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一四九章 奇毒

飞天 第一一四九章 奇毒

    手机阅读

    见皇甫依旧不能说话不能动,钟离哙伸手摁在她肩头查探了一下,确认是被制住了,立刻施法破了封禁。

    “呵…”皇甫君媃这才呼出一口气来,接着破口大骂,“王八蛋竟敢偷袭老娘!”

    法力解禁了就绑不住了她,稍费了些工夫抹除了捆仙绳里苗毅的法印,打下了自己的法印,捆仙绳立刻自己松绑了落入了她的手中,她已经翻身落地。

    钟离哙问道:“是牛…是苗毅干的?”

    “除了那王八蛋还有谁能暗算我!”皇甫君媃恨得牙痒痒道。

    钟离哙皱眉道:“他好好的绑你干什么?”

    “我怎么知道他鬼鬼祟祟的想干什么?他在不在外面?”

    “不在!”

    皇甫君媃眼珠子一转,迅速闪到了外面四处搜寻一阵,再见走到院子里的钟离哙,又问:“知不知道他去哪了?”

    钟离哙道:“我刚回来,还想问你他去哪了…”话落有些提心吊胆,担心苗毅会在这里干出什么不该干的事情,稍一琢磨,“离开了这里应该会有人看到,去外面问问。”

    皇甫君媃也顾不得再慢慢梳妆了,披头散发。

    两人相继闪身而去,找到了负责此地的仙行宫弟子,一问,苗毅果然已经离去。

    钟离哙再问:“往哪去了?”

    那少妇模样的女子想了想,指了个方向,“往那边去了。”

    “你在这稍等!我去找王燕同要面令牌。”钟离哙扔下话掠去,没一会儿显然是拿到了令牌,远远朝皇甫君媃招了招手,后者立刻跟上,两人双双离去。

    仙行宫弟子在仙行星呈网络状分布,而仙行星的环境又摆在这里,在云雾下面很难看清地形,所以苗毅是堂而皇之从空中离去的,飞在天上想不被仙行星弟子发现很难。钟离哙和皇甫君媃遇见拦住盘问的仙行宫弟子就反向询问,很快确定了苗毅的去向。

    “什么人!”

    前方山峰之上传来一喝,一道人影掠来拦住了苗毅的去路,左右又掠来十几人。

    苗毅颇有些无奈,这已经是途中第五次被拦住了,仙行宫对仙行星的防守有够严密的,可是没办法。云雾下面连东南西北都很难分清楚,偷偷摸摸不太方便。搞得他此行压根没任何保密性,这也是他没有将皇甫君媃收入兽囊的原因。

    自然是误会一场,苗毅递出了令牌验明了客人前来赏景的身份。他的‘令牌’非王燕同那种个人所属令牌,而是一份开出的证明,说明他是仙行宫的客人,来此游玩的,让各地弟子不要怠慢。

    “原来是苗兄,在下刘翰,若有得罪之处还请见谅。”眉心浮现五品金莲的汉子拱了拱手。将令牌奉还,浮空站在他身后的一群修为较为低阶的弟子也放下了敌对态度。

    “刘兄职责所在,焉能见怪。”苗毅笑着收回令牌。

    不过刘翰看了看苗毅所去的方向,皱了皱眉问道:“苗兄这是要去前面游玩?”

    “是!”苗毅应下,不过见对方那反应,试着问了句:“莫非有什么不妥?”

    刘翰道:“苗兄千万记得,再往前百里的样子。一旦察觉到什么异常,就千万不要再前行了,那地方的方圆百里之内的云雾之中暗藏瘴气,歹毒无比,其毒无解,擅闯者几乎没人能出来。就算能侥幸逃出的,亦神智失常,本门有数位前辈就遭了毒手,所以就连本门弟子也不敢靠近,苗兄千万小心,不可轻视!”

    苗毅愣住,对方所说的位置。岂不正是他要前往寻宝的目标地?

    不过转念一想,那可能是藏宝人为了守护宝藏所设的禁制,以往的经历证明自己并不怕毒,当即拱手道:“谢刘兄提醒,我就往前看看,不会擅闯。不打扰刘兄值守,告辞!”

    “不送!”刘翰拱手相送,目送苗毅身影掠过云海消失在了远处后,又摸着下巴上的短须皱眉嘀咕,“这人怎么看着有点眼熟?苗毅…苗毅…”

    “师叔,怎么了?难道有什么问题?”一旁弟子见他费思量的样子不免一问。

    “没什么!”刘翰摇头道:“我只是觉得这人有点眼熟,颇像是天元星天街的大统领牛有德。”

    那弟子一惊道:“是那个一声令下砍了天庭权贵家三千多颗脑袋的牛有德?”

    刘翰道:“除了那个牛有德还能有谁,如此另类的名字想同名也难。”

    另有弟子笑道:“师叔,怕是看错了吧,天庭的大统领怎么会拿到我仙行宫的路引?”

    刘翰沉吟道:“当初那个牛有德一声令下砍下三千多颗脑袋的时候,我刚好奉命办事途经天元星,在天街暂歇时恰好遇上了事发,当时就在事发现场围观,他当时穿着天庭的一节上将战甲,就露了张脸,气势逼人,一脸倨傲肃杀,和这人对比起来是有些差异,我估计也是我看错了,只是长的有点相似而已。”

    若是苗毅听到这番对话,估计得小汗一把,肯定想不到这么远的仙行星也有人认识他,这就是当年出风头的代价,否则来往天元星的人有几个能有机会看到天街大统领是谁。

    这边的刘翰刚回到轮值的洞府一会儿,突然星铃响起,又接到弟子通报,又有两个陌生人闯了过来。

    今天怎么老是有陌生人来?刘翰颇为奇怪,再次出发拦截。

    截住的自然不是别人,正是钟离哙和皇甫君媃,一番被盘查免不了。

    验明了来历,钟离哙又是之前问其他人的同一句话,“刘兄,有没有看到一个叫牛有德的人从此经过?”

    “有!刚过去不久。”目光不时在皇甫君媃脸上扫过的刘翰皱着眉头点了点头。

    皇甫君媃问:“往哪个方向去了?”

    刘翰挥手指了指,不过随即又把对苗毅警告的话对二人也说了遍。

    两人相视一眼,谢过对方指点,就此告辞,继续追踪苗毅所去的方向。

    目送两人消失,刘翰眉头深深皱着,背后又有弟子问:“师叔,难道又似曾相识?”

    刘翰微微摇头。招呼大家散了,可是他回往轮值洞府的途中,紧锁的眉头却没有松开过。

    他和钟离哙虽然不熟,但是当年钟离哙来到仙行宫时他曾见过,钟离哙其人应该是不会有错的,问题出在皇甫君媃的身上。当初苗毅在天街大开杀戒前,他曾途经天元星小住过几天。当时曾去群英会馆出手过一些收获的结丹,接待他的虽然不是皇甫君媃。可是他惊鸿一瞥看到了坐在雅间内与人聊天的皇甫君媃。

    见了一眼后,便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实在是皇甫君媃的姿色摆在那,正常男人想无视都难,因此随口问了下伙计那女人是谁,也正因此对皇甫君媃颇有印象。可偏偏今天的皇甫君媃披头散发,改变了发型,虽然依旧姿色动人,可的确也有点不像了。

    然让他惊疑不定的是。一个疑似牛有德的苗毅也就罢了,怎么又出现个疑似群英会馆掌柜的黄媃?两个疑似人物偏偏都疑似同一个地方的人,而皇甫君媃和黄媃这两个名字间也颇有联系……

    苗毅此时也抵达了目标地的边缘地带,落在了定位的一个山峰上面,在此观看到的周边景色依然壮丽,可是却少了几分生气,前方竟然看不到了任何鸟类翱翔。等于从另一个面证明了刘翰的话是真的。

    他当然不会就此止步,别的东西他也许还会顾忌一下,毒这东西他无感,甚至目前对他来说还是好事,说明这一带没有仙行宫弟子驻守,可以方便行事。

    照着从前的经验。苗毅闪身斜斜射向目标点的上空,准备从高空定出目标点的居中位置来。

    一闯入刘翰警告区域的空域,苗毅耳边突然有人朦朦胧胧“喂”了声,声音似乎在自己脑海中回荡,他一愣,迅速四处看了眼,没看到其他人。倒是看见了远处的钟离哙和皇甫君媃联袂追来。

    这两人怎么来了?苗毅有些无语,他之所以把皇甫君媃绑在那不带来,就是因为仙行星的防守太过严密,担心自己此行会出什么闪失,留下皇甫君媃也是为了她的安全,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把她给绑了也是在为了应付万一时好帮皇甫撇清和自己的关系,谁知这女人还是跑来了。

    看她身边的伴就知道了,苗毅可谓好气又好笑,估计十有是钟离哙把那女人给放了,自己干脆利落直接对皇甫动手了,却漏算了大胡子!

    可令苗毅奇怪的是,难道刚才是他们两个在喊自己?不对,不像是两人的声音,还有人?他又迅速环顾四周,没看到其他人。

    就在这时,耳边突然响起一阵乱七八糟的声音直灌大脑,各种声音充斥的瞬间令人头疼欲裂。尤其是杂乱声音中有一道声音特别清晰,“过来…过来…”不断在呼唤他过去,声音分不清是男还是女,有种如梦似幻的感觉,不知道要召唤自己去哪。

    更令他震惊的是,储物镯里的五只螳螂竟然苏醒了,在储物镯内躁动不安,兽囊里的黑炭也不打盹了,同样在兽囊中躁动。

    记得刘翰的警告,他第一反应是自己悄无声息中毒了,可是怎么会这样?

    有了刘翰的警告在前,闯入这片空域已经事先以法罡护体,就算毒物能穿透护体法罡,自己也应该多多少少有些预警才对,可以及时以星火诀防范,可自己竟然连一点征兆都没感觉到就中毒了?兽囊和储物镯并未开启,毒怎么进的去?如果是音波攻击,螳螂和黑炭等于是身处在另一个空间,不可能受到音波干扰的,这究竟是什么毒?(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