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三二四章 夏侯惊魂

飞天 第一三二四章 夏侯惊魂

    夏侯龙城又岂止是没有离开,昨天喝多了回来,到现在还搂着两个光溜溜的美人没起来。混上天街大统领后,颇有几分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的感觉,日子过的不亦乐乎,这块地面上他说的算。

    最让人无语的是,他出去吃吃喝喝和睡女人都不肯掏钱的,敢提钱的某家已经完蛋了。

    类似雪玲珑那种当红头牌,他已经睡了好几个,玩腻了就扔回去了,别说不肯掏钱,那是一点责任也不负,那些戏班子真正是被他搞的欲哭无泪,只要培养出一个红人就要被夏侯龙城糟蹋一个,整个行业找不出一个头牌,业内愁云惨雾。

    碰上这种一点道理都不讲的,又拿他没办法的,有几个戏班子已经受不了了,卖了商铺另觅其他地方发展去了。

    话又说回来,如果是良家妇女持续这样搞,被人捅上去夏侯龙城也吃不消,一个庞大体系的存在必须要有规则,连起码的规则都没有了就会天下大乱。至于那些本来就是出来卖的,道德上先天就吃亏,就算有人捅上去无非也是赔点钱的事,谁也当不成什么把柄能把他夏侯龙城给怎么样,谁还能在天庭朝会上提夏侯龙城逛青楼不给钱不成?多大点事!

    碧月不是没风闻过夏侯龙城的壮举,可是连碧月也不认为是多大的事,压根连过问都不过问。

    “大统领!大统领…”

    外面接连几声喊,让趴榻上的夏侯龙城抬起了头,吼了声,“什么事?”

    外面人回道:“大统领,有人献宝。”

    “献宝?”夏侯龙城瞬间清醒了,立刻坐了起来。

    边上美人一只玉臂缠了过来献媚,夏侯龙城顺手一撩,抓了胳膊连人一起扔到了一边,“滚一边去。”

    那真是醉时郎情妾意,醒后郎心似铁。哪有丝毫情意可言。有一点他心里还是清楚的,不管什么样的货色讨好,凭他们家的门第,那是不可能让一个青楼女子进门的。否则非要被打死不可,玩玩就是玩玩,千万不能当真,守住这条底线什么事都没有,守不住就是自讨苦吃。

    捡了外套笼统一套。光着脚就走了出去,打开门就问:“献什么宝?”

    手下回:“不知道,天元侯家商铺的胡掌柜在守城宫外候着。”

    夏侯龙城大手一挥,“有请。”

    “是!”手下刚转身,夏侯龙城忽然又喊道:“等等,你刚才说谁家的人献宝?”光惦记着发财差点忘了正事。

    手下转身复述一遍,“是天元侯家商铺的胡掌柜。”

    “嘶…”夏侯龙城貌似吸了口凉气,摸着长满络腮胡子的下巴,牛眼眨了眨,手一挥。“就说我不在,去了总镇府听差,让他滚!”说罢转身回了屋里,门一关,里面传来一声干嚎:“我的钱呐!看什么看,还不伺候爷爷更衣!”

    守城宫门口的守卫提着星铃倾听之后,对台阶下的人回道:“胡掌柜,对不住了,大统领去了总镇府,不在守城宫。我说胡掌柜。你到底要献什么宝啊,能不能透露透露?”

    天元侯当即冷眼扫向孙掌柜,貌似在问,你不是说在里面吗?

    “……”瞠目结舌的孙掌柜顿时一头冷汗。赶紧对目光不善的天元侯传音道:“侯爷,小人绝不敢在侯爷面前戏言,小人真的派人把守城宫四面八方都盯住了,夏侯大统领若真的离开了,小人不可能不知道,除非他挖地钻走了。或易容跑了还差不多。”

    天元侯相信孙掌柜没那个胆子骗他,目光骤然盯向守城宫,也就是说问题出在里面。

    两眼不禁微微眯起,夏侯龙城当年在天元星天街碧月的手下呆了不少年,碧月常为夏侯龙城头疼,他自然是清楚夏侯龙城的为人的,以献宝做理由竟然都勾引不出来,要么就是真不在,要么就是有什么问题。

    上面给了他三天期限,已经过了一天多,他拖不起了,眼中浮现愠怒之色,翻手摸出了自己的官牒,直接扔给了守卫。守卫看到这彩玉官牒已经是吃了一惊,再看明官身是谁后,都吓了一跳。

    天元侯五指一张,官牒吸回手中,揪了那守卫的脖子,一路提上让其开路。

    另有守卫赶紧摸出星铃对内联系。

    “大人,天元侯,是天元侯来了!”

    屋外传来一阵惊呼。

    屋内两名美姬正在帮夏侯龙城梳头,后者闻言一把推开两边,披头散发地冲了出去,瞪大了眼睛问道:“在哪?”

    手下把情况一讲。

    “妈的,还真来了。”夏侯龙城又冲回了屋内,拖了两名衣衫不整的美姬,“走!去你们坊里躲一躲。”

    拉出来直奔后门跑路。

    家里边已经提醒他怎么做了,听上司碧月那边的话,但是天元侯那边最好也别得罪,否则他们夫妇和好后倒霉的是你,夏侯龙城压根就不想和天元侯见面,否则要左右为难。

    提溜着守卫脖子一路闯入后宫的天元侯施法横扫整个守城宫,立马察觉到了异常动向,连夏侯龙城对两名美姬说的话都听的清清楚楚。一个闪身横空落地,已经拦在了逃窜的夏侯龙城前面,背对着抹下了脸上的伪装收起。

    紧急停下的夏侯龙城把两个女人往前面一推,缩着身子躲后面,说有多滑稽就有多滑稽。

    天元侯冷目回头,大手一挥,两个惊慌失措的美姬连声惨叫都来不及发出,砰砰两声炸开成纷飞血肉,挂了夏侯龙城一脸又一身,搞的夏侯龙城血肉模糊。

    天元侯面无表情地一步步踩着血肉走来,他是真的怒了!

    夏侯龙城如见鬼一般,一步步后退,摆着双手道:“侯爷!你怎么能擅闯守城宫。”他也真的被吓到了。

    天元侯冷冷道:“擅闯?我亮明身份一路走来并无任何人阻拦,怎么到你嘴里就成了擅闯?我见两个女子把你惊的披头散发乱跑,特意出手解救,莫非你还不领情了?怎么,难不成还想对我动手?”冷目一扫四周出现的守卫。

    夏侯龙城左右一看,赶紧挥手,“退下,退下!”

    他再傻也知道,天元侯如果真要对自己动手的话,这些人压根保护不了自己。

    夏侯龙城退到了假山上,后背抵住了,退无可退,血糊糊的一张脸堆笑,“侯爷,您怎么来了?”

    天元侯站在了他面前,伸出一根手指勾了他脸上的一块碎肉,还带着体温的碎肉晃在了夏侯龙城的眼前,“怎么把自己搞的这么狼狈?说吧,为什么躲着我?”屈指一弹,碎肉又弹到了夏侯龙城的鼻子上挂着。

    夏侯龙城盯着鼻尖,斗鸡眼了一下下,才反应了过来,双手迅速抹了把脸,“唔…”腮帮子鼓了鼓,昨晚还缠绵不休温香软玉般的两个娇滴滴大美人转眼变成了碎肉挂自己身上,差点没把他给恶心的吐出来。

    捂住胸口,强忍住没吐出,睁着眼睛说瞎话:“没躲啊!”

    天元侯抬手在他眼前,揉捻着指尖的血迹,面无表情道:“如果是碧月让你躲我,咱们可以好好谈一谈,看看这里面的东西你喜欢不喜欢。”手指一抖,带着血迹的指尖上挂了枚储物镯送到对方的面前。

    夏侯龙城心中哀鸣,天元侯那边可能会用重金收买你,看来还真被自己家里给说中了,家里没料到的居然是天元侯法驾亲临,这压力有点大啊!

    他很想收,但是家里发话了给他一万个胆子也不敢乱来,一脸纠结道:“侯爷,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东西就不用看了,我肯定不喜欢,你就算给我一座红晶矿,我也没兴趣。”

    这么一试,天元侯就明白了,他非要闯进来就是想看看是不是碧月的原因,因为他不相信碧月有这头脑,竟然能料他先机断他后路。现在夏侯龙城连是什么东西都不看,他就明白是什么人出手了,不关碧月的事,他甚至有理由怀疑这次的事情本就是夏侯家族一手策划的。

    翻手收了储物镯,冷笑道:“回头跟你家里说,这笔账我记下了,有机会必当回报。”说罢转身就走,并未再为难夏侯龙城。

    对他来说,这次输的不冤枉,这背后是夏侯家族出手了,回头跟上面说起来自己也不算丢脸,也算是找到了个台阶下。

    “侯爷,慢走啊,不送了!”夏侯龙城挥了挥手。

    等到下面来报,确认天元侯已经走了,他方摸出了星铃迅速跟家里面联系,把情况讲了遍。

    他老爹就一句话:区区一个侯爷也敢威胁我们夏侯家,咱们家捏死的侯爷没有十个也有七八个,什么东西,别理他!

    独自飞行在星空中的天元也摸出了星铃联系人丑星君,将大致情况讲了下,最后给出结论,是夏侯家族出手了。

    不管是不是夏侯家族出手的,他为了自己面子都要往夏侯家族身上推,要化解对自己的不利影响。其次是夏侯家族插手这事他心中有怨气,可以说是顺带报复一下,让上面知道夏侯家族是想跟他们作对的。

    人丑星君回:原来如此,不愧是老字号世家,出手不凡呐,一出手就断了你所有后路,幸好上面没鲁莽动手,否则是咱们自己脸上难堪,也罢,这次就当是让你试水受委屈了,我会跟上面说的。此事已经引得天宫那边注意了,不知道会不会酝酿什么动作,你那边趁早收手吧,这个风口上别把事情给闹大了,否则对大家都没好处。

    天元侯:是!卑职明白了。未完待续。xh211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