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一四八章 直接绑了

飞天 第一一四八章 直接绑了

    他目光很快锁定了宅子外面平地上的一块镇山石,一块巨大的玉石,正在他目测计算的中心点,三千蓬莱中的那个指定位置。

    “你在上面干什么?”皇甫君媃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院子里看着屋顶问道。

    苗毅回看一眼,道:“看风景。”

    信你才怪!皇甫君媃心中嘀咕一声,闪身飞了上去。

    结果她上来,苗毅又飘了下去,大步向门外走去,皇甫无语,遂也环顾四周打量,想看看苗毅究竟在看什么,她已经明显感觉到苗毅此来绝不是跑来看风景那么简单,只是脑力全开也无法堪破苗毅的企图。

    转眼又发现苗毅出了院子到了院子外面,站在了外面的镇山石旁,不知道又在盯着石头看什么。

    皇甫直接闪身飘出了院子,落在苗毅身边看去,只见石头上留有三个大字:客来居!

    字迹雄浑深陷,只是从周边的斑驳来看,三个字留在这里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年的风霜,沧桑古朴,除此外也没看出什么端倪。皇甫君媃有些无语了,头回在自己身上找到了弱智的感觉。

    苗毅凝视一阵后,转身走了,回了院子里,皇甫带着一脸疑问跟了回去,开始盯紧了苗毅的一举一动。

    结果苗毅不再有什么异常举动,回了屋里往榻上一躺,鞋也未脱,翘个二郎腿躺那闭目养神,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啪!皇甫走来在他腿上拍了一下,“脏死了,快脱鞋!”她晚上也要睡这里的,赶都赶不走。

    苗毅脚一伸,伸到了她面前。连眼都不睁一下。

    “你在把我当使唤丫头?”皇甫狠狠瞪了他一眼,不过最终还是端了他的脚,帮他褪下了靴子。这辈子还是头回干这样的事情。

    随后自己也褪了鞋子,翻身跨骑在了苗毅的腹部。趴他身上低声道:“老实告诉我,你来此究竟想干什么?”

    “你哪来那么多鬼心眼,说了是来看风景,你不信又偏要问。”苗毅手指点着她脑门推开,“你看看你这是什么动作,门都没关,万一有人闯进来,你羞不羞?”

    “更羞的事都做过。还怕这个?”皇甫抿嘴窃笑一声,钟离哙在仙行宫还有其他熟人,拜访去了,目前这院子里就他们两人,所以她很快又粘在了苗毅身上卿卿我我。

    受不了这女人!苗毅发现这女人表面保守,骨子里其实很开放,没人的时候别提有多主动。

    昨晚两人折腾的太过了,苗毅信誓旦旦要歇歇,可一到晚间被这女人三勾搭、五勾搭,又再次干柴烈火点燃了。于是又被榨干了……

    次日天际微亮,苗毅掰开章鱼般缠在身上的四肢,将皇甫君媃的玉体推开到了一旁。爬了起来,窸窸窣窣穿衣服。

    揉了揉眼睛的皇甫撑坐起来,半截令人血脉喷张的玉体露在了被子外面,问道:“天还没亮,你去哪?”

    “不去哪!”苗毅随口回了句,自顾自坐在榻沿往脚上套靴子。

    皇甫不信,赶紧捡了衣服穿,匆忙穿好后,又坐在了梳妆台前整理如瀑秀发。左右侧脸对着镜子看了看,发现经过两晚的滋润。肤色和气色又好看了不少,觉得女人身边果然还是有个男人好。

    镜子里。穿戴好的苗毅走了过来,从背后搂了她,亲吻着她的耳垂和脖子。

    皇甫笑咯咯道:“又有精神了?那敢情好,回头别喊不行…”

    话音戛然而止,脸上露出惊恐,因为苗毅突然趁其不备出手,封了她的修为。这是她做梦也没想到的事情,昨晚两人还如胶似漆地翻云覆雨,谁想他一回头就对自己干出这样的事情。

    苗毅撒手后退,皇甫君媃霍然站起,转身看着他,吃惊质问道:“你想干什么?”

    苗毅笑道:“让你多休息一下!”

    皇甫咬牙道:“快给我解开,不然我喊了!”

    她不说还好,一说,苗毅立刻扔出了一条捆仙绳,懒得跟她废话啰嗦,果断了事,直接将其给绑了。

    同时闪身而来,不知从哪摸了块布出来,捏住皇甫欲要喊叫的嘴角,将其嘴巴捏开塞了布进去。为了防止她把嘴里的布给弄出来,苗毅又扯了条绳子,再次勒住她嘴绑了一次,旋即将其横抱在手,转身扔在了榻上,拉了被子一盖。

    皇甫君媃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悲愤,在那鼻音“嗯嗯”对苗毅,不用猜也知道是在骂苗毅。

    苗毅不慌不忙地掸了掸袖子,也没离开,而是坐在了榻上,收了两腿盘膝而坐。

    挣扎不脱的皇甫君媃折腾的气喘吁吁后,见苗毅并未扔下她离开,也就老实消停了,盯着苗毅不时“嗯嗯”两声,显然不是在骂就是在让他放开自己。

    盘膝坐那的苗毅可谓铁石心肠,根本不理会。

    直到外面的天色开始发青,苗毅突然两眼一睁,下榻而去,扔下了后面榻上“嗯嗯”发声的皇甫君媃。

    这女人也是自找麻烦,动不了就别动了,她偏要垂死挣扎一下,绑着的双腿不停抬起砸在床榻上抗议。

    走到门口的苗毅脚步一顿,回头看了眼,又走了回来,掀开被子一指点在了她的胸口,她立刻瞪大了眼睛,彻底一动不能动了,只剩眼珠子里有咬人的神情。

    被子一盖,这次连她脑袋一起给蒙了,苗毅果断离去,开门出门又关门,径直来到了外面的那块镇山石旁,稍微再等了等时间。

    等到天际微微露出金边,苗毅跳上了镇山石,身形直接拔空而起,心中默默计算着高度,仙行宫四周的情形慢慢缩小在他的脚下。周围山头有徘徊在外的弟子看见后也没当回事,当他想看云海上的日出,类似事情常有。

    浮空六千丈,高度一到,苗毅身形立刻一定,到了这个高度下面人若不是有意睁开法眼探查,靠肉眼也看不到他。

    有了前几次的经验,这次掐的时间刚好,浮空目光四处一扫,迅速定格,果然看到了自己想看到的画面。

    远处许许多多浮在云海之上的山峰在平射而来的阳光下,拉出了一道道阴影,在云海上组成了幅员辽阔的飞天女子画像,轻盈舒臂飞天,依旧震撼人心。

    可现在不是欣赏这个的时候,有了前车之鉴,苗毅目光迅速锁定了飞天女子舒臂托掌的地方,手掌上方什么东西都没有,只有大片的留白,正因为如此那片没有山头的地方应该反而就是藏宝地。

    睁着法眼将那块地方周围的山头方位给细细记清,在脑海中定位好了位置后,他也不敢在这里久呆,怕引起别人疑心,又迅速落了下去,重新降落在了‘客来居’那块石头旁。

    也没有再回院子,而是径直找到了负责打理这块客居之地的仙行宫弟子,是一个少妇模样的女子,拱手见礼之后,请教道:“远处景色秀丽,不知能否前去走走看看。”

    女子稍作沉吟后说道:“贵客请稍等,我去请示一下。”

    “打扰!”苗毅拱手谢过,就等在了原地。

    女子飞出此山,落在了另一山,没等太久又飞返,递了块令牌给苗毅道:“执事师伯说了,除了这周围的三千蓬莱山未得允许不得擅闯外,其他地方贵客可随意游览,贵客若遇见什么麻烦,可出示这面令牌向本门弟子求助。”

    “多谢多谢!”苗毅客客气气双手接了令牌在手,再次拱手谢过,礼多人不怪嘛。

    那女子果然微微一笑还礼,“不用客气!”

    拿了令牌在手,苗毅立刻告辞,朝之前锁定的方位不疾不徐而去,也不好做的太过着急而显眼。

    就在他走后没多久,三千蓬莱之一的山头,与旧友欢聚一宿的钟离哙飞回,径直步入苗毅所在的那间内院。见到屋门紧闭,钟离哙摸了摸大胡子,有些犹豫,不便擅闯。

    若是苗毅一个人还罢了,关键皇甫君媃也在里面,鬼知道两人混在一起干什么,万一闯进去撞了个衣衫不整就不妥了。可想想还是喊了声,“太阳晒屁股了,还不快起来。”

    再好看的风景看久了也会腻,他想问问苗毅什么时候离去,他实在不愿在此久留,万一苗毅和皇甫君媃的身份露馅,会搞的很尴尬,昨晚已经有人问及二人的详细来历,被他搪塞了过去,所以准备劝苗毅尽早离去。

    叫了一声,里面没任何反应,钟离哙奇怪,不应该啊!遂又喊道:“苗毅,苗毅…”

    连喊几声,屋里还是没任何反应,钟离哙脸色微变,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于是走到门前敲了敲门,里面还是没反应,钟离哙立刻施法拨开了门栓,直接推门闯了进去,目光一扫,看到鼓鼓的被子尽头露出了一头长发,却没任何动静。

    唰!钟离哙提了剑在手,走近慢慢伸剑挑开被子,首先露出的便是皇甫君媃那朝他急促晃动的眼珠子,继而是她堵住兼带绑住的嘴巴。

    钟离哙一怔,这女人的修为也不低,怎会一点打斗动静都没有就被人给制住了?

    他迅速警惕性地施法扫了下屋里面,没见藏有其他人,也没见苗毅。遂剑锋一挑,挑断了皇甫君媃嘴上的绳子,也挑出了塞她嘴里的布。见她穿着衣服,又挥剑撩开了被子,才发现她被捆仙绳绑着,看样子被下了几层禁制,这得有多防备这女人啊?而那捆仙绳一看就是正宗的天庭制式装备,立刻判断出十有八九是苗毅干的好事。(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