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二九九章 好直接

飞天 第一二九九章 好直接

    “那些反贼到处躲藏,害得我们这些四处搜寻的人差点跑断腿。”

    “牢骚话少说,这峡谷像是能藏人的地方,大家仔细搜索。”

    “咦!这块石头下面有空间。”

    “进去看看!”

    戏演的好简单,四人行走在峡谷中叽叽歪歪,于是碰巧就发现了一个地洞,发现的干净利落。也不需要多演,躲在洞里的人又看不见,演的再好也是给瞎子看,没必要,能听见便行。

    隆!堵住洞口的石头被一脚踢走了,有两人提了家伙立刻闪了进去。

    轰!又是一声天摇地动的动静,峡谷一侧的地面轰然炸出一个窟窿,崩飞的土石排山倒海一般。平日里养尊处优的碧月夫人,此时身穿战甲惊慌失措地破地而出,压根就没任何斗志,冲向空中就想逃。

    “哪里跑!”外面蹲守的两人立刻闪身追向空中。

    同时一道人影闪电般横空划过,拦在了上空,断了碧月夫人的逃路,不是别人,正是公孙立道。

    碧月夫人情急刹停在空中,瞳孔骤缩,当初躲藏前正是差点被公孙立道把魂给吓飞了,躲了这么久本以为能安然混过去,谁想一出来就撞上了,心中的惊恐和悲愤之情无法形容,怎么这么倒霉,真正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她很清楚,面对公孙立道这种恐怖级别的高手,你就算想拼命也没资格。

    见公孙立道徐徐抬手欲击的样子,脸色煞白的碧月夫人赶紧放下了武器,高声大喊道:“降!我降!”

    公孙立道很冷酷。完全是一副视人命如草芥的样子,霍然一掌击出。雄浑法力如天降陨石般狂轰而去。

    我命休矣!碧月夫人一脸惊恐绝望!

    嗡!一声回荡星空。

    一道人影横空闪来,一记闪亮刀罡如霹雳般闪现。实质有形,如银河瀑布,又如长虹贯日,悍然一击挡住了攻来的雄浑法力。

    轰!澎湃法力激荡,席卷苍茫大地,地面飞沙走石,烟尘四起。

    公孙立道雄浑一击溃散,凌厉刀罡亦渐渐消散于无形,碧月夫人如一片枯叶在强悍漫卷法力中身不由己地翻飞。完全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身形。

    凌空虚立的公孙立道霍然回头,怒声喝道:“海渊客,你想干什么?”

    混乱中的碧月夫人突然感觉身形一定,腰肢一紧,落入了一道强健有力的臂弯中,想挣扎,然对方的修为实在是太高了,根本就没有她动弹的余地,她看到了一张络腮胡子的侧脸。

    远处。一座山崖裂缝中,裂壁后面首先是苗毅的半个身子加脑袋探出,后面探出的依次是敖铁、石云边、司徒晴兰。

    男主角出来了,苗毅瞪大了法眼张望。

    一个中年男子横空出世。衣着很简单,粗布衣裳,挽着袖子和裤腿。脚下穿着布鞋。苗毅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堂堂无量一道大将军怎么穿的像农夫一样。

    不过人的确另有魅力。面容帅气刚毅,算是个世上少见的美男子。只是没收拾利落,头发简单盘了一下,随便别了跟发簪在头顶,忧郁的眼神,唏嘘的络腮胡子,背后背着刀鞘和一只斗笠,整个人给人一种沧桑落寞感,却是说不出的一种气质。

    “那位就是…啧啧!海大将军这打扮,的确很另类啊,果然帅的很。”苗毅赞了声。

    “帅?是少了他钱,还是少了他衣服穿?若真是简陋随意也就罢了,堂堂大将军要什么没有,非要搞出个蹲街头卖身葬父的落魄样,这不是装帅是什么?这种人就是跑出来恶心人的,不显得比我们特殊一点会死么?”后面的石云边鄙夷一声。

    “卖身葬父?这…”苗毅回头看了眼,这讽刺够毒的,这是吃醋啊还是有仇啊!

    “噗噗…”敖铁闻声忍不住憋笑。

    就连司徒晴兰闻言嘴角亦忍不住流露出一丝莞尔,旋即又问道:“你们究竟在干什么?”

    石云边道:“没干什么。”

    这还没干什么?傻子都能看出有猫腻,司徒晴兰有活劈了他的冲动。

    空中漫卷激荡的法力中,海渊客一手搂着碧月夫人的腰肢,一手扬起断刃刀插向后背,唰一声归鞘,同时也撒手放开了稳下的碧月夫人,冷冷回复对面的公孙立道:“不想干什么,她已经说了降,为何还要杀她?”

    惊魂未定的碧月夫人此时自然是欣赏不出某人的帅,只有劫后余生的庆幸,没想到又遇上人出手了,看对方眉心法相实质化的碧波纹又有些心惊,又是一个显圣境界的高手!

    公孙立道怒斥道:“海渊客!你是不是管的太多了?”

    海渊客?猛然间,碧月夫人似乎想起了什么,再次回头看向救下自己的人,看看对方的打扮,眼皮一跳,这位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无量圣主麾下大将海渊客?

    海渊客道:“这个人我保了。”

    公孙立道冷笑不已,“此乃反贼,你凭什么保她?”

    这时,苗毅等人终于露面了,从远处急速掠来,近前停下后,敖铁问道:“刚才惊天动地的,是你们两个交手了?”

    公孙立道指着海渊客道:“你问他,这里刚搜出一个潜藏的反贼正要诛杀,他却要出手阻拦,我现在怀疑他是不是跟反贼一伙的。”

    敖铁当即好奇道:“海渊客,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保这反贼?”

    海渊客一脸的冷酷,“不为什么,我看上了她不行么?”

    “…”惊魂未定的碧月夫人顿时目瞪口呆。

    “……”苗毅等集体傻眼,安排好的剧情不带这么直接的,这连正当理由都省略了,就直接看上了,是不是太假了点?

    司徒晴兰那真是傻眼,愣张的嘴巴里能塞进一个鸡蛋,似乎无法想象海渊客竟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剧情出脱,公孙立道傻在原地,显然也被海渊客的话给堵了,在那看着海渊客干瞪眼。

    “咳咳!”敖铁握拳嘴边干咳一声,道:“那个,海渊客,你们以前见过吗?”想把场给圆回来。

    海渊客:“没见过。”

    敖铁:“没见过,你凭什么说看上了她?”

    海渊客偏头看向目瞪口呆的碧月夫人,向她伸出了手掌,示意她的手来牵。

    碧月夫人愣了愣,可也知道此时这个男人是自己唯一保命的希望,当即伸手放了手掌到人家掌中。

    谁知海渊客猛然一拽,碧月夫人当即撞入他的怀中,直接被搂抱了个满怀,她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不做丝毫商量的海渊客已经霸气无比地一口吻在了她的樱唇上,碧月夫人瞪大了眼睛看着吻自己的男人,满眼的难以置信,无视了被络腮胡子扎在脸上的刺痒。

    对面几人全部瞬间张大了嘴巴,下巴差点掉一地,集体傻眼。

    长长一吻松开,碧月夫人仍怔怔看着他,那眼神说不清。

    海渊客却像个没事人一样,对众人淡然道:“不凭什么,就凭她现在是我的女人,我要保我的女人不行吗?”

    妈的!好直接,好猛!苗毅很是无语,再瞅瞅不知是傻眼,还是发懵的碧月夫人,差点没笑出声来,估计碧月夫人做梦也没想到会有这一出。

    敖铁忍不住双手搓脸,实在是被海渊客搞懵了,搓了把脸,好生清醒了一把,组织了一下语言道:“海渊客,这与规矩不合吧,她是反贼,一旦泄露咱们这边的秘密,到时候连你也脱不了身,就算你真的想要她做的你的女人,起码的投名状可不能少。”

    他好不容易把剧情给圆回来了,幸好海渊客这次没再跳脱,问:“司徒,你这边有落网的人吗?”

    “啊!哦!”司徒晴兰也终于清醒了过来,点头道:“这边刚抓了几个,你要用我让人给你留着。”

    海渊客点头,表示谢过。

    敖铁又道:“海渊客,你要保她可以,但是按规矩,她身上的东西得全部交出来。”

    海渊客偏头看向碧月,平静道:“若是想保命,就把身上的东西全部交出来,交给他们,有问题吗?”

    碧月夫人摇了摇头,又连忙点头,卸下了身上的战甲,将储物镯之类的东西全部交了出来。身外之物再重要也没自己的小命重要,这点她还是分的清楚的。

    稍候一群人落地,海渊客笔直静静站在不远处,碧月夫人忐忑不安地静跟在一旁。

    司徒晴兰拿出了星铃联系自己手下,让把抓来的几个人犯给带来。

    苗毅、敖铁、石云边和公孙立道则碰头在另一边传音嘀咕。

    石云边:“海渊客吃错药了吧,头回看他对女人如此生猛,不会是真的看上了吧?”

    敖铁:“他那脾气你还不知道,开始死活不答应的,若不是咱们搬出当年圣主待他不薄的事来,他也不会同意。现在让他跟这女人谈情说爱讲什么肉麻话,他肯定说不出口,能做到这样已经是谢天谢地了。算了,曲折也罢,直接也好,只要能成就行…圣主,你意下如何?”回头问了下苗毅的意见。

    “我没什么意见,你们看着办!”苗毅乐呵呵一声,心里却在嘀咕,这帮家伙为了达到目的还真是有够不择手段的,自己曾经的作为和这些人比起来那真是小巫见大巫。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