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一五八章 第三只眼

飞天 第一一五八章 第三只眼

    这叫什么道理,人各有志怎么就成了看不起你?

    苗毅无语了,实在是不知道该说这女人什么好,想不通这女人脑子里是怎么想的,这种事也能在心里憋口气?发现女人的想法有时候真是不可理喻。

    这还没完,云知秋突然又想起了点什么,“忘了,嫏嬛姐妹怕是会帮着隐瞒,红尘也不会吭声,牛二,你去隔壁把红尘那俩侍女叫过来帮忙。”

    苗毅无奈道:“秋姐儿,你不是吧,用得着这样显摆吗?”

    “我乐意!”云知秋斜眼看来,问:“我开心你不高兴?”

    得!什么都不说了,苗毅摇了摇头,走了。出了洞天福地,来到隔壁,又进了红尘的洞天福地,对前来相迎的紫云和紫华道:“夫人让你们两个过去一趟。”

    “是!”二女离去。

    苗毅东张西望了一下,出声喊道:“红尘!”

    “这边!”红尘轻灵的声音从花园那边传来。

    苗毅闻声而去,发现红尘依旧盘膝打坐在亭子里面修炼,负手走了进去,亦半曲腿坐下了,问道:“天天闷这里不难受?你好像还没正儿八经看过外面的天街吧,有空出去走走,透透气。”

    红尘淡笑着点了点头,默了默,又问:“云知秋找她们两个有事?”

    苗毅哭笑不得:“喊她们两个干活去了,估计不是一两天能回来的,短期内怕是没人伺候你了。”

    红尘摇头:“我不需要人伺候。”

    苗毅左右看了看,这里可就剩孤男寡女了,而紫云和紫华暂时也不会过来打扰,遂盯着红尘笑道:“那边一堆女人闹腾,我统领府那边暂时也不便回去。在你这里小住几天行不行?”

    “客气了,这也是你家,我无权阻止。你…”红尘话说一半停住,见他盯着自己的脸。眼神有些异样,大概明白了苗毅所谓的在这里小住几天是什么意思,默了默道:“你想要我?”

    苗毅微微点头,“秀色可餐,是有那念头,如果你不反对的话。”

    红尘又默了默,接着缓缓起身了,“我去洗洗!”

    谁知苗毅突然出手。一把抓了她的柔荑,直接将她拽倒在了自己的怀里,笑道:“一起吧!”

    红尘略显尴尬道:“我没经历过这种事情,不太习惯,怕是放不开,你这样我会更紧张!”

    苗毅一手搂着她温香软玉的柔腰,一手慢慢挑起她下巴,笑道:“有了第一次,以后我可能会常来,慢慢就习惯了!”

    红尘静默一会儿。近乎微不可见地轻轻点了点头,不说话了,算是默许了。

    苗毅起身。很霸气地将红尘横抱在了怀里,大步向内宅走去,是如此的自然,是如此的理所当然,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的味道已经隐隐出现在了他的身上,初出茅庐时面对的那种自卑、安守本分的赤子之心,他身上是再也看不到了,有了实力心态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悄然变化。

    澡盆旁,红尘俯身探手试着水温。一只柔荑在水里反复拨动着,这个动作持续了好久。她实在是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面对站在身后的人,还没在男人眼前宽衣解带过。

    发簪被身后人拔下了。一头青丝弹开荡下。束腰的红丝绦也被拉开了,一双手从她肩头开始,轻轻剥落了她的衣裳,胴体从凝脂香肩开始暴露在空气中…浑身赤条条后,在某人指尖的触碰下,红尘有些遏制不住地浑身颤抖,从头到尾都没有回头看身后的人,双臂抱着胸迈腿跨入了澡盆里,身体坐进了水里,双臂仍没放开胸部,偏头一旁,没敢看某人,稍候感觉到了某人也钻入了澡盆水中。

    感觉有人拉住了她的双手,掰开了她护住胸的双臂,稍微固执了一下便放弃了抵抗,垂下了双手在水中。接着又有人伸手将她的脸给拨了过来,看到了苗毅的脸。

    明眸清澈流盼藏羞,瑶鼻朱唇,眉目如画,苗毅轻抚着这张脸,想起了当年在长丰古城初见时的情形。

    四目相对,红尘的呼吸有点急促,轻轻出声道:“我很紧张!”

    回答她的是实际行动,苗毅挑起了她的下巴,一点朱唇浅浅尝,轻尝、慢尝、细尝,最后彻底将温香软玉的胴体拥入怀中,深尝滋味……(扫黄打非、省略一万字)

    蓬门初识客滋味,良宵苦短天又明,从昨夜好滋味中懒懒醒来的苗毅伸了个懒腰,感觉浑身舒坦,爬起,发现屋内已经不见了红尘,只有余香,一掀被子,目光落在点点落红上顿了顿,下榻走入已经准备好热水的澡盆泡了泡。

    出门寻人,又在花园中见到了红尘,她依然盘膝静坐在亭子里。红尘闻声睁眼对他微微点头示意道:“醒了?”

    神态从容平静,就好像昨夜不堪云雨的那个女人不是她一样,就像两人之间从来没发生过什么一样。

    苗毅走到亭子外面微笑道:“你可真不会伺候人。”

    红尘默了默,问:“还需要我做什么?”

    “……”苗毅有些哑口无言,反问:“难道你昨夜不舒服?”

    红尘想了想,据实回道:“一开始是不舒服,后来还好,很愉悦的感觉,比我想象的好,我不排斥。”

    苗毅抬手抚了抚额头,都这样了,怎么感觉还是无法拉近她和自己的距离,问:“你难道不想跟我说点什么?”

    红尘:“不知道说什么。对了,你额头的伤是怎么回事,怎么感觉一直没有愈合的迹象?”

    苗毅指了指眉心,“我如果说我长出了第三只眼睛,你信不信?”

    红尘摇头:“不信!”

    她的态度和感觉连一点拐弯抹角的意思都没有,不想对苗毅隐藏什么,心里话直接表达。

    苗毅笑道:“希望你不会害怕,看好了!”说罢闭上了双眼。

    红尘偏头看着他,起初神态平静,接着明眸明显渐渐睁大了,因为她眼睁睁看着苗毅眉心的那道竖立伤口缓缓张开了,看到那道伤口中露出了一颗眼珠,一颗彩色剔透的眼珠,那道伤口俨然变成了一只竖眼。

    红尘檀口微张,眼中和脸上露出震惊和难以置信。

    紧接着更夸张的事情发生了,一道彩华缭绕稍呈扇形扩散的光柱从那颗彩色眼球中迸发了出来,有十几丈长,壮观,又给人惊心动魄的感觉。

    红尘再也坐不住了,攸地站了起来,明眸中满是震惊,脸色都变了,紧紧盯着苗毅。

    而苗毅的脸色也变了,不比在仙行星湖下地洞中看到的情形,他发现视线在没有阻碍的情况下,自己第三只眼的目光从院墙上空而过后,看到了洞天福地外面的房间,又从外面房间的窗口而出,目光直接穿过天际苍穹,看到了浩瀚星空。

    苗毅明显能感觉到自己的法力如崩溃了的堤坝一般,被那颗眼球疯狂吸收。

    可是他也发现只要自己法力注入的越多,那只眼睛似乎就看得越远,他不知道这是不是错觉。

    视线盯上了星空中的一颗小小星球,再次拼命注入法力,视线瞬间再次延伸,那颗小小星球立刻在眼前放大再放大,遍布尘埃的荒凉星球近距离出现在了他的视线当中,星球上的坑坑洼洼,星球上的地形,星球上石头的形状和颜色看的清清楚楚,黑暗也无法阻挡他视线对那颗星球的窥探。

    他不知道这只眼睛究竟看了多远,但是他可以肯定自己的法眼肯定看不了这么远,这种能窥视一切的美妙感觉简直无法形容,他贪婪地扫视那颗星球上的地貌。

    最后觉得不过瘾,目光又迅速掠过那颗星球,重新锁定了浩瀚星空中更远的一颗星球,那颗星球立刻在他眼前迅速放大靠近。

    就在这时,他脑中嗡一声,眼前一黑,突然什么都看不见了,自己似乎也在瞬间失去了意识。

    落在红尘的眼中却是另一幕,眼见苗毅的脸色越来越苍白,突然间苗毅那只竖眼光华顿敛,竖眼一闭,而苗毅亦身形一软,软趴趴倒在了地上。

    砰一声响,才将震惊中的红尘心神给拉了回来,她迅速闪了过去,扶了他,摇晃呼唤道:“苗毅,苗毅,你怎么了?苗毅……”

    不管怎么叫唤都没用,红尘立刻施法查探他的身体,结果发现苗毅体内并无什么损伤,只是法力枯竭耗尽后的反应而已。

    出现了这种事情红尘也不敢擅作主张,迅速拿出了星铃联系云知秋。

    很快,云知秋快步闯了进来,目光一投注到这里,立刻声色俱厉地喝道:“你对他干了什么?”

    “没有,他刚才出现了异常……”红尘立刻指着苗毅眉心的伤口,将刚才的情形讲了遍,最后补充道:“好像也没什么大问题,就是法力消耗过度。”

    “第三只眼?”云知秋盯着苗毅眉心的伤口看了看,迅速蹲在了苗毅身边施法查探,确认如同红尘说的那般苗毅身体的确没有大碍后,她又施法查探了一下苗毅的眉心,发现苗毅眉心部位竟然出现了一个小小空间,而那里面的确藏了颗眼球。(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