哥去风云客栈捧场,当年亏欠她的,我要补回来,我要风风光光的将她接回无量天,届时还请老哥一起随行,去无量天喝我们俩的喜酒。”

    “这…”北极老祖略微凝噎了一下,迟疑道:“贤弟不怕动静闹得太大,大魔天那边…”

    风玄洒脱一笑道:“云傲天既然放了我出来,想必也不会再为难。就算为难又如何,无非一死而已,就算是死,我也要兑现对小秋的承诺。”

    听他这样一说,北极老祖想想也是。想必云傲天也不会再为难,否则就不会放人。再说了,就算云傲天发难。咱大不了退避三尺不参与就是了。

    想到这,北极老祖点头道:“好!贤弟准备定在什么时候迎亲?”

    “我欲遍邀天下朋友于十五日后汇聚流云沙海,风风光光迎小秋去无量天,把亏欠她的都补回来!”风玄掷地有声。

    “好!届时一定去捧场!”北极老祖拍案响应。

    “时间紧迫,我怕一人走访不过来,南极那边老哥能不能帮忙跑一趟?”

    “你放心,白冰洋那边交给我了。他不去我拖也要将他拖去!”北极老祖长天一口应下。

    风玄没有在此久呆,他说要去到处走访朋友,北极老祖也就没有挽留。免得误他的事情。

    飞离冰堡后没多久,雪原上飞起两人到风玄左右相随,正是风北尘派来保护风玄的弟子傅元康和崔永贞。

    本来两人是要一起陪同风玄去见面的,不过被风玄拒绝了。一是熟人在身边有些话不好讲。二是出行还要高手保护怕人误会他害怕什么。不过风玄婉拒的理由是怕北极老祖见到他们两个亲临会拘谨。

    “风玄,长天这边联系好了?”傅元康问了声。

    “傅师叔,已经约好了,去下一家吧。”风玄有礼回道。

    傅元康点了点头,施法捎带上了他,加速飞行而去……

    木行宫镇壬殿议事大殿内,苗毅再次坐在了殿主宝座上,微笑看着下面众人。还是那些人。

    下站的诸人见礼后,皆在说着一些恭喜话。诸人不时看向站在台阶下方的阎修身边的杨召青。

    流云沙海的事情,一窝蜂那边后来也传了消息过来,杨召青关键时刻忠心护主的事情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如今苗毅官复原职,加上星宿海中居宿主的背景,不少人心中暗暗感叹,杨召青那次冒险算是赌对了,若是苗毅不倒,来日必将飞黄腾踏,可惜当时在场的不是我。

    不过有这念头的人转念一想,当时那种情形下,尤其是在大漠双雄面前,换了自己会舍命相救吗?

    杨庆是最无语的一个,他之前还怀疑苗毅回不来了,谁知事实又证明他错了,他现在开始有点怀疑自己,不知道是自己的问题,还是苗毅的问题,总之碰上苗毅后,自己的判断就屡屡失误。

    他就想不通了,上面到底在搞什么鬼,星宿海五大宿主之一跑到这里来做两殿殿主,开什么玩笑呢?是我脑子有问题,还是上面人脑子有问题?

    诸人散去后,千儿、雪儿整顿后宫去了,能再次回来二女很高兴,毕竟这里的环境不是东来洞能比的,她们一直坚信凭大人的能力一定能东山再起,果然!

    阎修也开始去重新接手自己的事物了。

    杨庆跟在苗毅身旁,游走在殿外的广场上,不时瞥上一眼随行的杨召青,也是姓杨的。

    听到唰唰声,苗毅突然驻足,断去了双臂的镜璎和镜珞依然在扫地。苗毅偏头瞥了眼杨庆,他不在后,杨庆倒也没乱动什么……

    日子一天天过去,流云沙海自从被苗毅血洗了一次,风云客栈的生意本已清淡不少,然而最近人却在慢慢变多,来的还都是老板娘不得不亲自出面招呼的人,都是她往年例行外出要去拜访的人。

    人都是给风玄捧场而来的,通过这些人,老板娘知道了,风玄已经出来了!

    而且要继续那场未完成的婚礼,要风风光光接她去无量天!

    一些好事者提前跑来,也不知道是不是献风玄的殷勤,准备好好装扮下风云客栈,说是大喜就得有个大喜的样子,披红挂彩免不了,正在谋划着。

    天台上的屋内,老板娘静静坐在梳妆台前对着镜子不语,木匠、厨子、儒生站在后面。

    石匠却是跪在了一旁,满脸苦涩道:“我也是没办法,圣尊的脾气老板娘你不是不知道,我若是有所隐瞒的话,苗毅肯定是死路一条,我琢磨着实话实话也许能保他一命,才告知了圣尊。”(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