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八五五章 血丹呢?

飞天 第八五五章 血丹呢?

    (补十月,月票七千一加更奉上)

    “大师兄不必惋惜,此妖孽必有恶报!”一名女子柔声劝了句。

    为首男子摇头道:“固然恶有恶报,只是你未曾见过她修炼,我亲眼所见,那是拿无数条人命堆出来的,她多活一日不知道要多死多少人,可惜始终拿她无可奈何。”

    唰唰!十支四处巡游一阵的飞剑急速掠回,十人各自挥袖一扫,收了飞剑。

    “诸位师兄、师姐、师弟、师妹!”钟离哙笑着嚷了声,和苗毅一起飞了过来。

    浮空十人一个个转身,皆是犹如金童玉女般的人物,男的个个俊俏,女的个个英姿飒爽。统一的淡蓝色长衫,上身皆穿着晶紫炼制的马甲,男男女女皆器宇轩昂,一看就不凡。

    为首的那位大师兄,身材修长,一根随意捆扎的马尾垂在后背,面容俊雅,神态温和从容,整个人天生给人一种和蔼的亲近感,眉心一朵九品金莲光影,颇有大师兄的风范。

    苗毅盯着他多看了两眼,估摸着这位就是那位柴郡师兄了。目光又看看其他人,皆是金莲五品以上的修为,五六七**品都有。当中有个同样随意扎了根马尾的女子,清丽动人,眼神清澈明亮,能给人温暖的力量,和那位大师兄一样,眉心显示的也是九品金莲。

    而那十人的目光也落在了苗毅的身上打量,苗毅还穿着那套天庭战甲。至于钟离哙的天庭战甲已经被打没了。

    十人目光中多少有些好奇,奇怪钟离哙怎么会和天庭中的人混在了一起。

    苗毅瞅瞅那些人,再上下瞅瞅身旁的大胡子。嘀咕道:“大胡子,你们真的是同门师兄弟?”

    眼前这些人一个个都是俊男靓女,只有大胡子长的实在是太过磕碜。

    钟离哙知道他话里的意思,翻了个白眼,“废话!我只是入门晚而已,入门的时候年纪已经偏大了,你当我天生长这样?”

    这话让他的同门有些忍俊不禁。

    苗毅目露鄙夷。入门晚顶多是年纪显老好不好,长的磕碜和入门晚有什么关系?

    这话放在心里,当这么多人的面没捅出来而已。若是两人单独在一起,他肯定要说出来。

    听两人的交谈,似乎关系不一般,那十人更显好奇。天行宫的人一向不愿和天庭的人多来往。钟离哙和这人关系似乎还挺亲近的,而这人的修为也不高,才紫莲九品而已。

    那位大师兄笑问道:“七师弟,这位天庭小将是你的朋友?”

    钟离哙回道:“大师兄,他不是天庭的人,他叫牛有德,是无相星正气门的人,身上的天庭战甲是天庭的人强行典当给他们商铺的。只是适才遇险,没办法才拿了出来充当防御。”

    说到这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回头惊呼一声,“完了,你给我的那三件全部毁在了血妖的手里,你回头怎么交差?”

    “小事,我回头自会应付。”苗毅敷衍一句,转而向大师兄拱手笑道:“想必这位就是钟大胡子经常提起的柴郡前辈。”

    “正是!”柴郡微微点头,温和笑道:“既是七师弟的朋友,前辈就不敢当了。刚听师弟说到牛兄弟是无相星的人,不知是不是那个天庭灵岛被劫的那个无相星?”

    苗毅心中咯噔,没想到这么远的地方也听说过,有点忐忑自己身上的战甲是不是太明显了,表面上却愕然道:“灵岛被劫?”回看钟离哙问:“什么灵岛被劫?”

    钟离哙道:“你问我,我问谁?”

    柴郡笑道:“我们也是后来听说的,三百年前有一伙人打劫了天庭专门种植灵草的灵岛,那个地方正是叫做无相星。”

    苗毅狐疑道:“我们正气门所在的无相星倒是有个天庭种植灵草的灵岛,就是不知是不是你说的那个无相星。三百年前的事情,我还真不知道,我已经三百多年没回去过了。”说着看向钟离哙苦笑。

    钟离哙亦是苦笑,“大师兄,我和他在血妖的血葫芦里困了三百多年,外界的事情一概不知,这事你问他也是白问。”

    实在是无相星离这边太远了,消息在这边传播开,已经是多年以后的事情,那时的钟离哙和苗毅早就被封在了血魔阵中,钟离哙如何能知道。几百年前的事情,又事不关己,柴郡他们也不会记什么具体年份,有个几年的误差很正常。

    苗毅亦点头道:“待我回去后问问便知。”

    众人闻言一惊,柴郡更是惊讶道:“你们在血魔阵困了三百多年?”他是经历过血魔阵的人,相当吃惊两人是如何扛过这么多年的。

    钟离哙拍拍苗毅的肩膀,“若不是有这倒霉蛋,我顶多只能在血魔阵困一个月,这奇葩身上竟然储存了五百多年的空气,而他们正气门的功法也不惧血煞。困了三百多年,终于被我们找到了机会,血葫芦已经被我们给破掉了,师兄,你们看!”他指向下方给染得大面积血红的山林。

    只见遍染群山的鲜红正在阳光下化作阵阵黑烟,迅速化掉,经不得阳光的曝晒,大面积的鲜红正在以可见的速度快速缩小。

    “你们师兄弟多年没见,慢聊!”苗毅朝诸人拱了拱手,迅速掠了下去,睁开法眼到处搜寻,上百颗五品结丹啊,岂能浪费。

    钟离哙直摇头,已经猜到了苗毅在找什么。

    柴郡问:“你们真的破了血妖的血葫芦?”

    钟离哙点头道:“是真的,不但破了血葫芦,里面近百具血尸也被我们斩杀了,血妖的血丹也被我们给抢了。这次血妖可谓是损失巨大,再也无法轻易兴风作浪了。”

    众人面面相觑,似乎有点难以置信。柴郡亦颔首道:“怪不得血妖见了我们就跑,原来是少了倚仗。”

    “七师弟,你在那抖什么,肤色怎么越来越红,你是不是受伤了?”那位金莲九品的女子,也是诸人当中的二师姐,名叫夏南儿。

    几人目光立刻集中在了他的身上。钟离哙苦笑道:“二师姐,我中了血妖的血魔掌,得亏你们来的及时。不然我这条命怕是保不住了。”

    夏南儿回头道:“师兄,你的‘天星化邪珠’应该可以解血魔掌的血煞之毒吧?”

    柴郡颔首道:“可以,只是血煞已经深入了七师弟的体内,一时半会儿怕是也难治愈。但此地不是静养疗伤的地方。先用‘天星化邪珠’压制住他体内的血煞,我们把他送回师门后再慢慢治愈也不迟。”

    众人同意,这就要送钟离哙回天行宫。

    谁知钟离哙却摆手道:“不用这么麻烦,这里有个克制血煞的高手,他治这东西那是手到病除!”低头朝下方四处扫视,瞅见了在山林中窜来窜去热心找东西的苗毅,施法吼道:“牛有德,是你的东西重要。还是老子的命重要,老子中了血魔掌你不知道?”

    下面的苗毅抬头一看。顿时有点心虚,怎么忘了这家伙刚才挨了一招,赶紧窜了上来。

    夏南儿问道:“他在找什么?”

    钟离哙叹道:“还能找什么,那些斩杀的血尸内丹,破血魔阵他立了头功,不是他也杀不了那些血尸,我答应了他拿七成的,你们帮忙找一下吧。”

    “既是如此,那也没什么好说的,大家帮忙找一下吧。”柴郡对众人吩咐了一声。

    除了他和夏南儿,其他八人皆陆续飞向了地面。

    苗毅一脸抱歉的回来了,貌似有些不好意思见大胡子的同门,二话不说,单掌拍在了钟离哙的肩头,迅速施展星火诀,清除他体内的血煞。

    片刻之后,钟离哙已经变得通红的肤色慢慢消淡下去,最后慢慢恢复了正常,苗毅也收功收手。

    做完这些,苗毅又要往下窜,结果被钟离哙一把拉住了胳膊,“你小子急什么,答应了你的不会少你的,我问你,血妖的血丹呢?”

    苗毅脑中瞬间闪过那莲藕霞光闪闪的样子,很自然道:“当然是毁掉了,那东西我根本弄不出来,那血丹其实是一朵血莲上的莲子,骨山里面有许多血蟒和血蛇守护,凭我的修为根本无法抢走,我只好拼命毁掉了。”

    钟离哙沉声道:“真的毁了?我告诉你,那血丹可留不得,一旦被人误食了会成魔的,搞不好会造就第二个血妖!”

    “我知道,那东西除了血妖没人能用,我留它干嘛,我…等等!”苗毅瞪着他,“你不会怀疑我私藏了血丹吧?”

    “血妖追着不放,我有点怀疑,你这家伙有点贪财!”钟离哙不阴不阳道。

    “大胡子,你这是过河拆桥,我拼了命才毁了那东西,你竟然怀疑我!好!”苗毅一把拽下手上的储物戒和储物镯,怒气冲天道:“拿去检查去,若是没有的话,那些结丹全部归我,若是有,结丹我一颗不要,全部归你!”

    他刚才就担心这边会索要那东西,佯装下去找东西的时候将一枚储物戒给藏了起来。

    一旁的柴郡和夏南儿相视一眼,颇显尴尬,也觉得师弟这样做不恰当,但是事关重大,两人也只好保持了沉默。

    钟离哙也不客气,接了东西过来,储物戒递给了师姐,储物镯递给了师兄,让帮忙检查。

    这还没完,钟离哙道:“卸甲,我得检查一下你身上还有没有藏私。”

    “大胡子,没想到你是这种人,算你狠!”苗毅气得不行,施法卸了战甲往他身上一扔,心里却在庆幸,幸好东西没往身上藏。(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