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二三二章 一个血的警告

飞天 第一二三二章 一个血的警告

    石云边瞳孔骤然一缩,失声道:“六道大军的兵权全部交出?”

    金漫颔首道:“对!全部交出,一个都不许留,若敢违背当初的承诺,后果很严重,也是我们无法承受的!”

    “这不可能!”石云边大声否决,情绪非同一般的激动,挥手指向殿门外,“那几个家伙才金莲境界的修为,我们甚至连他们的来历都没搞清楚,焉能奉他们为六道至尊,焉能草率听从他们的法旨!”

    金漫摇头:“他们的来历我们不需要清楚,这是白主当初言明的,不需要打探他布置的底细,只要有人将我们从他布置的阵内解脱出来,就必须将六道大军的兵权交给他们。我们只需要按照白主的布置去执行,没有讨价还价的权利!”

    石云边怒极反笑道:“笑话!就凭那几个家伙就想掌控六道大军的兵权?就算我们能答应,下面的弟兄又如何对他们心服口服?修为比他们高的人随便一抓一大把!就算六道大军都认他们为新主,八百万大军呐!这可不是几个人,不是谁想掌控就能掌控的,也不是饭桌上的菜谁吃都是吃,没有相当经验的人根本无法掌控。看他们的修为就知道,别说掌控八百万大军,他们只怕连掌控上万人马的经验都没有,他们知道掌控十万大军、百万大军是什么概念吗?我们岂能拿八百万人心当做儿戏?真要搞乱了八百万人心…将主,你考虑过那个后果吗?只怕到时候不需要反贼大军压境,我们自己就能乱成一锅粥,届时不战自败。更别提什么报仇雪恨!”

    金漫道:“正因为如此,白主才让我们扶持他们。”

    “白主让我们扶持?哈哈…”石云边仰天大笑,抬手指天,“他如今已经被青主和佛主镇压在镇妖塔内,死活不知。自身难保,还想控制我们?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金漫:“白主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你我都领教过,绝非口出狂言之人。此人生性散淡不恋权势,但又才情无双、聪明绝顶,虽不是个君临天下的料。可他若是发起狠来要办的事情,凭他的能力…答应了他的事情若是反悔敢戏耍他,后果很严重!”

    石云边:“那又如何!他已经落在了青主和佛主的手上,那两位岂会再给他翻身的机会。属下实在是想不通,白主已经落到了那般地步。将主为何还要支持他?恕属下说句不当说的话,白主才情无双、风华绝代,女人很难抵御他的魅力,属下观将主早年看他的眼神,就觉得有些不对劲,敢问一句,将主是不是喜欢上了他才如此支持他?”

    金漫霍然转身,举目看向了大殿门外。明眸中的目光悠远迷惘,并未否认,反而直言不讳。“不错!我是喜欢他,可他喜欢的人不是我,为了那个人,他甚至愿意放弃到手的天下,世间又有几个能如此一往情深的男人?”最后一声幽幽意,说不尽的惆怅。

    “说白了不就是爱美人不爱江山。很值得标榜吗?”很是不屑的石云边相当愤怒,上前一步在金漫耳边大声道:“将主。属下有必要提醒你一句,当年若非圣主舍身成仁。你早已死在了白主的手上,当年他对你可曾有丝毫情意?众兄弟败退此地不选我,而选你为将主,是对你的信任,你岂可因为儿女私情而罔顾百万弟兄的生死,你对得起圣主生前的舍命相托吗?”

    “石云边!”金漫陡然转身一声怒喝,“我承认我喜欢他,可我还不至于忘记大义!大是大非上我分的清楚!我已经说了,不遵他话做的后果很严重,正是为了百万弟兄的生死,才必须要交出兵权!”

    石云边大笑三声,“谬论!他自身难保,拿什么威胁我们?”

    金漫冷笑道:“你信不信,青主和佛主根本不把我们放在眼里,真正忌惮的还是被困住的白主!若真能杀了白主,只怕青主和佛主早就满世界宣扬安定人心,白主的生死一直秘而不宣就说明白主还没死,为什么已经将白主困住了而不杀?说明白主留有后手,令他们不敢轻举妄动!我们也不是吓大的,你真以为白主随便两句话就能逼我们交出兵权?你真以为白主是吃素的?你知不知道白主找到我们的时候说了什么?”

    石云边立刻相问:“这正是我们心中的疑虑,他当年找到将主的时候究竟说了什么?”

    金漫:“他当年来到的时候警告我们,他说,他能放我们一条生路,就能断了我们的生路,能让我们在炼狱之地苟且偷生,就能让我们死无葬身之地!”

    石云边:“大话谁都能说,就因为他这番警告就把你们给吓住了?”

    “大话?”金漫满脸难以置信的样子摇头,“你知不知道我们六个受困是为什么?他困住我们只是一个小小的赌注,预言以后有圣主功法的传人来助我们脱困只是其一,困住我们之前还留了一个预言给我们,他说青主和佛主会联手围剿地狱,而且必定会失败!你们之前还质问暗桩的事情,一直以为我们受困前给你们和暗桩联系的星铃是我们在反贼中安插的眼线,我们之前已经告诉了你们是白主留下的,难道你现在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石云边陡然一阵惊悚。

    金漫冷笑着继续说道:“你真以为白主是夸夸其谈口出狂言的人?与其说青主和佛主联手围剿炼狱之地是预言,还不如说是以实际行动给我们一个血的警告,让我们刻骨铭心牢牢记住,以防我们有变!他在用几百万弟兄的鲜血警告我们,不管他是不是困在镇妖塔中,局势一直在他的控制中!他当年放我们逃入地狱,之后一直和我们保持联系,早就将地狱的情况摸了个一清二楚,甚至我们对地狱情况不清楚的地方他也清楚的很,炼狱之地被封锁他能在不惊动佛主和青主的情况下随时进出找到我们就是证明!他在用几百万颗人头警告我们,他能让青主和佛主发动一次进攻,就能让他们发动第二次进攻!第一次他能让暗线帮我们躲过一劫,第二次呢?我们一旦不照他的话做,你信不信详细的地狱情况立刻会出现在青主和佛主的手中,届时他安排的那个暗桩不说误导我们,哪怕是保持沉默不再帮我们,你想过会是什么后果吗?”

    石云边已经是惊出了一头的冷汗,呼吸急促,那个后果他简直是不敢想象。

    “我能放你们一条生路,就能断了你们的生路,能让你们在炼狱之地苟且偷生,就能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这番话我一直记忆犹新,你现在还认为他在说大话吗?”金漫痛苦摇头道:“我们的生死一直掌握在他的手上,哪怕他被压在镇妖塔中!现在回过头来看,事实上从那天他找到我们开始,我们就没有了选择的余地,只能是照他的安排去执行!”

    石云边悲愤道:“几百万弟兄的性命只为成全他一个警告!只为逼我们就范!这种人太可怕了!”

    “我又何尝不痛心!可是我们别无选择,除非活着的人都不想活了,我们的生死皆在他一念之间,再多的人命也不如他心中的那个女人重要!”金漫满脸痛楚之色地摇头,道:“我说了,他虽不是个君临天下的料,可他若是发起狠来要办的事情,凭他的能力会很可怕,你现在还准备和他对着干吗?”

    石云边呲牙道:“我们的死活他如此不在乎,我们的性命在他眼中就如同蝼蚁一般轻贱,你确认他会带我们从地狱脱身恢复以往的自由?你确认他会帮我们报仇雪恨?”

    金漫苦笑:“会的,他为了救那个女人可谓处心积虑,他比我们更想推翻青主和佛主。还是那句话,他不是个君临天下的料,除非他不答应,只要他答应了的事情,就会尽力去兑现,所以他注定成不了枭雄,否则他也不会落得今天这个地步。”

    石云边:“可我看不到希望,他拿什么兑现承诺?没有强援,我们如何与青主、佛主对抗?就凭那几个金莲修士?就凭我们这些实力?”

    金漫道:“他说过,让我们脱困后照他的话去执行,强援到时候自然会出现。我们没有选择,石兄,执行吧,扶持那可恶的家伙上位吧!”

    石云边悲愤的神情渐渐黯然……

    不但是这边,其他五颗星球上也发生了同样的剧烈争执,结果却是大同小异,没什么区别,一切都在朝着注定的结果进行。

    “什么?让我做新的无量圣主统领你们?我没听错吧?”

    数天之后,做过一些安排后,金漫和石云边出现在了被看押的苗毅身边,一番天上掉馅饼的话吓苗毅一大跳,忍不住大惊小怪,真的以为自己听错了。

    苗毅张大着嘴巴,愣愣指着自己的鼻子,满眼难以置信地盯着眼前的男女。(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