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三一六章 夫为妻纲

飞天 第一三一六章 夫为妻纲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日头西移,林下影斜,那扇门却始终不开。

    碧月夫人终究是无奈放弃了,满脸不堪与失落,有点失魂落魄地慢慢走了回来。

    苗毅靠了过去,出声道:“要不今后就让她在我这里算了,我想办法给她弄个天庭的身份,守城宫随便给她找个事做,不会委屈了她,等她想通了夫人再把她带去也不迟,这样还能避免外人的怀疑。”

    之前他是没想过这样的,只想将海平心交到碧月手上就没自己事了,可是看现在的样子,海平心连碧月的面都不愿见,哪会跟碧月走,就算强行带走了也够呛。想想金漫的托付,还有那丫头弄得如此纠结也是因自己而起,不好不管。

    碧月抬头,问道:“你不怕事发到时候连累你?”

    真要事发了,跟反贼的女儿有牵连算什么,老子就是反贼头子!苗毅心中苦笑,在那摇头道:“真要事发了,仅凭我隐瞒这事就脱不了身,还在乎这个?反正满朝权贵我也得罪光了,只盼夫人念着卑职的好,有什么事多多担待就够了。”

    碧月想想,海平心放在苗毅这里她其实并不放心,关键是苗毅太能惹事了,可是这事实在是不宜再让第三者知晓,她不管将海平心托付给谁,谁都会奇怪,免不了好奇海平心的身世。

    她稍作思忖,点头道:“以后每年送给我的孝敬就免了吧。”

    这话算是答应了苗毅的建议,等于是留了好处给苗毅,让他帮忙照顾女儿。

    苗毅摆手:“夫人也要往上打点,只有夫人的位置越稳当,才更好帮我遮风挡雨,何况断了孝敬怕会引起夫人身边的人怀疑。夫人放心,海平心的一点修炼资源我还是负担的起的,管够就是了,不会亏待她。退一万步说,如果我手头上实在紧张。再向夫人开口也不迟。”

    碧月夫人多少有些诧异于苗毅的反应,琢磨了一下点了点头,“那就这样吧,她有什么情况及时告知我。这个给她。”翻手一只星铃摸了出来,正是之前苗毅威胁她时给她的,是她和海平心之间联系的星铃。

    苗毅这里刚接到手中收起,二总管兰香突然脚步匆匆地来了,急声告知:“夫人。侯爷来了。”

    碧月夫人和苗毅双双一怔,还来不及多想,天元侯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花园的月门内,器宇轩昂地大步走了过来,身后左右还跟了两名手下,老远就一脸笑容道:“夫人可真是让我好找。”

    天元侯的突然出现,顿时让碧月紧张了起来,女儿毕竟就在边上,再让女儿见到的话,让她情何以堪。霍然回头看向兰香,沉声道:“是你告诉他我在这的?”

    兰香微微低头道:“夫人,夫妻之间吵架没什么的,床头吵架床尾合…”

    碧月怒了,“闭嘴!”

    “夫人不要怪兰香,是我逼她的。”走近的天元侯呵呵一笑,只是笑容中看向苗毅的眼神有些深沉,回头问兰香:“夫人在哪入住?”

    兰香回道:“以前的正屋。”

    天元侯当即伸手牵了碧月夫人的手,“夫人,莫要见气。走,我给夫人赔礼道歉去。”

    “别碰我!”碧月一把甩开了他的手,往后退了一步,沉声道:“你来这干什么?”

    唰!天元侯身形一闪。瞬间将碧月夫人横抱了起来,呵呵笑道:“早先话说重了,自然是来向夫人赔礼道歉的。”说罢直接抱上就走,回头对两名手下招呼了一声,“本侯今天不走了,在此留宿。”

    “是!”两人拱手领命。

    兰香垂首躬身。

    苗毅目光下意识瞥了眼花园中的小屋。结果发现海平心不知什么时候冒头了,正在阁窗后面默默看着这里,苗毅再瞅瞅被搂抱起的碧月夫人,心中微微叹息一声,他也阻止不了。

    不过碧月夫人却剧烈挣扎了起来,怒声道:“放开我!再不放手别怪我不客气。”

    凭她的修为哪能摆脱天元侯,而天元侯起先也没在意,老夫老妻太了解了,这夫人再生气睡一觉卖力伺候一回就没事了,两人在一起多年又不是第一次吵。

    谁想碧月却拼了命的挣扎,最后甚至大声施法喊道:“这守城宫是什么人都能擅闯的地方吗?来人,将闲杂人等赶出去,违令者斩!”

    唰唰!四周立刻掠来一群守城宫的守卫,连杨庆也在其中,见此情形,拦又不是,不拦又不是,都看向了苗毅。

    苗毅也头疼,他想拦,但是拦的住吗?真要以下犯上把天元侯惹火了,被天元侯一巴掌拍死了都白死,天元侯毕竟是碧月的丈夫,平常天元侯也许不好动他苗毅,可掺和到人家夫妻间的争执中去了,人家万一失手,你连讲理的地方都没有,这种情况下一个天街大统领,一个位列仙班的侯爷,天庭怎么处置不用多想。

    事实证明也不用他拦,这么多人面前出糗,抱着碧月夫人的天元侯脸色黑了下来,被搞的有点下不了台了,堂堂侯爷连自己老婆都管不住,在这么多人面前现眼了。

    他没再强求,任由挣扎的碧月脱身了,然而他顺手就是一巴掌甩了出去。

    啪!清脆响亮一声,碧月夫人才刚从他怀里挣脱站稳脚,便被这一巴掌给抽的应声倒地,口角挂血伏地喘息,半晌爬不起来,显然有些被打懵了,也证明天元出手不轻。

    兰香、天元的两名随从,包括其他所有人,都被这一巴掌给惊住了。

    苗毅却是有些提心吊胆,迅速看了眼园中小屋,生怕海平心情急之下跑出来,需知早先海平心一听母亲有危险可是豁出去偷袭过他的,这要是跑出来喊上一声“娘”的话,那可真要天下大乱完蛋了,在场的谁也救不了俩母女。

    他也真的没想到天元侯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

    幸好,海平心只是双手十指抓住了镂空的阁窗,在那咬着牙默默看着这边流泪,倒没冲动跑出来。

    现场一片宁静。

    天元侯寒着脸,他一来就说着赔礼道歉的话,他认为自己姿态已经摆的够低了,谁想这女人竟如此不像话,竟让他当着下面人的面出丑。

    也许在外人看来根本不算什么事,但是他显然不这么想。

    他慢慢绕着倒地的碧月夫人转圈,微微垂首盯着她,久居人上的侯爷气势毕露无疑,身上甚至微微流露出杀气,碧月夫人这么多手下在现场,却没人敢上前。

    妈的!苗毅真恨不得此时海渊客在场,看看天元敢不敢在海渊客面前嚣张,然而那是不可能的,就算可能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当即偏头传音问杨庆:“怎么办?这孙子动了杀机,快想办法。”

    面对天元侯这种级别这种修为的人,仓促间现场压根没任何杠杆能撬动,杨庆能有什么办法,只能是迅速暗中回复:“快联系夏侯龙城,让他联系他姑姑天后。”

    苗毅无语,估计杨庆还不知道,他问过夏侯龙城,夏侯龙城压根就没办法直接和他姑姑联系,因为没那资格。

    不过杨庆的话倒是提醒了他,现在只能是死马当作活马医,必须保住碧月,否则没办法对金漫和海渊客交代。

    有些事情就是这样,虽然在炼狱之地那边算计了碧月,可却无形中抬高了碧月的地位,谁叫碧月给海渊客生了个女儿。

    迅速转身离去,进了花园中的小屋内,直接出手点中神情恍惚泪流满面的海平心,将她放倒在地,怕这丫头冲动,先保住她再说。

    转而又迅速摸出了星铃联系天庭监察右使高冠。

    幸好这次高冠接了他的传讯,回复问:什么事?

    苗毅赶紧将现场情况转告,求救!

    倒在地上的碧月夫人好一会儿才从那一巴掌中缓了过来,用力摇了摇头,嘴角挂着血丝,摇摇晃晃爬了起来,一抬头就对上了天元侯那阴森森的目光。

    天元侯语气深沉却不疾不徐:“贱人!给脸不要脸,也不想想你能有今天是怎么来的,出去了一趟翅膀变硬了是不是?或是以为天街从地方剥离了我就管不了你?”

    碧月夫人低着脑袋偏头看了眼小屋方向,见到苗毅从小屋内走了出来,知道苗毅搞定了,心中才踏实了下来,她也怕女儿冲动之下跑出来。

    “打的好!”碧月夫人惨然一笑抬头,伸出了手,“休书拿来!”

    天元侯再次出手,一把卡住了她白皙的脖子,“我告诉你,夫为妻纲,什么时候我管你都天经地义,这点连陛下和天后也不能否认,哪怕天后执掌天街也不能否认这一点,你信不信我杀了你天后也不会说什么!”

    碧月夫人喉咙里发出咕咕声,脸被掐的通红,感觉脖子都快被掐断了,双手用力掰着天元的手,可哪里掰的动。

    “侯爷,夫人吃不住了!”兰香忽然跑了过来哀求。

    啪!天元侯看都不看,反手就是一巴掌,兰香亦应声倒地。

    紧接着,天元微微皱眉,翻手捞了只星铃出来,回复问:高右使,有何指教?

    正是高冠的来讯,高冠问:天元,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天元一愣,问:什么意思?

    奈何没了下文,任他再怎么问高冠那边也不再有回应,越是如此,天元越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脑海中浮现高冠那冷漠身影,加之高冠刚才的话浮荡在耳边…

    看看掐在手中的碧月,他下意识一把松开了。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