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二七六章 血流成河

飞天 第一二七六章 血流成河

    立斩!如此迫不及待的两个字,似乎怕夜长梦多!

    守城宫门前台阶上的伏青,手握星铃凝噎,凝视着下方黑压压跪了一片的人。

    “大人怎么说?”鹰无敌问了声。

    “立斩!”伏青徐徐吐出这两个字。

    鹰无敌眉头一皱。徐堂然却不以为然,啧啧一声道:“既然大统领下令了,那就照做吧。”

    “等等!”慕容星华阻挠一声,“我要确认一下。”快速摸出了星铃和苗毅联系。

    联系之后,慕容星华沉默了,得到的答复和伏青得到的答复没有什么区别。

    三人见她不说话,明白了。

    什么叫一声令下血流成河?这就是权势!

    “斩!斩!斩!斩!”

    四城区统领同时下令,声音回荡,现场所有人却是瞬间陷入了一片宁静。

    是要斩我们吗?下跪诸人惊住了,说了束手就擒审问明白与什么刺杀无牵连就放过他们的,为何连审都没审?

    围观诸人还想看牛大统领怎么处置,有些没见过牛有德的还想看看大名鼎鼎的牛有德到底长什么样,结果连牛大统领的影子都没看到,就直接蹦出了斩令。

    人群中,牛大统领的一群妻妾们心惊肉跳。

    噗!直到屠刀砍飞第一颗头颅,现场终于陷入了巨大的惊恐,骚动,慌乱。

    “为什么杀我们?我们何罪之有?”

    “说了束手就擒投降不杀的!”

    “不!”

    惶恐惊叫声,凄厉惨叫声,轩然噪响在守城宫前。

    跪地的八千多人终于失去了控制。哪怕法力受制,也是想活命的。疯狂向四周冲撞而去。

    此时的他们失去了法力的加持,无异于凡夫俗子。人冲人,人撞人,人挤人,挤翻在地的人遭受着践踏。

    八千余人四冲而去,周边看守的领队偏将大手一挥,整齐列队的天兵天将立刻持长枪、长戟、长刀以对,锋利刀枪迎向了对外冲出的血肉之躯。

    噗噗噗!捅进了冲出的血肉之躯,捅进了冲来的胸膛之中,结阵将惊慌四散之人给推了回去。推回了天兵天将防守的四边框框里面。

    哗啦啦!一阵战甲摩擦声响起,又有数百名天兵天将拔出雪亮大刀,受令跳入了包围中,挥刀左砍右劈,一刀一颗头颅飞起,成一排推进砍杀,上面下令斩,那就是斩首!

    鲜血乱溅,头颅乱飞。凄厉惨叫声不绝于耳。

    不消片刻的工夫,惨叫声终于消停,八千余人横尸现场,血水汩汩流淌。血流成河,如裂纹般迅速向街道四周延伸。

    围了一圈的天兵天将未散,手持武器原地不动。围住的中间,数百名天兵天将脚踏尸体。踩在血泊中来回反复搜索,发现有未死透的立刻补刀。防止有人侥幸逃脱。

    一阵风来,浓郁血腥味激荡散开,吹向围观的静默人群,令人嗅之打了个激灵。再看向那笼罩在夜色下的阴沉守城宫,仿佛一头潜伏在夜色中的狰狞巨兽,令人不寒而栗。

    此时此刻,所有人才真正明白了,眼前这座阴沉宫殿的主人才是这座天街的真正主人,而不是那些仗着势力背景趾高气昂的商会掌柜。当沉睡于这座宫殿的主人睁开双眼醒来时,所有羞辱、谩骂、嘲讽的人都会付出惨痛代价。

    诸人再看守城宫,心中平添了几分畏惧感,感觉到了代天镇守于此的权力有多恐怖,一声令下,血流成河!

    云知秋和嫏嬛姐妹等还好点,毕竟有过一次经历,姬美丽等一群小妾多少有些惊住了,终于见识到了和她们平常接触到的那个苗毅不一样的一面,血腥,残暴!

    血水汇集流淌进了路边的沟渠中,竟发出了哗哗流水声!

    伏青拿出星铃上报苗毅:大人,八千三百六十二人已经全部正法,处决完毕!

    凭栏静默了一会儿的苗毅转身,踱步走回了阁楼屋檐下,看着正厅内的尸体,还有那瑟瑟发抖抱头蹲地的一群人,冷冷扫了几眼,他正要交代几句回去,谁知杨庆又来了消息。

    秦薇薇目睹了屠杀现场,她也担心那后果,迅速联系了杨庆。

    小世界那边的杨庆立马知道事情结束了,迅速传讯来问状况:大人,情况如何?

    苗毅回:不出所料,那些人果然准备了高手伺机而动……

    听完大概的状况后,杨庆忙回:大人,既然已经做了,就不要心慈手软,可能会泄露现场情况的人一律速速灭口!

    苗毅偏头看了看仍趴在台阶上昏迷的皇甫君媃,微露思量神色。

    他也想灭口,他试着说服自己要不要连皇甫君媃一起灭口处决了,可终究还是在下那决心的边缘收手了,只是若留她一人的性命未免令人生疑,干脆送个顺水人情,看天后、寇家和正气门或宝莲的面子,放过了周燃、乌寒山和玉虚真人。这次是见人头抄铺子,放过了这四人,也就等于放过了那几家铺子没抄。

    既然留了这些人没杀,那些什么歌舞艺妓也就没了再杀的必要。

    稍作思索的苗毅回复:算了,这些人杀不杀已经不重要了。

    杨庆:大人何出此言?这些人都亲眼目睹了现场,若上面追问保护你的高手怎么来的,你怎么解释?

    苗毅:我需要解释吗?我识破了他们犯上作乱行刺谋杀的奸计,情况紧急之下花钱雇人来保护不行吗?仅凭刺杀一条,就是今番事情的完美借口!

    小世界,徘徊在屋内来回走动的杨庆急得只摇头。

    一旁的秦夕见状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明明能了断彻底的事情,他却要横生枝节,罢了罢了。”杨庆仰天长叹一声。又摇了摇头,继续摇动星铃回复:大人请听我一言。你如果执意要留下活口,上报时记得切莫再提什么行刺谋杀之事。绝口不提,就当那事没发生过。

    苗毅问:何意?

    杨庆:引外人介入天庭内部事物,这事可大可小,你抄了数百家商铺,杀了数千人,其背后的势力反扑,芝麻点大的事也能给你搞成天大的事,非大人目前的境况能抵挡。大人代天牧守一方,你若上报商会行刺于你。又事实俱在,商会刺杀的举动无异于谋反,让其背后的主子们情何以堪?就如卑职当初所说,遇上这样的事情,你让天帝如何处置?是大人重要还是满朝大臣重要?这种事情只能是下不举、上不究,天帝也不想把这种事情搞大。不过刺杀的消息不必封锁,让他传出去,把刺杀大人的事给坐实了!只是大人却不能上报,否则就是逼得上面人下不了台。大人只需上报商会抗命一条便够了,凭大人手上掌握的商会这些年抗命不遵、不服天庭管束的铁证就足以为这次的行为做出解释,大势在大人这一边,其他的不必说太多。而大人不举报刺杀之事。满朝大臣又不是瞎子聋子傻子,他们自然会明白大人的用意,至少明面上不会再纠缠大人。不会再拿大人引外人介入天庭内部的事或下毒的事做文章,这事上上下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否则逼得大人拿刺杀的事做文章,只会闹得他们自己难堪。此乃杨庆一片肺腑之言。大人知否?

    苗毅之前在此湖边沉默良久,其实也在纠结各种不利的后果,杀不杀皇甫君媃等人灭口成了关键,此时听杨庆一言可谓拨云见日,心中豁然开朗。

    结束联系收了星铃后,苗毅踱步走入了一群瑟瑟发抖的戏子中间,淡然道:“商会图谋不轨,伏下杀手欲刺杀本大统领,你们都看到了!不过此事早已被本大统领识破,击破此奸谋,将一贼就地正法!此事不关你们的事,都回去吧!徐妈妈,带着你的人走吧。”

    蹲在地上惶恐不安中的徐妈妈抬头看去,见苗毅点了点头,是真的要放她们走,当即起身招呼天香楼的人,“快走快走,大家快走,不要耽误大统领办事。”

    很快,一帮戏子就跑光了,只是可惜了之前那群舞女,包括给苗毅喂酒的那位美人,皆已毒发身亡。

    苗毅挥了挥手,周燃、乌寒山、皇甫君媃、玉虚真人都被拖走了,暂时押赴大牢看管。

    不相干的人都走了后,苗毅方转身对千罗等人道:“你们不宜再留在我身边了,待城门开放后,立刻远遁。”

    四人微微点头,知道什么意思,再逗留让天庭查出来就要牵连到天行宫了。

    谁知苗毅下一句话出,立刻坏了四人的心情,“你们放心,只要我不出事,这事就绝对不会牵扯到天行宫身上。”

    什么意思?四人顿时眼神古怪,这是怕咱们杀人灭口,暗示他手上留了后手么?

    从天而降落在守城宫门外时,只剩苗毅独自一人,回头瞥了眼尸横遍地、血流成河的街道,只留了个背影给大家,许多不认识他的人都没看清他的脸。

    “大统领!”四位统领一起行礼拜见。

    苗毅看了看地上宫雨菲和李环堂的尸体,问道:“怎么回事?”

    “回大统领,此二人可恶之极……”徐堂然自然是将编排的经过讲了遍。

    苗毅瞅了瞅徐堂然那两位亲信的尸体,又饱含深意地瞥了眼徐堂然,没多说什么,只叮嘱了一声:“将此事详细经过详述上报。”说罢径直朝宫门内大步走去。

    “是!”徐堂然对着他走动的后背拱手领命。

    “啊!”然而就在这时,突然一阵惊哗声起。

    苗毅霍然回头,亦大惊,只见一眉心浮现一品彩莲的修士忽然不知从哪窜了出来,闪电般朝他急扑而来,速度之快令苗毅根本无法逃窜。

    顷刻间扭身张臂的苗毅,破法弓、流星箭瞬间在手,急速马步拉弓,弓箭之上宝光流潋,砰一声炸响,一道流光骤然射出。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