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三二零章 天元侯施压

飞天 第一三二零章 天元侯施压

    “……”苗毅无语。

    听阎修这么一说,貌似他的这种修炼方式的确更契合阴魂通阳诀这部功法的名字。

    难道真是被这家伙误打误撞之下找到了真正修炼阴魂通阳诀的正宗法门?这未免有些太不可思议了!

    若真是这样,不知道鬼圣司徒笑等人知晓后情何以堪。

    此时,苗毅看向阎修的眼神有点像是看怪物一般。

    他就算没这样搞过也听说过这样搞有多痛苦,从大活人过渡成死人,听说那滋味真是生不如死,很少有人能熬过这一关的。不说别的,就凭阎修在此凄厉惨叫了近两百年,那痛苦滋味就可想而知了。

    短痛咬牙熬熬就过去了,长痛难熬啊!俗话说长痛不如短痛,就是这个道理。

    苗毅实在是无法想象这家伙是怎么熬过来的,这得多强大的毅力和信念才能支撑着熬过这将近两百年的时间,这见鬼的家伙明知道这条路几乎是有死无生,却硬要选择走这一条绝路,还真走过来了,让人说什么好!

    他苗毅当初纯粹是抱着成全的态度,已经做好了阎修陨落的心理准备,听说阎修没动静了,这次跑来也是旧情一场准备来给阎修收尸的,谁想阎修没死,谁想竟真的成全了阎修,否则他就一个人来了,不会让伏青他们跟来看到这一幕,真是活见鬼了。

    “阎修,你这是?”一脸惊疑不定的伏青忍不住相问。

    鹰无敌也有此问,相当怀疑阎修是不是由生入死修炼了鬼修功法,可按理来说应该变成鬼修了才是,可阎修这忽鬼忽人的算怎么回事?

    苗毅抬手打住,“这事不要再问了,二哥、三哥,我是信任你们才带你们来的,今天看到的就止于你们二人,不要再让其他人知道了。我不想此事外传。”

    伏青、鹰无敌相视一眼,点头道:“是!”

    “收拾一下,走吧!”苗毅扔下话提剑转身而去。

    伏青、鹰无敌再看看人不人、鬼不鬼的阎修,忽见阎修对他们诡异一笑。迥异于阎修以前的笑容,二人一阵恶寒,赶紧转身跟在了苗毅身后。

    几人站在墓外稍等了一阵,方见重新收拾利落盘起了头发的阎修轻飘飘走了出来。

    恰好一道斜阳从树冠空隙投射而下照在刚走出墓穴的阎修脸上,陡见阳光。阎修下意识提袖遮脸,似乎还有点不适应强光或是什么别的原因,稍后才见他慢慢放下袖子。

    几人扭头看着他,见他和以前似乎没太大两眼,只是肤色依然很白,似乎没什么血色,还有那双手十指上的指甲,青黑发亮,尖锐出一截。

    放下袖子的阎修又是微微一笑,依旧是说不出的诡异。总感觉这笑容里混合着哭的味道,笑的瘆人,不知是不是承受了近两百年的痛苦折磨让表情中的另一种味道定型了。

    总之这次连苗毅亦是一阵恶寒,迅速回头,“走!”

    一群人掠空而去。

    既然来了无相星,苗毅便带了他们顺道拜访了一下无相星的正气门,和掌门玉灵真人小叙后方返回。

    回去的星门依然有人把守,正在搜查其他行人,又似乎有意刁难苗毅一行,苗毅再次联系上了慕容星华才避免了麻烦顺利过关。

    不知怎么回事。苗毅总感觉这群搜查的人有什么猫腻,按道理这帮人应该是走过场才对,搜查怎会如此认真?

    回到守城宫小半个月后,苗毅才渐渐发现了不对劲。

    下面有人上报。天街的客流量正在逐渐减少,影响到了天街商铺的生意。

    这边接触的面毕竟还不全面,只是隐隐怀疑是不是和搜查有关,杨庆甚至怀疑是不是天元侯那边有意搞鬼在施压碧月夫人,让苗毅试探一下碧月夫人那边和天元侯究竟处的怎么样了。

    这种事苗毅完全可以直接问碧月,根本用不着试探。奈何杨庆根本不知道苗毅和碧月之间究竟是怎么回事,只是有所怀疑。

    谁知不用多问,碧月已经法驾亲临,亲自来了这边。

    守城宫内,海平心那丫头一见碧月,立刻躲了起来。

    “上茶!我说丫头,让你上茶没听见吗?”陪同碧月坐在亭子里的苗毅回头招呼了几声,海平心鬼才理他,就是不出来,苗毅回头啧啧道:“你看看,有这样的手下吗?翻了天了。”

    “哎!”碧月摆了摆手,神情颇显苦涩,道:“算了,不要勉强她了,知道她好好的我就安心了。你怎么让她干端茶送水的粗活?”最后一句话有些幽怨,干下人的活好像委屈了她女儿似的。

    苗毅道:“我说夫人,她在这里总得有个身份掩饰干点什么吧?她从小是你看着长大的,你倒是说说她能干什么,又会干什么?不谙世事,什么都不会干呐,也只能是干点这个了,若什么都不干养在这里谁见了不怀疑?就算是干这个,你也看到了,她也是想干就干,想不干就不干,我可没有勉强她半分。”

    “从小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也的确是什么都没干过。”碧月轻叹了声,又道:“以后不要再叫我夫人了。”

    苗毅愣了一下,明白了,点头道:“知道了。”回头又喊,“阎修,上茶。”

    很快,轻飘无声的阎修走来,奉上茶水站在了一旁。

    苗毅挥了挥手,示意他退下后,又示意碧月请用茶,随后才问道:“大人这次来是看心儿的?要不要我想办法撮合一下?”

    碧月摆手:“不要勉强了,想看看她只是其次,重点是接到下面的禀报,最近各地天街的客流量大幅下滑,已经影响到了天街各大商铺的买卖,我这才出来往各大天街巡视了一遍,你这里是最后一站。”

    苗毅问:“找到原因没有?我这里怀疑是不是天元侯在故意搞鬼。”

    碧月道:“没错的,的确是天元在搞鬼,我麾下区域的人流量都被他有意限制了,只有东华总镇府出现了这个麻烦,天元麾下的其他区域并未受影响,估计他还串通了一些人,已经有商铺放话了,说天庭的举动影响了他们的生意,要求减免今年的税收。”

    苗毅奇怪道:“减免税收?不可能吧,我这里的管控可比其他天街严格,有风吹草动逃不过我的眼睛,我这边怎么没听到风声?”

    碧月翻了个白眼,“你也知道你这里管控严格?你下面的商铺就算想说,有人敢说出口吗?已经被你血洗两次了!”

    “……”苗毅凝噎,旋即干笑笑摸了摸鼻子,这话也不知道是夸自己还是讽刺自己,笑道:“那些商铺就是欠收拾,收拾两次就乖了,减免税收亏他们想的出来。”

    碧月叹道:“这是天元在给我施压啊!一旦税收交不上去,上面必然要追究我的责任。我已经联系天元理论过,天元说奉命行事,说如果我有意见让我找上面打招呼,只要上面下旨放松检查,他立刻配合。”

    苗毅沉默,整个总镇府的税收可不是小数目,这个窟窿碧月怕是想填都填不上,天元如此施压,碧月怕是想不屈服都难,天元借势这样搞,谁都说不得他什么。

    最关键的是,没了天元帮忙在上面说话,碧月哪有什么实力跟上面沟通,上面也不可能会答应,一旦下旨让天元放松检查,有人只怕立马能找到抓不到匪徒的理由,高层的争斗岂会因为一个碧月而误事?

    若说因此找上面减免税收,别的地方一样接受检查都能不受影响,就你这里理由多?

    苗毅暗暗叹息,天元这招够狠的,这次还真是给碧月出了个大难题,一出手就掐住了碧月的脖子,碧月这次怕是不雌伏在天元脚下都难了,他苗毅也没办法左右天元的权势,就算联系上高冠,高冠肯定也没胆子让天元放松检查。

    两人稍聊了会儿,苗毅请碧月暂歇,随后退下了。

    碧月在此落脚,男女有别,他也不好再住后宫了。

    这里刚出后宫,等在外面的杨庆便迎了过来,询问:“大人,总镇因何而来?”

    “还能因为什么?还真被你猜到了,果然是天元在搞鬼向总镇施压,这老贼竟然在税收上做手脚……”苗毅将大致情况讲了下后,在那直摇头,叹道:“税收事关天庭上下的开支,这种事情上耽误不起,出了事没几个能担的起责任的!玛德,我现在担心的是天元会不会顺手把我也给收拾了,一旦我这边的税交不上去上面肯定有人趁机找我碴,这么大窟窿,我总不能自己掏腰包来填上吧?”

    “呵呵!”杨庆突然摇头笑了起来。

    苗毅奇怪:“何故发笑?”

    杨庆笑道:“大人何必多虑,此乃雕虫小技,大人可信手破之!”

    苗毅眼睛一亮,忙问:“怎讲?”

    杨庆笑道:“我们是不如他天元的权势,但是我们可因势利导,他的地盘大有大作为,我们的地盘小也可有小作为。他不是要检查吗?我们配合他检查好了,大人可建议总镇大人来个绝户计!天元喜欢断客流,那我们就给他断个精光,让东华总镇府境内的所有天街一个客人都没有。天元侯在这一片如此如临大敌,咱们完全有理由怀疑劫匪会来天街捣乱,也来个严查,将所有行客全部赶走,要闹就把事情闹大点,交不上税收有责任大家一起担,我倒要看看满朝权贵能承受这个损失承受几天,看他天元侯能不能承受的住这个压力!”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