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二五七章 要人,不放!

飞天 第一二五七章 要人,不放!

    话听着谦虚客气,神态间却满是抑制不住的炫耀神色,一旁的娥眉抿嘴憋笑。

    天后走到了他的对面,表示赞同地“嗯”了声道:“炼狱之地的确是凶险,我听你家里说了,你在地狱找了个地方挖了个深洞,躲了百年,炼狱之地的凶险可见一斑。”

    夏侯龙城颇为感慨道:“是啊!姑姑,一百八十多万人,只有三十来万人活着回来了,小侄幸好没有鲁莽,否则真就见不到姑姑了。”

    天后慢慢偏头,斜睨瞅着他,眼神有点怪怪的,像看头猪似的。

    一旁的娥眉腮帮子动了动,差点没笑出声来,其实天后的话已经点拨的很明显了,你夏侯龙城挖了个洞躲了上百年,啥也没干,哪弄来的第九名?偏偏夏侯龙城还是一贯的聪明,天后明显已经有些无语了。

    天后的本意不想当小侄子的面摆天后的架子,娘家人毕竟难得来一回,所以话说的比较委婉,想让小侄子自己交代了,可夏侯龙城压根就不开窍,于是她只好点明道:“你的确没有鲁莽,挖个洞躲着一出不出,一出来就能拿到考核第九名,天上都能掉下好成绩砸你头上,这得多大的本事。”

    此话一出,夏侯龙城终于转过弯来了,浮夸笑容僵在脸上,神情抽搐。

    天后转身而去,回到了长案后面坐下,“龙儿,姑姑可不想看到你骗我。说吧!说说你这第九名是怎么来的。”

    夏侯龙城倒是想骗,可已经被戳穿了,也不知道自己姑姑究竟知道多少,哪还敢骗,只好犹犹豫豫、吞吞吐吐、老老实实地交代了出来,“是牛有德给我的……”

    将当时准备打劫结果撞上牛有德的情形给讲了出来。

    “原来如此!”天后明悟点头,稍作沉默之后,问道:“你不是和那牛有德有仇吗?我听说你还和他签下了决一死战的契约,还打不打了?”

    夏侯龙城胸膛又是一挺道:“男子汉大丈夫岂能记那点小仇,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那契约已经毁了,我和牛有德已经是兄弟了……”叽里呱啦讲起了和苗毅在一起的日子是如何的友好。

    你真当你有如此魅力?天后盯着这侄子真心无语了,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只好话锋一转。扯到了家长里短上鼓励了几句,然后又赏了点东西,便命人领了他离开天宫,打发走了。

    傍晚,夕景园中。宫女翩跹起舞,青主阁内捻须观赏,周边数名绝色妃子环绕争宠,引的青主不时呵呵轻笑。

    长亭尽头的月门外,领着几名随从走入的天后夏侯承宇脚步微顿,明眸一扫夕景园内的情形,目光冷冷落在了那几名环绕青主的绝色妃子身上。

    有一点不得不承认,夏侯承宇的姿色确实长的一般,与那些后宫佳丽根本不能比,可能是夏侯家族血统的原因。夏侯家族就没有长的好看的男女,譬如夏侯龙城。

    可是那些后宫佳丽也没办法和夏侯承宇比家世背景,五大豪门之一岂是谁都能比的,一瞥到夏侯承宇的出现,几位绝色佳丽眼中闪过一丝慌乱,赶紧收了争宠的媚态。

    主动把青主一旁的位置让了出来,怕引起夏侯承宇的误会。

    “陛下!”夏侯承宇上前行礼后,见青主歌舞看的入神没吭声,便不请自入地坐在了青主的边上,整个天庭她是唯一有资格和青主并肩而坐的人。

    “天后娘娘!”诸妃行礼。夏侯承宇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见天后脸色似乎不太愉悦,几位绝色佳丽立马识相地各找了理由告退离去。

    不识相不行,敢在天后面前争宠简直是找死。天后身后力顶的是夏侯家族,夏侯家族虽然不能直接对宫中的她们怎么样。却是能把她们背后的势力给扫了。

    一旦没了实力在身后支持,也就意味着宫里没人再帮你说话了,谁也不会为了一个没势力背景的人而得罪有势力背景的人,那么下场可想而知,天后只需一个眼色就能冒出一大堆人给你找茬网罗罪名,能轻易将你弄死。而你一旦没了势力背景。天帝是不会为了一个无关轻重的人闹得后宫不宁的,就算天帝过问,你也是一个背负了满身罪名该死的人,连个帮你伸冤的人都没有。

    所以说,后宫中的女人能不能在后宫站住脚,决定因素还是在宫外,宫内只是天帝的欢愉场所,帮天帝掌控天下的人还是宫外的那些大臣,不是宫内争宠的女人。天帝若是重用了哪位妃子在宫外的家人,那这位妃子在宫内就没人敢乱动,否则因为宫内的事坏了天帝在宫外的天下大事不是后宫里的女人能承担的。

    因此,宫内许多女人都希望得到天帝的宠爱,令天帝爱屋及乌垂青自己的家人,反哺稳固自己在宫中的地位。而那些没有背景的女人,则希望和外面的天庭重臣搞好关系,遇上什么麻烦的话,那些重臣在陛下面前一句话顶过自己讲千百句。

    由此可见,天后这个位置不是什么人都能坐的,没有相当的实力背景坐不上这个位置,长的美丑不重要。

    夏侯承宇没有打扰青主观赏歌舞,轻轻帮青主的杯子里续上琼浆玉液。

    “听说你侄子今天进宫了。”目不转睛观赏歌舞的青主突然来了句。

    夏侯承宇就知道这样的事情瞒不过他,笑道:“是的,是夏侯龙城来了,有点事找他问问,不问清楚,臣妾心里不踏实。”

    青主:“夏侯龙城…是那个前往炼狱之地参加了考核的那个吧?”

    “陛下好记性,正是那个。”

    “听说他考了第九名,成绩不错。”

    “臣妾正是为了这事找他问个明白,就他那粗鲁小子怎么可能考的上第九名。不问不知道,问清楚后臣妾非常生气,原来他那成绩是牛有德和他分享让他沾了光……”将详细情况讲过后,夏侯承宇依然是脸有怒色的样子道:“臣妾已经安排了,回头就把他这个第九名给免掉,考核之事毕竟是臣妾一手主持的,焉能自身不能持正!”

    “你呀!”青主终于露出了笑容,偏头将目光投到了她身上,“这次考核同名次的人不少,真当朕不知道怎么回事?朕只是不想一下把事情做的太绝引起太大的反弹,毕竟高冠已经砍了那么多脑袋,才让高冠停止了继续往下查。夏侯龙城说来也算是朕半个侄子,就一个天街大统领的位置,给就给他吧,犯不着拿他来证明什么给别人看,有人拿这事说事,你就说是朕的意思,我倒要看看谁敢说什么。”

    区区一个天街大统领的位置他的确不会放在眼里,他在乎的是夏侯承宇对这事的态度,会不会瞒自己。

    而夏侯承宇显然也摸准了青主的脉,其实她通过夏侯家的人就能把事情给搞明白,故意把夏侯龙城给半路拦到这里来就是要做给青主看的。

    夏侯承宇苦笑道:“既然是陛下帮他说话了,也是那臭小子的福气,臣妾遵旨就是了。只是接下来的考核,臣妾多少还是会担心群臣的反应过大,想请示陛下的意见。”

    “你放手去做吧,有朕给你撑腰,你无须担心什么。考核同名次的事情朕是打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不过谁要是反对,那就先看看自己的屁股干净不干净,该查谁,不查谁,朕说的算!”青主淡淡一声,伸手端了一旁的琼浆玉液慢饮。

    夏侯承宇恍然大悟,原来不让高冠继续查下去是留了后手为后面的继续考核铺路。

    她这里刚明悟,青主又问道:“那个牛有德你觉得怎么样?”

    夏侯承宇不知他为何忽然又问到这事上面来,没把话说死:“能直达天听,名气倒是不小,臣妾也只是耳闻,究竟如何不太清楚,陛下的意思是?”

    青主微微一笑,“只是有几个老家伙顺口在朕面前提了下,回来参与朝会的腾飞更是意愿强烈,那意思都是想把人要过去,都觉得这样的战将放在天街混吃等死埋没了。哎!连高冠也向朕开口了,想把人要到监察右部去,倒是搞的朕左右为难给谁都不合适。朕说了,这是天街系统的人,放不放人还是看你的意思,让他们找你商量去,估摸着快找人向你递话了,你心里先有个准备。”

    “高右使也开口了?”夏侯承宇很是一脸诧异地问了声。

    青主点头:“好像当年考核刚开始时,高右使就提了一次,朕当时也说了,只要你没意见就行。那时还不知道那个牛有德能不能活着回来就暂时按下了,想不到这次高冠又提及了,倒是令朕对那牛有德有了些兴趣。”

    夏侯承宇目光急闪,这么多人开口要人,连高冠都两度开口…当即笑着试探:“听陛下这么一说,臣妾也来了兴趣。再说了,什么叫做把人放在天街就是混吃等死埋没了,这叫什么话,这话臣妾听了不高兴,臣妾这次怕是要驳一驳高右使的面子了。”

    青主失笑道:“一个金莲小修士,还不值得朕去操心,等他成长起来了看看再说吧,现在还派不上什么用场,是你手底下的人,你自己看着办吧。”

    果然如同青主所说,接下的几天,陆续有权贵夫人进宫拜见天后,言语间果真在递话要人,越是这样夏侯承宇越稀罕,都一一给驳了。理由也很简单,要人的人太多,给谁都怕得罪人,干脆左右都不得罪,谁都不给!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