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八八四章 区区小伤何足挂齿

飞天 第八八四章 区区小伤何足挂齿

    (补十月,月票七千八加更奉上)

    这话实实在在是让男人裤裆下一凉,尤其是碰上这种真敢动手的夫人。

    “跟你这种胡搅蛮缠的女人无话可说!”苗毅以怒来掩饰自己的心虚,用力掰着她的双腿,奈何没人家修为高,硬是没办法掰开,气急败坏道:“泼妇!松开!”

    双腿绞住他脖子不放的云知秋笑的乐不可支,尤其是那被打的鼻青脸肿的脑袋在自己两腿之间挣扎的模样,说有多逗人就有多逗人,苗毅越说她两腿夹的越紧了。

    “再不松开别怪老子不客气!”苗毅吼了声,妈的,别逼老子用星火诀!

    “哦!怎么个不客气法?”云知秋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俯身中的苗毅猛一站直,将云知秋整个人给带离了玉榻,将她整个人掀了起来。

    云知秋却是双手一掀自己裙子,直接将苗毅的脑袋给蒙进了裙子里面,双腿盘住他脖子骑着,双手隔着裙子揪住了苗毅的耳朵,笑咯咯道:“夫君,妾身裙子里面的风光如何?”

    里面穿着裤子有屁的风光!什么都看不见!何况苗毅也没心思看风光,恼羞成怒,抡开了巴掌朝她屁股上一阵噼里啪啦拍打,人在笼罩的裙子里蒙声吼道:“滚下来!”

    云知秋被他打的脸红,眼泛春情,有点吃不消,忽地飞起,苗毅终于从裙子下面脱困了,只见云知秋凌空旋转轻飘飘降落。一双玉足落在了玉榻上。

    回大世界去!这是苗毅脑中闪过的念头,扭头就走。

    “不想问问燕北虹的事?”云知秋淡淡一声,立刻将苗毅的身形给定住了。她总有办法拿捏住他。

    背对中的苗毅双手捂面狠狠搓了把脸,却忘了脸已经被打的鼻青脸肿,吃疼呲牙咧嘴了一下,转过身来,恶狠狠道:“燕北虹究竟怎么回事?”

    云知秋顿时一脸讥讽,“看来朋友比老婆还重要,牛二。你可以啊!”

    苗毅拿她有点无奈,有气无力道:“你说不说?不说我亲自去大魔天问去!”

    云知秋轻飘飘走下了玉榻,朝他勾了勾手指。“站那么远干嘛?怕我打你?”

    苗毅神情一抽,还真有这担心,不过肯定不会表现出来,大步走了回来。站她面前问道:“说!究竟怎么回事?”

    云知秋双臂张开了。“帮我宽衣解带!”

    苗毅偏头看向一旁,“我没心情跟你做那事!”

    “去死!”云知秋果断朝他小腿上又踢了一脚,鄙视道:“谁跟你做那事,老娘要洗澡!”

    “……”苗毅哑了哑,冷哼道:“这事喊千儿、雪儿来。”

    云知秋俏脸一冷,怒了,“让你伺候老娘一回怎么了?你不乐意?牛二!当年是哪个王八蛋逮住机会就对老娘动手动脚在老娘身上到处乱摸乱掐?当初是哪个王八蛋老是掀老娘的裙子、扒老娘的裤子?当初是哪个王八蛋拼了命也要把老娘给抢回来?如今到手了就不愿碰了是不是?玩腻了是不是?还是出去见识了更好的,开始嫌弃我了?”

    “我伺候!你是祖宗!我伺候还不行吗?”苗毅双手连连请她打住。算她狠,再说下去还不知道她要说出什么话来。

    外披拖地长衫给她扒了下来。随手往榻上一扔。紧接着解开她的腰带,打开她的裙子……

    随着肚兜的剥离,苗毅的心跳跟着加速起来,那一对雪白顶红的傲人双峰就在眼前,还有那前凸后翘的曼妙身段,再配上云知秋那妩媚端庄的脸蛋,那真是令苗毅喉咙里咕嘟一声,是艰难咽口水的声音。

    有一点苗毅不得不承认,他见识过的女人当中,还没一个身段能比云知秋更诱人的,接触的女人越多,就越知道这女人绝对是尤物中的尤物。

    一瞧他那样子,云知秋眸中闪过一丝得意,却不给他多看,双臂捂住胸部转身而去,蹚入了浴池内,漫步清波之中。

    苗毅扭头转身而去,不走不行,怕再看下去待会儿自己会忍不住,真要那样了,那也太没出息了,刚还被人给打了一顿,怎能干出那没骨气的事。

    “站住!去哪?”云知秋回头喝了声。

    苗毅背对道:“等你洗完了再说。”

    “别走,守这里,最近总感觉有人在偷看我洗澡。”云知秋幽怨一声。

    此话一出,苗毅两眼一瞪,开什么玩笑,有人偷看自己老婆洗澡,这还得了?霍然转身,问道:“什么人?”

    “等我洗完了再说。”云知秋已经站到了一只翘首抬尾的金鲤下面,上面喷出的水柱正落在她的头上,从秀发开始打湿了全身,浑身笼罩着薄薄一层波光粼粼的水波。

    捂住胸部的双手放开了,抬起双臂将打湿盖脸的秀发捋到了脑后,仰面接水,曼妙身躯在水柱下以一种令人莫名的姿态微微扭动着,那腰肢宛若水蛇般柔软,配着笼罩娇躯的波光粼粼,给人一种梦幻催情般的诱惑感。

    加之云知秋沐浴中似乎极为舒坦之下启动红唇发出轻微有如呢喃般的细语声,丝丝钻入苗毅耳中给他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只感觉浑身血液的流动在加速,能直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苗毅自己心里在告诉自己,不能没骨气,可还是两眼冒光盯着水柱下那闪耀光辉的曼妙不肯挪开。

    最后干脆稀里哗啦脱了自己衣服,也跳入了浴池中,向云知秋蹚了过去。

    云知秋赶紧双臂捂胸,夹紧了那双雪白诱人大腿,一脸警惕地盯着苗毅,“牛二,你想干嘛?”

    苗毅侧手一抓,摆在水池边托盘里的毛巾飞入他的手中,干笑道:“夫人,千儿、雪儿不在,就由我来伺候你沐浴吧。”

    “不用,我自己有手不用你伺候!”云知秋扭躲身躯,想避开他。

    苗大官人哪会客气,手上毛巾随手一扔,直接将她拦腰一抱,从水柱下拖了出来。

    “啊!可恶!”云知秋挣扎怪叫道:“牛二,你放开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王八蛋,你想欺负我!”

    “你是我夫人,我不欺负你欺负谁去!”苗大官人乐呵呵抱紧了不放,直接将人拖到岸边,毫不客气地将面团般的尤物美人给压倒,疯狂惩罚……(扫黄打非,此处省略一万字)

    云消雨歇,水池里的咚咚流水声昼夜不息。

    岸边,赤条条的苗大官人一脸舒坦地躺那闭着眼睛,赤条条的云知秋趴他身上,一双如玉小腿勾翘着晃呀晃,手上拿了支星华仙草,嘬着红唇吹出一缕缕星云到他脸上,柔声问道:“还疼不疼?”

    苗毅双手抚摸着她光滑后背,“你下手够狠呐!”

    云知秋切了声,“你刚才对我又何曾客气,一点都不知道怜惜。”

    苗毅不无得意地笑道:“这叫略施惩罚,这就是不听话的后果!”

    “无耻!少拿无耻当荣光!”云知秋骂一声,又柔声问道:“表面上已经看不出来什么,还疼吗?”

    “区区小伤何足挂齿,比这更重的伤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差不多了,不疼了!”苗毅说到这,话锋一转,“燕北虹究竟出了什么事?”

    “他现在没事,死不了,只是暂时被囚禁了,不会有什么危险,只是想救出来有点麻烦。牛二,这个时候说这事是不是太扫兴了点?”

    听说没什么危险,苗毅也放心了下来,不过又皱眉问道:“你之前说有人偷看你洗澡,真有这事?”

    趴他身上的云知秋一本正经点头道:“千儿、雪儿总是在一旁偷看我洗澡的,回头帮我狠狠收拾她们两个。”

    “……”苗毅哑口无言,很快明白自己被耍了,突然一把抱住她,惹来她“啊”一声惊呼,两人哗啦声中双双翻入了水池中。

    再从水中冒头时,云知秋紧紧搂住了他,与他耳鬓厮磨道:“牛二,这辈子能嫁给你,死也心甘情愿了!”

    再出来时,两人皆是一身得体的雪白长衫,也皆是长发后垂,携手从浴室内走出,和睦如初。

    千儿、雪儿相视一眼,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夫妻之间床头吵架床尾和。

    看看天色已近傍晚,没想到两人在浴室内已经折腾了这么久,云知秋狠狠剜了苗毅一眼。

    苗毅呵呵会心一笑。

    云知秋回头道:“千儿,大人久别才归,晚膳丰盛点,给大人接风洗尘。雪儿,准备好了后去请秦殿主来,我邀了她一起用膳。”

    “是!”二女应下。

    这边两夫妻稍整容装,一切从简,头发也简单盘好后,一应事宜也准备好了,秦薇薇也来了。

    宾主见面,三人都下意识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穿着,三人发现自己穿的都是一身白色衣服。

    苗毅一顿之后,乐呵呵道:“薇薇来了。”

    秦薇薇则是行礼拜见,“拜见宫主,见过姐姐。”

    “姐姐?”苗毅怔住,扭头看向云知秋,面带狐疑,貌似在问,这声‘姐姐’是叫你?

    “妹子来了!说了这后宫中的规矩对你除外,到了这后宫不用拘谨,就当是来了自己家,来,坐!”云知秋一脸笑吟吟,主动上前拉了秦薇薇的手,牵着上了桌坐下。

    这多少有些失礼,秦薇薇有些忐忑地看了眼此地的主人苗宫主,主人都没坐,她先坐不太合适,何况又是上司。(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