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二七零章 所托非人

飞天 第一二七零章 所托非人

    “……”徐堂然瞠目结舌,大统领暗示的再明白不过了,那就是他已经摆平了上面。

    他有点难以想象,碧月夫人怎么会把自己的两名亲信手下交给苗毅,心中暗暗吃惊于苗毅的能耐,这也行?

    他也知道该怎么做了,连连点头道:“大人放心,卑职一定让宫雨菲和李环堂死的对上对下都能交代,若有纰漏和大人无关,卑职一个人兜。”

    他很清楚干这种事情意味着什么,天庭未必公允,但游戏规则摆在这,上面人弄死下面人虽然容易,但凡事要讲规矩,由不得你想杀就杀,没了规矩为下者皆人心惶惶,天庭岂不是要大乱?事情做了一旦上面查起来交代不过去,会很麻烦的……

    宴请西城区的帖子发下去了,皇甫君媃也找上门了,后果自然是老账、新账一起算。

    骗她说不会去参加考核,参加了考核又拒绝跟她联系,回来后又拒绝跟她见面,约定好的地下情人关系被狗吃了?逮住苗毅好一顿臭骂。骂完之后,该干嘛干嘛,两人又滚在了一起……

    云消雨歇后,皇甫美人的气也消了,秀发散乱,赤条条慵懒在榻上不愿动。

    啪啪!苗毅在她屁股上拍了拍,调侃道:“之前不是怪我不见你么,要不,留在守城宫陪我几天。”

    拨开他的手,皇甫君媃慵懒坐起,趴他后背搂了他脖子,“想的美,莫名其妙消失几天不回一旦引的我娘怀疑怎么办?”旋即又在他耳边吐气如兰道:“晚上去我那…”

    苗毅笑道:“喂不饱的浪蹄子,我这里也有事。”

    “说谁呢?你才浪!”皇甫君媃啐了声,不过想到之前的疯狂,脸颊暗暗一红。又在他耳垂上轻轻咬了口,“天香楼的徐妈妈托我做媒呢。”

    苗毅一愣,“做什么媒?”

    皇甫君媃窃笑道:“人家看上你了。”

    一想到那浓妆艳抹的徐娘。苗毅一阵恶寒,“你在开玩笑吧?”

    皇甫一怔。旋即咯咯大笑,笑的胸前两团雪白抖个不停,笑趴在他肩头,上气不接下气道:“是雪玲珑,徐妈妈让我做媒撮合你和雪玲珑,希望能把雪玲珑嫁给你,明媒正娶的正室,你什么个意思吧?不会嫌弃人家的出身吧?”

    苗毅松了口气。差点被这女人吓到,不过若说他对雪玲珑不动心是假的,雪玲珑的才艺和姿色毕竟摆在那,是个正常男人的都会动心,然而他这边的情况不可能将雪玲珑明媒正娶,收房做妾倒是可以考虑考虑,估计云知秋那一关又难过,更何况他当初还阻止过徐堂然,现在自己再下手未免吃相难看,徐堂然…

    稍作斟酌。苗毅摇头道:“没兴趣。”

    “有兴趣也不行,就算你答应我也能给你搞黄了,就别做那左拥右抱的美梦了。这事你别管了,我来处理。”戳了戳他后脑勺,又搂他脖子说道:“说正事,这天街你不适合再呆下去了,想办法换个地方吧?”

    苗毅回头后看,“怎么?商会那边是不是有什么打算?”

    皇甫君媃:“目前倒也没什么打算,可你想过没有,这天街各方权贵的势力混杂,不是什么人都能有那心胸和你大人不计小人过的。你能妥协,别人却未必会轻易放过你。你在炼狱之地毕竟杀了那么多权贵子弟,表面上也许能一派祥和。暗中说不定就有人在找机会对付你。”

    苗毅眸中闪过一抹冷厉,旋即淡淡一笑,拉了抱住自己脖子的胳膊一拽,“啊”皇甫君媃一声惊呼,翻身跌落他的怀中,躺在了他的大腿上直瞪眼。

    苗毅撩拨了一下她的下巴,“离开了天街我还能去哪?”

    皇甫君媃目闪娇嗔之意,实则看的出她很喜欢这调调,伸手拉了他的耳朵,“已经帮你想好了退路,嫁给我!离开天街嫁入我皇甫家族,满朝权贵便没人敢再轻易对你下手,我们以后也不用再偷偷摸摸了。”

    “哈哈!”苗毅美人在怀,仰天大笑,好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

    皇甫君媃怔住,怔怔看着他,发现他竟笑得如此豪迈,谁知惊变突生,苗毅胳膊一挥,就像扔一件小物件一般,直接将她扔开到一旁,下榻捡了衣服穿戴。

    光溜溜羔羊般翻转的皇甫君媃顿时恼羞成怒,抓了只枕头砸去。谁能想到平常高贵端庄的皇甫掌柜如今竟是这般羞人不堪模样。

    苗毅挥手拨开砸来的枕头,极为顺手,似乎已经习惯了对方扔枕头的这套,边穿戴边说道:“入赘是不可能的,走一步看一步吧!我这次真的是拿出了诚意来化干戈为玉帛,才轮流宴请,只是我以后毕竟还要在天街混,我摆出了态度,你们商会是不是也要拿出点态度?你如果真的想帮我,就帮我挽回点面子……”

    锦簇花团中,徐堂然顺手采了支花在手中,不时鼻前轻嗅,冷眼旁观一旁的情形。

    宫雨菲和李环堂就站在苗毅面前。

    苗毅一声不吭,冷冷盯着二人,脑海中浮现的是当初在东华总镇府山下庄园时的情形,那时的两人可没这么乖。

    宫雨菲和李环堂亦是一声不吭,两人已经拜见过了,可是却没得到苗毅的回复,又不敢直视苗毅的目光,被苗毅看的浑身不自在,压力很大,担心苗毅乱来。

    好一会儿,负手而立的苗毅缓步上前,站在了二人跟前,放出了一只手摸向宫雨菲的脸。

    宫雨菲一惊,下意识脖子后仰,伸手挡住了苗毅的手。

    “嗯?”苗毅鼻腔中发出质疑之声,目光冷厉。

    李环堂赶紧朝宫雨菲使眼色,貌似在示意小不忍则乱大谋。

    宫雨菲也知道一旦被扣上以下犯上的帽子等于是被苗毅找到了下手的借口,嘴唇紧绷,慢慢放下了阻挡的手。

    苗毅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两颊,如同验牲口一般,左右掰着宫雨菲的脑袋欣赏。

    宫雨菲一张脸涨的通红,羞愤难耐。她还没和男人有过肌肤之亲,她也知道自己的能力有限,但是姿色还是有几分的,她很清楚这是自己最后的本钱,一直在待价而沽,等到有价值且合适的男人出现再托付终生,方不虚此生。

    捏着她脸左看右看的苗毅淡然道:“今晚留下陪我如何?”

    嗅着鲜花的徐堂然一怔,看着这边目光急闪,露出若有所思神色。

    宫雨菲却是一惊,猛然摇头摆脱了苗毅的魔爪,快速后退,拱手道:“还请大统领自重!”

    苗毅作罢,不再提这事,背手道:“你们两个胆子不小,还敢来我这!”

    宫雨菲:“整个东华总镇府都是总镇大人的辖区,我等奉调赴任,如果大统领有什么意见,我们可以返回。”这是在暗示苗毅,你如果不满上峰的法旨,我们可以回去。

    “你们离开太久了,先去西城区熟悉熟悉情况。”苗毅扔下两人转身就走,边走边说道:“徐堂然,人交给你了。”

    “是!”徐堂然夹花抱拳领命,旋即转身对二人笑道:“二位先去西城区统领府暂歇,徐某随后就到。”

    两人巴不得快点离开这里,拱手示意了一下立刻就走。

    徐堂然却是追进了正厅之内,走到苗毅身边低声道:“大人若是对宫雨菲有兴趣,卑职想办法安排。”

    苗毅斜他一眼,宫雨菲是有点姿色不错,可就凭宫雨菲的姿色他还真看不上,家里的妻妾哪个会比宫雨菲差了,偷偷摸摸的皇甫君媃也能甩宫雨菲几条街,他犯得着吗?刚才只不过是在羞辱宫雨菲而已,却让这马屁精给盯上了。

    “没兴趣,做好你自己的事。”

    “呃…”徐堂然知道马屁拍到马腿上了,连连称是退下了,出了门还纳闷,大统领是怎么回事,怎么不见他近女色?难道是和那宝莲?也不对啊,凭咱老徐的眼光,那宝莲应该还是个处才对…

    守城宫,又是一个华灯初上的傍晚,这次宴请的是西城区的商铺掌柜,西城区统领徐堂然亲自在守城宫门口迎客。

    宫雨菲和李环堂也被他拉了来,这些日子徐堂然有事没事就拉着两人到处转。

    这次来的人明显多了,不像上次那般,这次接到请帖的近百号商铺掌柜都挺给面子,都来齐了。

    玉虚真人也来了。

    皇甫君媃也来了,只是从正大门进的她眼神有点飘忽,她已经习惯了从地道进出守城宫,来此偷偷摸摸惯了,突然正儿八经来一下还有点不自在了。

    当晚酒宴,又是宾主相欢,苗大统领给面子,下座的诸位掌柜们表面上也是毕恭毕敬,气氛不错。

    只是在阁楼内透过窗子看着外面起舞的雪玲珑,看着雪玲珑在苗毅面前倾情卖力表演,徐妈妈心中唏嘘,她托付给皇甫君媃的事黄了,都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跟雪玲珑说,怕那丫头受打击,因她知道雪玲珑被她说的意动了,已经做好了嫁给牛大统领的心理准备。

    殊不知所托非人啊!

    正精神恍惚间,她所托那人突然出声了,不由看去,只见皇甫君媃笑吟吟举杯站了起来,对众人笑道:“大统领如此给面子,我们也不能不知好歹,不如请大统领赏个面子,给我们一次回请的机会如何?”(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