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二六七章 劫后余生

飞天 第一二六七章 劫后余生

    所以从考核人马一进入地狱散开后,碧月夫人就被盯上了。

    差不多了的时候,公孙立道果断出手。

    苗毅的要求很简单,要逼碧月夫人落单,稍给点教训,不要杀。

    几个彩莲修士对公孙立道来说,小意思,不就是放碧月夫人一个人跑嘛。

    于是碧月夫人的同伴果断全部死光了,对上公孙立道跑都没办法跑,连招架之力都没有,仅凭攻击余威就将碧月夫人给打成了重伤,坐骑是折损了一头又一头,都死光了。

    庆幸的是,不知又从哪里冒出了一名高手,和公孙立道干了起来,那真是打的轰轰烈烈。

    碧月夫人可谓是谢天谢地,感谢满天神佛,赶紧趁着人家无暇顾及自己仓惶逃命。

    轰!星空中硬对一拳的两条人影撞开,其中之一的公孙立道稳住身形,朝对面欲要再次冲来之人抬手道:“司徒,好了,已经走远了。”

    一袭紫罗兰色纱裙的靓丽身影骤停,徐徐飘到了公孙立道面前,弥张的如瀑黑发渐渐收拢,整齐齐腰,眉如远山,眸若秋水,瑶鼻朱唇,净面素雅,清冷高贵。

    此女不是别人,正是无量一道的五位大将军之一的司徒晴兰!

    石云边、敖铁、公孙立道、司徒晴兰、海渊客,前三位苗毅都见过,后两位苗毅连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问问你的人,盯住了没有?”看着碧月夫人逃窜的方向,公孙立道淡淡一声。

    司徒晴兰摸出了星铃一阵摇晃,没一会儿收了星铃,同样看向碧月夫人逃窜的方向,“放心吧!已经盯上了,那边各个方向都派了人蹲守,不管她逃往哪个方向,前方都会及时安排人提前等着,逃不出我们的视线。”

    公孙立道颔首道:“那就好。千万别出什么意外,将主特意再三交代过,说是关系重大,否则也不用你我亲自出马。”

    司徒晴兰问:“这究竟演的是哪一出?”

    公孙立道:“我也不知道演的是哪一出。好像是圣主在反贼那边的上司。”

    “圣主?”司徒晴兰缓缓回头,“你叫的还挺顺口嘛!”

    公孙立道叹道:“你刚好和海渊客在外面办差,你们能躲着不见,也就不用朝拜,可这样躲有用么?我们又能有什么办法。将主已经讲的很明白了,大家的生死都捏在白主的手上,不从也要从!”

    “白主,他还活着么…”司徒晴兰呢喃一声,不知想到了些什么,微微有些精神恍惚,回过神来,绷了绷嘴唇道:“听说这位新圣主单枪匹马在同阶修为组成的百万大军中杀了个三进三出,听起来似乎有点意思,有机会倒是要见识见识。也好…”话顿,摸出了星铃稍作倾听,收了星铃又说道:“目标已经停下来了。”

    “走!去看看。”

    两人须臾间身形远逝星空深处。

    “噗!”落地摇摇晃晃的碧月夫人手捂胸口喷出一口鲜血来,靠在一块岩石旁,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摸出了一株星华仙草,一股脑地塞进了嘴里,再也顾不上什么风范和形象了,保命要紧,赶紧施法炼化。

    跑不动了。真的跑不动了,伤的太重了!她怀疑若不是身上的高纯度红晶战甲护体,只怕已经是一命呜呼了。

    星华仙草的药效毋庸置疑,待到伤势稍缓。稀里哗啦拖着一身战甲的碧月夫人又爬了起来,将凌乱头发随便一收拢,草草盘在头顶,歪吊在肩头的头盔重新扶到了脑袋上戴好,环顾寸草不生的荒凉四周。

    太恐怖了!她真没想到才一入地狱没太久就撞上了反贼,更没想到竟撞上了显圣境界的高手。

    自己同伴也穿着高纯度红晶战甲。却被人家隔空一掌给打的血肉之躯宛若肉泥一般从战甲里飚射出来,自己被攻击余波株连也直接震飞了出去,根本无任何招架可能。

    想到那一幕,想到一个大活人化作肉泥从盔甲里挤射出的情形,碧月夫人恶心的想吐,更多的是不寒而栗,没想到炼狱之地危险如斯!

    环顾警惕四周,没发现再有人追来,眼睛红了,眼泪泛出,可谓喜极而泣,庆幸不已,庆幸自己居然还活着,居然从显圣境界的高手手下逃了一命,若不是另有人出现令那恐怖高手转移了攻击目标顾不上了自己的话,自己焉有命在,能捡回这条命真是幸运的没话说了。

    多少年了,一直养尊处优,有个侯爷夫君撑腰,什么时候遭受过这样的惊吓!

    碧月夫人抹了把眼泪,她觉得此地不宜久留,可是看看那诡谲莫测的星空,她真心不敢到处乱跑了,万一又撞上反贼怎么办?

    回头打量周围的地形,先施法将刚才吐血的地面给掩饰处理了一下,既然决定藏身于此,就不能留下什么蛛丝马迹。

    旋即又快速掠向了右侧,她记得从天而降时看到那地方有个峡谷。

    前方的确有一道沟壑峡谷,碧月夫人闪身而入,在峡谷内到处搜寻一遍后,找了个合适的位置,开始施法打洞。打出的土石不敢乱扔,统统装进了储物戒内。

    却没发现峡谷一侧的上方有一陌生汉子悄悄靠近,朝峡谷内看了一眼后又迅速缩回了脑袋,回头朝远处打了个手势,立刻有四人出现散开,将这段峡谷给纳入了监控范围。

    那汉子自己则悄然退去,离远后,方施法飘然而去,落在了数百里外的一处荒原中,见到了负手而立的公孙立道和司徒晴兰,指了指碧月夫人准备藏身的地方,一番禀报。

    而峡谷中,深挖出洞穴的碧月夫人又跳出了峡谷到处东张西望检查了一下,确认无人发现后又返身跳回了峡谷中,搬了一块大石头退进了洞穴中,大石头自然而然地将洞口给堵住了,镶嵌在了洞口上,从外面看还真难发现下面有个藏身洞窟。

    没多久,公孙立道和司徒晴兰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了峡谷上方的山崖上,随行汉子朝堵住洞口的大石头指了指,示意了碧月夫人藏身的地方。

    “盯紧了,有任何变化及时联系我。”司徒晴兰示意一声,随后和公孙立道双双掠空而去。

    他们两个亲自出手演戏已经算是给了碧月夫人天大的面子,不可能还留在这里盯梢……

    守城宫静谧,小楼沐浴在绵绵细雨下,苗毅静立,凭栏听屋檐水滴声。

    楼内,茶水已沸,跪坐的姬美丽双手将两鬓垂发捋至耳背,提壶倒满两杯,随后端了一杯起身,慢慢走到门口,身子半倚在门框上。

    阴沉沉的天,细雨笼罩的守城宫,花团锦簇中沐雨的小楼。楼上门外凭栏处身段挺拔的男子,面容刚毅,目光透过雨幕略显思索走神。男子身后门框边,美人半倚,手上捧着一杯热茶。

    这情景有几分如诗如画的美感。

    做人真好!怪不得天下妖修脱壳塑形时的第一选择都是化人,做人的确是件高雅的事情,非蛮荒中的野兽能比。

    姬美丽心中突然有感而发,发现自己挺喜欢这样的感觉,她对身边这个男人并不反感,觉得如果能这样和他过一辈子也是挺不错的,然而彼此间都有太多的无奈,就说她吧,她身后还有个姬家,不可能当做不存在。

    回过神来,红唇轻吹茶盏中冒出的热气,慢慢湿唇抿了口,又斜眼看了看凭栏处的身影,姬美丽终于忍不住问道:“你已经站了好久了,在想什么?”

    苗毅面对如丝雨幕,微微一笑,“没想什么,在等一个消息,今天应该会出结果了。”

    姬美丽目光闪了闪,问:“在等什么消息?”

    “能告诉你的我自然会告诉你,所以不该问的别问,有资格管那么多的是正室夫人,有一个云知秋管着我已经足够了,若是你们都变成了云知秋,介时我往哪躲去?乖乖摆正自己的位置,做好你的妾室就够了,千万别掺和太多,我养你一辈子,希望你永远记住我今天的话!否则…”转身笑言的苗毅话没完全说完,伸手摸了摸她的脸蛋,顺手拿了她手中的茶杯就往嘴边放。

    若有所思的姬美丽出声阻止:“这杯我喝过的,里面有倒好的。”

    苗毅耸耸肩,不以为意,放在了嘴边,转过身面对如丝雨幕慢慢品着。

    姬美丽靠在门框边静静看了他一会儿,又偏头看向不知何时才能停的小雨,目露沉思。

    然而难得的清净终是难长久,很快苗毅又返手将茶杯递回了她的手中,摸出了星铃凝听。

    姬美丽看着他回复后,又见他另摸出一只星铃,不知在和哪里联系,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躲在地洞深处的碧月夫人也在对外联系,心有余悸地和自己丈夫天元侯联系,诉说着惊恐遭遇,说着说着想到前途未卜竟然哭了起来,可惜天元侯看不见。

    天元侯:你确认是显圣境界的高手?长什么样?

    碧月夫人当即将自己见到的两人外貌形容了一下。

    天元侯听后吃了一惊,回复:夫人,你这次的确有够命大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碰到的应该是无量一道的公孙立道和司徒晴兰,也许是两人之间有什么冲突才打了起来,才给你捡到机会躲过一劫。

    碧月夫人:我不管他们是什么人,我只问你我现在该怎么办?你必须想办法救我。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