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一五二章 敢阴老子

飞天 第一一五二章 敢阴老子

    他在看手中宝剑,不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从他嘴角勾起的一抹冷笑便知不会有好事。

    而那彩华缭绕的光柱正左右上下到处乱扫,在搜寻苗毅的身影,没看到苗毅在哪,似乎有些慌乱。

    那怪异目光很快消失,接着传来蜃迷极为不安的声音,“不可能,不可能,你究竟是什么人?你究竟是什么修为?”

    这一转眼的工夫,其不男不女的声音已然变得苍老沙哑,似乎瞬间老了不知道多少岁一般。

    当当!苗毅手指弹着宝剑,弹的叮当响,好整以暇地慢慢晃回了蜃迷的正面,瞅了瞅蜃迷,多少有些讶异,发现蜃迷不但是声音变得苍老了,就连蚌壳里的肉身也变得黯然失色,尤其是那蓝色眼眸,已然变成了淡蓝色,没了之前的那种神采,像是精血大损的征兆。

    苗毅眼珠一转,算是看出来了,这老妖怪的法力被封禁,刚才那一下貌似是拼着消耗自身精血强行施展了一下,怪不得刚才一点法力波动都没感受到,偷鸡不成蚀把米啊!

    “老妖怪,你一阶下囚,还敢阴老子,我看你真是活得不耐烦了!”苗毅冷笑连连地挥了挥手中宝剑,一脸不怀好意的样子走了过去,不用说也知道这家伙想要捅对方几剑。

    蜃迷语气惊慌道:“你别乱来!”

    “是不能乱来!”苗毅突然停下脚步点了点头,被人家身上不断流转的电弧给提醒了,真要跑过去捅上两剑,也不知道对方身上电能的大小,万一真的被电翻了,搞不好还真要被其给控制住。差点上了这老妖怪的当。于是他随手摸出了一块焰脂晶石,冷笑道:“老子和你无冤无仇,是你坑我在先。也就怪不得我不仁在后了!”

    蜃迷这下是真的慌了,惊叫道:“小兄弟。咱们有话好说,刚才是误会,真的是误会,咱们再好好谈谈,不要冲动。”

    “你想弄死我,还让我别冲动?究竟是谁冲动?今天让你尝尝冲动的代价。”苗毅狞笑一声,夹在指尖的胭脂晶石一翻,嗡!立刻燃起一股炙热火焰。随手一甩,一团烈焰扔进了蚌壳里面,烈焰在肥美的蚌肉中熊熊燃烧。

    “啊…”不能做丝毫反抗的蜃迷立刻发出一声惨叫,哆嗦着尖叫哀求道:“小兄弟,我知错了,饶我一命,求你饶我一命,救命啊!”

    若是两人相安无事,苗毅也不会搭理他,可坏就坏在已经对上。放过这么恐怖的高手除非自己活得不耐烦了还差不多,已经结仇不趁这个时候要了这老妖怪的命,那就不是他苗毅了。

    所以。苗毅随手又弹出十几块点燃的焰脂晶石,逐一弹射进了蚌壳里面各处。

    烧焦的烤肉味立刻飘荡在地下空间内,蜃迷嗷嗷惨叫的声音凄厉不绝。

    苗毅没看人受虐的嗜好,让蜃迷慢慢鬼哭狼嚎去,自己转身而去,提着剑到处打量,寻找自己要找的藏宝。

    在地下空间找了一圈后,苗毅有些茫然不解,竟然没找到存放东西的藏宝室。施法将四处的石壁扫了遍,发现是实心的。这里没有另辟出的藏宝空间,怎么回事?

    绕行在地下空间目光四处搜寻。最后定格在了蜃迷的背后,之前没主意,此时才发现那飞天女子的画像竟然雕刻在了蚌壳的背面。苗毅目光下意识看向飞天女子轻盈舒臂拖举的位置,因为每次寻宝的时候,宝物都藏在那个地方。

    只是这次其托举的地方并未看到藏宝,只看到那个位置在蚌壳上打穿了一个洞眼。

    苗毅立刻喝道:“老妖怪,白主是不是在你身体里藏了什么东西?”

    蚌壳里黑烟滚滚,惨叫哀嚎不停的蜃迷突然大声回道:“没有,没藏什么!”

    没藏?没藏才怪了!苗毅盯着那打出的洞眼,大概明白了对方为什么不承认,这次的藏宝在这老妖怪的体内,藏宝人此举分明是要让取宝之人宰杀了这老妖怪才能得到宝物,试问这老妖怪又如何敢承认,承认了岂不是找死!

    本来寻宝的时候苗毅还担心动了被囚禁的那些老妖怪会出什么事,尤其是获知这藏宝和白主有关,不知白主费这心思究竟有什么深意,他不敢轻举妄动,动这蚌妖也是因为结了仇才不得已而为之,现在获知白主本就要致这蚌妖于死地,可谓瞬间没了什么担忧。

    “真没藏?”苗毅闪身落在了巨蚌的正面喝了一声。

    火海中巨蚌肉中浮凸挣扎的那颗人头痛苦摇头,“没有!饶我,求你饶了我,老头知错了!”

    “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苗毅冷哼一声,手掌一翻,手中红晶宝剑浮空而起。

    “饶命!”蜃迷见状惊叫。

    对求饶充耳不闻,苗毅挥手一指,嗖,宝剑骤然射出,直接轰杀向蚌精的那只巨大竖眼。啵一声,眼球爆出一团汁液,又轰一声,飞剑直接击穿巨蚌贝壳飞出,又一个弧线飞回,再次倒射而去。

    “啊!啊!啊…”

    飞剑在苗毅施法操控下,每洞穿一次巨蚌那庞大身躯,蜃迷便是一声惨叫,可苗毅显然没有住手的意思,见如此之下竟然无法将其给痛快杀死,没有法力庇护的肉身都强悍到了这个地步,要是有法力加持还得了?

    飞剑来回穿刺速度遂越来越快,完全是要将这蚌妖给杀个稀巴烂的节奏。

    眼见不可能有活路!痛苦煎熬中的蜃迷突然发出凄厉尖叫,“我跟你拼了!”

    火海中那瘪下去的眼球陡然涨起,而且越涨越大,苗毅一惊,竟然感觉到了那鼓起的眼球中有法力波动,也不知对方要发动多大的招和自己拼命,心中可谓狂骂白主,前面那些妖怪都镇压的好好的,为什么这妖怪却留有一线余地,偏偏还要让取宝人杀这妖怪,这不是在故意坑取宝人吗?

    不过转念间又觉得自己想多了,若这妖怪真能发动什么大招,这些禁制怕是早就被这妖怪自己给解除了,也等不到今天。

    不管怎样,苗毅不会再给对方反扑的机会,挥手一指,飞剑急骤射向那鼓起的眼球。

    砰!飞剑一击之下,这次的眼球竟然炸开了,一个拳头大的略带透明的彩色球体在一团液体的包裹下骤然拉长成一道利剑般射来,扑向苗毅,速度奇快,快到凭苗毅的修为根本来不及阻挡。

    情急之下的苗毅一掌拍去,可终究是慢了点,那彩色利剑从他掌边一擦而过,不过裹住的保护液体在突破苗毅体表的心焰时却被瞬间化为了虚无,令那彩色利剑猛然哆嗦了一下,却仍正正插中了苗毅眉心的灵台部位。

    轰!苗毅脑袋猛然后仰一下,被震的后飞喷出一口血来,踉跄落地后退之际,眉心已经出现一道血口子,鲜血流淌,眉心皮肤鼓成了拳头般大蠕动,令苗毅一张脸都变了形,苗毅感觉到有东西要从自己眉心钻进自己的脑子,那滋味痛死人,迅速运转星火诀阻拦。

    那正欲钻入苗毅脑中的球体一触及星火诀的威力,当即发出一声惨叫,一声并不存在于现实,却存在于苗毅心神脑海中的惨叫:“你究竟是什么人?你究竟是白主什么人?”

    苗毅闭眼凝神和其斗法,不敢有丝毫分心,欲要以大法炼化这异物,他能感觉到这妖怪竟然想控制他的神魂,这难道是传说中的夺舍?是要借尸还魂?

    他没猜错,蜃迷的确是要夺舍,的确是要借他的躯壳继续活下去,可这代价之大是苗毅难以想象的。他蜃迷是什么修为?显圣一品的修为啊!让一个苦修多年的妖修放弃显圣一品的修为去占一个金莲修士的肉身,不是到没办法了,谁会这样干?这等于是将一生的苦修毁于一旦啊!

    何况他这夺舍和正常的夺舍还不一样,白主不但封了他的修为,还施法钉住了他的三魂七魄,他没办法聚集三魂七魄来一起夺舍,他只是强行复制了自己的记忆寄宿在体内的本命法珠上来夺舍,也就是说他这神魂不能脱离躯壳太久,一脱离躯壳就必须找到宿主,否则记忆很快会消失,不像是三魂七魄聚集后还能慢慢寻找宿主,他这个不行,只能是一搏,不到最后关头不会用这招。

    可令蜃迷惊恐的是,发现自己竟然对上了星火诀!对上了能克制七情六欲杂念的星火诀,自己复制在法珠上的那点记忆如何经得起星火诀的折腾!

    惊恐之下为求生,蜃迷一点意念迅速操控法珠上所蕴含的一点法力直接在苗毅眉心开辟出了一个空间,欲要躲藏其间。然苗毅已经调集了心焰围剿,情急之下蜃迷又迅速控制法珠进行嫁接,法珠上迅速长出根须血脉,与苗毅头部的血脉进行连接,欲要让法珠和苗毅连为一体,令苗毅伤他就是伤自己。

    然而狗急跳墙也没用,面对星火诀的横扫,蜃迷的那点意识迅速飞灰湮灭。

    意识崩溃前,蜃迷似乎终于意识到了点什么,苗毅脑海中响起蜃迷惨绝人寰的悲呼:“白主你好狠呐!就算我有错,可我在妖主手下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连让我转世投胎的机会也不给,囚禁我这么多年还要我魂飞魄散不说,竟还要设局夺我天眼,你好深的算计啊!”(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