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八一四章 初九

飞天 第八一四章 初九

    <foncolor=red>

    到了此时此刻,他岂能还不知道风玄的脱困和他对魔圣云傲天的那番话有关,只是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的一番话竟然会让魔圣云傲天放了风玄出来。

    不单是他一个人,事实上其他几位老伙计也知道,最乐于见到老板娘改弦易辙的人怕就是云傲天,可谁想会闹出这样的事来,他有点懵了,难道大家之前的判断都错了?

    早不放,晚不放,只剩两百来年了啊,现在放风玄出来不是故意捣乱嘛!石匠哭的心都有了,现在算是深刻领会了什么叫做圣意难测。

    事到如今,他也只好将面对云傲天的事情老实交代了出来。

    砰!厨子突然一脚将石匠踹翻在了地上,指着骂道:“既然如此,你为何不早说,非要事到临头了才说,闹得大家一点准备都没有?”

    木匠和儒生虽然也想暴揍石匠一顿,可是他们两个早年是风玄的人,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打石匠轮不到他们两个动手,厨子和石匠都是大魔天出来的,所以由厨子揍石匠才是最合适的。

    石匠扭身就坐在了地上,哭丧着脸道:“圣尊当时警告过我,让我不要告知老板娘,我还以为圣尊只是默默关心老板娘而已。何况我当时已经向圣尊求情了啊,我说了千年之约,我说了只剩两百年了,圣尊也听进去了啊,谁想会这样啊,圣尊到底是闹哪样啊!”

    “我打死你这个王八蛋…”厨子抬脚便踢。

    “厨子!”老板娘喝止了,几人一起看向她。

    老板娘静静盯着镜子里的自己默默看了会儿,起身,转身道:“不关他的事,也怨不得他,一切都是我自找的。怨不得任何人。石匠,起来吧,没事的。”

    石匠爬了起来。一脸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突然左右狠狠抽自己巴掌。“我该死,我嘴臭……”

    老板娘一脸倦意地叹道:“好了,石匠,真的没事,你跟了我这么多年,我还信不过你么?该来的迟早要来,只是提前了而已,对这一天。我早有心理准备,迟早是要面对的,何须慌张。事情因我而起,有错也皆在我一人身上,是是非非、恩恩怨怨也当从我这里了结,没什么好怕的,早点解决早点解脱!”

    就在这时,外面天台上传来一阵脚步声,有人在叽叽喳喳议论什么。

    儒生迅速闪去开门,只见五六人正在天台上指手画脚。

    老板娘等人也走了出来看着那些人。老板娘瞅着一人笑道:“原来是箫家老大,你在此对我居所指手画脚作甚?”

    那被称为箫家老大的人名叫箫别贵,乃是散修中属得上的强人萧允天的长子。长居海外一处岛上。

    “风夫人!”箫别贵赶紧上前见礼,随即回道:“父亲得了风前辈的嘱托,操办风云客栈这边,叮嘱我先来一步把这边准备妥当。夫人所居之处乃是迎新的房子,乃是众目睽睽之所,不能太简单了,我与其他几位商量了一下,至少要把夫人居所外面给好好布置一下,得显得喜庆一点不是。”

    老板娘笑道:“不是说初九吗?现在布置是不是太早了点?”

    箫别贵道:“夫人大喜的日子岂能随意。自然要先斟酌一下,看看怎么布置好。有了准备缺什么也好提前去采购齐全了。”

    “想的还真周到,那你们继续吧。”老板娘笑吟吟走开了。走远了一点,在她以前常喝酒的地方停步,眺望远方。

    儒生等人不时回头看看箫别贵等人,走到老板娘身边,木匠低声道:“老板娘,要不要把他们赶下去,在这指手画脚的看着心烦。”

    老板娘微微一笑,“风玄出来了,这客栈也不是我一个人说的算,既然是风玄交代的,随他们吧。”

    四人相视一眼,他们现在心里都急得不行,老板娘却是真沉的住气。

    不过话又说回来,每逢遇事的时候,老板娘都是个能沉得住气的女人,有时候也不得不承认,有些东西和出身背景方面的家教是有关联的。

    儒生道:“老板娘,这样等下去也不是个办法,要不要让木匠走一趟,去告知牛二一声?”

    “不用!”老板娘轻轻摆了摆衣袖,面带微微笑意,“流云沙海不是有他的人么?这么大的动静他若是不知道也说不过去。他现在的背景虽然有点分量,可是和风北尘比起来还是不够瞧,我不会逼他来冒险,也不会去求他来冒险,一切全凭他自己的主意,这种事情也不能强求,我一不守妇道的女人也没理由强求他什么,在这里安心等着便可。我只想看看我是不是真的有眼无珠,我只想看看我错了一次还会不会再错第二次,他若愿意来为我冒险,我这辈子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终身无怨无悔。”

    她没说若是苗毅没来她会怎么样,四人默然,也没问,怕听到什么不吉利的话,不过倒是从她身上看到了难得的淡雅从容,还有那么一丝丝倦意。

    四人暗中交换了个眼色,准备暗中去一人联系苗毅。

    谁知老板娘似乎猜到了他们的想法,大家毕竟相处这么多年了,背对着出声道:“不要想着暗中去找他,谁都可以看不起我,唯独…有些委屈我能受,有些委屈我是万万受不起的,你们明白吗?”

    四人闻言皆是黯然叹息一声,皆默默点头……

    大魔天,魔云犹如喷泉般从大魔宫的屋顶喷出流转,犹如一顶巨型华盖笼罩在上空,看着有些吓人。

    乔公公拾阶而上,在紧闭的宫门前轻轻唤了声,“老爷!”

    屋顶流转的魔云迅速收敛,发出嗖嗖声急骤收敛进屋宇内。

    乔公公这才推开了宫门,走了进去,走到了宝座台阶下静静候着。

    盘膝在上的云傲天缓缓收功睁开了双眼,盯着下面问道:“什么事?”

    乔公公道:“老爷,那绣花枕头正在外面呼朋唤友,准备风风光光迎接大小姐回无量天大婚。”

    “胆子不小,估摸着是风北尘那牛鼻子老道的主意。”云傲天哼哼两声,“那个偷偷摸摸的小贼什么情况?”

    乔公公道:“他又官复原职了,从东来洞回到了两殿做殿主。”

    “哦!”云傲天放了双足走下,皱着眉头道:“穆凡君不可能没听说他和四个老妖怪结拜的事情,现在给他官复原职是什么意思,这女人不会和星宿海勾搭到了一块吧?姬欢那边什么动静,没去找几个老妖怪的麻烦?”

    “暂时没听说有什么动静。”乔公公回了句,又问,“大小姐那边怎么办?”

    “怎么办?”云傲天冷笑一声,“好办的很!到时候别怪我这个爷爷不讲道理,若真有喜事,我就再给他变成丧事!你亲自去流云沙海那边给我盯着!”

    “是!”乔公公应下。

    风玄天南地北到处呼朋唤友,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他从大魔天脱困的事情很快闹得整个修行界沸沸扬扬,不亚于苗毅成为星宿海中居宿主的事情。

    苗毅养了那么多人,目的是什么?他也不是聋子和瞎子。

    镇壬殿,后宫殿内,送走司空无畏后,苗毅接了林萍萍从都城传来的消息查看,其中一条便是风玄从大魔天脱困!

    嘎嘣!苗毅手中的玉碟成了齑粉,沉声道:“千儿,杨庆那有没有流云沙海最近的消息?”

    千儿回道:“流云沙海那边若无急事都是三天汇总一次报上的,稍晚一点,杨总管那边每天会例行送过来的。”

    苗毅一字一句道:“我现在就要看,立刻!”

    二女当即发现苗毅脸色不太好看,“是!”千儿赶紧应了声离去。

    没多久,千儿将从杨庆那拿来的消息递上。

    苗毅看过后,脸上可谓是阴云密布,嘿嘿冷笑两声,“初九!初九…”

    嘎嘣!玉碟又在他手中化成了齑粉,他缓缓闭上了双眼,五指在茶几上慢慢敲着。

    二女在一旁小心陪着,不敢说话。她们跟着苗毅也不是一年两年了,自然看出了苗毅的情绪正处在极度难测之中。

    良久之后,苗毅睁开了双眼,目中泛着厉色,唰!突然消失在了座位上。

    二女赶紧跑到了屋外,发现苗毅已经急速消失在了天际……

    西宿星宫,紧急赶来的苗毅从天而降,直接落在了古老宫殿外。

    青风又适时闪了出来,见是他,拱手道:“五爷!”

    “伏老二。”苗毅朝紧闭的大门吼了声。

    这称呼!青风神情抽搐。

    殿内也传来一阵无奈叹息,厚重的大门在呜咽声中自己敞开了一道缝。

    苗毅甩着双袖大步走了进去,直接和伏青并排坐在了一起。

    伏青偏头瞅着他。

    不等他开口,苗毅已经挥手道:“让你的人走一趟,去把老大、老三和老四给请来。”

    伏青问:“什么事?”

    苗毅不耐烦道:“人到齐了再说,有重要事,拖延不得,要尽快!”

    这不是耍任性么!不过这家伙每次来肯定有事,没事不会往这跑倒是真的,伏青颇显无奈地朝青风点头道:“照他的话去办吧。”(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