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二九三章 太没面子了

飞天 第一二九三章 太没面子了

    而一帮烟花女子直到徐堂然等人进了统领府,才上前将剩下的一段路给清扫完了,之后悄然而去。

    “请了上千名青楼女子喝自己的喜酒?”

    消息传到守城宫,苗毅闻知徐堂然的壮举也有些傻眼,开天辟地头一回听说这样的事情,不知道徐堂然是真的心胸广大还是脸皮厚,他对徐堂然为人自然也是清楚的,两人从平级的偏将混起,一起混到统领一职,这可不像是徐堂然能干出的事情。

    告状的宝莲其实也挺纳闷的,站在女人的角度有时候觉得那群女人是专门勾搭男人的贱骨头,有时候又挺可怜那些人的,获知当时的扫地情形后说不动容是假的,原来这行还有这行规,徐堂然的行为让她也说不出什么滋味。

    消息在天街疯传,也有人用星铃对外传,如今倒没人笑话徐堂然娶了个青楼女子为正室夫人,一段扫地送亲的故事倒成全了徐堂然一段佳话,人曰:真乃风流人物!

    一对新人西城区统领府内拜了天地,待客酒宴的主场地摆在玉园,其他酒楼还设了分场地。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西城区统领大婚,不是纳妾,此乃人生大事,一场血腥风波之后,西城区辖内的商铺谁敢不来恭喜,然数万商户假如挤一起的话,未免也太挤了点,自然要分流,一些主要宾客方集中在玉园,余者由徐堂然的麾下住持分片所管区域设宴代为招待。

    不过也有例外,玉园还是另加了近两百张大桌,谁叫徐堂然请那些青楼女子来玉园喝喜酒的话已经说出口了。

    于是后面出现了一道奇观,玉园有湖,湖心有亭,亭外有长廊四通八达至周边沿岸,岸上右半边全部是女人,左半边几乎全部是男人,来此的商贾只请了整一千人,因此右边的女人比左边的男人还多几百人。更让人无语的自然还是那些女人的身份,邪气!

    待到该来的人全部来了,玉园这边才通知了守城宫,请压轴人物登场。

    外面街道先行封锁了。数十名天兵天将守了玉园门口警惕四周,毕竟守城宫刺杀之事才过去没多久。前去相请的伏青、鹰无敌,慕容星华陪同苗毅从天而降,落在了门口,宝莲相随。

    徐堂然和雪玲珑提前迎候在门口。雪玲珑已经卸下了凤冠上的珠帘,今儿分外明艳动人,见苗毅驾到,夫妻双双行礼:“大人!”

    苗毅看着二人微微一笑,重点盯着雪玲珑看了看,两人相识多年,虽然没什么交情,说过的话加起来也没几句,屈指可数,可一时的决定毕竟决定了这女人的一生。事后心中多少有些内疚。

    没从雪玲珑脸上看到什么怨意,心里稍安,施压徐堂然娶了她为正室夫人也算是对的住她了。笑着摸出了一只储物镯递给徐堂然:“一点小小心意恭贺二位新婚大喜,还望不要嫌弃!”

    这位大人出手一向是大方的,遇上这种喜事自然是更加轻不了,徐堂然立刻眉开眼笑地双手接过,“大人客气了,大人能亲来捧场,已经是我夫妇天大的荣幸。”

    雪玲珑眼中的复杂情绪一闪而过,当初徐妈妈的再三保证下。她也以为自己的终身就是眼前这位,尤其是之前徐妈妈前去托媒,她还以为好事已近,女儿家的心思种种。足以日日夜夜辗转反侧,她依然记得之前为博君心在他面前动情歌舞的情形,却不想竟是如此,心中若无一丝悲哀又怎么可能。

    此时再见,牛大统领风采依旧,英姿焕发。鹤立鸡群,周边天街所有达官显贵俯首,这一幕足以令女人怦然心动,然她那一念的复杂思绪却是不得不就此隐没心海,既无法相濡以沫,不如沉于心田,忘于江湖庙堂,不再记起。

    夫妇二人再次行礼谢过,再抬首看去,苗毅已经大步向前。

    没走几步的苗毅随后又是一怔,目光先是在皇甫君媃身边的女子脸上顿了顿,随后又落在了皇甫君媃脸上。

    皇甫君媃挑衅似的微微抬头看向一旁。

    苗毅心中纳闷,夏侯龙城不是说这女人憔悴了好多么,怎么看起来依然容光焕发漂亮的很。

    暂不理这女人,苗毅朝一旁走去,拱手笑道:“战大统领来了怎么也不说一声。”回头问了声,“徐堂然,这是怎么回事,为何不上报?”

    徐堂然赶紧上前,一脸茫然,“战大统领?哪个战大统领?”

    苗毅道:“东华总镇府新来的两位大统领其中之一的战如意大统领没听说过吗?”

    此话一出,周边之人微微骚动。

    “啊!战如意…”徐堂然大惊失色,前一届考核的第一,上届的考核第二,差点死在大统领手下的人,来历非凡,他自然是听说过,只是那般背景的人物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喜宴上,有点手足无措道:“卑职不知,卑职真的不知道…”

    战如意抬手一摁,盯着苗毅笑道:“牛大统领,他是真的不知情,我和皇甫掌柜打小就认识,来此上任后不免前来探望,没想到撞上徐统领大喜,就跟着来凑个热闹,不想惊扰谁,不知者不怪,人家大喜的日子,牛兄何必为难。”

    苗毅瞥了眼鼻孔朝天的皇甫君媃,不信她是只为皇甫君媃来的,来东华上任摆明就是冲他来的,来报仇雪恨的,出现在这里更是示威来了,不过现在也不是理论这个的时候,转身伸手相请:“请!”

    既然身份已经暴露了,战如意也没什么好做作的,同样伸手请了一下,两人并肩前行,双双走在了前面开路。

    “大统领!”

    “大统领!”

    两边夹道迎接的人群此起彼伏行礼。

    一边是商贾,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表面上都颇为热情洋溢。

    另一边则是那些青楼女子,虽不像白日那般荆钗布裙,但也没有浓妆艳抹、花枝招展,就是怕别人多想,所以都穿的比较朴素得体。尽管如此,行礼声仍明显有些底气不足,这可不是在青楼招揽客人,可使出浑身解数。这就不该是她们身份来的地方。

    自惭形秽!平日在青楼的风采,到了这种正式场合都有点抬不起头来,高低贵贱在此时的心中体现的淋漓尽致,自己首先就看不起自己。

    看来传言不虚!苗毅一路微微点头。眼中多少有些好奇。

    徐堂然悄悄快步上前,打量着苗毅的侧脸反应,见他没生气的意思,心中方松了口气,之前还担心大人会不高兴。

    两位大统领率先步入华灯璀璨倒影湖面的湖心亭中。登上了高阁上位。

    上首本一席,临时增加了一席,苗毅和战如意并排两坐后,余者方纷纷入席。

    湖上阁楼内都是单张的长案,坐的都是天街有头有脸的人物,统领偏将之类的,背景比较大的商铺掌柜。湖边则都是围坐的围桌。

    一番热闹过场之后,作为此地最高人物,苗毅举杯敬酒,阁楼上下层的人全部站了起来举杯。湖边的人也站起半边,另半边的女人们却坐那不敢乱动,不敢承这个礼。

    谁知苗毅目光一瞥,特意走到了那个方向的扶栏边,特意遥遥向她们铿锵有力举杯,尽显一方大统领的风范,示意的味道很明显。面对天街上万颗人头堆出来的威势,一帮青楼女子立刻手忙脚乱地站了起来举杯。

    偏头看去的战如意心中暗赞,有这样的上司怪不得有那样的下属。

    她出自一个等级森严的权贵世家,世家重尊卑礼仪。平常怎么可能看到这种场合主官对一群青楼女子降贵纡尊的。却不知对苗毅来说,重不重尊卑是另一回事,市井平民出身的他其实对青楼女子也没什么好感,坊间邻里听闻的都是卖皮肉的咒骂。道德观念使然,可今天是自己手下大喜的日子,既然是徐堂然请来的客人,加上雪玲珑的出身又是自己撮合的,怎么能不给面子成全,没她那么多的想法。

    瞥了眼大统领风范的皇甫君媃亦暗暗咬唇。心中暗骂,死样!

    苗毅举杯先饮,众人附和同饮。湖边的一群女人中有人放下酒杯后立刻捂住了嘴巴“嘤嘤”啜泣,这种被人当人看的感觉真好,在青楼只是别人看不起的轻贱玩物,没想过会有这一天。

    放下酒杯的雪玲珑看看在场的达官贵人,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能成为这种场合的女主人,有种做梦的感觉,眼眶亦微微湿润。徐堂然注意到后,案下伸手拍了拍她的手背,微微摇头,示意上官在此,不可失态……

    苗毅的身份不会在此陪全场,他在这里大家无法放开,等于是压抑了气氛,意思到了就行,半途退场了。

    战如意也同样识相,皇甫君媃陪同离去。

    顺道的苗毅自然请了战大统领到守城宫小坐喝茶,稍尽地主之谊,不管有没有过结,到了自己地盘上,表面上还得敷衍一下。

    孤男寡女不便,作为战如意朋友的皇甫君媃沾了光跟随。

    再到守城宫,再到两人之前分手的地方,苗毅和皇甫君媃的目光几乎无交集。

    中间战如意接到了传讯,拿了星铃暂到一旁的院落里回避了一下,剩下两位冤家在场,两人想不面对都难。

    苗毅端着茶盏偏头看向亭子外面。

    暗暗咬牙半晌的皇甫君媃瞥了瞥守一旁的宝莲,可最后还是忍不住憋出一声传音来,“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悄悄从夏侯龙城嘴里拐弯抹角地打听老娘状况,装什么装!”

    此话一出,苗毅脸瞬间黑了下来,太没面子了,夏侯龙城那王八蛋怎么连这种话也跟这女人说!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