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三零九章 情何以堪

飞天 第一三零九章 情何以堪

    炼狱深处,结伴急速飞离的金漫突然停下出声道:“时间差不多了。”

    石云边、敖铁、公孙立道跟着停下警惕四周,只见金漫双手十指迅速掐出指诀立于眉心,突然往虚空中一指,娇喝一声,“收!”

    离炼狱之地出口处很远很远的一颗荒凉星体上,刚收到消息的苗毅收了手上星铃,睁开法眼东张西望,并不时拿出星图来比对,又时而抬头看向炼狱之地出口方向,在他跟前,半插着一只古朴拙纹的箭壶立于地上。

    突然,箭壶表面泛起一阵流光溢彩,苗毅一愣,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复又抬头看向炼狱之地出口方向。

    果然,隐隐看到远方似乎有什么东西,还没看清,上空远远的地方已经骤然“嗖”一声划过一道黑影,忽又见远去的黑影一个急速快转迂回,大弧线绕苗毅脚下星体快速转了一个圈,紧接着又转一圈,一圈又一圈,高空转圈至低空转圈,速度稍慢了下来。

    苗毅这才看清了东西的真容,一支丈许长的黝黑狰狞利箭,箭身周围撕裂虚空的蛛网纹路般的东西渐渐消失后,利箭再转至上空突然朝下竖立,骤然如下雨般嗖嗖分解,分解出一支支更小的黑色利箭。

    哗啦啦!一支支利箭精准射落下方的箭壶之中,快如魅影。

    从天而将的强大罡风掀起大片涟漪般的烟尘,苗毅施法顶住,提袖挡脸。

    急骤坠落声停止后,苗毅挥袖扫荡烟尘,抬头看向上空,只见一只储物戒随着惯性最后翻飞落下。

    苗毅五指虚空一抓,储物戒飞来,直接摄入他的掌中,迅速施法一看,储物戒里空空如也,只有一个鹅黄色长裙的娇美女子安然静躺在其中,胸脯微微起伏呼吸。

    很显然,储物戒里事先已经注入了大量的空气维持这个女子的正常需求。

    苗毅不敢耽误,怕里面空气快用完会危及到女子的性命,金漫已经再三交代过他,不管他和碧月夫人有什么恩怨,此女不管怎么说都是海渊客的女儿,海渊客做了巨大牺牲,请他务必保证此女的安全。

    她就算不说,苗毅也不敢轻慢,为了他的事,为了送这女子出来,一下出动了五名显圣境界的高手,这对他来说也有点不敢想象,这辈子头次玩这么大。

    他又迅速取出了一只储物镯,为了接应这个女子,他事先也在储物镯里储备好了浓度适中的空气,将制住后处于昏迷状态的女子召了出来,又迅速送进了储物镯中。

    再回头一扫弥漫烟尘,只见那只箭壶已然深陷地下,苗毅上前施法一提,直接将箭壶和装满壶的箭枝一起提了出来,迅速收了起来,这东西回头还要还给金漫的。

    人飞身到空中,再次施法挥袖扫荡刚才的位置,消灭痕迹后,又迅速招出黑炭,驾驭着黑炭急速掠往星空逃窜,一刻都不敢多留,务必尽快远遁。他还不敢走炼狱之地出口那个方向的近路星门,怕被堵上,要走最近的星门,也等于要绕上一圈很远很远的弯路才能回去。

    人在黑炭身上不断观察四周的同时,也摸出了星铃联系金漫:将主,人已安然接收。

    苗毅:你放心,除非我自身难保,否则定不会让她出什么事。

    炼狱那头,浮停虚空的金漫松了口气,对左右三人道:“人已经安然到了圣主的手上。”

    三人也跟着松了口气,敖铁叹道:“幸好没出什么意外,否则还不知道海渊客会怎么想,将主,赶快让海渊客宽心吧。”

    金漫点了点头,摸出了星铃和海渊客联系。

    独自在星空中急速飞行的海渊客接收到女儿平安的消息后,绷着的嘴唇终于放松了下来,也摸出了星铃联系上了碧月夫人:碧月,心儿已经送出去了,待妥当后会着人送去你那边,照顾好她,我已经交代过她,她不会泄露和你之间的关系。

    果然是这样,碧月夫人的心情相当复杂,当初海渊客虽然那么说,可她并不认为海渊客真的能有办法将女儿送出来,真是做梦也没想到海渊客居然会是以那么一种冒险之极的方式将女儿给送了出去,那惊险一幕就眼睁睁出现在她的眼前,独闯破法弓箭阵,太彪悍了,不愧是一群和青主争锋的人物。

    可是有一点她很清楚,这次回去是没办法绕开天元侯的,若是让女儿知道了自己和她父亲以外的男人在一起,她有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自己女儿,情何以堪呐!

    同样的,海渊客冒那么大的风险将女儿给送了出去,自己若是照顾不好的话,她无法想象会惹来海渊客多大的愤怒,那三名侍女只需放出一人到天庭手中,她这辈子就完了!

    安全区域内正在重新整顿,一群大能者悍然重新拉了一颗星球来布阵,重新恢复了六星封锁星门出口的阵势。

    一场突如其来的短暂厮杀并未影响考核的收尾。

    浮空默立许久的碧月夫人咬了咬牙,飞往了考核终结的聚集点。

    这次考核的人数比上一届考核的人数少了十几倍,相应的来说,检验考核的工作量也大大缩短了。不过这次活着回来的人比较多,竟然有近半的参加考核人员活着回来了。

    三个月后,碧月夫人看到了自己的考核成绩,这成绩让她有些无语,竟然和当初的苗毅一样,第九名!

    不过她的运气显然比苗毅要好一点,至少她不用遭受惩罚,还得了封赏,品级又升了一级。

    八百多个天街总镇的位置大部分都落在了那些没有势力背景的人手中,有七百多个位置和天庭权贵无关了,只有一百来个位置仍由天庭权贵把持,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想彻底杜绝权贵染指谁也做不到。

    虽然不少天街大统领的位置仍由天庭权贵把守,不过上面有了无权贵背景的人节制,权贵们对天街的掌控力自然是大打折扣。

    封锁的炼狱之地出口再次开启,碧月夫人一出来就看到了天元侯,面带微笑的天元侯亲自来迎接了。

    而以上那番话正是夫妇二人归去的途中,天元侯的讲述。

    星空中夫妇二人手牵手疾驰,碧月夫人道:“如此说来,天庭的目的算是达到了。”

    天元侯冷笑一声,“只怕未必,天庭久立至今,积习至此已经宛若一只大染缸,跳入其中的人谁也别想独善其身,哪怕天帝再有心改变,也非人力所能为,你等着看吧,那些无权势背景之人一旦坐上天街总镇的位置,自然会有人来不断拉拢,有几个能顶住压力不站队的?你可能还不知道,你的上司已经在考核结束前主动请辞了,不但是你的上司,所有天街都统几乎都请辞了,大家都预感到下一场针对都统的考核即将来到,与其等到介时躲不了,还不如提前早退。整个天街的都统几乎全部空缺了,这么肥缺的官位居然没人坐,真正是如同笑话一般,陛下怕是高兴不到哪去。”

    碧月夫人心惊道:“这岂不是等于在打陛下的脸?”

    天元侯道:“你以为呢,这本来就是那帮大佬在暗地里给他脸色看,整顿到了他们的头上,他们岂能不反击,难道要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削弱不成?这世上只有走路子想尽办法钻营做官的,没有硬逼着人做官的道理,陛下如果要挽留的话,肯定就有人谈条件,整顿之事就等于是陛下败北了,陛下丢不起这个脸,只能是硬扛下去。”

    碧月夫人:“难道他们就不怕陛下清算?”

    天元侯冷笑:“清算?怎么清算?利益派系扯出来的人都是一串一串从上到下的,上面撑住的人倒台了,下面的人自然会担心要跟着一齐倒,事关太多人的利益,陛下要是敢搞过头了,上面那群大佬一旦联合起来兵变,实力可不会比陛下弱,天下八成人马都会调转枪头,你信不信一夜之间就能将天宫给围了直接将陛下给赶下台?没了大多数人支持的天帝还算什么天帝,一个人的修为再高没下面人协助能管住天下人?要不是陛下和佛主那边互为倚仗,他敢这样整顿?”

    碧月夫人:“陛下会不会慢慢逐一清算,渐渐将重要位置换上自己的亲信?”

    天元侯呵呵道:“早年跟着陛下打天下的人哪个不是陛下的亲信,再换一批亲信又如何,完全是换汤不换药,不管什么汤药放久了都是要变味的,陛下整顿来整顿去纯粹是瞎折腾,就算这次肃清了,以后也是反反复复走老路,这么大的天下治理起来没那么容易的。他想永世独掌乾坤,下面人又何尝不想永世把持权利。”

    “哎!对了,那个嬴行烈死在了反贼的手上。”

    “我已经接到了消息,不关我们的事,反正我们已经做到位了,上面只能承我们的情,怪不到我们头上。”

    有天元侯拉助,返回的速度很快,夫妇二人一路说谈着回到了天元侯府。

    在炼狱之地困了那么久,好不容易回来了,碧月夫人自然是不会急着赶去东华总镇府。

    然这里刚痛快沐浴一番从浴室内走出来,碧月夫人便被天元侯给截住了,被天元侯直接横抱回了屋内摁于榻上。

    碧月夫人想到了炼狱之地的那个男人,下意识反抗推住了身上的天元侯。

    天元侯笑眯眯看着她,“夫人久旷之身,本侯当尽力补偿。”

    碧月夫人银牙咬唇,最终还是慢慢放开了抵挡的双臂,偏头向一旁,眼中闪过一丝情何以堪的苦楚与无奈。

    天元侯抓住了她的裙带直接扯开…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