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一八零章 奇耻大辱

飞天 第一一八零章 奇耻大辱

    慕容星华无奈道:“当年考核我曾背叛他一次,他不计前嫌救了我,若非他,我只怕不能活着回来,此后对我高低不错,突然如此,对他是不是太过了点?”

    曹万祥不屑:“他为什么不计前嫌?为什么救你?为什么对你不错?他一小小统领敢对我这都统不敬吗?说到底还是我的身份在这,他不敢造次而已。当初他不顾后果图一时痛快杀那么多人,如今到了还债的时候,都是自找的。听我的,以后和他保持点距离,免得换了人接手天街让你难做。”

    慕容星华能和他争辩什么?唯余一声叹息……

    徐堂然、伏青和鹰无敌站在苗毅身后,苗毅笔直站在他们前面,没有和其他人争路离去,目睹一群都统离去,又目睹一帮天街大统领率领手下离去。

    人都走光了,苗毅方出声道:“走吧!”

    四人刚转身,忽闻后面传来碧月夫人的笑声,“还没走,有事?”

    四人再回头,只见碧月夫人和天元侯爷联袂走出了大殿,不知天元什么时候进了大殿。

    天元目光在苗毅身上顿了下,旋即微微皱眉。

    四人自然是赶紧上前见礼,齐齐躬身拱手,“拜见侯爷,拜见夫人。”

    走下台阶的天元向下藐视一眼,便不再多看一眼,径直背个手踱步而去。

    “侯爷,这位是牛有德…”碧月夫人提醒了一声,并未换来天元一顾,多少一愣,转而笑道:“晚上记得多喝几杯。”说罢快步追去。

    “是!”应了声的苗毅等人方收手直起腰身,目睹天元夫妇消失在一侧的月门内。

    起先曹万祥的不屑并未有多触动苗毅,那些天街大统领更可以无视。此时天元的反应倒是让他有些心惊,很明显的,天元的态度能直接影响到碧月夫人。自己以后在碧月夫人的麾下混,若是得不到碧月夫人的支持。日子怕是不好过。

    徐堂然、伏青和鹰无敌三人心中则有些哇凉,上面的大佬这态度,这以后可怎么在天庭里混啊!

    “走吧!”苗毅徐徐吐气一声,转身领了三人离去。

    内园,碧月夫人快步追上天元,扯了一下他的袖子,“我说你什么意思?人家毕竟是我的手下,你怎么一点面子都不给。以后让下面人怎么看我?”

    天元倒是不以为然一笑,“从天后公布整顿后,他就失去了做天街大统领的资格,再说了,我一侯爷有必要对一大统领客气吗?我客气的过来吗?”

    碧月夫人顿时奇怪了,“你当初不是挺欣赏他的吗?你不是说他是人才,特意截留下他助我一臂之力的吗?”

    天元哂笑道:“那是公布整顿消息之前,如今连我们也没办法帮他,记住,没机会成长起来的人才就不是人才!”

    碧月夫人翻了个白眼。“你这样是不是太势力了一点,犯得着这样吗?有点起码的侯爷风度行不行?表面上装一装总行吧?”

    天元不屑道:“那家伙得罪了那么多人,又知道一些不该知道的事情。若非他已经定在了名单上必死无疑,加之现在换人去做那送死的大统领没人乐意,不然他还能在这晃?本来用不着别人出手,我早就让你解决掉他给其他人一个交代,没动他已经够给面子了,你还想我怎样?”

    碧月夫人叹道:“他毕竟跟了我这么多年。”

    天元:“有些事情是自找的,他当初若是不擅自做主搞出那样的事来,焉能有今天?不得罪那么多人,凭他的能力。我还可以指望他活着回来,现在…你信不信一进地狱他就要被一堆人给弄死?不进地狱他的前途也毁了。我犯得着为个没前途的人去得罪其他人而保他吗?做人做事没点大局观,凭自己的喜好冲动行事。自己酿下的苦酒就得自己咽下去,到了这个圈子不遵这个圈子的游戏规则,那是自己找死,你我给他撑腰这么多年,已经仁至义尽,不欠他什么,不必多想!”

    碧月夫人随他身后,低头沉吟道:“他若是安然活着回来了呢?”

    天元:“妇人之见!那又如何?回来了还是你的手下,还得听你的,还得指望你的背景给他撑腰,难道还能翻天不成?”

    是夜,东华总镇府内大摆酒宴,总镇碧月对来宾聊表谢意。

    都统那一级的都在内园,余者皆坐在外园。

    苗毅四人被指引到天街大统领那一排席位时,眼见章瀚方章大统领那一桌空着一半,遂带人入座。

    谁知章瀚方突然伸手道:“不好意思,这里有人坐。”

    苗毅看他一眼,转而去了下一桌,结果丁泽全丁大统领亦伸手阻拦道:“这里也有人坐。”

    “这里有人预定了。”再下一桌的柳贵平亦伸手阻拦。

    苗毅将这一排座位瞅了眼,发现除了三个女大统领不在这里外,剩下六位大统领竟然领着属下分散开了坐,将这一排坐位全部霸占,明明都有空位,这摆明了在故意给他难堪。

    “诸位这是什么意思?人都到齐了还能有谁?”苗毅淡淡问了声。

    姚兴姚大统领突然招了招手,后面那些座位上的一群商铺掌柜们突然乐呵呵起身走了过来,在空位上陆续坐下了。

    芮凡芮大统领呵呵笑道:“满了,现在看到了吧?牛大统领,这里没你的坐位,还是另觅他处吧。”

    这边一排,还有后面一群商铺掌柜顿时哈哈大笑,可谓笑成一片。

    天元星来的那些商铺掌柜只是憋笑,没人敢笑出来而已。

    苗毅倒是神情淡然,徐堂然、伏青和鹰无敌的脸色有点难看。

    不远处落座的云知秋和皇甫君媃怔怔看着站在人群中被众人嘲笑的苗毅四人,前者咬唇揪心,后者神情复杂,都无法想象在天元星那么高高在上的牛大统领如何能忍受如此羞辱。

    二女亲眼见证了苗毅在这种场合,在大庭广众之下出糗难堪。

    苗毅扫了眼跑来占位置的商铺掌柜。没一个眼熟的,便知这里没天元星来的,回头扫了扫四周。目光与云知秋和皇甫君媃对上了,回头一声:“走!”

    领着三人走到了云知秋那一桌。见这一桌暂时还空着,便落了座,坐下后对二女点头道:“皇甫掌柜,云掌柜,没地方坐,蹭个位置。”

    “呵呵!钻女人裙子下面遮羞去了。”

    那边的章瀚方突然对天叹了声,没对着苗毅,可任谁都知道是在针对苗毅。顿时又是一片哈哈大笑声。

    苗毅似乎充耳不闻,看了眼对面的云知秋,云知秋微微摇头,示意他不要冲动。

    她真怕苗毅那脾气发作,情况一看就知道,一旦动起手来,全都是跟苗毅作对的,肯定要吃亏。

    伏青三人也很是担心苗毅会冲动,苗大统领做事一向冲动啊!

    然而今天的苗毅脾气出奇的好,一直神情淡淡。没有要发作的意思。

    待到酒菜上齐后,这边的嘲讽也依然没断。

    慕容星华倒是先回来了,找到这边落座的苗毅等人时。一开始还不知道一群人在讽刺谁,待到向苗毅告命一声落座后方知一群人都是在嘲讽苗毅。

    “也就是一个躲在自己地盘上装模作样的孙子,出了门就是一个缩头乌龟。”

    “狗仗人势的东西,什么玩意。”

    “话可不能这么说,人家好威风的,杀了几千颗脑袋,以为天下没人敢打狗呢。”

    “有本事让他到我地盘上杀个人试试,我打断他的狗腿,老子骂他。他敢吭声吗?”

    “说到底还是打狗得看主人,不给别人面子。咱们也得给总镇大人面子啊!”

    “你们说这孙子敢不敢参加考核啊!”

    “参加我就弄死他,不参加我就提根栓狗的绳子套在他脖子上溜他。”

    嘲讽一阵又一阵。笑声一阵又一阵,这边的气氛好不热闹,只是身处这众目睽睽气氛之下的伏青、鹰无敌、徐堂然都被看的有些抬不起头了。

    哪怕徐堂然这种脸皮再厚的人也有些坐不住了。

    慕容星华的脸色也有点难看,不时偏头看看苗毅,有点不敢相信当初考核时那么危险都敢屡次上前拼命的人,今天居然能忍下如此奇耻大辱!

    云知秋脸色紧绷,握在桌子下面的粉拳在发抖,都有点听不下去,眼见要发作,苗毅却突然举杯压制道:“喝酒!”

    这一桌的人默默跟着举杯,都希望早点离去,谁知苗毅并无提前下桌的意思,硬是在冷嘲热讽中将一顿酒宴给吃到了结束。

    散席后,东华总镇府也容不下这么多客人留宿,大多都跟主人告辞离去。

    苗毅领着四人向碧月夫人告辞时,碧月夫人看向苗毅的眼神相当复杂,外面的热闹她不可能没耳闻,她在内园席间闻讯本想出去制止一下,却被天元侯爷拉住了她的手腕制止了她,她都不知道苗毅是怎么忍下来的。

    多话没有,也就是一番客套话,叮嘱苗毅回去守好天街之类的。

    一行离开总镇官邸时,在星空‘碰巧’遇见了先行一步的云知秋和皇甫君媃,双方结伴离去。

    途中皇甫君媃一直想说些什么,然又不便传音让其他人看出什么,可实在是憋的慌,最终牵强笑道:“大统领不必和那些口无遮拦的小人一般计较。”

    “哼!你当我怕他们?就这等货色也配?哪怕一起上,我也敢杀他个几进几出!真正和我对上的、让我忌惮的是不露面、不吭声的人,只因我知道一些不该知道的东西,有人想借刀杀人,我忍的是这个,那些狂吠的杂碎我改天再收拾他们!”苗毅冷哼一声。

    他席间其实一直在等碧月夫人露面,好判断另一个人的态度,因为那人之前的态度令他心惊,结果从头到尾都不见碧月夫人,他就不信碧月夫人不知道外面的动静,这才是令他真正不敢动手的原因,有人希望他出事是何居心?(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