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八一八章 苗毅在此

飞天 第八一八章 苗毅在此

    “老五干什么?”洪天惊呼一声。\

    “妈的,他让我们看的热闹不会就是这个吧?”鹰无敌同样怪叫一声。

    土屋,四个老妖怪挤在窗口目瞪口呆,眼睁睁看着苗毅直接轰垮了整个风云客栈。

    四兄弟那叫一个无语,这得跟风云客栈有多大的仇啊!竟然在人家大喜的日子跑来拆了人家的客栈,一旦惹得云傲天和风北尘出手,你把我们四个给拐来也挡不住啊!

    “老五疯了!”伏青呢喃一声,有些傻眼。

    四人硬是活生生被苗毅的举动给吓住了!

    风云客栈几乎瞬间夷为平地,土木结构的房屋如何抗的住一紫莲修士如此折腾。

    如此动静立刻惊的远远近近的人一起看来,见风云客栈垮了,都迅速赶来看热闹。

    厨房里正在和儒生、木匠谈话的风玄迅速施法护住自己冲天而起,冲破垮塌的屋顶,从弥漫烟尘中飞起。

    不仅仅是他们,轰隆声中,一道道人影飞起,不能飞的也在到处乱窜!

    老板娘等人也从屋里冲了出来,实在是不出来都不行,不可能跟着垮塌的房屋一起埋地下去。

    众人浮在弥漫的烟尘上空迅速看向罪魁祸首,南极老祖已经是挥手指来,怒声喝道:“哪来的狂徒在此放肆!”

    风玄开始还有点胆颤心惊,以为是云傲天来了,结果一看不是,当即稳下心神。飘了过来,沉声道:“朋友哪来的,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了点?”

    他那一帮朋友迅速闪来。上百人可谓是将空中的苗毅给团团围住了,皆是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似乎要帮风玄出头严惩凶手。

    苗毅却是霍然盯向了老板娘。

    老板娘开始也是皱着眉头,一对上苗毅的眼神后,却是娇躯一颤,明眸中瞬间绽放异彩。

    见大家都不认识自己,苗毅这才反应了过来。自己脸上戴着面具,抬手抓住脸,一把扯下一张皮来。环顾围住自己的人,冷冷道:“苗毅在此!”

    真的是他!老板娘想起来了,原来是那个人,她依稀记得在某个土屋的窗口见到过。原来他早就来了。原来一直在附近守候,他从来没有放弃过自己,顿时眼眶泛红,银牙咬唇盯着他。

    “苗毅?”

    “苗贼?”

    “星宿海中居宿主?”

    “这家伙怎么老是跟风云客栈过不去?”

    一帮人顿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窃窃私语起来,开始还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样子貌似要帮风玄出手,此时却是一个个神态有些不太自然起来。

    妈的!星宿海五大宿主之一。四大宿主的结拜兄弟,这背景可不是谁都能惹得起的。弄死这家伙也许容易,可他背后的四个老怪物都不是善茬,真要动了人家的结拜兄弟,后果可想而知。

    大家是来给风玄捧场的,不是来给风玄卖命的,一帮人已经是心生退意。

    南极老祖白冰洋和北极老祖长天面面相觑,两人也是颇为为难,虽然两人对苗毅没什么好感,可两人和四宿主的关系不错,动了人家的结拜兄弟回头不好交差,和打四个老怪物的脸没什么区别,届时四个老怪物非翻脸不可。

    闻讯从仙国商会那边赶来的安正峰一瞅闹事的又是苗毅,还大剌剌报上大名,他顿时一个脑袋两个大,怒喝道:“苗毅,你又跑来闹什么闹?”

    他真的是有些抓狂了,这疯子三天两头跑到流云沙海闹事,而且是不闹则以,一闹就是收不了场的大事,你在人家大喜的日子搞这事,不说别人,风北尘岂能跟你善罢甘休!

    苗毅压根不理他,只盯着老板娘一个人。

    石匠、木匠、厨子和儒生四人相视一眼,可谓齐齐松了口气,可是看看慢慢飞到风玄左右的傅元康和崔永贞,不禁又是一脸忧色。

    “原来是星宿海中居宿主,久仰大名!”风玄努力换了副笑容,拱手道:“在下风玄,听闻阁下和小秋闹出过一点误会,当时在下身陷囹圄,未能及时出面调和,以致误会越闹越大。中居宿主不如给在下一个面子,过去的事情我也不追究了,咱们放下恩怨,化干戈为玉帛,看在我大喜的日子,宿主给个面子一起去无量天喝杯喜酒,如何?”

    他也算是宽宏大量了。

    苗毅冷眼扫去,看到他一身的吉服就是一肚子的火,冷笑道:“真的能化干戈为玉帛么?我怕你没那么大方!”

    风玄哈哈笑道:“区区一间客栈,毁了再建就好了,能结交中居宿主一间客栈算什么,就算是百间千间风某也舍得。”

    “哼哼!”苗毅一脸讥讽冷笑,再次看向了老板娘,伸出了手,伸手向老板娘,发出了无声的招呼。

    老板娘银牙死死咬着红唇,就在众目睽睽之下乖乖飘了过来,可谓无视一切,眼里似乎只有苗毅一个人。

    柔荑放进了他的手中,刹那眼泪泉涌,晶莹泪珠顺着脸颊啪嗒啪嗒滑落,哽咽微笑道:“我还以为你不管我了,我还以为你害怕不敢来了。”

    “怎么可能?我只怕失去你,只要能拥有你,就算和天下所有人为敌,就算粉身碎骨亦死而无憾!”苗毅舒心一笑,双手捧了她的面颊,深情看着她,当众帮她轻轻抹着眼泪,温声道:“对不起,我没耐心再等到两百年后了,我怕失去你,只好提前来了!”

    老板娘顿时破涕为笑,眼泪流的哗哗的,苗毅怎么帮她擦都擦不干,她在那流着眼泪摇着头,笑骂道:“傻子!那不重要,难道你到现在还不知道我想要什么吗?”

    苗毅呵呵一笑:“愿意跟我走吗?”

    老板娘用力点头。“我云知秋向苍天起誓,从今天开始,妾身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若违此誓天诛地灭永世不得超生!”

    苗毅一把将她揽入了怀中,贪婪呼吸着她白皙颈项上散发出来的体香味,两人在众目睽睽之下紧紧相拥在一起,简直是无视一切。

    这一幕令在场的女性看了那叫一个羡慕,道圣风北尘的两个得力弟子可是在这啊,竟然敢当众抢道圣风北尘的孙媳妇。这简直是不要命了。但是在场的女性无一不为之羡慕,多想也有个男人如此待自己,那真是不负此生了!

    就连崔永贞。看向紧紧相拥在一起的两人也是神情复杂的很,大家都是女人嘛!

    只是这一幕,令在场前来贺喜的客人都有点傻眼,一个个表情精彩的很。

    这是什么情况?安正峰的脸色黑成了锅底。这两人怎么混在了一起?他瞬间联想到了自己那两个外甥女。有点晕!

    土屋内,四个老妖怪嘴巴张的能塞入鸡蛋,眼珠子都差点蹦了出来,缓缓回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表情凝滞。

    “什么情况?”洪天问另三位,“老五这算不算抢风北尘的孙媳妇?”

    雄威神情抽搐道:“我的个天呐!要不要玩这么大?感情老五把我们拉来看的热闹就是这个啊!是有够热闹的。简直是热闹的有点过分啊!”

    伏青面无表情道:“这哪是拉我们来看热闹,这是在拉我们来凑热闹的。”

    鹰无敌黑着脸道:“妈的!老五在坑我们。拐走人家媳妇,对方岂会善罢甘休。大哥,你说待会儿我们是出手呢还是不出手?”

    此时最难堪的莫过于某一人,除了风玄还能有谁。

    风玄先是傻眼,接着震惊,旋即脸色惨白,最后气得浑身发抖半晌说不出话来,衬着一身量身定制的大红吉服,那脸色气得有点发绿,抬手指去,近乎歇斯底里地怒吼道:“贱人,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苗毅霍然抬头,冷眼盯去,刚要开口,却被老板娘抬手摁在了嘴上,老板娘摇了摇头道:“有些事情正是要等他出来才能解决,我和他之间的恩怨由我自己来解决,不关你的事。”

    苗毅有些欲言又止,老板娘提袖擦干了眼泪,给了苗毅一个抱歉的微笑,旋即转过身来,“风玄,你想怎样?”

    风玄厉声道:“贱人,你还不给我滚过来!”

    老板娘道:“风玄,你嘴巴最好给我放干净点,别说我还没嫁给过你,就算我现在嫁给了你,你也没资格对我大呼小叫,你若是有话好好说倒也罢了,若是非要找不自在,别怪我把你在大魔天的懦夫行为给宣之于众,你若不信,再骂句‘贱人’试试看!”

    风玄眼中闪过一丝不安,嘴巴张了又张,哆嗦着手指来,“云知秋,你背着我干如此见不得人的事,难道还有理了不成!”

    “我背着你干见不得人的事情?”老板娘反问一句,“那好,我问你,我可曾嫁给过你?”

    一句话就堵的风玄为之语结,风玄怒声道:“若不是因为你,我焉能被困大魔天,如今这里张灯结彩是为了什么?不正是为了完成当初未完成的婚礼?”

    “这里张灯结彩你可曾经过我的同意?”老板娘微微摇头,“好了!我们也没必要争这个。如今当着天下人的面,我再问你一句,我当年可曾**过于你?”

    一个女人当众说出**不**的话来有失妥当,也很难听,容易惹人笑话。不过这话她今天是非说出来不可的,必须要当着天下人的面说出来,不为她自己,而是在这个重视女子贞洁的时代,她要当着天下人的面给苗毅一个交代,给苗毅某种清白。只有当着风玄的面向天下人说明白了才能让天下人相信,否则这种事情过后再解释是说不清楚的,她宁愿当众说出这样的话让人笑话,也不愿让苗毅今后一直背负着某种羞辱。(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