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八八零章 好风光

飞天 第八八零章 好风光

    “听说大人云游归来,卑职特来拜见!”杨庆躬身行礼。

    表面上恭敬,其实他一听说苗毅回来就头皮发麻,赶紧来看看有没有事。原因很简单,每次苗毅消失一回来,就要出事,他有点吃不消。

    说老实话,杨庆觉得日行宫还是云知秋做宫主更合适一点,无论是大局观还是掌控能力,至少不会乱来。

    几百年下来杨庆也见识了云知秋的能力,将偌大个日行宫事物打理的井井有条,掌控力道也恰到好处,恩威并济,至少让他这个大总管明白自己该怎么做,而不是经常满头雾水。

    而苗毅就是个甩手掌柜,只管稀里哗啦打天下,打下了就扔给别人去操心,留下一屁股麻烦。做苗毅的大总管总是做的心惊肉跳,你压根就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整天在那提心吊胆,而且苗大宫主还喜欢一意孤行。

    不过杨庆也真服了这位宫主大人,换了别人这样搞,位置哪还能保的住,可这位就太厉害了,硬是把他杨庆拽了过来卖命,权利扔给你人就跑了,也不怕你权利大造反,反而用这权利把你框的死死的。

    升了宫主后,又把大权扔给了老婆,人又跑了,搞的自己老婆又被这权利框死了,又在这里给他苗大宫主擦屁股。

    才风风光光大婚不久,就扔下老婆几百年不见人影,有够奇葩。

    这一见苗毅,杨庆心中就感叹。这家伙何德何能竟然能娶到云知秋这样的老婆。这些年接触了解后,杨庆也终于明白云知秋为什么能撑起当年的风云客栈了,这女人真是才貌双全。更有大家出身的眼界和能力,嫁给苗毅这种人,还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当年他是反对苗毅去招惹风云客栈老板娘的,现在看来,人家苗毅似乎比自己更有眼光啊,拼了命把人家给抢来,直接弄来做了老婆。这可比心腹铁杆手下强,有这么一个有能力的老婆操持事物,这位更能安心做甩手掌柜了。这不,一走就几百年不见。

    “杨庆,这些年本宫不在,日行宫的情况怎么样?”苗毅问道。

    杨庆愕然。你老婆就在屋里。问她不是更清楚一点,问我干什么?

    心中狐疑,不过表面上还是理了理思路,将情况大致道来。

    奈何还没说几句,后殿内便传来云知秋略带威仪的声音,“杨庆,为何在外喧哗?”

    杨庆一怔,什么情况?在跟你丈夫说话。你难道没看到?

    不过赶紧朝苗毅拱手告罪一声,快步而去。入了殿内回话。

    苗毅神情抽搐,这帮家伙什么意思,究竟里面那位是宫主,还是老子是宫主。

    他终于发现了一个状况,在日行宫,面对上上下下的人,他老婆似乎比他更有威信!

    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了,几百年未和夫人见面,再赖在外面不进去也说不过去,东张西望一番,两手一背,尽量保持着主人的尊严,踱步而行,进入了后殿。

    杨庆已经转身退了出来,又朝苗毅躬身拱手一下,然后快步离开了。

    苗毅左右看了看,大殿左右各站了十名花容月貌的宫女,正一个个以略带好奇的眼神瞅着自己。

    大殿正上方,仍摆着两张椅子,云知秋端坐在右边那张上,正面无表情地盯着他。左边那张属于他的椅子空在那,已经空缺多年。

    左右千儿、雪儿陪立,皆是一脸担忧地看着他。

    再下面左右,是站着听命的阎修和杨召青,也是从一开始看到他的惊喜变成了略带忧虑,貌似都察觉到了将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呵呵!夫人!”苗毅朝云知秋乐呵呵点了点头,实际上被云知秋那眼神看的头皮有些发麻,不过仍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到左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头戴凤冠的云知秋缓缓偏头看向他,冷冷道:“你这个宫主倒是做的好,抛妻离家什么都不管,如今连下面人见了你都不认识了。”

    此话一出,印证了这位的确是传说中的宫主大人,左右二十名宫女立刻走出,成两排行跪礼,“婢子参见宫主!”

    “不必多礼!”苗毅乐呵呵伸手平身。

    云知秋道:“你们都退下吧!”

    “是!”一群美娇娘莺莺应下,云知秋又朝阎修和杨召青使了个眼色,二人也拱手告退。

    千儿、雪儿自然是不用退下,两人本就是贴身侍女。

    “夫人…”苗毅刚回头一声,话刚开了个头…

    砰!云知秋玉掌拍在了茶几上,娇喝一声:“你还有脸回来!”

    平地一声雷,苗毅、千儿、雪儿皆是被吓一跳,二女噤若寒蝉不敢吭声。

    苗毅看看也没外人了,一脸尴尬地站了起来,拱手赔罪道:“夫人息怒,咱们夫妻之间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

    云知秋手指跟前地上,“跪下!”

    “……”苗毅神情一僵,沉声道:“你说什么?”

    云知秋道:“我让你跪在我面前说话!”

    苗毅瞅瞅左右的偷看的千儿、雪儿,有人在开什么玩笑,脸色略黑,“云知秋,你别太过分了,我是你男人,不是你仇人!”

    云知秋款款起身上前,一个转身,双手后摆,掀抬了一下身后拖曳的长裙,正对着苗毅,缓缓跪了下去,跪在了苗毅面前,一声不吭。

    “……”苗毅刚黑下的脸色僵住,一脸无语,彻底没了脾气,反应过来后赶紧上前去搀扶,“夫人,你这是何苦,快起来!”

    云知秋推开他的手,不起。“是妾身无礼冲撞了夫君,理当赔罪!”

    苗毅牙疼,“起来起来。咱们夫妻之间一些口角不用放在心上。”扶住对方的胳膊用力搀扶,却发现根本扶不动。

    云知秋推开他,“牛二,你我新婚不久,你便扔下我一个人偷偷跑了,你倒是说说,是你错了。还是我错了?”

    苗毅连忙赔罪,“夫人快快请起,是我错了。是我错了,我认错还不行吗?快起来。”

    云知秋这才站了起来,“嘴上知错不行,还得悔改。”

    苗毅连连点头。“是是是。我悔改。”

    “悔改得拿出诚意来!”云知秋斜眼淡淡一声。

    千儿、雪儿相视一眼,暗道不妙。苗毅亦略带警惕道:“你想要什么诚意?”

    云知秋淡然道:“赔罪就得拿出赔罪的样子来,宫门口,去吧,跪着去!”

    苗毅脸又一黑,“开什么玩笑,老子堂堂一宫之主,跪宫门口成何体统!让人看了岂不笑话。”

    云知秋转身而去。“既然夫君不愿去跪,那就说明夫君不肯认错。那就说明错在妾身,是妾身管的太多了,妾身这就去宫门口跪着给夫君赔罪!”

    “你别闹了行不行!”苗毅服了她,先不说新婚扔下她跑了的事,自己跑出去偷了人,回来又让老婆跪外面丢人也太说不过去了,天打雷劈都有可能,赶紧跑去拉住了她胳膊,唉声叹气道:“我知道你心里有火,可跪宫门口实在是太不像话了,你若是想惩罚,换个方式行不行?”

    云知秋正色道:“你我是平起平坐的夫妻,我都能跪,你为何不能跪?莫非打心眼里瞧不起我?我今天把话撂在这,你若是不去宫门口跪一天赔罪,咱们夫妻情分到此为止,我立刻回大魔天,咱们这辈子永远不要再见。”

    “跪一天?”苗毅瞪大了眼睛,跪一会儿我也不干,还想让我跪一天?“你还让不让我做人了?你给我点脸面好不好?咱们换个方式行不行?”

    云知秋点头道:“既然夫君都开口了,妾身退一步也是应该的。这样,妾身给你两个选择,要么去宫门口跪一天,要么去宫门口罚站三天,二选一,你随便挑一个。你若敢说出一个‘不’字,咱们夫妻情分也就到头了,牛二,我说到做到,绝无戏言!”

    苗毅低眉垂眼道:“我选后者,去宫门口站三天!”

    云知秋立刻眉开眼笑,环佩叮当地靠近,撅起樱唇在苗毅脸上蜻蜓点水一下,“看来夫君心里还是有我的,竟然愿意为了我受这委屈。”

    苗毅眼睛一亮,伸手揽了她的柔软腰肢,呵呵笑道:“我就知道夫人在吓唬我。”

    谁知云知秋双手一推他,“去吧!宫门口站着去,我还要代您去玉都峰岁缴,等我从天外天回来,差不多刚好三天的时间,届时妾身气肯定也消了,回来再去接您。”

    “……”苗毅无语,又被云知秋推的一个趔趄,被连推着催促了几下,黑着一张脸出了殿门。

    云知秋尾随提醒道:“夫君心里若是真有妾身,就千万不要偷奸耍滑,别以为妾身不在就不知道,这里到处都是妾身的眼线,夫君还请自重。”

    苗毅一声不吭,大步向宫外走去。

    云知秋笑吟吟看着他的背影,轻轻松了口气,眼神中浮现无限温柔,看到他安然回来了,她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踏实了下来。

    尾随的千儿、雪儿偷偷相视一眼,大人可是个不安分的主,估计整个日行宫也就只有夫人能将大人给收拾的服服帖帖。

    走出宫门的苗毅背个手站在山缘边,闻声又回头看了眼,只见云知秋领了群人掠空而去,再回头又故作出云淡风轻的样子眺望山景。

    没一会儿厨子大摇大摆走了过来,好奇道:“大人,你站这里干什么?”

    “哎!”苗毅叹道:“多年未归,想好好看看这里的景致,好风光,心旷神怡啊!”(未完待续……)

    ...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