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八八二章 暴脾气夫人

飞天 第八八二章 暴脾气夫人

    千儿、雪儿相视无奈,拦都拦不住啊!平常夫人沐浴两人都会进去伺候,今天突然让她们守在外面,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希望大人不会再倒霉。

    浴室内金碧辉煌,到处是黄金和白玉雕刻铺陈镶嵌,华贵无比。

    两条栩栩如生一人高的金鲤翘首抬尾,张口喷出水柱,注入清澈见底的白玉池内,浴池周边黄金镶边,打造成鱼鳞状,踩在上面不会滑脚。

    室内略带雾气,温度也高于室外,大步闯入的苗毅扫了眼,水池内没见到人,目光落在一旁。

    一张雕龙刻凤的玉石榻上,云知秋正坐在上面,舒展双臂拔下发簪,取下头饰,见到苗毅咯咯笑道:“夫君怎么跑来了?莫非想偷看妾身沐浴?”

    苗毅嗤了声,大步走来,坐在了玉榻一旁,冷哼道:“我又不是没瞧过,你身体哪个部位我没瞧过,犯得着偷看吗?要看也是光明正大的看。”

    柔顺乌发如瀑流淌打肩垂背,云知秋放下凤冠,颔首道:“夫君说的在理,妾身也没赶您出去不是,妾身这身子只要夫君喜欢,还能不让您看不成?就怕时间久了,夫君会厌烦了,到时候请夫君看,夫君怕是都没兴趣。”

    苗毅绷着一张脸,一字一句道:“三天,下了两天的雨,你知不知道?”

    云知秋顿时掩嘴噗噗笑,情况她已经知道了,否则哪能相安无事的坐这里说话。赶紧坐了过去,抱了他胳膊,“别臭着脸了。都是妾身的错,妾身都心疼死了。你也真是的,下大雨了也不知道避一避。”

    苗毅扯开她胳膊,没好气道:“我敢吗?你老板娘多大的威风,跟泼妇有什么区别?吵闹起来你不要脸,我还要脸!”

    云知秋像牛皮糖一样,又抱了他胳膊。笑靥如花道:“夫君不气,消消气,都是妾身的错。妾身是泼妇,别跟妾身这泼妇一般见识好不好?”

    苗毅盯着她,哼哼两声,“你也知道你是泼妇了?我告诉你。下次再这样闹别怪我不客气!”

    云知秋脑袋歪他肩头。一脸柔情笑意道:“妾身心里明白,夫君是心里有妾身才愿受这委屈,夫君堂堂男子汉连死都不怕,哪会怕妾身,这是有心让着妾身,妾身心里美着呢,准保做梦都能笑出来,有夫如此。妾身这辈子不白活。不过这也让妾身明白了一个道理,哪天夫君若是不肯为妾身受这委屈了。就说明夫君心里已经没了妾身的地位,以后有机会再用这办法继续检验夫君。”

    苗毅两眼一瞪,“什么?你还想下次?”

    云知秋笑得花枝乱颤道:“你放心,咱们夫妻之间公平的很,以后妾身若是做错了什么,夫君只需一句话,我保证不像夫君一样挑三拣四讲条件,别说罚站,夫君让我跪哪妾身就跪哪,保证一句怨言都没有。”

    苗毅霍然站起,黑着脸道:“我可没有让人跪的习惯,我不让你跪,你也别让我跪,我是男人跟你们女人不一样!”妈的,他怀疑这次下雨站外面会有人猜到了是怎么回事,再有下次还不得让人笑死。

    “男人怎么了?少来这套!老娘不吃这套!”云知秋笑脸一收,垂肩秀发往身后一拨,斜眼看去,“牛二!听你这话里的意思,是不是还准备再来次不告而别?”

    “我是不想让你跟我去冒险,你还讲不讲道理了,简直不可理喻!”苗毅砸下一句话,转身就走。

    “站住!”云知秋陡然娇喝一声,“你说谁不可理喻?牛二,有种再说一遍!”抬手眉心一抹,抹掉了眉心的灵隐泥,露出了金灿灿的一品金莲,这是武力威胁的架势。

    停步转身的苗毅一愣,紧接着面露惊喜,快步走近,大喜道:“你突破金莲境界了?”

    云知秋银牙咬唇,抬脚照他腿上直接踢了脚出气,寒着脸道:“我没找你算账,你还来脾气了,老实交代,你和那对双胞胎姐妹是怎么回事?”

    正揉腿的苗毅心里咯噔一下,故作茫然道:“什么双胞胎姐妹?”

    “牛二,你少跟我来这套!子路君使欧阳光的那对双胞胎女儿,天外天安如玉的女儿,名叫欧阳嫏和欧阳嬛,你敢说你不认识?”云知秋也站了起来喝道。

    苗毅心虚道:“哦!你说她们啊,认识是认识,但是不熟悉,有什么事吗?”

    云知秋黛眉一挑,“真不熟悉?可我怎么听人说你和她们两个有一腿?听说还是你自己当初在无量国鉴宝大会上承认的!我说呢,当时欧阳光怎么一副要跟你拼命的样子,感情你苗大爷把人家一对双胞胎女儿都给睡了。”走到苗毅面前,尖尖手指戳着苗毅的心口,“牛二!你可以啊!看不出来啊!还玩出花样来了,原来你好这口,双胞胎的滋味不错吧?”

    苗毅差点一头冷汗,被戳的一步步后退,却故作怒容道:“哪个混账胡说八道,你说,是谁造的谣,我找他算账去!”

    云知秋一把揪住他的衣襟,一字一句道:“算账?好!牛二,你给我听清楚了,是仙圣穆凡君,她亲口告诉我的,还说男人花心,让我把你看紧了!她的消息来路岂是一般人能比的,言出必有因!”

    “……”苗毅神情抽搐,穆凡君吃错药了吧?竟然管到老子家事上来了!狐疑道:“真的假的?她会跟你说这事?”

    云知秋一把揪住他的耳朵,使劲一拧,“除了她,仙国还有谁敢跟我说天外天二爷的家丑!王八蛋,你准备瞒我到什么时候!”

    “夫人,轻点,疼!”苗毅疼得呲牙咧嘴,垫着脚尖,硬是被揪着耳朵拔高了不少,遇上这种揪住了小辫子理亏的事又不敢还手,只能是怪叫道:“我说还不行么!那纯粹是一场误会,妈的,我才是最倒霉的一个,这事还得从我第一次去风云客栈说起。”

    云知秋一把松开了他,裙子下面飞出一脚,狠狠在他小腿上来了一脚,恨恨道:“说!怎么又扯到老娘的客栈去了?王八蛋,你们不会是躲在老娘的客栈干那见不得人的事吧?”

    若真是这样,那她真的要气死了,原因无他,苗毅在风云客栈睡了她,假如还在她客栈睡了别人,让她情何以堪!

    苗毅那真是又揉耳朵又搓腿,上疼下也疼,还得抽空连连摆手,“没有,没有,绝对没在客栈干过对不起你的事,前因你也知道的,我第一次去风云客栈是奉命去流云沙海寻找幽冥龙船……”

    他也不知道穆凡君对那事究竟知道多少,又告知了自己老婆多少,若是对不上口,担心这女人非跟自己拼命不可,只好把前因后果细细讲来。

    从去流云沙海执行密旨开始,后来寻找幽冥龙船的途中遇到暗杀,回来后安正峰安排了女扮男装的欧阳嫏和欧阳嬛保护自己,想诱出刺客,到遇见了幽冥龙船,一对双胞胎中了七情中的欲,再到自己‘遇难’的经过哭丧着脸讲了出来。

    那真是讲出来都是血泪,讲完补充道:“我才是受害者啊!此后我真的没再碰过她们,我躲都来不及啊!”

    其中部分情况云知秋是知情的,包括亲眼目睹苗毅在沙漠中被刺杀的一幕,亲眼见证了苗毅的彪悍凶猛,硬是以青莲修为干掉了两个红莲修士。

    事实上从第一次在妙法寺见到苗毅,到流云沙海苗毅被两名红莲刺杀,再到为了抢自己和风玄拼命,让她深刻领教了自己男人血勇的一面,绝非懦夫。

    尽管如此,听完真相后,云知秋一张俏脸还是绿了,一时间真的有点难以接受,自己男人竟然被两个女人给强?暴了!可谓气得浑身直哆嗦,突然疯了般,“两个贱人,我宰了她们!”

    转身就披头散发往外冲,苗毅大惊失色,一个闪身拦住了她,抱死了她,哀求道:“你不是吧!这种事情你不会还想闹大吧?这事她们也不是故意的,姑奶奶,你给我留点脸面好不好!”

    谁知云知秋一把揪住他的发髻,直接摁到在地,抡开拳脚就是一阵狂风暴雨般暴揍,边打边狂骂,“你还是不是男人!没用的东西,你若强?暴了人家老娘还佩服你有种,天呐!你一堂堂大男人竟然被两个女人给强?暴了,你不知道反抗吗?传出去老娘丢不起这个人,王八蛋,你怎么不去死!被女人强?暴了还敢上老娘的床,你个臭不要脸的!”

    苗毅活生生被揍的往墙角钻,缩在墙角,抱头哀嚎道:“妈的!我当时什么修为,我青莲修为啊,她们两个紫莲境界啊,一根手指头就能摁的我不能动弹,何况还是两个紫莲,你让我怎么反抗?”

    “那你怎么还有脸活着,不知道咬舌自尽吗?”

    “咬舌自尽?我去,亏你想的出来,你还讲不讲理!”

    “老娘就是不讲理了!”云知秋咆哮一声,疯狂怒揍。

    实在是打人的动静太大了,外面的千儿、雪儿不得不跑进来看动静,一看这情形,两人惊呆了,没想到夫人这暴脾气竟然是这样活揍大人的!赶紧双双冲来拖住了云知秋,“夫人息怒!您这样会把大人给打死的!”(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