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三一七章 管不了

飞天 第一三一七章 管不了

    动了杀机归动了杀机,要说因此而杀碧月倒不太可能,此来本就是想来缓和的。

    说什么休了碧月夫人那是气话,正室夫人也不是白菜由得谁想换就能换的,天下共通的道德标准就是一个无形的约束力,这是许多女人维护的东西,在碧月夫人没犯什么大错的情况下,他到了这个位置敢随便休掉,那肯定有一堆正室夫人为了自己的权益来问候他,那压力可不会小。

    另外他也不可能休了碧月夫人。

    他境内的天街总镇参与考核几乎都死光了,就剩他夫人一个,眼看其他总镇的位置都要失去控制,若是再失去碧月这个总镇的位置,那他对天街的掌控力几乎就没有了。

    到了他这个级别的人,贪图的绝非是碧月夫人手上的那点油水,而是对天街的话语权。

    天街能在相当程度上影响到满朝权贵的财路,在天街拥有了一定的话语权,对他在朝堂上混有莫大的好处,满朝权贵多少要给他几分面子。结果好了,他手下掌控天街的总镇几乎都死光了,令他对天街的掌控力一下大幅度削弱。

    下面的天街大统领虽然还有一些他的人,可大统领受总镇节制,总镇都不是自己人,没了上下呼应,上面想换掉下面的大统领太容易了,连个出面据理力争的人都没有。就好比天庭要动他天元侯,有上面的天王之类的讲道理,也不是谁想动就能动的,凡事要讲规矩,偌大一个天庭不是比谁修为高就能管理下去的。又好比上面一帮大佬和天帝对着干,天庭要捉拿这次屠杀证人的劫匪,结果下面的人配合那帮大佬出工不出力,这就是上下呼应。

    更要命的是天庭将天街从地方势力手中剥离了,正在撇开地方势力对天街的干预,他已经不好明着插手天街的事,而碧月夫人就是他如今唯一干预境内天街事物的杠杆。他老婆有什么事受了什么委屈,他出面可谓名正言顺,毕竟境内的天街都在他的地盘上,里应外合可以做不少的动作掣肘。

    如今连他老婆都要彻底跟他闹翻。如果连碧月夫人都不听他的,他就彻底失去了介入天街事务的理由。

    碧月夫人当众和他闹成这样,已经不仅仅是个人面子问题,传出去会让人知道他天元已经彻底失去了对境内天街的干预能力,如何能不让他恼羞成怒?

    只是高冠突然这么来一下。倒是把他给吓了一跳。

    高冠也不会无缘无故突然在这个时候来这么一出,也就是说高冠知道他现在在干什么,在警告他别乱来。

    “咳咳!”碧月在那捂住脖子咳嗽不停。

    天元则冷目环顾四周,也没见在场有什么人动过,目光落在了苗毅身上,动过的也就是这位了,难道这位是高冠的眼线?

    不管是不是,如果是的话,他就更不敢把苗毅给怎么样。

    高冠既然已经发话了,就由不得他乱来了。跟高冠对着来他还没那胆子,尤其是上面正盯着下面找机会下刀子的时候。在天庭身居高位看似风光,有时却是一言一行都得小心翼翼,未必有普通人过的舒心。

    苗毅见此状微微松了口气,他刚才联系上高冠,高冠一听是这破事,压根就没理会他,直接中断了联系,他还以为高冠不会插手,现在看来高冠还是插手了。

    在天庭混的人。估计没人会不知道那位冷面判官的威慑力,那简直就是抄家灭门的代名词。

    “休书!”咳嗽中的碧月又倔强地伸出了手,那眼神仿佛在说,你有本事杀了我!

    “哼哼!”高冠冷笑一声。不提休书的事,他怎么可能休了她,指着说道:“拍拍自己脑袋好好想想,你能有今天是谁给你的?离了我,你什么都不是!没了我,你以为你还能坐稳这总镇的位置?”

    碧月今天也可谓是丢尽了脸。态度亦是强硬的不行,“别人能坐稳,我就不信我不行,休书给我!”

    还敢顶嘴!天元勃然大怒,又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有恨不得一掌将她给活劈了的冲动。

    “放开我!”

    碧月突然悲声咆哮。

    天元没再打她,而是再次将她强行横抱了起来,大步向寝居之地走去。

    碧月拼命挣扎,很快被天元施法制住,脸上的悲愤之情无法形容,她当然知道天元要干什么,正因为知道她才不堪其辱,自己女儿在这里啊!

    对天元来说,高冠发话了,他的确是不敢乱来,可高冠还能管到他们夫妻敦伦不成?

    休书?天元是不可能给她的,他干脆硬来,就像野狗一般,在自己地盘上撒泡尿,留下自己的气味和印记,向所有人证明这就是自己的地盘,告诉所有人不管他和碧月怎么样,碧月就是他的女人!

    从此以后,每隔上一段时间,天元必来强行光顾碧月,对从前求都求不到他来的碧月来说,却又成了无尽悲哀。

    现场,身为碧月的下属,苗毅等人看着碧月被欺凌也无可奈何,人家是名正言顺的夫妻关系,谁还能管这事。

    对苗毅来说,站在利益的角度,他希望碧月和天元保持关系,这对他没坏处,可是站在另一个角度来说,他又恨不得宰了天元。他多少有点搞不明白,这夫妻二人怎么搞成了这样,这是他之前怎么都没想到的。

    不但是他,只怕连炼狱之地的金漫等人也没想到,本以为碧月离开地狱后会顺理成章的归附天元,然无情的决策面对人性的抉择终究是出现了偏颇,一群活得太久淡漠了人性的决策者低估了人心。

    “都站在这里干什么?都给我退下!今天这事谁要是敢传出去,提头来见我!”苗毅回头吼了一声。

    一帮不相干的人赶紧退下,也幸好能驻守守城宫的人大多都是星宿海来的,苗毅发话了,今天这事倒也不会随便乱传出去。

    杨庆和苗毅相视一眼,也只能是暗暗叹息一声,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两人也退离了后宫,放任天元夫妇折腾吧,他们也管不了。

    次日大早,天元侯领着随从离开了守城宫,苗毅直到下午才见到碧月夫人露面,表面上看不出碧月与平常有什么不妥,穿戴整齐。

    碧月也没脸再留在这里见女儿,临行前留了句话给苗毅,“帮我照顾好心儿。”

    碧月走后,苗毅才将海平心放了出来,这丫头坐在墙角埋头抱膝,哭的一塌糊涂,伤心坏了。

    苗毅估摸着海渊客不出炼狱还好,一旦出来了,天元侯十有八九死定了。

    天元夫妇如此一闹,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战如意等人的控诉碧月夫人干脆直接不理会了,还把战如意等人给骂了一通,让他们不想干了就滚,什么嬴天王的面子,她也不给了。

    尤其特意把战如意给骂了个狗血喷头,问战如意是不是拉帮结伙存心想在东华总镇府搞事?

    实际上是碧月存心在报复天元侯,让天元自己擦屁股找嬴天王解释去。

    战如意等人有些莫名其妙,还是天元的手下,譬如严素的丈夫某都统让严素暂时不要再追究这事了,不然碧月发起狂来存心和天元侯斗气都得跟着遭殃,直接被碧月给踢出天街也不是不可能的,一伙人这才知晓了天元夫妇闹翻了的事情,因此也不敢再提了,吃了个哑巴亏。

    别人还好点,只是把战如意给憋屈的不行,嬴天王外甥女的身份头回四处碰壁,偏偏碧月母老虎发威,施压天元侯那边没用,她想从碧月的上司那下手施压,谁知嬴家闻讯后也交代她最近不要惹事,搞得她在苗毅手下吃了这么大的亏不得不憋着,硬是拿苗毅一点办法没有,之前说出的大话等于是打了自己的脸,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这口气差点没把她给憋死。

    只能说,杨庆帮苗毅谋划的下手时机选的好,虽然杨庆是不赞成苗毅这样干的,怕会惹来后续麻烦,可苗毅非要这样干,他能怎么办?

    此事倒是便宜了夏侯龙城,找章瀚方和柳贵平收账收到了。

    两人起先是不太乐意给的,各种理由推辞。

    放在眼前的钱拿不到,这可不是小数目,夏侯龙城急眼了,发飙了,道理讲不通不讲了,直接拔刀劈了酒桌,只问一句给还是不给,欠账不还还有理了?

    咱欠什么账了?章、柳二人很无语,可是吃不消,只好破财免灾。

    夏侯龙城开始还担心会有麻烦,结果等了段时间见屁事没有,傻乐了几天,还当是牛兄的威慑力大。

    白发了笔财,这财也发的太容易了,把他给高兴坏了,遂跑来找苗毅喝酒,酒桌上拍着胸脯保证,让牛兄以后有什么跑腿的事尽管找他,兄弟之间不要见外。话里话外无非是让苗毅有发财的机会别忘了他,这狗熊发便宜财搞上瘾了。

    苗毅也没让他白捡这便宜,顺便让他把海平心官方身份的事给办了,夏侯龙城手一挥,包在兄弟身上!

    当然,夏侯龙城跑这来找苗毅喝酒是其次,跑来看皇甫君媃是主要的,苗毅有在酒里下毒的冲动……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