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二七九章 你妈来看你了

飞天 第一二七九章 你妈来看你了

    守城宫地牢,周燃、乌寒山、玉虚真人、皇甫君媃各关一间,地牢的环境自然是别指望能有多干净,其实能被直接关进守城宫的地牢也算是一种荣幸,一般人关进四城区的地牢就完了,哪有资格关在这里。

    皇甫君媃和其他人隔得远远的,被关在最里面的囚笼,蹲坐在角落,双臂抱膝,神情黯然,人也罕见的憔悴,双目无神,嘴上还有被苗毅强行塞过鸡腿的油腻也不曾擦拭,有谁见过一向光彩照人的皇甫大美人如此这般模样?哪个男人见她不是惊艳之下视若女神?出行还得坐在轿子里,否则回头率太高容易招蜂引蝶。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她这次是真的被苗毅给伤了心,苗毅拿她的信任狠狠利用了她一把,说句难听的简直是不顾她的死活,她当众说出那番引诱商会众人回请的话来,害得商会一众人中了圈套人头落地,让她情何以堪,让她以后如何出去见人?

    嘎吱!牢门打开,出示大统领手谕后,宝莲进了地牢。

    周燃、乌寒山和玉虚真人闻声都走到了囚笼边朝外面走道看去,皇甫君媃一动不动,呆呆傻傻地坐在那走神,貌似什么都没听见。

    无视周燃和乌寒山希翼的眼神,宝莲走到了关押玉虚真人的门口,挥手示意了一下,狱卒立刻上前打开了牢门。

    玉虚真人步出了牢门,略带疑惑看着宝莲问道:“这是?”

    宝莲回道:“宝莲向大统领求情后,大统领已经答应了放师叔祖离去。只是。现在暂时还不能为师叔祖解开身上的禁制,弟子已经通知了师兄们在外面迎接。出去后再自行解开也不迟。”

    “哦!”玉虚真人原来如此一声,心中明白。这是人家大统领念旧情,加上自己在商会只是个陪衬,并未干过任何对不起人家牛大统领的事,否则看那么多人头落地的情形怕也不是宝莲一句求情就能过去的,当即点了点头离去。

    见宝莲从栅栏前经过,周燃连忙喊道:“宝莲姑娘,不知大统领想如何处置我等?”

    宝莲摇了摇头,乌寒山又出声喊道:“宝莲姑娘,请带话给大统领。我乌寒山从头到尾都没有为难过大统领啊!请大统领看在寇文蓝寇总镇的面子上手下留情啊!”

    宝莲点了点头,表示会带到,一句多话都没有。

    从一旁小路来到守城宫大门口,见到天兵天将正在重新修复垮塌的宫门,玉虚真人诧异道:“这是怎么回事?”

    宝莲回了句,“之前大统领刚刚在门口遭遇彩莲修士的刺杀。”

    彩莲修士?玉虚真人一惊,“大统领没事吧?”

    “大统领无恙,刺客已经被大统领射杀,具体情况师叔祖回头一问师兄们便知。弟子现在不便多说什么!”宝莲说话间拿出了开启阵法的法器,打开了出路,请了师叔祖离去。

    玉虚真人一走出宫门,自然是看到了外面满地血水的情形。虽然他之前被抓来的时候已经亲眼目睹了尸横遍地、血流成河的情形,现在尸体也不见了,却依然是让他心惊肉跳。空气中充斥着浓郁的血腥味。

    走下高高的守城宫台阶,立刻有等候的正气门弟子跑了过来。上下打量问安,并迅速帮他解开了身上的法力禁制。

    “快点走。此地不允许逗留!”台阶前的守卫喝斥了一声。

    众人走到了街道的另一边,玉虚真人方对众弟子问道:“听说大统领遭遇了刺杀,怎么回事?”

    “哎!师爷,当时真是太惊险了……”几名弟子当即你一句我一句把当时的情形讲了出来。

    “哎!”听完后的玉虚真人叹了口气,终于明白了宝莲话里的意思,知道了为什么不让他在守城宫解开身上禁制,这是担心再有人对大统领行刺。回头再看向守城宫,想起了当年苗毅尚在正气门的时候,那时的苗毅在他眼里多单纯,现在想想,连下毒的卑鄙手段都用上了,更是杀人不眨眼,不禁摇头:“大统领变了,这官场果然是个大染缸啊!走吧!”招了招手带了一群弟子离去。

    而回去后的宝莲也果然是将乌寒山的话带给了苗毅。

    沐浴梳洗后的苗毅一身小清新,静躺在藤蔓下的摇椅上,闻言稍作琢磨,最终摆了摆手道:“都放了吧!三个都放掉。”

    他本来是想逼周燃和乌寒山写下认罪书的,现在想想已经没了那个必要。

    宝莲很快回到地牢,将法旨转达。

    周燃和乌寒山那是赶紧离去,春花秋月楼一群商铺掌柜的人头落地,被抓来时守城宫门口看到的惨绝人寰情形,想想都怕,哪敢多留,怕苗毅反悔。

    最里间的牢门打开后,皇甫君媃却蹲在角落里不动,丝毫没有离去的意思,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宝莲不得不再次大声提醒了一句,“皇甫掌柜,大统领法外开恩放你回去。”

    “我不走!”皇甫君媃抬起红着的眼眶,咬牙切齿道:“让牛有德来见我!”

    宝莲皱眉道:“皇甫掌柜,你不要得寸进尺,真要惹怒了大统领,你怕是想走也走不了,大统领刀下可不在乎多一个人头。”

    皇甫君媃不吭声了。

    爱走不走!宝莲也有点火大,难道还要我跪下来求你走不成,一挥手,示意狱卒再次把牢门给关了,转身就走了。

    只是没过多久,得了宝莲告知的苗毅真的亲自来了,站在地牢门口默了默后,左右吩咐道:“都退下吧,没有我的同意任何人不准靠近这里。”

    “是!”一众守卫领命告退。

    苗毅提了钥匙,独自走进了地牢,走到尽头,顿步,瞅着皇甫大美人呆在脏兮兮牢狱中的情形忍不住摸了摸鼻子,毕竟是他干的好事。

    皇甫君媃显然对他的脚步声也不陌生,慢慢抬头,确认是那王八蛋后,那真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霍然站了起来,几步上前,双手抓住了栅栏,怒目相视,若不是法力受制无法冲脱囚笼,她肯定要冲出去拼命。

    苗毅走到一旁的小门前,插入钥匙打开了牢门,伸手相请道:“皇甫掌柜受委屈了,请吧!”

    皇甫君媃立马冲出,一把揪住了苗毅的衣襟,怒声道:“牛有德,你竟敢如此利用我!”

    苗毅自然知道她指的是什么,也不做反抗,淡然道:“你自己想多了,这怎么会是利用你,谁都知道你皇甫掌柜不是傻子,怎么可能干出如此明显犯众怒的事,除非以后不想做人了,任谁都会认为是我顺势利用了你的建议,如此一来反而是我帮你撇清了你我的关系。别生气了,走哪都能解释的通。”

    别说,皇甫君媃一怔,还真是这么回事,倒是自己被气糊涂了有点钻牛角尖了。可想想又不对,若真是帮自己为何不事先告知,说明还是利用,当即抓狂了,双拳一阵疯狂扑打,“王八蛋,还敢说不是利用我,还敢糊弄我,我跟你拼了!”

    苗毅迅速抓住了她双手手腕,“别闹了。”

    “你还敢嫌我闹?睡人家的时候怎么不嫌?完事就翻脸不认人,牛有德,你畜生!”

    “比起你当初一睡过完事就联合血妖要我的命,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不值一提,至少我没想过要你的命吧?”

    皇甫君媃当即心虚三分,实在是当初两人发生关系发生的有些太突兀了,彼此间其实并没有什么感情,她当初也看的出来,这王八蛋明显就是玩玩她而已,压根没把她当回事,可现在不一样了,已经是日久生情了,真是把对方当成了自己此生的男人,谁想他竟还这样对付自己。

    可谓越想越气,用力挣扎被抓的双手,“王八蛋,你根本就没把我放在心里,你把我当成了可有可无的玩物。”

    苗毅一把挥开了她的双臂,挥的她踉跄后退几步,挥手反指外面,冷笑道:“你说我没把你当回事?春花秋月楼的情形你也看到了,我最妥当的办法就是将你们统统给杀了灭口!可是为了你,你知不知道我给自己惹来多大的麻烦?为了保护你,我甚至不得不借口把周燃他们也放了,放了他们仅仅是因为怕放你一个人回去,怕你回去不好解释,为了保你妥当我宁愿顶上天大的麻烦,你还敢说我根本没把你放在心上?是不是要我人头落地你才甘心?”

    皇甫君媃哑口无言,愣在当场,她不傻,春花秋月楼的情况的确如苗毅所说,最好的办法就是将所有人灭口,若是单单放她一个人回去的话,她回去了的确难以解释,很容易引人怀疑。

    脸上的怒气瞬间消了,心里的委屈也没了,心里反而有几分甜蜜,可她嘴上哪能服输,裙摆一抖,又痛快地走回了监牢里面,双臂抱胸,斜看上方,冷哼道:“把我当成了什么,由得你想抓就抓,想放就放?今天我若是出不了这口恶气,休想我轻易离开,你看着办!”

    苗毅眉头一挑:“你真不出去?”

    “不出去!”

    “我可告诉你了,你妈来看你了,你娘皇甫端容亲自来了,就在守城宫外面等着,你是不是想让她来亲自问问你为什么赖在这不走?”

    “啊!”摆出死皮赖脸模样的皇甫君媃立刻慌了,她娘可是个厉害角色,连他老子见了也得服服帖帖,她也一贯是老鼠见了猫一般,当即快步而出,紧张道:“我娘怎么来了?”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