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三一八章 徐堂然的观点

飞天 第一三一八章 徐堂然的观点

    “丫头,这里面是你的身份来历,你熟读记清楚了,以后别人问起,你就这样说,都给你安排好了。”

    一个月后,后宫园子里,苗毅递了块玉牒给海平心,让其熟读其中内容。

    海平心拿着看过后,一脸警惕道:“为什么要记这个?”

    苗毅道:“马上要帮你安排个天庭的身份。”

    海平心:“讨厌天庭的人,我不要。”

    苗毅:“丫头,又不是让你真做,假装一下不行吗?这是你娘的意思,你若是不想你娘有麻烦,就老实呆在这里别乱跑。还有…”挥手指了指花园,“这里的花花草草都是你娘当年留下来的,以后你就当个园丁负责打理这里的花花草草吧。”

    海平心下意识拒绝道:“不要!”

    苗毅:“那你想干什么?你总得要个身份来掩饰吧?这里可不比炼狱之地,在这没个天庭的身份防身可不安全。你说吧,你会干什么?”

    海平心茫然,还真不知道自己会干什么。

    苗毅:“这样吧!你既然不愿做园丁,我身边还缺个端茶倒水的,先去给我泡杯茶来。”

    没一会儿,茶来了,苗毅揭开茶盏盖,顿时无语了,茶叶放太多了,泡发开后连水都看不到了。

    当当当!盖子敲了敲茶盏,让海平心自己看。

    海平心终于发现了自己有多无能,脸红了。

    苗毅叹道:“我说丫头,茶不是这样泡的。”

    扭头瞅瞅一脸尴尬的丫头,不由暗暗摇头,不用说,这丫头在炼狱之地肯定从来没干过这事,回头施法喊了声,“召青,你来一下。”

    “大人!”杨召青很快来到。

    苗毅指了指茶盏里的东西,“这些活她没干过。带下去教教她怎么做,总不能来了客人让吃草吧?”

    “是!”杨召青转身对海平心道:“跟我来吧。”

    海平心刚转身,又转回,低声道:“以后能不能不要叫我丫头。我年纪不小了,听着怪怪的。”

    苗毅闻听一乐,心想你还在你娘肚皮里的时候我就见过,叫你声丫头怎么了?

    挥了挥手,表示知道了。以后却是照叫不误。

    杨召青领着海平心出了后花园,恰好撞见杨庆,互相打了个招呼,杨庆朝海平心努嘴示意了一下,问杨召青:“怎么回事?”

    说实话,守城宫突然冒出个大家从未见过的海平心,大家都觉得有些奇怪。

    杨召青苦笑:“连茶都泡不来,大人让我教教。”

    杨庆饱含深意的“哦”了声,目送两人离开后,目光微微闪烁。皱着眉头自言自语嘀咕了一声,“连茶都不会泡…”

    很快,宝莲走后,牛大统领身边换了个新人的消息传开了。

    这都没什么,真正让天街好一阵议论的还是牛大统领掌掴严素等其他七位天街大统领的事,据说还敲诈了每人两千万颗仙元丹,消息是苗毅故意让人放出去的。

    起先大家还不知道消息真假,然受害方的沉默无疑证实了这个消息,牛大统领的强悍雪耻方式让这边天街很是津津乐道了一番,关于牛大统领当年受辱的事自然又变成了另一种说法。还有谁会嘲笑?

    “啧啧!夫人呐,大统领还是一贯的厉害呀,我就知道大统领没那么好惹,不是不报。而是时机未到,看看,被我说着了吧,连本带利清算了回来。就凭那些人的背景,被一个个接连掌掴,却硬是连屁都不敢放。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西城区统领府,亭台楼阁间,徐堂然接了雪玲珑递来的茶盏啧啧摇头一声,品一口香茗,如饮美酒。

    对跟随苗毅的人来说,苗毅的这次雪耻已经不仅仅是雪耻,下面人接触不到太多上面的事情,也不知道上面究竟是个什么情况,往往只看结果,苗毅的强势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给了大家信心,也增加了苗毅在大家心目中的威信。

    白衣如雪,已为人妇的雪玲珑少了几分做戏子时的拘谨,如画眉目间多了几分从容,微微一笑,坐在了一旁,问道:“那七位大统领都有背景,您就不怕大统领出事?大人似乎很推崇大统领?”

    “不是什么推崇不推崇。”徐堂然放下茶杯摆了摆手,叹道:“天香楼就在正气杂货铺边上,正气杂货铺是怎么崛起的想必不需我多说,夫人应该清楚,别的商铺都被权贵家的商铺压的抬不起头,正气杂货铺却硬是从夹缝里杀了出来快速崛起,各家挡都挡不住,从这里就能看出大统领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们也许不清楚,大统领还是偏将的时候我就和他混在了一起,荡阴山的时候,大家为了争东城区统领的位置,联手打压他,当时的情形你是没看到,许德偷袭已经一枪刺进了大统领的后背,结果还是被大统领反戈一击翻身了,最后其他人都死了,幸好我反应快才躲过一劫,不过我也差点被他给坑死,害的夏侯狗熊逮住我不放……”

    雪玲珑侧耳倾听,倾听着当年荡阴山之事的过程,为苗毅当时的处境心惊肉跳,没想到一伙同僚之间为了个统领的位置竟能如此偷袭下毒手,之后又为苗毅祸水东引害的自己夫君欲哭无泪的快速反应而无语。

    “无生之地考核又是我跟他一起去的,郑如龙谋杀大统领,结果反被大统领诛杀,大家都不敢去的忘忧林,大统领单身独闯。我去,后来冒出个牛有财、牛有寿跑来帮忙,当我傻子。之后,当时各方到处拉帮结伙,羊泰和慕容星华都要跟别人结盟,幸好我当时英明,以咱们没背景撑腰拿不到成绩回来保不住自己的位置为由极力劝阻大统领和别人结盟。最后呢,说明我的选择没错,羊泰死了,而慕容星华又找了回来,整个人性情大变,鬼知道她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法子苟活了下来,就凭她能杀掉那些人?我懒得戳破她得罪人而已。当时考核最后一关决战时,大统领那叫一个勇猛。可谓一战成名,我跟慕容星华只是跟在后面捡了个便宜而已……”

    听着这番历数的往事,雪玲珑再次心惊肉跳,发现某人爬上那大统领的位置真不容易。那真是尔虞我诈、你死我活杀出来的,绝非侥幸。

    “后来的地狱考核你也听说了,连天庭威仪震天鼓也被他给砸了,单枪匹马百万大军中杀了个三进三出,最后还拿到了第九名。虽然被免掉了,可岂是骁勇二字能形容。两次血洗天街你也看到了,两次都杀的人头滚滚血流成河,其中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更是我亲自参与其中的,硬是和满朝权贵对着干,偏偏到现在还一点事都没有,牛的一塌糊涂。守城宫彩莲修士行刺,我魂都差点吓飞了,结果大统领呢,那叫一个沉着冷静。提着小命在那玩箭,硬是一箭把人家彩莲修士给干掉了。东华总镇府的七位天街大统领啊,个个都是有背景来历的,大统领却敢对他们敲诈勒索,每人两千万颗仙元丹啊,还一个个掌掴,你觉得大统领没把握敢做这样的事情?不愧是姓牛的牛人呐,他从到这天街以后,所干的事情有哪件是一般人敢做的,一般人随便能做成一件都了不得。你看他一路下来干了多少?我就不信上面人都是瞎子,就没一个能看到?你若不信,咱们等着瞧,大统领现在是受修为所限。一旦修为上来了,他办事可不是什么瞻前顾后的人,那气魄该拿的绝不会手软,总镇的位置铁定跑不了,到时候还能少的了我的好处?我知道不少人都笑我马屁精,等我哪天坐上了大统领的位置。看谁笑谁,看谁笑到最后。”

    雪玲珑疑惑道:“听说现在想坐天街大统领的位置都要经过炼狱之地的考核。”

    徐堂然挠头:“我正纠结这事,也不知大统领有没有办法帮我,皇甫君媃那边你也可以试探着问问有没有什么办法…对了,你也别老呆在家里,改天你跟我进宫,大统领身边新来了个丫头,你们都是女人,好来往,我大男人不方便,别又闹得跟那个宝莲一样,老是在大统领面前告我的状。还有那个云容馆的老板娘,没事多去买几件首饰,多跟人来往一下。”

    雪玲珑:“大统领不是已经不跟那老板娘来往了吗?”

    徐堂然:“没吃到嘴的肉,连滋味都没尝过,说放弃就放弃?起码得尝尝吧?我怎么想都觉得不对。这种钱不能省,该买的首饰还得买,有备无患总是好的,万一又来往了呢?”他能混到今天,自有他看人看事的一套方式。

    “我知道了。”雪玲珑点了点头。

    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了徐堂然这么多年,雪玲珑有点被带坏了,这女人也真正是做到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各种消息在天街传开,苗毅也被云知秋叫到了云容馆。

    洞天福地内一见面,一杯茶奉上的云知秋开口便问:“牛二,掌掴敲诈的事是不是真的?你这样把人往死里得罪就不怕人家找你麻烦?”

    苗毅坐那不屑一声,“我不得罪他们,他们就能不找我麻烦了?”

    “你自己心里有数就行。”云知秋走到了他后背,一双柔荑帮他捏着肩膀,笑里藏刀道:“牛二,听说身边又换了个漂亮姑娘,把你伺候的舒服吧?”

    “别瞎想,那是碧月的女儿……”苗毅将海平心的身世大概讲了遍。

    云知秋听后脸色微变,“你们这样干是不是太缺德了一点?”

    苗毅心虚推脱道:“又不是我的主意,那么一帮老怪物也轮不到我做主不是,这事可不能让你爷爷他们知道。”随后又讲起了天元侯凌虐碧月的事,听的云知秋唏嘘不已。

    就在这时,杨召青突然来讯,苗毅接听过后,脸色大变,霍然站起。

    云知秋问:“出什么事了?”

    苗毅转身回头,面色凝重道:“阎修那边没了动静。”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