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一六九章 赃物不对

飞天 第一一六九章 赃物不对

    一番打斗说时迟,实则交手的速度很快。

    李东邈麾下随从临死前的报信终究是惊动了南子星天街。

    接到求救讯息的是李东邈麾下的副大统领,等到他有所反应拿出星铃时,报信人已经被云傲天发现了,那位副大统领接到求救讯息只有三个字:救命,快…

    报信人随后被云傲天给斩杀,求救讯息没了后文。

    副大统领知道报信人是跟大统领一起出来的,闻讯大惊,迅速联系李东邈,结果李东邈没回复,结合求救讯息不难猜到出事了。

    副大统领迅速求见总镇大人,将情况禀报。总镇大人和黑寡妇也是相识,每年地虹鱼垂钓时,黑寡妇也都会有心意表上。南子星总镇自然是迅速联系黑寡妇,将接到的报警讯息一讲,质问究竟出了什么事?

    黑寡妇还有点怀疑,等到她拿出星铃联系自己儿子朱千丝没反应才慌了,迅速破空而去,一路搜寻。

    那颗被朱千丝打穿的不规则星体太明显了。

    赶到事发地点的黑寡妇见到了六名随从的尸体,见到了李东邈三人的无头尸,也见到了自己惨不忍睹的儿子静静漂浮在虚空,无一例外身上东西全部被抢光了。

    “啊…”瞬间披头散发摇头的黑寡妇悲愤怒吼。

    然而凶手早就跑了,环顾茫茫星空,鬼知道凶手往哪个方向去了……

    一天后,午路元帅府。

    气势恢宏、瑞气浮云的正殿大门外,一玉面黑须身穿银袍的中年男子负手站在玉石台阶上,目眺远空,此人正是天庭十二路元帅之一的午路元帅皇浩!

    在他一侧的身后,一名素衣老者正跪在地上。悲声诉说着境内三位天街大统领被劫杀之事,说罢还狠狠抽了自己俩嘴巴,“是老奴教孙无方!都是老奴的错!”

    他正是李东邈的爷爷李均。也是皇浩身边的老人,元帅府的大管家。

    他深知。自己孙子死了不算什么,如果只死了自己孙子一人也好办,可偏偏好死不死,一下死了三个出自元帅府的天街大统领,这一下非闹得天下皆知不可。天下人都知道天街大统领没关系、没背景的人坐不上那个肥缺位置,然而有些事情大家心知肚明归心知肚明,却不能这样搞公开,一下死了三个天街大统领竟然全部是午路元帅府的。而且不是因公殉职,是死在私下外出办私事的途中,这是什么性质?等于一下把皇浩给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他很想知道是什么人干的,敢动天庭命官的人本就不多,而天街大统领是人人皆知有关系背景的人,这种位阶没什么统兵大权,下面人马不多,不需多大的能力,占这位置的大多是权贵子弟,一般更没人敢动。没人愿惹大麻烦。

    “不是你的错,错的人来了!”皇浩淡淡一声,目光微微低垂。闪烁冷漠。

    跪在地上的李均偏头看去,只见十丈高的玉石台阶下,一珠圆玉润的貌美妇人在数名婢女的陪同下拾阶而上,正是元帅夫人盛玉环。

    走到皇浩脚下,盛玉环行半蹲礼,脆声道:“老爷!”

    皇浩淡然道:“夫人有事?”

    盛玉环平身看了看跪地的李均,目光回到皇浩身上,表示担忧道:“老爷,听说李管家的孙子他们出事了?”

    皇浩道:“你消息还挺灵通嘛。那你知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出的事?”

    “……”在自己丈夫近乎森冷的目光逼视下,盛玉环有些不自在地犹豫了一下。不敢直视道:“妾身不清楚,正要来询问。”

    “不清楚?”皇浩冷笑一声。一巴掌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甩出。

    啪!清脆响亮声中,盛玉环翻倒在台阶上,下滚而去,随行婢女一惊,赶紧闪去扶住了她。

    再次站起的盛玉环咬唇捂脸。

    皇浩负手而行,一步步走下台阶,气势凌人,盛玉环则是一脸惊恐,下意识向台阶下退去。

    待到逼近她面前,皇浩居高临下微微俯身道:“你少吃一点会死?喜欢吃没错,我也不反对,你想吃点什么东西没有?可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你的地位身份摆在这,大家都看着呢!想吃什么让家里的下人去弄,天庭命官不是给你私人跑腿用的,你耳朵长哪去了?”

    见他真的发怒了,盛玉环噗通跪在了台阶上:“妾身知错了!”

    皇浩直起身子,“知错就好,来人!”

    “在!”殿外左右台阶上的两名紫甲守卫闪来。

    皇浩垂视着脚下的盛玉环,沉声道:“将夫人押入地牢,禁足一百年,没本帅的法旨,任何人不得放她出来一步!”

    “是!”两名紫甲守卫当即一人拖了盛玉环一只胳膊,直接给拖走。

    “老爷!”被拖走的盛玉环哀求一声,可是没用,没博来任何同情。

    跪在台阶上的李总管欲言又止,可他跟随皇帅身边多年,深知这样处罚夫人是给天庭看的,不做个样子不行。如此顶多也是让夫人失去百年的自由,在牢中谁还敢亏待夫人不成,就当是在牢中闭关修炼了。

    “李总管!”皇浩偏头一声。

    跪着的李均当即闪来听命。

    皇浩沉声道:“事发时间不久,凶手跑不远,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在故意针对我!传令天午、地午、人午三位星君,即刻封锁午路境内所有星门通道严加盘查每一个进出人员。命各侯、各都统、各总镇、各大统领及麾下统领,除留守人马外,所有人员给我拉网清查午路境内每一颗星球,不要怕麻烦,给本帅在星空布成网格监察,哪怕一只颜色长的不对的鸟都要给拦下来查。命午路境内所有山神、水神、河神、土地严查辖内领地所有可疑人员。命门神、城隍挨家挨户的查,只要发现是可疑修士就给我查。命午路境内各门各派及所有能联系上的散修全部出动配合,再联系境内各大寺庙的法师配合。告诉他们,只要在事发时间点内不能证明清白的,一律给我抓,胆敢抗拒盘查者,或包庇不报者,严惩不贷!”

    “是!”李总管领命,心知大帅是真的发火了,这次真正是兴师动众了。

    他正要离去执行,忽又听皇浩道:“给我提醒天午、地午、人午三位星君,这次谁要是敢和我玩虚的,本帅就跟他玩真的!这次我必须要个交代!”

    “老奴明白了!”李总管点头而去。

    他这次也必然是严格执行,自己孙子死了,他也想把凶手揪出来。

    黑水河畔,三道人影从天而降,为首身穿一节红色大将战甲的汉子眉心浮现黑色蛇纹,左右皆是身穿五节紫色上将战甲的二人眉心浮现六品彩莲。

    左右二人大手一挥,一千金甲小将、两千黑甲天兵现身。从身穿黑甲的天兵身上就可以看出,这队天兵天将乃是天庭的正规作战人马,当中是看不到银甲天兵的,那种只有看门护院类似天街那种地方才能看到。

    数千气势汹汹的人马一出现在空中,下面林中出现的黑寡妇顿时慌了,尤其是看到当中竟然出现了法力无边境界的修士,能动用这样的人来这里明显是冲自己这个彩莲修士来的。

    红甲汉子沉声道:“你就是黑寡妇?”

    “是!”黑寡妇在下面拱手向天请教道:“天将为何而来?”

    红甲大将冷哼道:“天庭命官之死和你有关,此事必须查清楚,跟我们走一趟吧。”

    黑寡妇惊恐解释道:“天将,我也是受害人,对几位天官的死,小妖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啊!”

    “竟敢抗法!”红甲大将一声怒喝如晴天霹雳,五指一张,大掌朝下一拍,那真是瞬间天地风云起,山摇地动。

    下面立地直哆嗦的黑寡妇终于扛不住了重压,绾发崩散,咚一声如击鼓般跪在地上。

    两名紫甲上将闪去,红晶打造的捆仙绳扔出,直接将黑寡妇给绑了,将其制住后收了。

    “搜!”

    一声令下,三千天兵天将立刻落地撒网搜查,任何大小妖一律抓走带回去审问……

    “大和尚,是不是你私藏了东西?”

    一颗荒芜星体的凹坑中,司徒笑朝藏雷大吼一声。

    经过了十余天的飞行,一帮劫匪觉得差不多安全了,决定分赃,遂降落在了这里。

    途中各家弟子之类的也被接应上了,此时也都放了出来透透,穆凡君的伤也恢复了,一群人围在一块。

    分赃本是件让大家高兴的事情,辛苦一场差点丢了命,终于有回报了不是。

    可是不对,赃物的数目和大家想象中的数目远远对不上。

    白胖和尚藏雷立刻反驳:“老鬼,大家在说你,你往我身上推什么?老衲就捡了几个虾米的东西,东西不多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三个主要目标的东西可是被你捡的,大家都睁开眼睛看着的,想糊弄是糊弄不过去的。我告诉你,这都是大家玩命弄来的,你一个人想独吞,也得问问我四人答应不答应,总之老衲第一个不答应。”

    “别看我!我就挖了颗五品结丹!”姬欢朝看来的司徒笑晃了晃手中的金灿灿结丹。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了司徒笑的身上,那张鬼面后面也不知道是什么表情,总之他的眼神很憋屈,阴森森道:“妈的,你们问我要解释,我找谁要解释去?”(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