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一四三章 是你?

飞天 第一一四三章 是你?

    对修士来说,剑一般是当做飞剑来使唤的,或者关键时刻防身,又或者像风北尘那样将剑加宽加长当长武器使用,否则交锋对战起来很吃亏,持普通长短的剑与枪对战在修为不是占绝对大优势的情况下还敢主动冲上来对干的,苗毅是头回见到,事实证明人家很擅长近身搏杀。

    一旁观战的钟离哙眉头一皱,喝道:“来者是群英会皇甫家的什么人?”

    他显然看出了什么端倪。

    群英会皇甫家?苗毅脑袋里只是闪过了一下念头,形势所迫也由不得他现在多想什么。

    对方一剑封喉,苗毅借着被对方踹的震开的长枪顺势借力加快了速度旋身,枪抡一圈拦腰怒砸对方。

    旋身之际,避开了正面却没避开后面,当!一声震响,头盔后面的护帘挨了一剑,差点没把颈椎骨给震错位,幸好对方的修为高过自己不是太多,更重要的是妖若仙炼制的战甲防御力不错,有卸力功能。

    苗毅这是两败俱伤的打法,后脖子宁愿挨上一剑,亦狂抡一枪回砸过去。

    也实在是没办法,枪长有长的好处,也有长的麻烦,一旦被人贴身,也只能是当棍子用了。今天他算是又长了回教训,得了回经验,以后万不可让拿短剑的人近身。

    可这一枪砸出去没用,人家近战很厉害,身体非常灵活,一剑出去没得效果,顺势又横踢出一腿,直接将扫来的一枪给踢的向上弹去,腾挪躲闪之际手脚能同时并用。

    苗毅也不是吃素的,他胜在反应快,砸出的一枪掀空。下半身亦顺势飚起,人家灵活,他却狂猛。并腿狂踹了出去,反正他有战甲护体也不怕对方手中剑的锋利。而他战靴底下带有锋利抓地齿纹。

    凌空翻身的黄脸汉子也知道手中剑难破苗毅战甲,剑在手中一闪,已是倒提护住小臂,单臂横剑一挡,轰!剑身贴在小臂上挡住了苗毅的蹬踹。

    另一手正要去擒苗毅的小腿时,心下多少一惊,有点吃惊于苗毅的反应速度,如此须臾之间。苗毅又顺势一枪砸了过来,也可谓是人枪合一手脚并用。

    黄脸汉子横剑护住的单臂一推,将苗毅荡了出去,小臂亦顺势扫了出去,轰!以剑护臂又挡了苗毅一击。

    待他再次翻剑正提在了手中,苗毅已经蹬腿借他反挫之力退开了,终于和这精于近战的家伙分开了,被对方缠住后,自己的长枪根本发挥不出威力来!

    他刚才甚至想扔了枪赤手空拳和对方手中剑来一较高下,近身用枪他根本不是黄脸汉子的对手。他可不止是枪快,枪快的前提也是他的手快,有战甲护身能挡住对方宝剑的锋利。不是不能一战。

    不过好不容易碰上一个这样的对手,在武器使用上棋逢对手,不能以枪胜之,他有点不甘心,否则他手上杀招多的是。

    见钟离哙有出手相助的念头,凭空悬停单臂擒枪的苗毅一手推掌,示意不用他插手,枪指黄脸汉子:“若能在牛某枪下接下三十招,牛某放你一马!”

    对方挥剑一指。瓮声瓮气道:“大言不惭!”

    废话不用多说!苗毅陡然挑枪冲来,一枪贯出。嘤嘤龙吟声缭绕在枪头上随法力回荡。

    黄脸汉子亦迎剑飞来,剑锋对枪锋。和一开始过招的第一招如出一辙。

    碰撞的前际,黄脸汉子瞳孔骤然一缩,眼前刺来的锋芒骤然如暴雨梨花般展开,点点寒芒如流星雨轰来,快的几乎让人分不出真伪,缭乱龙吟声乱人心神。

    黄脸汉子刺去的一剑迅速由攻势化为守势,一道道寒光亦快如霹雳交织如网封堵在身前。

    丁零当啷的爆响声瞬间响彻。

    观战的钟离哙看的叹为观止,暗道一声,这小子出枪的速度较之当年又快了不少!

    苗毅自己自然不会拿自己和当年的自己来比,只知修为突破到金莲四品后出枪驾驭的速度更加自如了。

    对方的修为高过自己,每一次枪剑的交碰,都几乎将枪的攻势给震乱。可攻势一乱,苗毅又迅速重整第二招攻上,哪怕是双臂胳膊震的发麻,他也硬扛着进攻,不能让对方靠近,只求快攻,不给对方喘息反攻的机会,要在自己震的吃不消前以速度拿下对方!

    快!好快!真快!

    身前到处是枪影,黄脸汉子手忙脚乱封了一阵乱枪,第二招又狂风暴雨般而来,第三招,第四招……

    黄脸汉子乱剑在手有种要手抽筋的感觉,面对这样狂暴的攻势实在是有心无力,明明修为高过对方,却硬是被杀的只有招架之力,压根没有反攻的机会。他知道苗毅出枪的速度快,但是亲身领教后,心中的震撼之情还是控制不住,最让他震惊的是,苗毅的修为怎么可能硬扛他的修为。

    他哪知道苗毅手上枪能卸力,战甲也能卸力,作用到苗毅身上的力道充其量只有六成。凭他的修为,若是能像风北尘那样施展出古怪力道,苗毅压根不敢跟他硬拼!

    苗毅说给他三十招,哪用三十招,第六招以后他就吃不消了,剑网走空露出破绽,吞吐而进的锋利枪头瞬间刺啦一声,将他一只袖子给化成了破布蝴蝶乱飞,露出了白藕般粉嫩的胳膊,和手掌上的颜色截然两样。

    防御一攻破,袖子被挑,胳膊差点被废掉了,黄脸汉子一惊之下,快速封堵的剑招越发递接不上,破绽一出现,面对苗毅如此狂风暴雨的攻势如何还能挡的住。

    “牛有德!”黄脸汉子突然尖叫一声,竟然发出了女人的声音。

    剑托在枪头下,枪头差一掌的距离就刺中了黄脸汉子的胸口,双双静止了下来,嘤嘤龙吟声仍在枪头回荡。

    苗毅没想杀他,首先交手时明显能感觉到对方也没有杀他的意图,其次是还没搞清对方是谁,为什么跟着自己。

    不过此时悬枪静停的苗毅却忍不住嘴角抽了一下,对方的声音有点耳熟,确切地说是很熟悉的女人声音,他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当!黄脸汉子一剑将他的枪给拨开了,伸手到衣领子围住的脖子上扯起了一块胶质皮肤,唰一声揭下了脸上的伪装,露出了雪白娇嫩的倾城容颜,皇甫君媃!

    “是你?”苗毅枪一收,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你跟着我干什么?”

    皇甫君媃不屑道:“星空这么大,又不是你家的,我想往哪走就往哪走,凭什么说我跟着你?”

    不过眼中的惊憾之情仍在,她从血妖嘴中知道过苗毅的枪法厉害,所以想领教一下,只是没想到这么厉害,怪不得能干败血妖,还能在百年考核中力压群雄!

    不过眼中牙痒痒的神情也是难耐,输在苗毅手中不服气多少有点,同时也有点欣慰,至少不是给一个无用的废物占了便宜,吃亏也不会吃的太冤枉。

    苗毅懒得搭理她,收了身上的战甲和枪,闪到了钟离哙身边,道:“我们走!”

    钟离哙看了看皇甫君媃,与苗毅一起飞走,飞远后问道:“这女人谁呀?我好像在你们那天街见过。”

    苗毅随口道:“群英会馆的掌柜皇甫君媃。”

    钟离哙恍然大悟道:“我说那一手剑法似曾听说,果然是皇甫家族的人,她跟着你干什么?”

    苗毅道:“我哪知道,这女人脑子有毛病的,不要管她。”

    钟离哙回头看了眼,“估计不管不行,又跟上来了。”

    苗毅回头看了眼,皇甫君媃果然跟在后面,钟离哙又出声道:“她虽然是皇甫家族的人,可你毕竟是天街大统领,竟敢明目张胆跟踪你,哪来这么大胆子?”

    苗毅无语,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总不能说两人在一起睡过吧。他挥手一招,直接把黑炭从兽囊中召了出来,喊了钟离哙一起搭乘了黑炭,借助黑炭的飞行速度,加速而去。

    “咦!你这是什么坐骑,我怎么没见过?”钟离哙啧啧一声,满眼好奇地头尾打量黑炭。

    “大胡子,你今天话真多。”苗毅心烦着呢。

    “我话多?后面那女人也有坐骑,别怪我没告诉你。”

    苗毅回头看去,无语了,只见皇甫君媃站在了一只金翅大鹏的背后,速度不会比黑炭慢,人家就那样不疾不徐地跟着。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他最怕这女人缠着自己,看这样子人家是缠定了!

    他就纳闷了,这女人怎么知道自己今天出城,总不会一直盯守着吧?

    这不可能,首先皇甫君媃也不敢暴露两人之间的关系,所以不太可能派下面人长期重点关照他,而皇甫君媃就更不可能亲自长久盯梢,唯一的可能就是这女人知道自己最近要出行,谁告诉的?知情人就那么几个…

    不用多想,很快想到了昨天见到皇甫君媃和碧月夫人下棋的情形,十有八九是碧月夫人说漏了嘴。

    苗毅也只能是放在心里咒碧月夫人,当面也不敢骂。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让黑炭继续载着钟离哙前行,苗毅闪身后飞。

    见苗毅冲来,金翅大鹏有点躁动,被皇甫君媃安抚了下来,让苗毅落在了金翅大鹏的背上。

    见钟离哙不时后看,苗毅和皇甫君媃保持着距离,一副男女授受不亲的样子,沉声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皇甫君媃冷笑一声,“你说我想干什么?上次逼我当众下跪的账,我还没找你算!”(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