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二八二章 ‘家有贤妻’

飞天 第一二八二章 ‘家有贤妻’

    有一点他不得不承认,这女人虽然没脑子,可房事上还是很够味的,笑道:“问你件事,天元星天街大统领牛有德这个人,想必你不陌生吧?”

    査如艳直接撒手了,一脸的不痛快,冷哼道:“我正要跟你说这事,那边刚传来消息,那小贼又把咱们铺子给抄了,人也没放过,被他杀了个精光,你说这事该怎么办吧?”

    见她竟能及时知道那边的情况,庞贯脸色渐渐沉了下来,沉声道:“这事不用你说我也知道!我问的是另外一件事,他刚在守城宫门口众目睽睽之下遭人刺杀…我知道你一向仇视他,我问你,这件事情是不是你指使人干的?”

    见他眼中露出似乎要冒火吃人的样子,査如艳心中一紧,连连摇头道:“不是我干的。”

    庞贯脸色稍缓,却再次逼问:“真不是你干的?”

    査如艳一口咬定,“我说了不是我干的。”

    “那就好!”庞贯脸色缓了过来,终于松了口气,他真怕这女人不知天高地厚干出什么蠢事来。

    这里话刚落,外面有人走了进来,能直接闯入这里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庞贯心腹中的心腹,跟随多年的老仆陈怀九。

    “老爷,夫人。”陈怀九行礼见过。

    査如艳点头示好,对这位老仆她也不敢轻慢。庞贯偏头直接问道:“怎么样?”

    陈怀九摇头道:“家里上上下下的人都问过了,都确认没有对那牛有德下手。”

    査如艳闻听有些不自然道:“不就是个天街大统领,有什么大不了的。随便一抓一大把,死就死了。犯得着这样煞有其事?”

    “妇人之见,你懂什么?”庞贯喝斥了一声。回头对陈怀九道:“老陈,还是要反复确认一下,要是下面有什么人为了讨好表忠心,那可就麻烦了!这事犯了陛下的忌讳,高冠很有可能就是奔这事去的,真要牵扯上了,怕是要满门抄斩!看看家里还有没有什么人不在,不在的人一律联系上仔细盘问,一定要确实了!”

    由此可见。天帝派出高冠的事情几乎已经是满朝权贵皆知了,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天宫的一举一动。天帝想盯住所有的大臣怕是很困难,但是所有大臣想盯住天帝,从眼睛数量上来说,也是后者占便宜,所谓天家无私事,不外乎如此。天宫守将当中,只怕连天帝自己都无法搞清被下面人安插了多少眼线,就算是后宫之中。那些妃子也有不少是下面进贡上去的。

    此时,一旁的査如艳嘴角抽搐了一下。

    陈怀九道:“老奴知晓,绝不敢轻慢。”

    “老爷。”査如艳又小声插了一句,“一个小小天街大统领的死活还能惊动天帝陛下?”

    “不懂就别瞎问了。你先回去,我这里还有公务,晚上你再过来吧。”庞贯挥了挥手。示意她退下。

    “是!”査如艳半行蹲礼后出去了。

    可出了阁楼走下几级台阶后,银牙咬唇。心里有些发虚,脑海中回荡着庞贯那句满门抄斩。不由想起了地辰星君家不久前发生的事情,听说就因为考核作弊惹出了点什么事,天帝震怒,将其一家子的脑袋都给砍光了。

    说到地辰星君家,她和地辰星君夫人也是熟悉认识的,双方常有来往。天庭缉拿围捕时,那位好友怕真是走投无路了,甚至联系上了她,求她看在以往的交情上,求求天卯星君,求天卯星君向陛下求情。

    试问连地辰星君上司都保不住,自己夫君天卯星君求情又能有什么用?

    那位老朋友的下场呢,一帮贵妇人在背后嚼舌头,某某某的男人就参与了抄斩之事,听说逃走了都还被从半路上抓了回来,天庭早就布下了天罗地网等着,所以最终还是人头落地,血都从短颈处溅的几尺高。听说那位刚生出不久才十几岁的孩子也一样被砍了头,那小孩自己还见过的,粉雕玉琢的一个漂亮小女孩,长大了肯定是个美人,总之地辰星君全家上下一个没落,全部被杀了个干净。

    想到这,査如艳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白皙脖子,突然有股不寒而栗的感觉,咬了咬牙,又硬着头皮走回去了。

    屋内,见夫人出去了,陈怀九方低声问道:“老爷,夫人那边一直记着査少爷的仇,您有没有过问?”

    “问过了,她没有。”庞贯摆了摆手,道:“她再蠢还不至于敢在这种事情上隐瞒我。对了,顺便安排人盯住天元星守城宫那边,若真是朝中人干的,肯定要设法补救,我倒想知道是哪位干的好事。”

    谁知话刚落,两人又齐齐回头看向门外,看着査如艳又走了回来。

    庞贯皱眉道:“说了让你晚上再过来,你没听懂?”

    两手蹂躏着衣角,显得有些局促不安的査如艳声若蚊蝇道:“老爷,我倒是想起一件事来,周逢安倒是答应过妾身,要帮妾身杀了牛有德给仁骏报仇,刺杀的事情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干的。”

    这话说的有点太过谦虚,关键是不敢挑明了,前面还否认了的,哪能打自己的脸。

    “……”庞贯和陈怀九双双傻眼,眼睛一个比一个瞪的大地看着她。

    楼内瞬间陷入了死寂,很快能听到庞贯沉重的呼吸声,庞贯那张脸真是黑成了锅底,一字一句地问道:“什么周逢安?周逢安是什么人?”

    “査家的一个家奴。”不用吞吞吐吐的査如艳解释,已经有人代为介绍了,老仆陈怀九已经无奈地闭上了双眼,仰天闭眼,又补了一句,“刚好是彩莲一品的修为!按理说那边査家铺子里的人应该有人认识周逢安,可从现场得到的回报,却不是周逢安,也就是说,如果真是他的话,那他多少做了点伪装,半真半假的伪装倒是能故布疑局,倒也不笨。”

    庞贯僵在原地,满脸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那貌美如花的夫人,只是脸色难看的无法形容,抬起手颤巍巍指着査如艳,“你也不用太谦虚!我只问你一句,刺客是不是那个周逢安?”

    査如艳知道事情大了,脸色有点发白,银牙咬唇,战战兢兢地低下了头。

    她这个样子,还用再问吗?庞贯看着她慢慢摇头,复又仰天悲鸣一声,“天呐!都说家有贤妻、夫无横祸,果真诚不欺我!我究竟是造了什么孽,才能把这样一个贤妻给娶进门?”

    陈怀九睁开双眼长吐出一口气,“老爷,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不能再迟疑了,现在当想办法补救,高冠那边刚出发不久,咱们完全有时间赶在他前面把这事料理了,只是必须要快,耽误不起了,要赶快把情况搞清楚才好下手!”

    呼!庞贯亦长吐出一口气,要吃人似的盯着査如艳,狞着一张脸问:“说!把前因后果说清楚了,敢有一个字隐瞒,我活劈了你!”

    听到还有补救的希望,査如艳赶紧抬头道:“一个小小天街大统领而已,老爷,我真不知道会把事情搞这么大!”

    “谁让你说这个了?”庞贯有掐死她的冲动,恨的张牙舞爪道:“我让你说清楚事情经过!”

    到了这个地步,査如艳如何还敢隐瞒,一五一十地倒了出来。

    事情也很简单,她原本是逼田丰浩想办法动手的,但是田丰浩顾忌颇多,一直说找不到下手的机会,说是要等待良机。偏偏这边庞贯又再三交代了她,说此时的牛有德在天后那边挂了名号,交代她千万别乱来,而七情铺的人都是星君府的人,她怕惹的庞贯生气,也没敢太逼田丰浩。

    谁知天元星那边又传来消息,说什么苗毅在跟商会闹和解,请客吃饭之类的搞的不亦乐乎,把她给气坏了,她岂能看苗毅好过。星君府的人不好硬逼,于是她派了査家的周逢安去,让周逢安伺机取苗毅的小命。可周逢安又不是傻子,天街大统领哪是那么好杀的,那是天庭命官,一旦事发可不是小事,就一直蛰伏在天街,真正是静候良机。

    周逢安想静候良机,可是天不遂人愿,这个时候春花秋月楼的事情发生了,几百个商铺掌柜的脑袋落地,庞家的商铺又被抄了!査如艳真的怒了,什么狗屁大统领她见的多了,哪个见了她不是跟孙子一样,她想弄死一个太容易了,可如此嚣张的大统领还没见过,简直欺人太甚,竟敢屡屡欺到她的头上,反了不成!

    她一怒之下,警告蛰伏的周逢安,今天就要看到牛有德的人头落地,若是做不到,这边会给周逢安全家上下选一块上好的风水宝地长眠,若是办妥了,她帮周逢安儿子脱离奴籍,保他儿子一番前程。

    于是刺杀的事情就出现了,谁知周逢安没杀死牛有德,却反被牛有德给杀了。事后她也不知道那个刺客究竟是不是周逢安,和周逢安联系后发现无法再联系上周逢安,她才确认周逢安死了,确认那个被诛杀的刺客的确就是周逢安。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