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一七七章 消息传开了

飞天 第一一七七章 消息传开了

    这下是真的停下了,他歪在地上气喘如牛,而那种痛苦的滋味也只有他自己最清楚,真是生不如死。

    红尘却是慌了,赶紧检查,发现苗毅体内的气象大乱,当即将苗毅扶了起来,盘坐在他身后,推了双掌抵住,想施法帮苗毅理顺体内的紊乱气象。

    很快,令她惊恐的事情发生了,苗毅并未施法抵御,此时也无法抵御,但是她的法力一入苗毅体内便被两股诡异的力量给分解了,如泥牛入海无影无踪,哪怕她施加的法力再强大也没用。

    倒是稍缓了缓气息的苗毅终于能开口说话了,微微摆手道:“没用的,不要动我。”

    红尘不敢再轻举妄动,扶了他躺下,迅速摸出星铃联系云知秋。

    一听苗毅出事了,云知秋很快窜来,本来就近,隔壁邻居。

    一见苗毅那样子,云知秋又慌又怒,指着红尘喝斥:“他又怎么了?他怎么一来你这就出事?”

    红尘百口难辨,上次苗毅开天眼的时候在这里倒下一次,这次又倒下了,让她不知该说什么好,只能苦涩一声道:“他让我指点他修炼九重天功法,我也没想到会这样。”

    正跪地给苗毅检查的云知秋霍然抬头,“是不是你指点的时候动了什么手脚?否则怎么会这样?”目光像要吃人一样。

    红尘摇了摇头。

    “不关她的事。”苗毅抬手摁了摁云知秋的手腕,虚弱地笑了笑。

    没吃亏前可能还不明白,吃亏后他倒是清楚了,由体内的红星和蓝星上领悟到的。吸收了阳火和阴火形成的红星和蓝星实际上在他体内保持着一种阴阳平衡,而他修炼的功法似乎有调和阴阳的作用,可他却好死不死地修炼另一种功法。一下就打破了体内的阴阳平衡,造成体内阴阳混乱,这是阴阳对冲的结果。

    “还说不关她的事。你来她这里一次,就出一次事。我看她天生就克你,以后少碰她!”云知秋有些火大,说出的话有点不留情面,闹得红尘脸上极为尴尬。

    “瞎说…”苗毅刚帮红尘辩解了一句,发现云知秋已然动手施法帮他调理体内的混乱气象,又挥了挥手,“不要忙了,没用的。”

    “咦!”不用他提醒。云知秋已经奇怪一声,自然是出现了和红尘之前遇到的一样状况,发现自己法力进了苗毅体内居然没用,轻易就被苗毅体内的混乱给瓦解了,当即追问:“这是怎么回事?”

    “不要动我,让我缓一下。”苗毅摇了摇头。

    云知秋只好放开,拿了手帕帮他把嘴角的血迹擦了擦,旋即护法在旁,只是偶尔看向红尘的目光极为不友善,闹得红尘有些不知该如何自处。

    待受冲击的身心稍微平缓有了精力后。躺在地上的苗毅双眼一闭,再次运转星火诀功法。

    星火诀一起,体内的乱象很快理顺。法源内混乱冲突的红星和蓝星迅速阴阳归位,恢复了之前成双成对绕转的局面,一股舒坦的感觉迅速充斥全身,将刚才冲突之下酿成的痛苦荡涤,舒服的苗毅差点想呻吟一声。

    痛苦来的快,去的更快,云知秋和红尘惊奇地盯着他,发现苗毅身上的鲜红和鲜蓝两色正在渐渐淡去,很快便消失的无影无踪。肤色恢复如常了。

    睁开双眼的苗毅稍一施法,整个人亦硬邦邦笔直站起。朝二女摊手一笑:“好了,没事了!”

    云知秋赶紧伸手拉了他手腕。施法查探,确认无事后,拍了拍饱满胸脯,出口气道:“吓死我了!你这是怎么回事,修炼九重天闹的?你好好的修炼九重天干嘛?”

    “想尝试一下。”苗毅乐呵呵一声,真相没说。

    实在是被形势所迫,他想在去了地狱后多一项保命技能。五圣能凭奇功在打劫后逃脱法力无边修士的追杀,实在是让他震惊,没想到六大奇功能有如此大的能耐,超乎他以前的想象,他手上握着六大奇功,怎能不尝试一下,谁知九重天和自己修炼的功法相冲,根本无法兼修,晦气,白遭了一趟罪。

    回头又对红尘笑道:“夫人是一时口不择言,刚才的话别往心里去。”

    谁知云知秋立马接话道:“我还真不是口不择言,命理这东西说不清楚的,也许红尘真的和你相克,否则你为什么老是在她跟前出事。牛二,你给我听好了,以后来这里必须先跟我打招呼。”

    “瞎说什么,我来之前不是跟你打过招呼了吗?”

    “你…”被堵的没话说的云知秋一把拽了他胳膊给拖走了,被吓了两次吓怕了,压根不再放心苗毅和红尘单独相处。

    留下红尘静静站在亭子里苦笑一声,“树欲静而风不止!”

    而被拖到云知秋洞天福地内的苗毅又被云知秋好一顿臭骂。

    不过骂归骂,骂完之后让千儿、雪儿看住了苗毅,不让苗毅乱跑,尤其交代不能让苗毅去红尘那,她自己则亲自下厨给苗毅炖补身体的汤去了。

    苗大官人暂时被保护了起来。

    只是当天深夜,千儿、雪儿被一阵异响给惊动了出来一看究竟,只见披着睡衣、头发散垂的云知秋酥胸半露,体态撩人的很,正不断往嘴里灌水漱口,又不断将咕嘟在嘴里的水吐在了花池里,反反复复不停。

    二女走上前来,从未见她这个样子过,雪儿好奇问道:“夫人,你怎么了?”

    屋里顿时传来苗毅十分得意的哈哈大笑声,千儿看看云知秋的装扮顿时恍然大悟,赶紧扯了扯雪儿的袖子,示意不要多问了。

    云知秋瞪了二人一眼,脸颊暗红,可谓是落荒而逃般钻回了屋里……

    接下来的几天,苗毅窝在了这里没回去,享受着一日三餐云知秋亲自下厨伺候的待遇。每顿花样都不带重复的,云知秋也的确对他的胃口下了心思,苗毅吃饱喝足后便悠闲在藤蔓架子下的躺椅上拿着一块玉碟琢磨着什么。

    千儿、雪儿轮流伺候在旁。拿着蒲扇轻轻给他摇着,说是伺候。实际上是奉了云知秋的命在看管。

    云知秋进出洞天福地经过时问上一声,“牛二,在看什么?”

    苗毅随口回道:“公务。”实际上在研读无量大法。

    他在这里回避,天街却如同炸了窝一般,到处在议论纷纷,天街大统领要进入地狱考核的消息在还没有正式公布前,已经流传开了。

    酒楼的窗口前,几人看着楼下一队巡视走过的天兵天将。开始嚼起了舌头。

    “听说了没有,天街已经从原先的治下剥离了出来,统一交归天后管辖了,以后这天街大统领的位置不再由权贵子弟把持,而是有能者居其位了。”

    “哪能没听说,听说都是午路境内三位天街大统领的死引起的,惹得天帝震怒要整顿天街。”

    “听说天街大统领马上要进入地狱考核了,只要是天庭内部修为达到了金莲境界标准的,不管男女,不管任何人。不管身份高低贵贱都可以报名竞争天街大统领的位置。”

    “这牛有德天街大统领的位置怕是做不了多久了,要么退出被贬,要么就是去地狱送死。你们想想,他得罪了多少天庭权贵,真要去了地狱只有死路一条。”

    “谁叫他当初出风头,砍人脑袋砍的风光过瘾,现在好了吧,轮到他了,他只怕没想到报应会来得如此快。”

    “你们还真别说,那牛有德一直在勾搭的云容馆的那个有夫之妇,你们看见过没有?那身段真是没的说。正儿八经的尤物身段不说,要长相有长相。要味道有味道,在这天街算是被那牛有德给搞出名了。不知道引得多少人盯上了,倘若没了牛有德罩着,你们等着瞧吧,回头迟早要被人给收做禁脔。”

    消息在天街传开了,云容馆自然是不可能不知情。

    木匠脚步匆匆地从外面跑进了商铺,直奔后院,对正在朝下面人交代事情的云知秋嚷了一声,“老板娘!”

    云知秋瞪他一眼,把事情交代完挥了挥手屏退下面人后,方回头道:“什么事急成这个样子?”

    “老板娘,不好了,这次的天街整顿要让天街大统领进入地狱考核……”

    木匠噼里啪啦把打探来的消息竹筒倒豆子般说了出来后,云知秋的脸都绿了,不等木匠把话说完,已经是提了裙子快跑,上楼进了洞天福地。

    见到坐藤架下面的千儿,不见苗毅,立刻问道:“大人去哪了?”

    千儿起身回道:“大人在屋里!”

    云知秋快步而行,一把推开了门走入屋内,放眼一看,大吃一惊,只见苗毅斜倒在榻上瑟瑟抖动着,地上一滩喷出的血迹未干。

    跟着走入的千儿顿时吓坏了。

    脸色苍白的云知秋迅速过去半坐在榻上扶了苗毅的脑袋枕在自己腿上,目光扫到一旁放着的玉碟,顺手拿了一看,发现是无量大法的人字部,立马明白了苗毅最近一直在参研无量大法。

    “没事,歇会儿就好了。”苗毅露出虚弱惨笑。

    云知秋抚摸着他脸,嘴唇紧咬,眼眶红了,晶莹的泪珠儿一颗接一颗的滑落。

    到了现在她若是再不明白,那就是傻子了,这家伙突然莫名其妙的修炼九重天功法,受了伤后又迫不及待地转修无量大法,结合刚才听到的消息,这家伙显然早就知道了去地狱考核的事情,这是想多一项应对的本事,这是做了要去地狱参加考核的准备啊!

    也终于明白了苗毅为什么会因为云傲天等人打劫遁入地狱后如此大动肝火。

    “怎么哭了,我没事!”苗毅用力抬手,去帮她擦眼泪。

    云知秋自己擦了把眼泪,什么话都没说,将他放平躺下了,起身对千儿心平气和道:“把地上收拾一下。”(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