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二零六章 破法弓、流星箭

飞天 第一二零六章 破法弓、流星箭

    可落在局外人眼中却不是如此,他们只看到五万大军扔出了数万条捆仙绳,后面什么也没看到,如今只瞧见数万大军被苗毅杀的惨叫连连惊魂四散,除了死伤之后逃不了的,数万大军溃散的干净。

    最令人吃惊不小的是,溃败后的人马居然无人往观战的人群中避难,而是远遁向星空深处,似乎再多的人也无法阻断这牛有德的追杀一般,这得受到了多大的惊吓?

    而苗毅刚才血战杀出的一幕更是如此震撼,再看看眼前漂浮的尸体。

    陷入阵中,数万条捆仙绳居然没能困住他!

    数万大军围攻竟然被他一人给血战击溃!

    五万大军围攻,竟被他一人斩杀两千多人!

    之前不忍直视且忧叹的寇文青怔怔无语,怔怔盯着那个像从血水里爬出来的人,心中可谓惋惜叹息到不行,文蓝手下有如此心腹猛将,寇家竟然为了一时得失错过了,若不是寇文蓝想还个人情,只怕…如此猛将投入资源培养,假以时日等到修为上来可想而知,实在是可惜了!

    碧月夫人真正是傻眼了,无生之地考核结束时他见识过苗毅的彪悍,但是没见过苗毅如此彪悍,一人血战力敌数万大军并将之击溃!

    她心中可谓惋惜叹息到不行,五万余与之相同境界的修士被牛有德一人血战击溃啊!

    一人击溃五万金莲大军是什么概念?至少拿五万大军的待遇去换也不亏啊!

    碧月夫人不知道自己丈夫天元侯知道此事后会做何感想,估摸着若是知道后肯定不会让牛有德来参加这次的考核,贬成土地、城隍也值得继续砸入资源下去培养,有如此底子一万年也是值得等的。为此顶住一些压力得罪一些人也没什么,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啊!

    “碧月,听说这牛有德是你的心腹爱将?”旁有一名总镇回头传音问了声,语气里还略带羡慕。

    “……”碧月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脸上说不出是什么表情。

    本来的确是她的心腹爱将。她也没想到自己的心腹爱将竟然彪悍如斯到这个地步,可想想考核前自己对这心腹爱将的所作所为,她就不信苗毅一点都看不懂,估计已经让苗毅寒了心。

    一想到这,她肠子都悔青了,心里开始埋怨起天元侯。那死男人当年说牛有德是个人才,还让自己不要怠慢,结果一遇抉择关口立刻利益两相对比,来了个没有机会成长起来的人才就不是人才,你都不给人才成长的机会。人家怎么成长?老是做利益盘量,盘算来盘算去走了眼吧,害老娘折损一员可遇不可求的爱将!

    盯着苗毅的腾飞手捻胡须顿了一会儿,旋即继续捋着胡须,微微摇头道:“本来就经历过一次考核,且凭真正的实力拿了第一,能力已经毋庸置疑了,却还要扔到地狱再来一次。未免可惜了一点…这次的考核有点不公平!”

    话里的意思很明显,已然是起了爱才之心,担心苗毅会陨落在地狱。

    高冠淡然道:“没有什么公不公平。他今天若是能过这关,得到的又岂止是有人为他抱一声不公?有付出才有回报,腾帅,你说呢?”

    腾飞闻言略作思索,旋即轻轻颔首,今天牛有德才是真正一战成名。凭一人之力血战击溃五万大军、阵斩两千的战绩,只要能活着回去。不管最后的考核成绩怎么样,对下尽收人心。麾下莫敢不从,对上无论在哪都会有人主动保他一番前程,假如牛有德能到他手下来,他腾大帅也必然是重点培养。

    “能活着回去的,这次的考核自然是成全了他,可前提还是能不能活着回去。”腾飞道。

    “所以才叫考核。”

    “吼…”舔爪完毕的黑炭突然一声怒吼,打破了周围的宁静。

    环顾四周一遍,见无人再敢轻举妄动,苗毅开始清扫战场。

    黑炭载着他所到之处,连尸体带东西全部被苗毅一股脑给收了。

    聂功并未死透,半睁着眼睛,吊着一口气没断,却又不能动弹,眼睁睁看着苗毅直接一枪戳来。

    但凡没死透的,苗毅皆逐一补枪弄死,众目睽睽之下一个都不放过,快速清扫属于自己的战利品。

    所有人都眼睁睁看着苗毅在那扫荡。

    此情此景论到真正震撼的还是章瀚方等九位东华总镇府的天街大统领,可谓既震撼又后怕,一想到自己当初羞辱牛大统领的情形,再看看此时的牛大统领,脖子后面就凉飕飕的,人家哪是怕他们,只是没发作而已,或者说压根没把他们放在眼里,否则他们焉有命在!

    跟在几人屁股后面的苏力那更是脸色发白,手脚头皮发麻,今日方知牛大统领笼罩天街的淫威不是开玩笑的,又岂是他苏力能亵渎的…

    人群前排的战如意盯着苗毅的举动,眼中略有犹豫之色,不知该不该上前挑战,毕竟早前曾在牛有德面前放过狠话,可人家牛有德首届考核第一的实力真不是吃素的,未必有胜人家的把握。

    而同在人群前排的夏侯龙城盯着浑身是血的苗毅明显有些傻愣住了,真没想到苗毅会如此凶悍,一想到自己之前和苗毅签订的决战契约,嘴角忍不住抽搐一下。

    先不说这个,得亏先签了契约,否则凭自己的脾气怕是还轮不到査仁骏上场,自己就已经先跳了出去,他想想那后果也有些后怕,斜了眼身旁之前口出狂言的董应高。

    “这牛有德的实力比之当年强了不少!”樊玉菲自言自语一句,旋即也斜眼瞅了瞅董应高,不过却带了几分调侃:“董应高,你不是说你要取他项上人头吗?此时为何一言不发。怕了?”

    董应高一声不屑,“笑话!我怕他?我只是让他帮我把东西捡齐而已。”

    不但是嘴上有行动,手上行动也不慢,翻手卸下斜挂肩头的‘破法弓’,弓身瞬间变大一倍。五指一张,三支遍布云纹的锐利流星箭闪现,一起夹于指间,三箭齐齐上弦。

    弓弦拉开的瞬间,精美弯弓之上一道金色宝光如涟漪般荡漾,弓弦拉满。流光瞬间从两头齐齐汇于弓弦。

    张臂引弓的董应高稍作微调,箭锋对准了正在清扫战利品的苗毅,结果发现苗毅也缓缓抬头看向了他。

    苗毅还不至于托大到目空一切,清捡战利品的时候一直在警惕四周,董应高站在前排如此高调的动作他不可能看不到。

    董应高不以为意。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冷意,可见颇有自信。

    左右之人注视之下,董应高五指陡然松开箭弦,绷满在弦上的光华瞬间贯通三只流星箭,砰一声震响,法力四荡,三箭瞬间离弦而出,凭空崩溃。化作三道‘品’字型流光飞逝。

    箭速之快令苗毅大吃一惊,更吃惊的是竟然发现三道流光前端竟然顶着三颗旋转的黑点,虽然没他出手时的黑点大。仅有绿豆般大小,可苗毅不会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紧急之下,苗毅从黑炭背后急窜而出,欲要躲避。

    谁知三道流光骤然一个弧线拐弯射来,竟能追踪射击,这实在大大出乎苗毅的意料。

    “着!”苗毅一声大喝。挥枪狂搅,枪头之上亦有一颗黄豆大的黑点旋转。

    令他措手不及的是。逆鳞枪明明绞中了两道流光,却从流光中划过。竟没任何实质阻碍,只感觉到一阵强烈的法力波动,犹如水中捞月。

    刹那,三道流光到他胸前,骤然流光现形,化作三支顶着绿豆大旋转黑点的流光箭真身,悍然破开他的法力防御。

    咣咣咣!几乎同时响起三声震响,三箭同时射中苗毅胸腹。

    噗!仰天一口鲜血狂喷的苗毅直接被震飞数十丈外,失去了重心在虚空中翻滚不停。

    而三支射中苗毅的流星箭凭空一翻,又倒射了回去,速度倒是远不如射出的速度,董应高五指一张,三支流星箭已然抓回了手中。

    朝星空中仍在无重心漂浮的苗毅努了努嘴,董应高轻蔑地看了眼有些吃惊的樊玉菲一眼,讥讽道:“断发美人,如何?我取牛有德项上首级不过探囊取物而已!”

    樊玉菲有些无语地看了看他手中的破法弓,真想不到这弓箭的威力竟然如此之大,一箭就把刚才还如此强悍的牛有德给撂翻了。

    “好!”夏侯龙城突然击掌高喝一声。

    “好!”同一阵营的人马顿时跟着高声附和。

    “好!”其他和苗毅有些过结的阵营亦高声大赞,刚才实在是被苗毅的气势给压的有些喘不过气来,没想到被这边一箭就撂翻了,顿时让众人士气高涨。

    “东西不错嘛,改天借我玩玩。”

    赞声一片中突然冒出一句不怎么和谐的声音,盯着破法弓两眼冒光的夏侯龙城突然来了一句。

    此话一出,董应高神情僵住,心里狂骂,就你这人品,东西被你借去了还有回吗?

    樊玉菲抿嘴憋笑,心想这夏侯大统领的亲哥哥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出了名的不讲道理,董应高一旦被缠上了,有董应高受的。

    “嗷…”一声愤怒咆哮解了董应高的尴尬。

    众人看去,只见牛有德那全身披甲的坐骑一声咆哮之后,如同发了疯一般,疯狂冲来,直扑董应高。

    董应高一脸轻蔑,三支流星箭搭上弓弦拉满,砰!法力激荡中一阵炸响。

    咣咣咣!瞬间身中三箭的黑炭,如此大的体躯亦被震的翻飞而去。

    “好!”众人又是叫好声一片。

    不过黑炭的扛揍性不是一般的强,身形翻腾一阵,又调头扑来。

    董应高多少一愣,似乎也没想到黑炭如此能扛揍,不过旋即招手抓了闪回的三支流星箭再次引弓而拉。

    咣咣咣!黑炭再此被震飞。

    然黑炭一稳住身形,又会再次扑来,简直是不死不休要拼命!

    “我倒要看你这畜生能吃我几箭!”董应高一声冷笑,一箭又一箭出手将黑炭射翻,犹如戏耍三岁小孩一般。

    ps:昨晚干活淋了雨,晚上又熬到很晚写完一章,今天就病倒了,感冒了。多的也不想解释,嘴贱的人太多,只请支持的书友见谅,人还在昏昏沉沉中,下一章我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写出来,实在抱歉,谢谢支持!(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