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八八一章 罚站

飞天 第八八一章 罚站

    (礼拜,今日无加更)

    “看风景啊!”厨子嘿嘿一笑,“那你慢慢看。”

    一个人站这无聊,苗毅回头道:“厨子,好久不见,不急走,咱们聊聊。”

    厨子摆手离去,“不打扰了。”

    苗毅无语,东张西望了好一阵,在这里站三天有点难熬啊!

    没一会儿,千儿、雪儿来了,两人端了茶水过来,“大人!”

    雪儿捧着托盘,千儿端了茶盏双手奉上,苗毅随手取来,咽了口还回,对二人传音道:“今天这事不得对任何人提起,知道吗?”

    两人明白他的意思,这是不想让人知道他是被夫人赶出来罚站的,怕丢脸,双双暗暗憋笑回道:“明白。”

    来了一对解语花,苗毅顿觉不难熬了,笑道:“千儿、雪儿,遥想当年初见你二人时的羞涩,一转眼,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好久没有好好聊过天了,如今正好,我们可以好好聊聊。”

    他想拉二人聊天解闷,谁知雪儿回道:“大人!您要是口渴就多喝一口吧,夫人临走时吩咐了,说罚站就得有个罚站的样子,只许我们每天给你送一次茶水,不让陪着聊天,否则夫人回来后我们两个就惨了。”

    苗毅脸一沉,“不喝了,气饱了!”

    两人行礼后款款退下,可谓一脸的同情,也心疼着呢,奈何没办法,若是不想大人再倒霉。就老实点配合夫人。

    远处崖壁的悬空楼阁上,处理了会儿公务的杨庆背个手领着青梅和青菊出来透气,欣赏此地的大好风光。这是杨庆的习惯,喜欢在眺望山景时想事情。

    一旁的青菊突然挥手指去,“大人,宫外那个站着的好像是宫主。”

    杨庆和青梅立刻顺势看向宫中方向,睁开法眼一看,果见苗毅背个手站那,不知道在看什么。

    三人顺着苗毅所看方向看去。也没见有什么。三人等了约莫半个时辰后,还不见苗毅离开,青梅忍不住问了句。“大人,宫主在看什么?”

    杨庆摇头,“不知道。”苗毅的心思他实在是不敢乱猜测了。

    青菊问:“大人,宫主这些年去哪了?”

    杨庆继续摇头。突然身形一闪。掠空而去,直接落在了宫外,上前对苗毅拱手道:“宫主,何故在此深思?”

    苗毅摆了摆手,“在想些事情,让我一个人安静下。”

    本想拉杨庆聊天的,不过转念一想到千儿、雪儿的话,万一回头让云知秋知道了。闹腾起来,真心丢不起这个脸。所以还是将杨庆打发走算了。

    杨庆闻言只好拱了拱手,不打扰了,闪身又飞了回去。

    没多久,阎修和杨召青又出现了在了宫墙上,看了看站外面的苗毅,两人相视一眼。

    阎修叹了声,传音道:“大人一世精猛进取,方有今天的成就,奈何碰到了夫人这个克星,百炼钢也化作了绕指柔啊!”

    他算是跟随苗毅最久的手下,苗毅起于微末之际就跟着,如今接触云知秋的时间也不断,就算之前千儿、雪儿不打招呼,他也能隐隐猜到苗毅站这是怎么回事。

    杨召青传音回道:“大人可不是个怕事的人,连无量天都敢对着干,能对夫人如此服服帖帖,你说大人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这是我们该说的话吗?我们只能往好处想,大人是心里有夫人才服服帖帖…总之这是他们夫妻之间的事,我们就别瞎揣摩了,走吧,回头让大人看到了难堪,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就是了。”阎修招呼一声,两人悄悄出现,悄悄离开。

    站的有些无聊的苗毅想到了渡过难熬三日的办法,一颗仙元丹不动声色拍入嘴中,闭眼修炼起来,如此一来三天时间过去快的很。

    次日,天空阴云密布,苗毅略显担忧地看着空中,妈的,不会下雨吧,下雨若还是站在这里,那就有些难看了。

    千儿、雪儿又来了,依旧是端了茶水来,苗毅猛灌几杯,暗中告诫二人,让两人不要再出来送了,他怕让人怀疑。

    二女刚离开不久,儒生和厨子联袂走了出来,两人一人手上捧了盘吃食,外焦里嫩的烤野味,还有洗切好的野果,色香味俱全一盘,端在手里,边吃边走了过来。

    两人各站苗毅一边,苗毅左右看了眼,又闭上了眼睛。

    厨子吧唧吧唧嚼着东西,诧异道:“大人昨天风景还没看够吗?今天又出来看风景?”

    苗毅闭眼淡淡道:“本宫在想些事情,你们两个让我安静下行不行?”

    儒生道:“大人,这天估摸着快下雨了,有事回去想吧,夫人不在,也没人打扰你。”

    “本宫正在考虑大事,别打扰我思路!”苗毅沉沉一声。

    儒生和厨子嘴里的东西差点没直接喷出来,憋笑不已,他们两个跟老板娘不是一年两年了,老板娘惩罚人的手段他们太熟悉了,在他们面前装简直是笑话。

    “呀!真的下雨了!”厨子突然伸手迎了迎。

    苗毅睁开双眼一看,天空真的飘下了雨丝,回头左右,发现两个讨厌的家伙已经调头离开了。

    步入宫中的厨子直摇头,“老板娘对自己夫君也不客气,牛二这厮娶了老板娘这辈子有罪受了。”

    儒生亦是啧啧摇头,“可惜木匠和石匠抬轿子去了,不知道回来还有没有机会看到。”

    厨子:“回头告诉他们两个不就完了。”

    空中的雨渐大,守在宫门口的修士不知宫主大人站那想什么事情,竟然顶着大雨也不离开。奈何没得招呼又不敢轻易上前去打扰。

    雨虽大,不过对苗毅来说自然没什么影响,区区大雨焉能近他的身。

    雨中。一只灵鹫飞来,落在远处山崖顶上的屋宇建筑群的一栋楼上。

    青菊取了传讯玉碟,转交给了杨庆查看,一旁的青梅却是站在烟雨蒙蒙的窗口回头说了声,“大人,雨下这么大,宫主还站在宫外。不知在想什么。”

    杨庆闻言一怔,迅速放了双脚下榻,快步走到窗口睁开法眼看向群峰拱卫的最高山巅。果见苗毅还伫立在大雨中,不禁眉头一皱,目光闪烁着思索,很快眉头放开。忍不住摇头呵呵一笑。吩咐道:“把窗户关了,免得宫主看到尴尬。”

    青梅闻言关闭了窗户,转身问道:“婢子不解大人话中深意。”

    杨庆拿着玉碟绕到长案后坐下了,笑呵呵道:“夫人可不是善茬,宫主新婚不久就偷偷跑了,一跑就是几百年,夫人若是不给宫主一点颜色看反而是怪事。这事你们知道就行,传出去有损宫主颜面。届时别说宫主会恼羞成怒,夫人也不会饶过你们。我们看看热闹就行,别瞎传。”

    青菊惊讶道:“大人的意思是说,宫主在被夫人罚站?”

    杨庆戏谑道:“你以为宫主是在看风景?有这样站一个地方看一天都不腻的吗?再说了,这么大雨能看清什么?”

    青菊又问:“夫人这样做是不是太过了点,宫主毕竟是一宫之主,会不会伤了夫妻感情?”

    杨庆摇头,“能伤什么感情?宫主回来,夫人若是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那才说明两人真的出了问题。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就说明两人没事。从另一个方面说,两人感情还是挺深的,否则就宫主那性子,哪会让人看到这一幕。”

    青梅难得一笑道:“大人说的是,没想到宫主这好惹事的性子竟然碰上了克星。”

    杨庆叹道:“这是好事啊!宫主好惹事,夫人是能拿事的人,夫人能克住宫主,宫主就能少惹点事,对大家都好,总比宫主害得大家一天到晚提心吊胆的好吧。何况夫人待我杨庆不薄,能给薇薇一部那么好的修行功法,我杨庆欠夫人一个天大的人情。”

    青梅、青菊默默颔首,夫人能给秦薇薇修行功法显然是看杨庆的面子……

    大雨忽然变小雨,入夜后,小雨又变大雨。次日雨歇了,傍晚之际雨又停停下下,反复在那折腾。

    苗毅心想好,最好下到云知秋回来,让她知道自己有多过分。

    谁知天不从人愿,貌似是对某人不做好事的报应,熬到最后一天了,雨竟然彻底停了,天空乌云散尽,碧空如洗,出了太阳,苗毅深吸一口气,怨气!

    临近正午,一顶香妃榻横空而来,苗毅回头看去,发现除了抬轿的木匠和石匠,还有一人跟随,竟然是秦薇薇。

    苗毅多少一怔,而且有些惊讶,短短三百来年,秦薇薇竟然突破到了红莲境界?

    没过多久,一袭白裙如雪的秦薇薇从宫中走了出来,见到转身看来微笑的苗毅,明眸中闪过复杂情愫,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他,总能想起他一口鲜血喷在自己脸上,抱着自己驾驭龙驹狂奔逃命的情形。

    只是稍微那么一走神,立刻快步上前见礼,“卑职见过宫主。”

    两人随便说了两句,千儿飞快从宫中掠来,“大人,夫人有请!”

    苗毅和秦薇薇告辞之后大步离去,只剩秦薇薇白衣如雪孤零零盯着他背影看了会儿,直到人影不见,方慢慢扭头离去。

    回到后宫,不见云知秋的人影,苗毅黑着一张脸道:“夫人呢?”

    千儿回道:“夫人经过长途奔波,沐浴去了。”

    苗毅二话不说,直奔浴室,结果被守在门口的雪儿拦住了,“大人,您不能进去,夫人沐浴时不让打扰。”

    “笑话!我是她男人,是她拜过天地入过洞房的丈夫,她沐浴我又不是没瞧过,全天下谁都没资格进去,只有我除外,让开!”苗毅没好气,直接挥手将雪儿拨开了,黑着一张脸硬闯了进去。(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u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