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三二九章 我来凑个热闹

飞天 第一三二九章 我来凑个热闹

    不过没任何消息证明牛大统领会去春花秋月楼,仅仅是大家的猜测,结合严密搜查的情况,再加上不让超过金莲修为的修士赴宴,何况又是自己部下的大喜事,种种迹象表明牛大统领很有可能会赴会。

    正因如此,才让徐妈妈越发生气,天街最高人物出场的宴会她天香楼竟然只能当配角,而沦为配角的原因就是因为苗毅和徐堂然,说来她和这两位也有几分交情,谁知却一点也不知道关照关照她,按理说应该帮她打压冠雅楼才对,所以让她很生气。

    当然,这只是她一厢情愿的想法,可对苗毅和徐堂然来说,吃饱了撑的还差不多,帮一青楼打压另一青楼?顶多是你徐妈妈捧出了红人,帮你罩着还差不多,他们的身份怎么可能去参与青楼的竞争,脑子有病还差不多。

    然而这也可以理解,个人立场上的想法总是自私的。

    次日傍晚之前,东城区和南城区的商户们陆续来到赴宴,也不是什么商铺掌柜都能来,两个城区的商户全部挤来的话春花秋月楼也挤不下,规模稍大或稍微有头有脸一点的能才能出席。

    共有几千人前来赴宴,云知秋恰好也够上了边,她的商铺规模也许不够,但是在东城区地面上颇有几分人脉,加之当年和牛大统领的那层所谓关系,东城区这片也算是有点脸面的人。

    木匠和石匠将她送到了,却被门口的守卫拦下了,只放了云知秋一人进去,并非特例,而是大家都不能带随从进去。大群商户云集在门口一带互相攀谈,云知秋在其中八面玲珑笑吟吟,似乎跟每一家都认识。

    这也是她生意特性的原因,哪家没女人,一家好多女人的比比皆是,而女人往往对首饰之类的东西都比较感兴趣。长期以往她自然是和大多数商户都认识了。

    很快,皇甫君媃和她在人群中碰面在了一起,两人站一起有说有笑,惹得不少人侧目。一个是美貌出众,一个是美丽之下尤物身段难以掩饰,双双都是容易吸引男人目光的那种。

    群英会馆虽然不在东城区和南城区的地面上,可天街排的上号的商户还是来了,毕竟伏青和鹰无敌马上要升任天街大统领了。不管两人在哪任职,那些排的上号的商铺几乎都是在各地都有分店的,为什么会来就可想而知了。

    华灯初上,等到赴宴的商户们来的差不多了,伏青和鹰无敌带着人联袂现身了。

    “伏统领,鹰统领。”

    “能在炼狱之地来去自如取得佳绩,二位统领神勇啊!”

    “恭喜二位统领即将高升,东南两城区的商户与有荣焉呐!”

    恭维话,客套话,马屁之言。皆滚滚如潮而来。

    而伏青和鹰无敌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拱手向四周谢过。

    众人一番客套寒暄之后,春花秋月楼继周燃之后的萧齐真萧掌柜请大家让了让路,对两位统领伸手相请。“二位统领,里面请!”

    “请!”众人让路皆有请。

    伏青抬手摁了摁,笑道:“诸位稍等,还有人来。”

    萧齐真试着问了句,“不知还有何人?”

    二位统领笑而不语,只站在门口等着。众人悄悄互相交换眼色,不用说了。能让两位统领站在这里等的,肯定是守城宫的那位主了。

    尽管不出所料,可是想到又在春花秋月楼,有前车之鉴呐。一帮商铺掌柜不由有些胆寒,担心那位又来个宴无好宴,那位对天街商户们下刀子可是一点都不知道手软的,管你什么背景,就没他不敢杀的,想想都有些忐忑。

    没等多久。数人从守城宫那边闪身而来,为首者正是苗毅,徐堂然和慕容星华陪伴左右,阎修、杨庆、海平心跟在身后,杨召青留守在了守城宫没来。

    阎修一落地,目光缓缓扫过四周人群。杨庆则是目光徐徐打量诸人的反应。

    “大统领!”伏青和鹰无敌迅速上前拱手行礼。

    “大统领!”一群商户们赶紧跟着行礼,语气中少了之前的热闹寒暄,变得相当正规严肃。

    周围的叽叽喳喳动静全部静了下来,连个敢乱晃动的人都没有了,云知秋下意识和皇甫君媃心有灵犀地相视一眼,发现苗毅这一现身,对在场的商户们威慑力有够大的,现场的喜庆气氛一下就没了,所有人都变得拘谨了起来。

    站在众人面前的苗毅,神态威仪鹤立鸡群,人中俊杰的气势凸显,令皇甫君媃又爱又恨,可谓恨的牙痒痒。这么多年了,当初苗毅说出那般绝情的话,真是把她给伤了,她还不至于那般不堪再倒贴上去,一直在等苗毅说个软话之类的,然后她也就顺水推舟了,她甚至故意用夏侯龙城来刺激苗毅,谁知苗毅竟是那般铁石心肠,再也不和她联系,更别说有什么软话。

    伏青和鹰无敌亦忍不住相视一眼,两人来到现场时大家还挺热闹,苗毅一来连个敢大声喘气的都没有,这就是差距。对即将赴任大统领之位的两人来说,已经看到了大统领的标准是什么样的,不过两人估计想达到这个标准很困难,除非两人也有那么硬的脑袋敢像苗毅一样对天街商户大开杀戒,那是不要命的玩法。

    海平心则有些好奇地打量四周,她还是第一次见这么大的场面,尽管早听说过苗毅在这里的事迹,也知道苗毅是天元星的老大,可是没想到这么多人见到苗毅后一个个老鼠见了猫一般。

    这家伙有那么可怕吗?她平常对苗毅可是爱理不理的,因为她一直认为自己是苗毅要挟自己母亲的人质。

    对此情形,徐堂然和慕容星华默然,大家有这反应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苗毅冷目环顾四周一眼,目光落在伏青和鹰无敌脸上,换上淡淡笑意:“听说诸位商户给二位统领贺喜摆宴,我来凑个热闹,不打扰吧?”

    “大统领能来是我二人的荣幸,里面请!”伏青和鹰无敌双双左右转身让路,伸手相请。

    围在这里的人群迅速向两边推开。让出了一条路。

    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苗毅开路在前,其他人陆续扫尾跟上。

    湖还是那座湖,湖上亭台楼阁也还在那位置。只是这么多年来几经翻修,风格款式已经变了,四周的廊桥或拱或平依旧四通八达。

    正是好季节,湖上碧荷间各色莲花出淤泥而不染,偶有蛙鸣跳水。其间亦漂浮着各色琉璃灯盏点缀,随风慢慢漂浮移动,以缤纷对应夜空繁星,好景迷人,湖心亭台楼阁间有丝竹雅乐迎宾。

    数名宫装纱裙女子挑灯在廊桥上领路。

    湖心主建筑上四周的页门忽然全部敞开,湖心刹那间灯火辉煌,其中的富丽堂皇一目了然。

    内部风格变化颇大,中间的舞池坐落在清澈水中,舞池四周挖空了,通了湖水。漂浮着彩灯,上面有玉桥。

    一群舞姬在舞池中迎宾起舞。

    入内,苗毅登上主位高台落座,杨庆和阎修站在了身后,两人依旧注意打量着现场诸人似乎不想放过任何细节,海平心站在了落座的苗毅身侧,负责斟酒之类的。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海平心倒不至于给苗毅甩脸色。

    待到内外所有人落座后,舞池上的舞姬们退场,换了一貌美佳人轻声吟唱。鼓乐亦变得轻柔,不会打扰席间的谈话。

    众人先是一通马屁给了苗毅,接着恭维话才到了伏青和鹰无敌这两个主角身上。

    苗毅举杯恭贺二人,众人附和时皆有些疑虑地看了看杯中酒。担心当年下毒的事重演,悄悄看看周边其他人,有人硬着头皮喝了,有人提袖掩饰将酒水收入了储物镯内,喝酒的姿态有点斯文。

    皇甫君媃有资格在场内,云知秋却只能是坐在主建筑周围的分支亭台内遥看这边。

    吟唱佳人几支曲子停后退场。一袭红裳女子从阁楼上飘然而出,凌空抖动红绸翻飞起舞,煞是好看,给人美曼惊艳感,刹那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

    落地后红绸左右两抖如虹,又轻盈旋身,两条红绸扯回如龙卷风般将其包裹,忽又静止,潸然飘落。团绕红幕徐徐落下,静立其中的美人亦徐徐现身,婀娜回首,对着上首的苗毅幽幽回眸,盈盈眸波如秋水,清澈动人。

    那真是回眸一眼倾国倾城,好一个人间绝色!

    “好!”现场突然轰然叫好声一片,夹杂着啧啧惊叹声。

    出场就给人一种惊艳感,苗毅亦盯着她慢慢举杯到嘴边一口饮尽,美好的事物大家都喜欢。

    上方阁楼窗前一条缝隙间,抓了把瓜子慢慢磕着的徐妈妈一瞅下面叫座的动静,立刻翻了个白眼,貌似磕瓜子磕到了臭虫一般,扭头“呸”一声吐掉了。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昔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然下面的女子红袖一舞,配合着响起的丝乐一开嗓,立刻压下了所有的叫好声和动静,瓜子送到嘴边的徐妈妈亦怔住了,怔怔盯着下面曼妙起舞独唱的女子。

    “此女似乎看着有点眼熟。”苗毅回头传音问了声。

    后方的杨庆立刻传音回:“此女名叫飞红,冠雅楼的头牌,也是整个天街的花魁,在整个星域都是首屈一指的,不少达官贵人大老远派人来请。大人可能忘记了,当年她刚出道不久正是在此楼内献舞,不过恰好遇见大人大开杀戒,她那时年方十五,人还未完全长开,不如现在动人。后来她也算是运气好,一次外出歌舞博得了绿婆婆的青睐,被绿婆婆收为了干女儿,这才一直没人敢动她,否则如此绝色早就被人摘了,哪还能红到现在。”未完待续。xh211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