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八二二章 老娘要嫁人了

飞天 第八二二章 老娘要嫁人了

    (补十月,月票六千四加更奉上)

    呼救之余,口角的鲜血冒着血泡泡涌出,犹如一串血葡萄,不是正常的鲜血滴滴答答。

    怎么会这样?傅元康和崔永贞大惊失色。

    局势翻转之快令两人有点无所适从,傅元康还正拦在老板娘的身前,而老板娘已经屏住了呼吸。

    “老五好样的!”洪天喝了声彩。

    苗毅那不要命的拼命劲头看的四老妖精神抖擞,这结拜兄弟真是一点都不给他们丢脸。

    然而风玄呼救声一出,傅元康、崔永贞、雄威、伏青、鹰无敌、洪天几乎是瞬间齐动。

    傅元康和崔永贞是想跑去救人,雄威四人却是身形一闪截住了二人,四兄弟各两人拦一个。

    “你们无量天输不起吗?他们决一死战前可是说好了的,外人不能插手!”雄威冷笑一声,可谓是原话奉还。

    傅元康和崔永贞则是又惊又怒,被这四个老妖怪拦住了,两人不说难有胜算,就算能赢,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解决的事情,届时怕是黄花菜都凉了。

    踉跄在沙漠中的风玄看了眼空中被拦住的两人,再次惶恐惊呼:“师叔救我!”

    边调头踉跄逃跑,想施法飞行逃窜,可稍窜起那么一点点,口鼻中的鲜血便稀里哗啦飚射出来,人又直接落了下来,根本飞不了。

    听到后面唰一声冲来的动静,回头一看。苗毅已经是并两指如剑,直接戳穿了他的胸膛,捅进了他的心窝。

    没有了正常的法力防御。风玄哪挡的住,心窝开洞,一股透心而过的法力直接在其后背爆出一个洞口来。

    风玄两只手抓住了苗毅的手腕,抓住了苗毅并两指捅进了自己心窝顶在自己胸口的手腕,张着血汪汪的嘴巴不断开合,不知道想说什么,眼中满是惊恐的神色。

    “奸夫…”风玄咕咕冒着血泡的咽喉中终于努力蹦出两个字来。却又猛然身躯一颤,瞪大了眼睛看着苗毅。

    只见苗毅垂着一只断臂,另一只插在对方胸膛上的那只手上却是猛地一股无形之焰狂灌入风玄的胸膛里面。

    “嗬…”风玄喉咙里发出奇怪的声音。脸上满是苦楚,身上冒着腾腾热气,整个人以可见的速度迅速枯萎。

    两颊、眼眶迅速深陷了下去,整个人的体型瘪了下去。转眼变成了僵尸人干。一个玉树临风的男子转瞬变得狰狞恐怖。

    苗毅手一拔,顺势撸走了风玄的储物镯,旋即扬手一记掌刀直接将风玄干脆的脖子砍断,脑袋给砍飞了,毫不留情!

    风玄的半截身子就倒在他的脚下,散发着亡命之徒彪悍气息的苗毅摸出了星华仙草像吃草一样,直接撕咬了一口,带着鲜血一起吃进了嘴里。咀嚼着看向空中。

    周围一片安静,空中的傅元康和崔永贞看着风玄的尸体惊呆了。仍在想怎么会这样?

    在他们的意识里,死的应该是苗毅才对。

    居然是这家伙赢了!安正峰也傻了眼,这家伙上次杀了姬欢的外孙,这次又杀了风北尘的孙子…

    周围前来给风玄贺喜的人皆木讷了,木匠和石匠等人面面相觑。

    土屋顶上裹着黑布的人,盯着屹立在沙漠中狼狈不堪身上还染着鲜血在咀嚼仙草的苗毅,目光闪烁。

    抓着大刀的老板娘双手有些无力,一脸茫然,盯着风玄的尸体一脸茫然,脑海中闪过了许许多多的画面,是许多许多许多年前和风玄在一起的画面,两行清泪不由自主地滑落。

    之前她希望苗毅赢,如果两个人中只能有一个活着的话,她自然是希望活着的那个是苗毅,可是当苗毅真的活了下来,当苗毅真的杀了风玄,当亲眼看到风玄的尸体时,她又哭了。

    此时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只感觉有一股莫名的悲伤,脑海中最终定格的画面是自己独自坐在天台圆木上抱着酒坛看晚霞渲染了半边天,看夕阳西下时的情形,沙漠和天际相连红融融,那个画面好凄美啊!

    也许有些事情只有等到有了结局的时候才会真正明白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身体稍作恢复,调匀了气息的苗毅飞身而起,到了老板娘面前,顺着老板娘的目光回头看了眼风玄的尸体,静静默然了好一会儿,又回头盯着老板娘道:“我赢了!”

    见老板娘不说话,又道:“你为什么哭?我杀了他你很伤心?”

    老板娘身躯一颤,回头看着他,“你想说什么?”

    苗毅平平静静道:“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哭。”

    老板娘道:“我忽然觉得心里难受,你为什么非要杀他?”

    苗毅淡然道:“我不知道你现在是怎么想的,但我想你应该是明白的,我不杀他,他迟早要杀我,我不杀他,也许现在躺在那的就是我,难道你认为他那条命换我这条命不值得?或是你认为他那条命比我这条命值钱?”

    老板娘娇躯再次一颤,“我不是这意思。”

    “对不起,我没能兑现自己的承诺,没能让你没有后顾之忧的带你离开这里,是我做的不够好,让你失望了。错不在你,所有的错皆在我身上。”苗毅淡淡一声,带着鲜血的面容上神情寡淡,看不出任何表情,慢慢伸手抓住了她手上的刀柄,欲要收回她手上的刀。

    老板娘银牙咬唇,拽紧了手上的刀不肯放手,问道:“牛二,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也许是我心胸太狭隘了,也许我这条命真的没他那条命值钱。也的确,我市井出身。没他那么好的出身背景,贱命一条,的确没他的命值钱!”苗毅淡淡说着。手上又用力拽了拽她手中的刀。

    老板娘却死死拽住,死死盯着他问道:“你在怀疑我?”

    苗毅长吐出一口气道:“我没有怀疑你,只是想请你稍微体谅一下我,我刚刚差点死在他的手上,我刚从他手上捡了条命回来,结果你在为他哭泣,我命虽贱。却并非任人践踏的‘践’!”

    老板娘身心震撼,完完全全体会到了他的心情,摇头道:“对不起!我不是为他而哭。不,也有因为他的原因,可我哭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为他而哭,我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只是想起了许多许多事情。”

    苗毅也不知道听进去没有。抓住刀柄的手松开了,不跟她抢了,她要就给她,淡然道:“风云客栈已经没有了存在的必要,你呆在这里不安全,我们送你回大魔天。”

    说罢转身,正要招呼上雄威等人离开,唰!长刀突然伸来。架在了他脖子上,令苗毅身形一僵。缓缓回头看向她。

    突然出现这一幕,四个老妖怪僵住,慢慢转头看来的傅元康和崔永贞也愣住了。

    木匠和石匠等人目瞪口呆。安正峰也是一愣,这是什么情况?

    小屋顶上裹着黑布的人,目光明显惊诧不已。

    所有人都被这突然一幕给惊住了,不知道这对闹的轰轰烈烈的狗男女现在又闹什么幺蛾子,外人实在是看不懂。

    老板娘俏脸含霜挂泪,刀架在苗毅的脖子上问道:“送我去大魔天是什么意思?”

    苗毅任由刀架在脖子上,纹丝不动道:“我说了,你呆在这里不安全,送你去大魔天至少能保障你的安全。”

    老板娘问:“那你去哪?”

    苗毅安静道:“天大地大,总有我能去的地方,你放心,我命贱的很,没那么容易死。”

    老板娘问:“你的意思是,你把我送去大魔天,然后你就离开?”

    苗毅默然,等于是承认了。

    老板娘问:“你不准备带我一起走吗?”

    苗毅平静道:“你还是去大魔天吧,跟在我身边不安全,我希望你一辈子平平安安。”

    “我不想要什么一辈子平平安安,这辈子你去哪,我便去哪。”老板娘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我再重申一遍,我对他早就死心了,我一直守在这里等他出来,是因为当年的事情不是他一个人的错,我也有错。我再重申一遍,我刚才哭的确有因为他的原因存在,可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为他哭,你带不带我一起走?”

    苗毅颇显无奈道:“老板娘,别闹了,我说了你跟在我身边不安全。”

    “我发过誓,这辈子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老板娘说着突然抽刀,刀柄一收,抓住了刀身,刀锋架在了自己白皙的脖子上,一字一句道:“牛二,我最后再问你一句,你带不带我一起走?”

    这是什么情况?怎么刀又架自己脖子上了?

    所有看向这里的人被这两人给闹得满头雾水。

    身为当事人的两人却是双目对视在一起,苗毅慢慢靠近她,俯身张臂,当众将老板娘横抱在了怀中。

    非常默契,老板娘顺势收了刀,理所当然地当众张臂圈住了他的脖子,回头朝不远处聚集在一起的客栈伙计施法喊道:“老娘要嫁人了,客栈关张不开了,不怕死的就继续跟着我一起走,有我一口吃的就不会饿着你们。”

    客栈一帮子站那皆露出一脸嘿嘿傻笑。

    苗毅抱着老板娘转了个身,发现公开抱着这女人的感觉真好,不光是手感好…就是断臂处有点不舒服,在施法撑着,朝四个老妖怪喊道:“哥哥们,走了!”

    四个老妖怪一阵无奈摇头,闪身而来。

    “走?”傅元康挥手指来,厉声道:“杀了无量天的人还想走?”

    “杀了无量天的人又怎样?老夫杀的可不少,你要不要把老夫一起留下来?”

    下方突然传来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桀桀笑声。

    。(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