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三二五章 职责所在

飞天 第一三二五章 职责所在

    夏侯龙城遇见这么大的事不可能不向碧月汇报,也可以说是告状,差点没被天元侯给吓得尿裤子。

    东华总镇府内宅,碧月收了星铃,抿嘴憋笑,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旋即笑得花枝乱颤。

    能让天元吃瘪成这样,对她来说,好过瘾呐,心中更有刺激的快感。

    多少年了,一直活在天元的阴影之下,除了夫妻间斗两句嘴外,从不敢有任何违逆,守活寡这么多年都不敢红杏出墙,首先是要依靠天元,其次未必没有畏惧天元的原因,何曾想过自己能收拾天元,心中那叫一个痛快。

    好不容易笑的缓过来后,玉指轻轻敲击着茶几,微微摇头露出惊叹神色。

    早年天元就说牛有德是个人才,今番她算是心服口服了,竟然连天元可能会去找夏侯龙城都料到了,及时让她提前做了准备,果断堵了天元的后招,太厉害了!

    她现在越发相信苗毅以前在天街乱搞是有预谋的了,否则接连搞那么大的事怎么会一点事都没有至今还活得好好的?

    然而她当晚就高兴不起来了。

    月色下,天元侯独自一人直接闯入了总镇府,他夫人在这,这里也算是他的家,谁敢拦他。

    直闯后院,夫妇二人一见面,碧月被逼得一步步后退,旋即被天元一把捉入怀中,直接给拖进了屋里,将碧月衣服给扯了个精光,疯狂尽其‘本责’,台面上的事情吃了亏,却在以雄性的方式来征服。

    碧月真正是欲哭无泪,这种事情上于情于理外人没谁能指责天元什么,总镇府的人反而统统回避…

    很快。环绕东华总镇府星门的检查放松了,碧月这边也下令各天街解禁,来往商客依旧。一切似乎又恢复了从前。

    “天元这么快就妥协了?”

    星辰殿,青主行走在浩如烟海的藏书书架中间。随口问了句。

    尾随在后的司马问天回道:“是的,天元亲自跑去了玉罗星守城宫找夏侯龙城,没达到目的,后又去了东华总镇府再次拉了碧月强行行房,貌似报复。之后天元让步了,碧月也就罢手了,这次天元算是被自己夫人给闹的颜面尽失。不过下面又有些传闻,说碧月这次之所以能得手。其实是夏侯家族在背后支招。”

    青主停步拿了只古卷在手,拉开查看,问:“不是天元打了碧月令碧月恼羞成怒反击?”

    司马问天:“这个不太清楚,连碧月身边的人也不知道,这事怕是只有碧月自己和夏侯家族最清楚。”

    青主聚精会神地看着手中东西,语气平静道:“让天后来见我。”

    很快,星辰殿外,随从候在了外面,受召而来的天后夏侯承宇独自步入了殿内,候在门口的司马问天行礼一声。“娘娘!”旋即伸手相请,请了夏侯承宇跟他来。

    两人一前一后步入浩如烟海的书架中,找到了正认真查看古卷的青主。夏侯承宇行半蹲礼,笑吟吟道“陛下!”

    “嗯!”侧对的青主微微抬了下手示意不必多礼。

    夏侯承宇随后上前,将青主跟前本已经摆放的很整齐的古籍又亲自动手整理了一下。

    青主头也不抬,淡淡出声道:“承宇,天元夫妇的事情听说了没有?”

    司马问天悄悄抬眼注意着夏侯承宇的反应,后者微笑道:“天街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臣妾怎么可能不知道,听说两人已经各退一步,天街的买卖已经恢复了正常。”

    青主慢慢卷起古卷又放回了书架上。继续前行,边查看着书架上的东西。边说道:“下面有风声说,碧月这次之所以能占上风搞的天元灰头土脸是你娘家那边在背后支招?”

    夏侯承宇又将他放下的古卷再次放整齐了。尾随笑道:“这风声臣妾也听说了,不过还真不关夏侯家的事,臣妾特意过问了一下,事实上是碧月在动手时就联系了夏侯家的商铺,让商铺掌柜对夏侯家传了消息,让夏侯家防备天元会从小侄夏侯龙城的身上下手。整顿天街是陛下受命臣妾直接经手,夏侯家自然不会和陛下对着来,遂严厉警告了夏侯龙城,谁知还真如碧月所料,天元吃了碧月的亏果然从夏侯龙城身上下手,事先有了准备自然是没有让天元得手。臣妾可以向陛下保证夏侯家真的没向碧月支过任何招,这事从头到位都是碧月一手在翻云覆雨和天元一较高下,连夏侯家也不得不被她当枪使唤了一回。”

    “哦!呵呵…”青主停步转身,竟然乐了起来,回头看向司马问天,笑道:“还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天元竟然栽在了自己夫人的手上!这碧月平常从不显山露水的,这次被天元一打,看来是真的恼怒了,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则不凡呐,见招破招还能掐的天元灰头土脸,简直是打的天元没有招架之力,不简单呐!承宇,你下面出了个高手啊!”

    “碧月的表现的确惊艳,不过天元侯也不简单,小侄夏侯龙城那边回话家里,说天元让他带话给夏侯家,说这笔账他会找夏侯家讨回来的。如今外面放出的夏侯家支招的风声,十有*就是天元干的好事,他麾下的天街几乎全部失控,如今连自己老婆也不站他那边,他显然是有意挑拨群臣抵抗天街整顿事宜,好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夏侯承宇顺带捅了天元一刀,天元能坑夏侯家,夏侯家有机会自然也要还以颜色。

    果然,青主闻言目光微冷,也不能说夏侯承宇在告刁状,天元的所作所为本就是在为了掌控天街,瞎子都看的出来,事实上满朝权贵谁不想掌控天街,只是此时此刻夏侯承宇将天元特意放大到了青主的面前而已,把天元塑造成了对抗的先锋。在青主身边这么多年,夏侯承宇很清楚青主讨厌什么。到了青主这个地步的人最是反感有人挑战他的权威。

    只见青主冷哼道:“搞不赢自己老婆只知道偷偷摸摸耍些小伎俩,没用的东西!”

    就在这时,书架的另一头又出现了一人。正是监察右使高冠,见青主在此。遂快步走了过来行礼。

    青主问道:“查到没有?”

    高冠双手捧上了一只玉牒,“查到了,碧月第九名的考核成绩只有少部分与一些人重叠,大部分勘察的地方都与众不同,应该不是作弊弄来的。”

    “哦!”青主伸手拿了玉牒到手中查看,边看边微微点头,“连篇的勘察区域,很完整。不是东拼西凑出来的,看来的确是在炼狱冒险弄来的,由此可看出这碧月是真有几分本事和胆略,现在朕倒是相信了这次的事情是她一手在翻云覆雨。承宇,天元那一巴掌打的好啊,送了个可造之材给你,可以多多关注一下。”

    夏侯承宇笑道:“臣妾明白了。”

    一旁的司马问天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他知道,青主后面一句话也是对他说的,这个碧月已经引起了青主的注意。

    青主将玉牒还回了高冠的手中。又对夏侯承宇道:“朕今晚在天牝宫就寝。”

    夏侯承宇闻言一喜,“是!陛下如果没其他吩咐,臣妾这就回去准备。”她得回去好好梳洗打扮一下。

    青主挥了挥手。待高冠也离开了,身边就剩下司马问天后,青主又道:“东华总镇府那边风水好啊,接连冒出可造之材,那个牛有德那边怎么样?”

    有些事情他只安排司马问天这边去做,不会让高冠知道,有些事情他又只安排给高冠,同样不会让司马问天知道。

    司马问天知道他问什么,回道:“已经安排了眼线。待到机会合适了就可以安插到牛有德的身边。”

    这方面的事情他是驾轻就熟的,也是他的职责所在。被青主关注的人员他同样也要进行关注,不是什么人表现好青主就能用的。首先自然是要彻底摸清底细,确认真的没问题后,那才真是进入了培养行列……

    随着四大天王和十一位大元帅顺利从极乐世界回归,天庭的一切躁动都平静了下来,所有的云波诡谲也都压了下来,只要上面不乱,下面的事情都不是事情,也让所有心弦紧绷的人松了口气。

    证人遭受劫匪血洗的事上上下下似乎也没人再提了,各地星门盘查的人员不知不觉中渐渐减少,直至悄无声息地消失,有些事情自然而然就过去了,是不需要理由的。

    而此时的守城宫却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来客被引入守城宫后,苗毅屏退了所有人,将来客带入了自己的修炼静室。

    没了外人,站在苗毅对面的魁梧汉子一把扯掉了脸上的伪装,露出了真容,正是燕北虹。

    苗毅会心一笑,“燕大哥,你这些年究竟去哪了,小弟时常联系你为何不理睬?”

    燕北虹笑容依然爽朗豪迈,哈哈大笑道:“不是不理睬,而是不想给你添麻烦。”

    苗毅道:“燕大哥何出此言,小弟虽无能,给燕大哥安排个容身之所还是没问题的,举手之劳而已,何来麻烦一说。”

    燕北虹略显沉默地摆了摆手道:“有些事情现在多说无益,以后老弟自然会明白。”

    听他话里有话,苗毅也就没多问,当年初来大世界的时候他就邀请过燕北虹加入自己这边,现在依然还是在拒绝,遂笑道:“常来看看总是可以的吧?”

    燕北虹:“本来早就过来了,谁想各地星门突然被封锁盘查,只好暂时忍耐,这不等到解禁了就立刻来找你了。”

    苗毅奇怪道:“劫匪又不是你,何况这检查本就是做做样子,你正常通往有什么好怕的?”

    燕北虹叹道:“这正是我来找你的原因。”(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