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二一五章 一无所知

飞天 第一二一五章 一无所知

    这种话若是别人说的,青主怕是会震怒,可从这冷冰冰的家伙嘴里说出来,青主总感觉有种莫名喜感,嘴角露出一抹憋笑,扭头看向了一旁。

    “你…”司马问天挥手指来。

    高冠轻轻拨开他手,“我该怎么执法还用不着你监察左部来教。”

    “你…”司马问天神情抽搐,碰上高冠不讲理他也没办法,转而向青主拱手道:“陛下,高冠在强词夺理!”

    青主道:“高冠,你认为该如何处置牛有德?”

    高冠回道:“若是死在了地狱,惩处也没了意义,若是活着回来了,全凭陛下天意,免得有人又说微臣为了一己之私。”

    “就这么着吧,懒得听你们两个吵,没事都给朕退下干自己的事去。”青主扔下一句话负手而去,步伐悠闲。

    对他来说,左右使谁对谁错不重要,都是他的心腹,他谁也不想偏袒,只想看到两人敌对的态度。

    “哼!”司马问天冷哼一声,甩袖而去。

    高冠依然是一脸无动于衷的冷漠,淡淡整了整裹肩的黑袍,亦轻步离去……

    天卯星君府内,庞贯刚从天而降落入内宅,便见夫人查如艳哭哭啼啼地从屋内冲出,直接跪地抱住了他的大腿,嚎啕大哭道:“老爷,仁俊死的好惨呐,老爷,你一定要将牛有德那狗贼千刀万剐给仁俊报仇啊!”

    一群婢女跑来搀扶,查如艳却抱死了庞贯的大腿不放。

    “呵呵!”庞贯突然怒极反笑,低头盯着她问:“报仇?怎么报仇?你想让我率人杀入炼狱之地给你那宝贝侄子报仇是不是?”

    “……”查如艳哭声一顿,面带泪痕怔愣。自己夫君说的不是没道理,总不可能跑到地狱大海捞针般找到牛有德报仇吧,先不说能不能找到,至少也得先进得去再说,就算进去了。炼狱之地又岂是庞贯能肆意的地方?若等牛有德回来的话,也不知道牛有德能不能活着离开地狱。

    转过弯来后,又哭得昏天黑地,“可怜我查家人丁单薄…”

    “给我闭嘴!”庞贯陡然一声惊雷般怒喝,“我一张老脸都给你丢尽了,你还有脸哭?”

    膝盖一腾。直接一脚将查如艳踹翻在地,指着吓住了的查如艳指了又指,若不是查家对自己有扶持之恩,对不起这女人会让人在背后戳脊梁骨,他真想休了这蠢货。

    大袖一甩。转身大步而去,身后的嚎啕大哭声又起。

    庞贯抬手拍了拍额头,家里有个这样的正室夫人,想不头疼都难……

    光线昏暗的海岛上空陡然闪过三道流光,轰轰轰三声巨响,高空之上身穿战甲的黑炭怒吼一声翻腾,三道红光闪回,化作三支流星箭落在苗毅掌中。

    苗毅一手拿着破法弓。一手拿着流星箭,心中暗暗窃喜,经过几天的揣摩。终于掌握了这套弓箭法宝的驾驭方法,这可是套好宝贝。

    远处旁观的五圣等人尽管不知道黑炭的抗揍能力有多强悍,也不知道这弓箭的威力有多大,但无妨五圣暗暗眼红,前几天刚见苗毅驾驭了一支能放电的高纯度红晶巨剑,今番又见到这件高纯度红晶宝箭。都是价值不菲之物,也不知道苗毅这次又捞了多少财物。

    “呜呜…”身穿战甲狰狞如妖魔的黑炭从天而降。落在了苗毅身旁委屈呜咽,仿佛在让苗毅不要再拿它试箭了。

    苗毅给手中破法弓和三支流星箭各补充了四颗五品结丹。方收了起来。

    这一幕看的五圣嘴角难以平静,简直太奢侈了,四颗五品结丹就这样当能量给法宝补充了,连眼都不眨一下,五人一个个在心里琢磨这厮到底多有钱?

    殊不知这结丹都是苗毅弄来的战利品,光查仁俊身上弄到的五品结丹就有二十颗,查仁俊身上的其他财物更是一大堆,死在苗毅手中的人就属查仁俊最富有,估计都是他那姑姑支援的,只是苗毅想不通这二货带这么多财物来地狱干嘛,地狱是开心消费的地方吗?

    苗毅挥手施法一指黑炭,立见黑炭身上的战甲一阵翻滚收拢到颈项,化作了红晶项圈。

    得了放松的黑炭当即扭头飞走,哗啦一声,水花四溅,一头扎进了海里游玩去了。

    姬欢盯着消失的黑炭目露羡艳,他已经从姬美丽那里得知黑炭是龙驹进化的离龙,有进化成真龙的可能,这对一直觉得自己是龙族近亲的姬欢来说,很是羡慕。

    对众生来说,龙是高高在上的生灵,天生象征着高贵,是众生仰望的所在。

    可他也知道,自己虽得修以妖法掌握了法力能变化成人,然已经踏入了妖道沾了妖气,没了灵兽的纯粹,想带着一身的妖气进化成血统高贵而霸道的真龙很难,从某一方面来说,他还不如黑炭,自然是羡慕。

    所谓有得有失,若不是掌握了妖法,他也未必能早开灵智,说不定早就成了别人口中的血肉食物,哪有今天。妖走上了修行之路,灵兽则遵从自然法则顺天赋自然而然。

    回头苗毅又取了只高纯度红晶宝葫芦出来,施法默默领会其驾驭之法。

    还有?这家伙究竟弄了多少件宝贝?五圣皆暗中无奈叹息一声。

    不过话又说回来,越是如此似乎越印证了巫行者那句话,这厮是有大气运之人…

    一天之后,站在海边的苗毅睁开了双眼,看了看远处海面嬉戏的黑炭,随手一抛,宝葫芦金光一闪,瞬间化作一道流光划去。

    海面拖了只类似章鱼的大海怪的黑炭警惕地抬头一看,察觉到了不妙,骤然翻身一扭,一个猛子麻利地钻入了海中。

    呼!凌空的宝葫芦陡然喷出一阵红雾爆开,看似红雾,实则是一张大网,瞬间如打渔一般罩向海面,覆盖面很广。红网在海中延伸也不知几长,总之迅速前斜绷紧收缩,直接将躲进海里的黑炭给捞了出来。

    “嗷…”困在网中的黑炭挣扎咆哮,竟然甩得空中的宝葫芦摇摇晃晃。

    海岛上的苗毅驱指一指,宝葫芦立刻吞没吐出的红网,主动朝黑炭射去,黑炭迅速变小,瞬间被宝葫芦连同网绳给一起收了进去。

    宝葫芦凌空飞回,落入了苗毅掌中,仍在摇摇晃晃。

    苗毅施法查看其中动静,只见捆在网中的黑炭悬在宝葫芦中央胡乱挣扎,奈何力道再大也难以挣脱红晶法网,而四周空间虚浮着数十支飞剑,正围绕黑炭游走,随时要进攻的样子,黑炭俨然成了待宰的羔羊。

    苗毅呵呵一笑,抓着宝葫芦将葫芦口一斜,呼一声,瞬间吐出的黑炭立刻落荒而逃,再次遁入了海中。

    看着海面溅起的浪花,苗毅掂了掂手中宝葫芦,发现这玩意和当年见识过的炼妖壶有异曲同工之妙,不过比炼妖壶的级别可高的多。

    这件宝贝也是查仁俊身上得到的,他就想不通了,查仁俊法力平平、武力平平,有这种好宝贝不用,反而冲上来和自己比枪法,这得有多大的自信,不是找死是什么?

    摇了摇头,真想不通,顺手收了宝葫芦,闪身落在了一直在过眼瘾的五圣身边,问道:“几位看了这么久,看够了没有?”

    司徒笑鬼声鬼气道:“苗毅,这次又发大财了吧。”

    “一般般。”苗毅随口搪塞一句,没道理告诉别人自己的家底,目光扫过五人,反问:“你们在地狱呆了差不多百年,对地狱的情况摸的怎么样了?”

    穆凡君道:“几乎是一无所知。”

    “一无所知?”苗毅愕然,他还想省点事,看能不能从几人身上凑出一副地图好回头交差。他有些不解道:“那你们这近百年在这干什么?闭关修炼?我就不信你们困在这里会不想办法另谋出路,不像你们五位胆大包天的风格呀!”

    姬欢叹道:“真的哪也没去,进了炼狱之地后,我们躲在一个地方基本就没动过,这鬼地方谁敢乱跑,直到知道你也要进来,我们才冒险跑来跟你碰头。”

    苗毅能信才怪了,讥讽道:“躲了近百年不敢乱动,我一来你们就跑来跟我碰头,我能有这么大面子?骗鬼吧!”

    司徒笑无语抬头。

    姬欢道:“真没骗你,你来了,我们不就有了出路,你考核完出去时,顺带把我们放进你的兽囊中顺便带出去不就完了。”

    苗毅一怔,旋即哈哈大笑道:“那你们可真打错了主意,天庭为了防范地狱反贼和外界勾结,参加考核人员进来时一律被搜查了一遍,考核结束后也不会给反贼溜出去的机会,同样要搜身检查,我就是想带你们出去也没办法。”

    此话一出,五人脸色大变,相视一眼,这话有道理,应该不是骗他们的。

    可巫行者的谶言是怎么回事?出不去岂不是要困在这里,那还如何六子再会风云再起?总不能是在地狱搞风搞雨吧,这鬼地方连天庭都没脾气,在这里折腾岂不是找死?

    几人都在心里嘀咕,巫行者的谶言前面都一一验证了,没道理后面会对不上吧?

    稍作沉默,云傲天皱眉问道:“你有什么打算?”

    苗毅看了看四周,道:“学你们,陪你们一起闭关修炼。”(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