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二四零章 不是卧底

飞天 第一二四零章 不是卧底

    刚刚还逼苗毅要个解释,转眼又给苗毅打起了保票,这反复间的天翻地覆变化让诸人错愕。

    尤其是穆凡君五人,见金漫如此断定,都被闹了个有些措手不及,这变故实在是出乎他们的意料,好戏才刚开始就被人给果断掐断了,什么情况?

    别说他们,就连苗毅一时间也有些转不过弯来。

    不过事态很明显,变故的根源出现在了石云边用星铃和什么人联系之后,之后大家也都察觉到了石云边在和金漫传音沟通,大家也看到了金漫表情的愕然变化。

    众人不免怀疑究竟是什么人和石云边进行了联系,竟能让金漫无视苗毅在反贼那边的身份。

    只是此话一出,五圣明显已经有些坐不住了,真正是淡定不下来了。

    已经把苗毅给往死里得罪了,可谓直接将苗毅推上了必死之路,现在制不住苗毅的话,那真是把苗毅给得罪惨了,他们的弟子和女儿之类的可都是苗毅的妻妾。

    说白了,五人都有人质在苗毅手上,凭苗毅在天元星的权势,只需一声令下就能要他们女儿和弟子的性命。要他们女儿和弟子的性命都不算什么,直接杀了倒也一了百了,大不了大家互相扯平了,怕就怕苗毅回头将他们出卖他的事情告知她们,让他们这些无视女儿和弟子终生的长辈情何以堪!

    他们原本的打算就是趁这机会制住苗毅,不会再给苗毅对外联系的机会,然后再彻底隐瞒苗毅的死因,谁知竟出了这样的变故,必胜之局还未开始就腰斩了,实在是难以接受。

    尤其是率先出头的穆凡君,有点接受不了这陡然翻盘的变化,就数她得罪苗毅得罪的最狠了,当即站了起来,当场寒着一张脸质问金漫。“金将主,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一旦让反贼的卧底混入我们核心内部,很有可能给六道大军带来灭顶之灾,你千万别说你不知道这严重后果。”

    苗毅眉头一挑。斜眼冷冷瞅着她。

    金漫摇头道:“我可以肯定我们圣主不是反贼的卧底。”

    穆凡君毕竟是仙道圣主,还没办法管到无量一道来,事实上无量一道的大权还在金漫手中,只要金漫不同意处理苗毅,其他五道都要掂量一下。否则因此发生内讧消耗的都是六道的实力,在如今这个状况下,六道经不起这种消耗。

    见无法说通金漫,穆凡君回头看了将主长孙居一眼,朝他使了个眼色。

    长孙居明白她的意思,这是要自己出面了,当即沉吟道:“金漫,不忙如此做决定,不妨先查证清楚他究竟是不是天元星天街大统领牛有德再说,若不是。我们再当面赔礼道歉,还你们圣主一个清白也未尝不是件好事,省得以后老是为此事纠缠不清,如何?”

    金漫皱了皱眉,稍作思量,以传音的方式回道:“长孙居,我说的你怕是不会相信,这件事情的确没什么好质疑的,刚才反贼那边的暗桩传了消息来,你想知道原因不妨让你那边直接和反贼那边的暗桩联系。自然会知晓原因。”

    当年留下和暗桩的联系方式时,为了防止出现意外有失误,譬如某人战死就很有可能会中断与暗桩之间的联系,所以石云边、冷卓群、单晴、归无、长虹、孟如这六位大将军的手上都有星铃和暗桩联系。反倒是当时受困的六位将主手上没有。

    听到金漫把暗桩都给搬出来了,长孙居神情一肃,需知无论是这边和暗桩,还是暗桩和这边,一向都不太联系,暗桩那边也交代过。不到逼不得已不要和他主动联系。

    此时,长孙居不得不回头朝孟如传音,让他和暗桩那边联系,问问究竟是怎么回事。

    孟如多少一愣,不过还是取出了星铃和反贼那边的暗桩沟通。

    “将主,这事不宜再闹下去了,苗毅的确不是反贼的卧底,而是我们这边安插在反贼那边的卧底……”孟如很快将暗桩的意思传音告知了长孙居。

    如同金漫一样的反应,长孙居也是震惊不已,猜到了刚才金漫那边的反应是暗桩那边紧急传讯阻止了刚才的事情,能即刻获知这边的情况,这掌控能力未免也太可怕了,还有什么是暗桩不知道的?

    长孙居稍微平复了一下情绪,朝孟如微微点头表示知道了,随后偏头对穆凡君传音道:“圣主,已经确认了苗毅的确不是卧底,这事算了吧,不要再继续了,否则大家脸上都难堪。”

    一听这话,穆凡君可谓满腔怒火,到了这个地步她焉能轻易接受功亏一篑的现实,冷冷传音回问:“你们哪来的消息确认他不是反贼派来的卧底?你们连他是不是天元星天街大统领的身份都没有核实,又如何断定他不是卧底?我身为仙道圣主,不能把下面百万弟兄的生死当儿戏!”

    长孙居叹了声,“圣主,这么跟您说吧,就算核实了苗毅的另外一重身份也没任何意义,就算确认无误也没用,在场的其他人都不会相信他是反贼派来的卧底。”话直接给说绝了,劝她收手。

    穆凡君内心动容,更多的是暗暗叫苦,有种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感觉,没想到苗毅的保护盾竟如此强悍,这样都不能把他给怎么样,暗暗咬牙道:“是谁给你们的消息能让你们如此笃定?”

    长孙居稍作迟疑,劝道:“圣主,在你还没有彻底融入我们之前,谁给的消息还不能告诉你。”

    实在是那个暗桩对苟延残喘的六道大军来说太重要了,六道中的知情人各就那么几个,不会容许消息外扩,这不但是当年布置之人的交代,就算没有交代,六道也不会轻易泄露。事情很显然,在天庭大军进攻地狱时能及时获知天庭大军动向的人在天庭的地位肯定不会低,一旦让天庭获知自己内部高层当中有反贼的暗桩,估计天庭要不惜代价血洗清查,一旦那个暗桩被找出或者被策反的话,那对六道大军的威胁就太大了。搞不好直接关系到六道大军的生死存亡。

    如此一来,在穆凡君等人还没有彻底融入他们之前,如此最核心的机密是断然不会轻易泄露的,不为别的。只为生死存亡计,若不为生死存亡做打算他们也不会接受穆凡君等人成为圣主!

    这话堵的穆凡君没脾气,她自己心里也清楚,别以为自己做了几天圣主就真的掌控住了这批人马,火候还不到。也没办法逼人家交出核心机密。

    想再对苗毅怎么样也没了机会,穆凡君也只能咽下这枚苦果,得不到这里人的支持她的实力无法在此有任何作为,甩袖转身大步而去,一句多话都没有,再废话等于是不识好歹自己打自己的脸。

    “误会一场,六道同命共运,仙圣也是在为六道存亡担心方多此一举,若有得罪之处,还请无量圣主不要往心里去。告辞!”长孙居赔礼式地对苗毅拱了拱手,转身对仙道几位目露疑惑的大将军使了个眼色,那意思是有话回头再说,领着几人走了。

    苗毅依旧无动于衷安坐在那,内心却不如表面那般沉着,真正是翻江倒海一般,心中在快速思索怎么回事?

    穆凡君闹得灰头土脸而去,云傲天四人多少有点傻眼,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这样?

    魔道、佛道、妖道、鬼道。这四道将主也察觉到了不对,立刻传音问金漫是怎么回事,金漫的答复如同他对长孙居的答复,让他们自己去询问。免得妄加猜测扯个没完没了……

    仙宫,目送穆凡君沉着一张脸消失在宫门内,止步宫门外的长孙居白衣飘飘,皱眉不语。

    一旁的孟如沉吟道:“将主,你有没有察觉到圣主这次的动机似乎有些不单纯?”

    长孙居默了默,偏头道:“让黄应红和巩玲玉来见我。”

    黄应红和巩玲玉是他之前指派去服侍穆凡君的随从。只不过穆凡君后来用了自己人,将二女推到了外围。

    见人时的场地在一片狂风呼啸的荒凉戈壁中。

    二女紧急掠来,见到负手而立的长孙居和孟如,赶紧拱手参拜:“参见将主,见过大将军。”

    长孙居转身回头,“我问你们,这些年你们有没有发现圣主有什么地方不对?”

    二女相视一眼,黄应红回道:“这些年我们只在圣主身边做些打杂跑腿的事情,也难见到圣主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不出所料,多问了两句,见也问不出什么,孟如看了眼默然不语的长孙居,遂代为打发道:“你们两个记住了,一旦发现圣主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记得随时报知。”

    “是!”二女应下,正要告退,巩玲玉却突然顿了顿道:“将主,属下倒是想起一件事情来。”

    “哦!”长孙居立问:“是有关圣主的?”

    “是的!”巩玲玉思忆着说道:“那是我们二人刚派到圣主身边的时候,圣主突然问及我二人有关白主的事情。”

    “白主?”长孙居奇怪道:“她问白主干什么?”

    “我也想起来了。”得了提醒的黄应红连连点头,接话道:“她问我们有没有见过白主,我们说见过,她又立刻追问白主长什么样。我当时回复,说白主乃是世间少有的美男子,谁知将白主大致容貌形容了一下后,她又问白主两鬓是不是垂着两缕白发,然我们见过的白主满头青丝风华绝代未有白发,自然是说没有,她就没问了,情况好像就是这样。”时间过去了几十年,似乎不太敢确认当时的情形,说最后一句时看了看巩玲玉。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