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二九四章 四星门线索

飞天 第一二九四章 四星门线索

    他就想不通了,连男人之间的屁话都能汇报,夏侯龙城还有什么话是不能对这女人说的,以后还敢跟那狗熊说话谈事吗?

    总之苗毅心中就一句话,那狗熊怎么不一头撞死去?

    “打听是怕你泄露你我之前的关系,怕影响你和夏侯龙城的好事。…”苗毅给了个牵强理由。

    皇甫君媃一脸讥讽,反问:“我在那装不适给夏侯龙城看,想必某人亲眼见到发现我没事一定很惊讶吧?”

    其实她一开始是真的人憔悴了,后来无意中从夏侯龙城的嘴里发现苗毅在打听她,人顿时精神了,后面的确是装的。

    “随你怎么想。”苗毅扔下一句话不说了。

    战如意也就是来走个过场,随便看看,并未久留,两人又没什么交情,反而有仇,这一趟走着瞧的意味已经很浓了。

    两个女人走后,苗毅遁入了井下地道,原本封堵了,应付完高冠又让皮君子挖通了。

    之前就接到了云知秋的星铃传讯,他从炼狱之地带回来的东西有眉目了,碍于徐堂然婚宴,只好推到了晚上过来。

    两人洞天福地一见面坐下,云知秋接了千儿递来的茶水放在了苗毅跟前,坐在了一旁颇为忧虑地问道:“听说战如意来了,她什么意思?”

    苗毅道:“还能什么意思,在我手上吃了亏,想来扳回面子,来硬的她有自知自明,就怕她来暗的。”

    云知秋皱眉:“天元侯是嬴天王的老部下,碧月夫人想不帮她都难。”

    苗毅道:“地狱那边我已经让那边的人把碧月夫人控制住了。看来要想办法在碧月身上下点功夫。”

    “呃…”云知秋无语,连带一旁的千儿、雪儿亦面面相觑。之前并未听苗毅提起,现在才想起苗毅如今就是地狱反贼头目之一。

    “这事不说了。容后再想办法。”苗毅对三人面露微笑道:“东西有什么眉目了?”

    云知秋沉吟道:“大魔无双诀天字部的下落有了,在极乐界!”

    苗毅一惊:“佛主的老巢极乐界?”

    云知秋点头:“那地方进出通道都有佛门子弟把守,外人想轻易进去怕是没那么容易。”

    苗毅沉默了一会儿,“白主的布局一环套一环,连地狱反贼都能牵扯出来,真不知道后面还会牵扯出什么事来。我明显感觉到了,越往下去越危险,凭我如今的修为实在是捉襟见肘,根本驾驭不了。地狱反贼那边我至今稀里糊涂。秋姐儿,就算有办法进入极乐界,我也打算暂缓去取,想等修为上来再说。”

    云知秋苦笑道:“早就该这样了,以前就劝过你,可你不听啊!”

    苗毅摇头:“在反贼老巢的确是被吓到了,那里随便出来个看门的都能置我于死地,根本没有你任何发力的地方,不得已当了那么多年的孙子。岂能不长点教训。”

    “若想人前显贵,人后哪能不受点罪,暂不说这事。”云知秋翻手抓了那只从地狱带出来的红色金属球,道:“这里面的四座星门废了好大的工夫才终于找出了点头绪。目前只确认了一座星门,还有一座的位置在怀疑中,另有两座压根不知道从何处下手寻找。我怀疑根本就不在已知的星图范围内。”

    苗毅来了兴趣,拿了红色金属球施法查看里面的四座星门。同时问道:“快说说已知的那座在什么位置。”

    云知秋:“就是最左边第一副星图,说出来你只怕想不到。还记不记得我爷爷他们打劫的地方?”

    苗毅从金属球中抽神出来,诧异道:“难道在丁酉域南子星?那地方的星门可是炼狱之地的入口。”

    云知秋摇头:“是炼狱之地的入口没错,但不是南子星那一带的,而是远离南子星,出了丁酉域再远远深入的一片荒芜星空,星图上都没有标示,实际上就是我爷爷他们截杀三位天街大统领后逃窜遁入了的那座星门。”

    “……”苗毅瞠目结舌,愣了一会儿难以置信道:“难道这四座星门都是进入炼狱之地的通道?既然连星图上都没有标示,你是怎么找到的?”

    云知秋苦笑,“完全是碰巧。”

    一旁的千儿笑道:“若不是夫人机敏,怕是真要错过了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上回星云宗商铺掌柜的夫人来了这边天街,听说咱们这边的首饰出名,掌柜的陪了其夫人来这看首饰,在雅间聊天时,无意中提到他们商铺里更新了一批最新的星图,就谈到了其中更新了新发现的进入炼狱之地的星门。当时夫人灵机一动,想到大人这地图是从炼狱之地带出来的,怀疑这星门会不会和炼狱之地有关,夫人当时就佯装对星象图很感兴趣,随口问了句掌柜的有没有那边的星象图,掌柜的就随手给了夫人一份,为此夫人还给他们的首饰多打了些折扣。”

    云知秋叹道:“实在是没办法了,找遍了都找不到,当时完全是死马当作活马医抱着试试看的态度,顺便找借口卖个人情给全掌柜,谁知拿回来一对比附近的主星图,竟然真的跟左边第一副星图对上了,直接就确认了那星门的位置。”

    雪儿抢着接话道:“开始我们发现主星附近的星象图和大人带回的又不太一样,还以为判断有误,仔细对比查看才发现,这星门地图和以前的藏宝地图根本就不一样,星门地图其实是一副路标图,只不过以盘旋处理的方式浓缩在了一块,乍看像完整的星象图,实际上不是。估计制作这张图的人当时也无暇顾及整个地域的星象,或者是因为那块地方的星图并未开发出来,怕就算标出星象图也没用,所以将一路走过的位置标了出来直达目标。”

    千儿笑道:“于是我们姐妹又以逆向推理的方式从目标点倒回来,才发现起始点在地图的左上角,就在丁酉域。有了这个发现,就有了头绪,也就简单了许多,我们又从第二幅星门地图的左上角开始对比,最后锁定了第二副星门地图的出发点在庚癸域,顺势找下去只是确定了后续的起始去向,因后面也超出了庚癸星域的范围进入了荒芜星空,没了星象图做对比就没办法找下去了,怕是要实地对比下去才能找到。”

    苗毅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还真是辛苦三位美女了。”

    千儿、雪儿抿嘴一笑,云知秋却摇头道:“剩下的两幅就真没办法了,我们根本找不到起始点在什么位置,完全有理由怀疑起始点根本不在已知的星域。”

    苗毅掌托红色金属球嘀咕:“第一副星门是进入炼狱之地的,这已经被天庭发现了,没了搞头,剩下的三幅图是去哪的?这白主究竟在搞什么鬼,究竟想把寻宝人给引向哪里?千儿、雪儿,你们把另三幅星象图帮我复制下来。”

    云知秋皱眉道:“难道你又想跑去查探?刚还说你,这事等咱们修为上来了再说吧。”

    苗毅摆了摆手道:“我只是想拿回去空闲时研究下,看能不能找出什么线索,夫人,夜深了!”一手将红色金属球抛给了千儿雪儿,一手笑嘻嘻捉住了云知秋的柔荑。

    云知秋顿时狠狠剜了他一眼,岂能不知道他想干什么,猛一下把手抽了回来,还有两丫头看着呢。

    谁知苗大官人很是肆无忌惮,“啊!”云知秋一声惊呼,已经被强拽过去拦腰扛在了肩头给扛走,一阵挣扎捶打斥骂,“牛二,你是越来越不知廉耻了,有人看着呢。”

    “怕什么,都是自家人,改天让她们两个去守城宫再收拾,要不你也一起?”

    “去死!”

    屋内云消雨歇,舒坦劲缓过来的云知秋偏头看向了枕边人,一阵犹豫后问道:“牛二,外面有传言,徐堂然强夺雪玲珑是你纵容的?”

    苗毅默了默:“徐堂然一直就喜欢雪玲珑,我只是没反对。”

    “你不喜欢?你们男人哪个不喜欢美色?这不是理由。”云知秋也默了默,轻声幽叹:“换了以前的你哪怕我逼你,你也不会干出这样的事。牛二,你变了,从炼狱之地回来后你就变了。”意有所指。

    苗毅翻身坐了起来,云知秋立马跟着爬起,丰满酥弹的胸贴在了他的胳膊上,玉臂搂住了他的脖子,吐气如兰般耳语道:“你生气啦?”

    苗毅阴沉的脸色很快又缓了过来,苦笑一声,抬手摸了摸她秀发凌乱垂挡的脸,“我苗毅本一凡夫俗子…当年老白问我是不是要踏上这条路,他说走上了这条路就是不归路,路上充满着血腥和杀戮,充满着痛苦和背叛,这条路上走得越远,背负的恩怨就越多。想解脱也只有一条路,一条只能永远向前的路,不能回头,只有等你真正站在最巅峰的时候,才能将一切抛在身后,而那时的你也许只剩下孤独…我现在对老白满是怀疑。”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