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三一五章 究竟是谁蠢?

飞天 第一三一五章 究竟是谁蠢?

    他倒说的好听,明明是自己想要,却说成是帮牛兄收账,这借口都找好了。

    苗毅道:“怕什么?上一任的霓裳总镇本就是天元侯手下的人,有意见也得先过碧月夫人那一关,何况那位总镇已经死在了炼狱之地,目前接手总镇位置的人还没到,正是收账的好机会,事后新总镇到了除非脑子有问题,否则谁会找天后侄子的麻烦。”

    “这个是不是太过了点?”夏侯龙城摸着下巴很纠结,可那左飘右飘的目光表示极为意动。

    苗毅道:“我是一片好心,夏侯兄得好处,我背骂名!不过既然夏侯兄嫌这钱烫手,那我就自己去取好了,谅他们也不敢不给。不过我丑话说在前面,我自己收回来的,那四千万颗仙元丹和夏侯兄就没什么关系了。好了,我先回了,我还得看看总镇大人到底要去天元星搞什么鬼。”

    “牛兄!”夏侯龙城赶紧按住了他胳膊,赔笑道:“要不让我先去收一收,我若是实在收不到,牛兄再亲自出马也不迟,怎么样?”

    苗毅心中鄙视,这狗熊果然不是一般的贪财,点头道:“行吧!你收到了归你,收不到我再亲自去取。”说罢直接掠空离去。

    “牛兄慢走!”夏侯龙城挥了挥手,目送苗毅消失在苍穹后,又摸着下巴嘘长叹短,一个劲地摩拳擦掌,最终重重以拳击掌一下,似乎下定了决心,亦迅速飞天而去。

    星空中,数人跟在碧月夫人身后急行,追随在碧月夫人身边的兰香收了手中星铃,立刻传音将总镇府外发生的事情告知了碧月夫人。

    总镇府外发生的事情就在门口守卫的眼皮子底下。守卫管不到十位大统领身上去,只能是上报。

    兰香本以为碧月夫人会立刻返回,谁知碧月夫人回道:“让他们闹去。”

    兰香吃惊。问:“严素他们背后的人可都是侯爷手下的亲信,若是不管不问。是不是有些不妥?”

    碧月夫人道:“这是我和牛有德之间的交易,我在炼狱之地躲了两百年,根本就没敢到处乱动,我的考核成绩都是牛有德贡献的。”

    兰香自然是惊讶:“牛有德贡献的?奴婢听不懂。”

    碧月夫人冷哼道:“那小子心大的很,知道自己砸了震天鼓拿了第一也没用,所以上次考核他弄到的成绩压根不止上交的那么一点点,私底下藏了一部分在炼狱,准备留待自己修为上来了下次考核的时候冲刺总镇的位置。后来迫于压力将这私藏的成绩交给了我,我这才保住了总镇的位置,不过交换条件是关照他一二,同时让他出当年那口被羞辱的恶气,不然他就要将我弄虚作假的事情给抖出去。”

    她知道自己的异常肯定会引起兰香的怀疑,不得不给自己找个理由掩饰。

    兰香恍然大悟,她就觉得碧月能拿考核第九名有些不对劲,她跟了碧月这么多年,深知碧月不是那种敢在地狱拼命冒险的人,还以为是天元侯想办法谋取来的。可是又有不少其他侯爷的关系都落榜了,天元侯未必比其他侯爷就能厉害到哪去,现在终于知道答案了。原来是这样!

    很快,战如意传讯来了,向碧月夫人告状,将苗毅敲诈勒索的事告知了,请碧月夫人做主。

    碧月夫人顿时一个脑袋两个大,总镇府外的守卫只看到苗毅欺负其他几位,可并不知道苗毅还敲诈了那么多钱财走。

    不一会儿,天元侯又联系上了她,问:那牛有德想干什么?议事大殿动手打人。总镇府外再次逞凶,还敲诈勒索。想造反吗?你准备怎么处理?

    手下都统的媳妇受了委屈,于是属下都统又找到了他主持公道。

    碧月夫人反问:难不成处死他?

    天元侯:那倒没必要。当年刺杀的事情陛下耿耿于怀,牛有德已经在天庭挂了号,加之最近上面斗法的事不知什么时候平息下来,现在处死他搞不好要给自己惹麻烦,不要把事情搞大了。

    碧月又问:不能封他的嘴,到时候我考核成绩的事他到处乱说怎么办?你知不知道那家伙已经豁出去了,说什么满朝权贵得罪光了迟早死路一条,你也知道上面在斗法,陛下很有可能在找机会下刀子,这个时候他若是跳出来说我作弊,把事情闹大了怎么办?

    天元侯貌似有点郁闷,沉默了好一会儿方问:他真说他满朝权贵得罪光了迟早死路一条?

    碧月夫人:我有必要骗你吗?

    天元侯骂了声:不要命的疯狗…这样,你让他把吃进去的钱吐出来,外加每家给点补偿,再让他逐一登门赔礼道歉,暂时先这么着,等过了这敏感时期再收拾他。

    碧月夫人:知道了…对了,你也别忙了,我不想离开东华总镇府了。

    天元侯:什么意思?

    碧月夫人:你自己说说你把我晾在天元星多少年了,是块石头也捂出感情来了。回来后想了想,我又不是高升能风风光光离开,有必要因为两个刺头吓得连自己老家也不要了吗?我若真要离开了,到时候谁不知道我是被自己手下给吓跑的,你让我怎么见人?

    天元侯:妇人之见,我警告你,你现在不走的话,以后想调动就没那么容易了,到时候被那个什么战如意和夏侯龙城折腾的头疼可别找我发牢骚。

    碧月夫人:之前的确有这担心,不过现在不担心了。

    天元侯又问:什么意思?

    碧月夫人:牛有德和战如意他们对着干,你不觉得我在中间玩平衡挺好的吗?从另一个方面去想,手下有战如意和夏侯龙城这种手下,无论是在地方势力中,还是在天街系统中,要办什么事还是挺方便的。

    天元侯:就你那脑子还想玩平衡,你行不行?别在那发蠢了,这事尽快了结了换地方?

    碧月夫人怒了:没用你的也没花你的,你骂谁蠢?那牛有德的事在你手上反反复复闹成这样,你说说究竟是谁蠢?

    这话戳了侯爷大人的软肋,重点是被自己女人给鄙视了,伤了大男人自尊,天元侯顿时有些恼羞成怒:贱人!你吃错药了,还是疯了,你知不知道你在跟谁说话,你信不信我休了你?

    碧月夫人这次没受他的吓,反而激烈反击:天元,你终于说出心里话了,你私下养了一堆女人当我不知道,只怕早就想休了我这黄脸婆吧?好!我下面的事我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用不着你多嘴,天街的事也轮不到你这局外人管,我等你的休书!

    天元侯:贱人!你别后悔,遇上事了别来求我!

    碧月夫人:有多远给老娘滚多远!

    骂完就直接收了星铃,懒得再理会天元侯的回敬,回头又叮嘱兰香:“兰香,以后别再理天元那王八蛋!”

    “呃…”兰香无语,不用说,夫人又和侯爷吵架了。

    她没猜错,只是这次的吵架性质有点迥异于从前。

    碧月夫人突然加快了飞行速度,只是眼神有点复杂,她想尽快看到自己女儿,也是真的想和天元侯彻底掰了,想给自己女儿一个交代……

    天元星守城宫,碧月一行驾到,守卫无人敢挡,一行直接闯入。

    入住后,碧月夫人没再让任何人跟着,连怀里抱的千面妖狐也交给了兰香,说是想一个人看看自己住了多年的地方,独自一人在守城宫内到处转。

    碧月夫人的驾临让杨庆有点意外,赶紧联系上了苗毅:大人,总镇来了。

    苗毅:我知道。

    杨庆:还请大人告知总镇府那边的情况,卑职好应对这边。

    苗毅当即将大概情况讲了一下,杨庆听后相当无语,走之前苗毅就说了要干这事,可是他再三交代了要干也只能是远离了总镇府再干,没想到苗毅竟然在议事大殿就动手了,还把碧月夫人给惹来了,脑子有毛病吧?

    杨庆听了都一阵后怕,碧月夫人怎么就没当场将那家伙给活劈了?

    不过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感觉这事有蹊跷,想起了苗毅说过能掌控碧月考核成绩的事,他立马对这事怀疑上了,隐隐怀疑这考核成绩中是不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

    杨庆:大人有没有让夏侯龙城去章瀚方和柳贵平那收账?

    苗毅:说了。不过战如意看来要给他们出头,我倒是有点担心嬴家那边会施压搞出什么事来。

    杨庆: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不过大人无须担心,这个口子上,嬴家也不会让战如意太乱来,大人嚣张一点问题也不大,只是回头碧月夫人问起敲诈勒索的事,大人还需一口咬定根本没有这事,他们是一伙的,说出的话不足为证,夏侯龙城那边只要去敲了另两位,就肯定会帮大人做伪证,进了他口袋的钱休想让他轻易吐出来。

    苗毅:他跑去收账能收到吗?

    杨庆:章瀚方和柳贵平我了解了一下,扛不住夏侯龙城这种闹事的人,夏侯龙城一旦去了,发现钱就在嘴边,若是不给他的话,他硬抢都是有可能的,两人吃不住肯定要给。事后那边的事情也必然要捅到碧月夫人这里,夏侯龙城见大人赖账,他不想吐出钱来肯定要跟着赖账,届时碧月夫人若是不处理夏侯龙城就不好处理大人,让夏侯龙城那尊大神在前面挡着好了。

    闻听的苗毅却是暗中嘀咕,有必要这么麻烦么?不过他也不会把自己和碧月夫人之间的事告诉杨庆。(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