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二三九章 竟是卧底

飞天 第一二三九章 竟是卧底

    搞什么鬼?苗毅心中暗暗嘀咕,不过也无所谓,回头听听是什么事也好,考核结束前若是回不去,自己怕是真要做好在此久呆的准备。

    他也犯不着准备什么,招待客人的事自有下面人准备。

    约莫一个时辰后,五圣陆续到来,苗毅领着金漫和几位大将军亲自迎客,来客的阵容也不小,五圣把麾下将主和能带来的大将军都带来了。

    满面笑容引客到内院正堂落座时,苗毅暗中传音问云傲天等人,“什么事?”

    结果几人目不斜视,没人吭声,令苗毅好一阵郁闷。

    待下面斟茶倒水之后,苗毅见云傲天等人一个个面无表情,回头看了眼站在身旁的金漫征求意见。

    金漫微微颔首,苗毅方对诸人笑问道:“不知诸位大驾光临有何事商议。”

    别说这边,五圣那边的其他将领也不知道五人此来究竟有什么事,一个个都各自看向自己主子的反应。

    云傲天、藏雷、司徒笑和姬欢则微微转动目光瞥向了穆凡君,四人没有吭声,既然是穆凡君要点这一把火,他们就不会第一个冒头,以防被穆凡君利用。

    大厅内瞬间陷入了寂静无声的状态,情况有点诡异。

    金漫瞥了眼苗毅,琢磨着难道是都知道这位在无量一道说话没分量还是怎的?遂轻轻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笑问道:“究竟所为何来?”

    云傲天四人依然没反应,事到如今也不可能干耗下去,单凤眼微眯的穆凡君终于徐徐出声道:“有些话不知当说不当说,说出来怕影响六道的团结。可如果不说出来的话,兹事体大,我们又怕出事,既然六道弟兄已经把我们推到了这个位置上,我们就要对六道弟兄的生死存亡负责,也是对我们自己负责。”

    究竟什么事?苗毅略带狐疑的目光扫过几位。

    金漫笑道:“既然是兹事体大。仙圣不妨有话直说,看看是什么事情,看大家能不能商量着处理好。”

    穆凡君目光在云傲天四人脸上一个个转过,道:“四位若是没意见。那我可就说了?”

    四人心中暗骂,这女人这是非要把他们一起给拖下水不可,万一有什么不测不想一个人担责任,好证明是五人共同的决定。

    四人不吭声,那就是代表同意了。穆凡君目光霍然盯向苗毅,挥手指去,直指苗毅,毫不留情面道:“我们怀疑他是反贼派来的卧底!”

    此话一出,顿如惊雷一般,将所有人给震撼的不轻,几乎全部给惊呆了。

    别说一旁的石云边、公孙立道和敖铁,后面的梁容和米灵更是满脸的难以置信,两人毕竟跟随伺候苗毅几十年了,多多少少有了些交情。也不会期望苗毅出事。

    苗毅则是瞳孔骤然一缩,搭在椅子两边的十指瞬间抓紧了两侧扶手,指节握的发白,随后又迅速尽量放松下来。

    早年他一直在担心这事,之后见五圣没了反应,还以为事情过去了,没想到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苗毅刹那心弦紧绷,眼神变得那叫一个阴冷,目光在云傲天、藏雷、司徒笑和姬欢四人脸上一个个走过,在云傲天脸上逗留的时间最久。此事明显是五人商量好了的,其他人他可以理解,只是没想到云傲天也会置自己于死地,这位可是自己正室夫人的爷爷啊!他不求云傲天帮自己。可也不能参与谋害老子吧?

    苗毅目光最终回到穆凡君脸上,语气森冷道:“男人婆,你在开玩笑吧?”

    开口直呼其外号,连最后一丝敬意也没有了。

    而他没注意到的是,在他颈项衣领下掩盖的那颗墨绿珠子隐隐闪过一丝弱光。

    一脸震惊的金漫亦出声道:“仙圣,东西能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穆凡君淡然道:“绝对没有乱说,他在反贼中另有身份,乃天元星天街大统领牛有德,此事其他几位可以作证!”

    云傲天四人没有吭声,显然是默认了。

    “牛有德?”石云边失声。

    “天元星天街大统领牛有德!”金漫亦失声,霍然回头看向一旁稳坐不动的苗毅,下意识后退一步。

    “前一届无生之地考核的第一名,天街砍了三千多颗反贼权贵家奴脑袋的牛有德?”

    “百万大军中杀了个三进三出的牛有德?”

    “牛有德…”在场诸人一个个惊疑不定。

    大家伙显然都已经久仰牛有德的大名,别看苗大圣主修为不高,可却是早已盛名在外,天下修士没听说过他大名的人怕是不多。这边人虽然困在地狱,可外界还有当年来不及撤退的残余旧部,对曾闹得轰轰烈烈的牛有德并不陌生。

    “你就是牛有德?”长孙居惊问一声,又回头问身旁的穆凡君,“圣主!此事万不可开玩笑。”

    “哼!”穆凡君冷哼一声,“你们若是不信,可派外界的旧部去天元星天街打探牛有德外貌,看看是不是和他长的一模一样!”

    魔道将主夜行空当场指着苗毅喝道:“苗毅,你还有何解释?”

    苗毅安坐不动,缓缓闭上了双眼,他知道越是这个时候,越需要冷静,一旦慌乱应付不了,必将大难临头,谁也救不了自己,嘴上平静拖延时间道:“有人谋害我,我需要解释吗?”

    脑海中迅速思索着解围办法,想来想去,自己的真实身份是致命伤,早年也实在是没想到自己会在地狱遇见这一出,所以没做什么准备,天街见过他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在他知道六部在外界还有残余旧部后,他就担心自己的身份迟早要暴露,这也是他急于离开脱离险境的最大原因。

    此事不管怎么说,这边反贼肯定要验证,他隐隐预感自己这次怕是在劫难逃了。

    云傲天也缓缓闭上了双眼,心中暗暗叹息一声,知道苗毅这次死定了,他想不出苗毅还能有什么办法从这里脱身。

    他此时的脑海中浮现出云知秋的身影,闭上眼睛是不想直面苗毅的目光,他无法想象今后该如何面对云家来到大世界后尽力帮助云家的云知秋。

    粉衣少女,妖道将主绿歌本就对苗毅没好感,她也是被苗毅把浑身上下给摸过的,此时亦脆声喝道:“早就知道这家伙不是个好东西,金漫,这事你们无量一道怎么说?”

    佛道将主星罗合十沉声道:“金漫,你应该知道反贼派人打入我们内部核心的后果?”

    几道逐一发声,其意摆明了是要无量一道给大家一个交代!

    金漫饱满胸脯急促起伏两下,长吐出一口气来,盯着苗毅一字一句道:“这事你不准备给个解释吗?”

    谁知闭着双眼的苗毅却答非所问道:“穆凡君,这事是不是你主使的?是不是因为我没给你想要的东西,才加害于我?”

    “笑话!”穆凡君反问:“你能给我什么东西?”她想趁机确认东西究竟在不在苗毅手上。

    苗毅不会承认自己手上有六大奇功的线索,只要他不说,就算有人拿到了他身上的地图也别想轻易找到藏宝地。

    如果说以前他还能轻易将六大奇功交给穆凡君等人修炼,那么如今,谁都别想轻易拿到手,就算穆凡君拿月瑶来说事也没用,没经历过他此时处境的人是无法想象他此时心情的,这种情况下的出卖,足以让他干出任何绝情绝义的事情来,一颗心冰冷!

    一脸阴霾的金漫再次出声道:“苗毅,今天这事你若是不给出个解释,只怕…”

    目光突然一斜,只见一旁的石云边忽然拿出了一只星铃,在聆听什么消息,中断了金漫的继续问话。

    金漫也知道,这种场合下,石云边不敢有丝毫耽误地拿出了星铃,必然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或是有什么重要人物与之联系不能耽误。

    聆听完毕的石云边收了星铃,看向苗毅的眼神已然有所变化,且显得有些复杂。

    金漫沉声问道:“什么事?”

    石云边靠近一步,低声传音道:“反贼那边的暗桩传来消息,圣主的化名的确是牛有德,是打入反贼内部的卧底,几经风波费尽心血才站住了脚。那边说反攻的大幕已经拉开,只待良机,圣主在反贼那边的身份干系重大,不容有失!”

    “竟是卧底…”金漫一愣,旋即似乎想到什么之后又悚然一惊,快速环顾四周,环顾在场所有人。

    反贼那边的暗桩向来不会轻易和这边联系,正因如此,她心中的震惊之情难以形容,在场诸人中明明没见有任何对外联系的可能,暗桩那边为何会在这个时候紧急传讯而来,显然是已经获知了这边发生的事情,在及时传讯阻止他们。

    是不是有人事先获知了消息?

    她希望是这样,否则她想想都害怕,实在是无法想象那种后果,竟有人能将这边的情形给掌握的如此死死的,竟能随时知道这边的情形,若这边的一切都在别人的掌控中真正是想想都觉得头皮发麻。

    定了定心神,金漫的复杂目光落在了神色平静的苗毅脸上顿了顿,方又转对众人道:“诸位,这件事情可能有什么误会,我们圣主绝不可能做反贼的卧底,还是就此打住吧!”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