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一三八章 随便

飞天 第一一三八章 随便

    “胖贼!”施法加持的声音在海面隆隆回荡,压下碧浪翻滚的动静。

    见黑炭似乎摆脱了痛苦的折磨,观望许久的苗毅不见黑炭注意这边,他有点怀疑黑炭是否还认得自己,遂出声一试。

    哗啦!海面乌黑身影一翻,回头于碧浪之上,怔怔盯着海边沙滩上凝视了一会儿。

    “嗷…”突然一声昂天长啸,回荡于碧海,声音浑厚激荡,之前的“希律律”鸣叫声不复存在,声音彻底蜕变。

    呼!浪花激荡,黑炭俯首一钻,在海面拉出一条白色水线而来,临近海边突然破水浮头而出,昂首阔步,一步步踩着水底的沙滩朝沙滩上的三人走来。

    原本的马首变成了犹如铁面雄狮的狰狞模样,头有鹿角。原本满口的锯齿变成了白森森的獠牙,獠牙露于唇外,嘴里不知什么时候横咬了条鲨鱼,鲨鱼的身体还在扭动。

    犹如钢刷般的绕首毛发乌黑发亮,挂满了晶莹水柱,摇头一甩,水花四溅。

    颈项下布满黝黑鳞甲的身躯逐渐走出水面,粗壮大腿下的利爪一步步陷入岸边的沙滩,拖出水面的尾巴轻轻甩动,之前的蛇尾亦变成了如今的长锥模样。

    体型比之前的龙驹模样高了近一半,身躯亦比之前长了近一半,昂首沉腰甩尾而来。

    身上之前遍染的血迹在海中翻滚了个干净,阳光下从头到脚黝黑发亮,黑的纯粹,没有杂色,不负黑炭之名。只有牙齿是白森森的,还有一双慑人的大眼眸中有一圈金环,更添慑人的威势。

    拖着尾巴走出海面,缓缓在沙滩上迈动的步伐是如此的沉重,一步步哗哗深陷,呼吸声亦沉重。

    云知秋和姬美丽下意识向后闪远了点,如今的黑炭不像之前龙驹模样那般容易亲近,满身的凶悍气息,黑乎乎的身躯上滴答着水柱,有点吓人。

    苗毅则面部表情地站在原地不动,和黑炭盯来的双目对视。

    呼!黑炭突然膝盖一软,呼吸猛然沉重了一下,又健足支撑住了。苗毅的目光落在了它的四肢上,发现它的四肢有点发软,不再像之前狂奔时那么有力,眉头皱了皱,不知道怎么了。

    等到黑炭停下时,与苗毅也只有几步之下,它目光中透着疑思,不时扭头看着苗毅,似乎发现苗毅比以前小了不少,随后左右回头看了看自己的身躯,发现事实上是自己的体躯变大了,变成了和苗毅站在一起时成了居高临下的俯视。

    沙滩上,它垂视着苗毅,苗毅则抬头看着它,阵阵波浪在黑炭身后不远处潮起潮落,这一幕犹如一副诡异的画面静默了好一会儿。

    云知秋和姬美丽面面相觑,两人情不自禁退开了,苗毅却淡定的让两人有些无语,不见他身上有任何的法力波动,对之前还疯狂进攻他的黑炭不设任何的防备,这份淡定是让人肃然起敬的信任,是人与兽之间的信任。姬美丽目光闪了闪,看到苗毅身上令自己心情异样的一面。

    云知秋心中亦微微叹息一声,虽然苗毅的重情重义有些时候在她看来也有些过分的妇人之仁,所以有些苗毅不肯做的事情都由她在背后给做了,可话又说回来,这种男人会让人很放心,你不负他,他也不会负你。

    此时眼前的一幕,令云知秋也不得不承认苗毅身上藏着一种人格魅力!

    最终还是负手而立的苗毅打破了人与兽之间的沉默,语气平静,淡淡一声,“死胖子!”

    嘴里咬着的猎物还在滴血的黑炭亦昂首一下,呱唧呱唧声中,三口两口将咬住的鲨鱼吞了下去,方“呜咽”哀鸣一声,仿佛一个委屈的孩子一般,缓缓低头,将硕大的头颅往苗毅怀里拱了拱。

    苗毅伸出了手,摸了摸它硬邦邦黝黑如铁的脸,摸了摸它头顶的角,又摸了摸它的毛发。

    黑炭微微抬头,变得鲜红肥大的舌头滑出,舔了舔苗毅的手,然后在唇齿间溜来溜去地舔着。

    云知秋和姬美丽还有点没看懂什么意思,苗毅却似乎读懂了什么,抬手摸了摸储物镯,似乎没找到想找的东西,手向后一伸:“秋姐儿,身上有没有带五品结丹?给我一颗。”

    云知秋翻手弹了一颗过来,苗毅头都没回一下,回手信手一接,又随手往黑炭那一抛。

    黑炭鲜红的舌头弹了出来一扫,卷了那颗五品结丹入嘴中,咕咚一声吞了下去。

    姬美丽无语,价值一百亿红晶的东西就这样当食物给喂掉了?

    而吞下结丹的黑炭气息越发沉重,苗毅的目光又落在了黑炭的四肢上,只见黑炭强壮的四肢在微微颤抖着。

    最终,经历一趟进化耗尽了身体积蓄能量的黑炭终于支撑不住了,轰隆倒下,庞大身躯悍然倒在了沙滩上,在苗毅面前放心地倒下了。沉重的眼皮拉开了两下,在苗毅面前放心地缓缓闭上了双眼,鼻孔中呼吸的气流将它脸贴的沙滩吹出了一个坑。

    苗毅回头问道:“美丽,这是怎么回事?”

    云知秋和姬美丽双双走了过来,后者道:“应该是之前的身体进化过程中耗尽了身体的能量,可见它身体之前积蓄了足够的能量才足以支撑起它这一次的进化,否则一旦进化失败,那就是死路一条,会当场暴毙!你们不会一直在拿结丹喂它吧?能支撑这样的进化,你们在它身上投入了多少结丹?”

    苗毅盯着倒在跟前的黑炭道:“多少结丹不重要,我想知道它现在怎么样了,是不是已经渡过了危险期?”

    姬美丽沉吟道:“按理说应该不会再有事了吧?”

    苗毅转过身来,看着她,“你不能确定?”

    姬美丽摇头道:“我也是第一次看到灵兽进化,只能是凭感觉,无法给出肯定答案。”

    苗毅皱眉道:“那现在怎么办?”

    姬美丽道:“如果没猜错的话,等它的体力恢复了,应该就会醒过来,不过我也无法肯定…不要动它,顺其自然吧!”

    苗毅默了默也只能是这样了,回头绕着黑炭转圈欣赏,摸摸黑炭身子,抬抬黑炭爪子,揪揪黑炭尾巴,掰掰黑炭嘴巴,二女也跟在他后面欣赏了一下。

    日落,繁星漫天,哗哗浪涛声中,苗毅就盘膝打坐守护在黑炭的身边,面对浩瀚星空和深沉不宁的大海。

    不远处的山林中,云知秋和姬美丽席地而坐,发现眼前的夜景似乎也不错,说着一些女人间的闲话。

    目光偶尔掠过海边的姬美丽忽然问道:“夫人,大人为什么叫这只龙驹胖贼?”

    云知秋咯咯一笑,“这只龙驹名叫黑炭,大人原本是叫它死胖子的,后来有一老头经常叫黑炭胖贼,久而久之大家也就跟着喊胖贼了。”

    姬美丽:“大人跟这龙驹似乎感情颇深,是因为知道它身具血脉觉醒的能力吗?”

    云知秋:“你想多了!大人初入修行界还是在仙国辰路的浮光洞做马丞,当时大人没坐骑,浮光洞有一匹胖的不像话的龙驹,又懒又胖又好吃,脚力也不行,没人肯要,大人那时条件有限,黑炭条件虽然差了点,但是总比没有坐骑当脚力强。黑炭可以说是大人出道以来的第一匹坐骑,跟了大人后慢慢转了性,多次与大人南征北战,一起出生入死,当年甚至还陪着大人参加过星宿海戡乱会。星宿海戡乱会,形势所迫曾和大人分开过一段时间,可胖贼硬是独自横渡星宿海,在戡乱会结束前带着一身的累累伤疤再次找到了大人,终于和大人一起活着回了仙国。参加星宿海戡乱会还能活着回来的龙驹几乎没有,黑炭是个例外。所以说,大人早先并不知道黑炭身具什么神奇血脉,后来哪怕大人修为上来了,用不上了黑炭,可大人也异常固执地没有再换坐骑,一直在等着它,等了这么多年!这是大人初出茅庐时的第一只坐骑,也是唯一一只坐骑,你明白吗?”朝月色沙滩上的一人一兽努了努嘴。

    小小的一件事情,姬美丽闻言却是一阵动容,盯着沙滩上看了会儿,她之前还以为这只龙驹是苗毅在大世界发现的异种,才特殊关照,谁想竟然是这样,不存在什么利益原因,一人一兽皆相识于微末,苗毅一直没有抛弃它,而它也给了苗毅意想不到回报!

    时间一晃就是一个月后,黑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来,苗毅一直陪着,云知秋还要回去看家,不好一直呆在这,遂留了姬美丽伺候苗毅,自己先回去了。

    一个风和日丽晚霞漫天的傍晚,盘膝坐在海边的苗毅无意中回头见到姬美丽长发飘飘在沙滩上漫步,也许是情景衬托恰当,苗毅挑了挑眉,一个闪身过去,从姬美丽背后搂住了她,在她耳边戏谑道:“不如一起下海戏水如何?”

    姬美丽没有拒绝他的搂抱,低头看了眼摸在自己饱满胸口的手,淡然道:“不用拐弯抹角,人已经是你的,想什么时候要都行,只要你肯告诉我大魔无双诀的地字部是怎么来的。”

    又来讨价还价了,苗毅腻味道:“我若用强你又如何?你不是我对手!”

    姬美丽淡淡道:“随便!你要是不怕办事的时候我突然现出原形,那你就尽管用强好了。对了,突然发现自己趴在一条蛟龙的身上,你会不会害怕?”r1152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