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三三四章 海平心的偶像

飞天 第一三三四章 海平心的偶像

    飞红慢慢爬了起来,从储物镯里拿出衣裳穿戴遮羞。

    苗毅始终背对,没有再多看一眼,似乎清醒了,‘药性’似乎过去了

    “大人已经帮贱妾赎身了,贱妾还有两个惯用的丫头在冠雅阁,麻烦大人帮我要过来。”下了榻的飞红依然是一身红裙,皱着眉头捂了捂腹部,赤着裙下双足,玉足宛若凌波,慢慢从苗毅身旁走过去,听不出喜怒哀乐的轻轻说了声,一副‘我还有选择吗’的样子,静静走到了梳妆台旁站好,“大人还要出去见人,贱妾为大人梳理。”又是一副已经认命的样子。

    苗毅目光微闪,斜了她一眼,也慢慢走了过去,站她跟前,伸手拨开了她遮颜的乱发。

    飞红微微抬头,青丝垂肩,肤如凝脂,玉面如花,又似瑞雪初晴,樱唇莹润,一抬头双眸剪水迎人,兼带几分秀外慧中的气质,星眸与苗毅对视了一下,又微微垂首不语。

    苗毅鼻子凑了过去闻了闻,暗香萦绕,又伸手挑起了她玉润下巴,仔细端详了一下她的容貌,微微点头道:“比画中人还美,是个真正的绝色美人,倒是我唐突了。”

    飞红平静道:“只要大人喜欢就好。”

    苗毅放开了她,绕身坐在了梳妆台前。

    飞红到了他身后,解开了他昨晚因为荒唐而有些歪倒的发髻,拿了梳子重新梳理。

    苗毅盯着镜子里的她的一举一动,又是那番话:“刚才细想了下,昨夜的确不知是怎么回事,从未如此冲动过,看来的确是你太过美丽,让我难以把持。当真是让你委屈了,你可再好好想一下,如果不愿跟我。现在还来得及。”

    他是真巴不得这女人说出不想和他在一起,然后大家一拍两散。否则把一个奸细养在身边实在是麻烦。其实他昨晚就想依着飞红的拒绝算了,可他偏偏得装出已‘中毒’,可谓美美占了次便宜,毕竟将这么一个大美人给睡了,处子花开,也的确是回味无穷,然此时心中并未任何喜悦。

    飞红:“春花秋月楼是贱妾第二次见到大人,第一次也是在春花秋月楼。那时大人一怒,几百颗人头血溅当场,真正是让飞红战栗难忘。大人白手起家,炼狱之地单枪匹马血战百万大军,乃世知英雄,飞红也久仰大人威名,素怀仰慕之心,能委身大人并不觉得委屈,只是大人昨晚强掳,令飞红有些梦破。怎么都没想到大人竟是…如今既已如此,飞红已不作二心,只盼大人能善待贱妾。”

    苗毅叹道:“荒唐事既然已经做了。后悔也没用,你既然已决心跟我,自然会善待。不过你的出身你是知道的,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徐堂然那般,先给你个‘妾’的名分吧,若将来觉得合适,再扶正也不迟。”

    说完这话心里在嘀咕,扶正?这话若是让云知秋知道了,非得跟自己拼命不可。也不知道杨庆那边有没有跟云知秋解释通…他现在都不知道回头怎么面对云知秋。

    飞红手头上僵了僵又继续,道:“全凭大人安排。”

    苗毅点了点头。又叹道:“我似乎惹出了事啊,听说你的干娘是那个掌管天庭贡园的绿婆婆。回头绿婆婆怕是会找我算账吧?”

    飞红:“飞红已委身于大人,干娘就算找来又能怎样,难不成还能让贱妾再回冠雅阁?飞红已是残花败柳之身,再回去也没了飞红立足之地,有了大人的前车之鉴,只怕人人都抱着寻花问柳的心思来找贱妾。干娘那边飞红自会应对,大人无须多虑。”

    “那就好。”苗毅微微一笑,只是笑容有些深刻,盯着镜子里的红衣,补了一句:“我杀人太多,见惯了血腥,不喜欢在家里也看到血色,身上的红衣换了吧。”

    飞红怔了怔,问:“大人希望贱妾穿什么颜色?”

    “你自己看着办吧,只要不是红色就行。”苗毅随口回了句,实际上真正不希望对方穿红的原因是因为红尘,那边已经有个喜欢穿红衣的,这边又来一个心里不免觉得有些怪怪的。

    事了出门,守在门口的阎修收了手中宝剑让路,悄无声息阴森森跟在了苗毅身后,一出寝宫,便见到了等候在外的杨庆和杨召青,还有海平心。

    杨庆看向苗毅的眼神可谓有些复杂,身为‘老丈人’竟然帮助‘女婿’干这种事情,他都不知道回头怎么跟自己女儿秦薇薇解释,自己可以理解为是为了大局,但只怕女儿家不会这样想。

    海平心一扭头见他,立刻瞪大了眼睛问道:“你把飞红怎么样了?”

    苗毅淡然道:“我把她给睡了!”

    杨召青微微憋笑,阎修就像什么都没听见,杨庆则是面无表情。

    “……”海平心一副凝噎无语的样子,猛然一脸怒气道:“你怎么能这样?我去看看她!”拔腿就要往寝宫里跑,昨晚飞红的歌舞有没有征服其他人不知道,但已经彻底把这丫头给征服了。

    她从小,海渊客为了掩饰她的身份,就没让她怎么和外界接触,来到这边后,天街上虽然到处溜过,可真的还是第一次见识歌舞。以前也只听碧月对她哼唱过几首曲子,但和飞红比起来简直判若云泥,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压根没有可比性,昨晚飞红一支歌舞真正是让她惊为天人,成了她眼中天仙,说是偶像也不为过。

    为此,她昨晚在寝宫门口守了一晚上,一直守到现在。

    苗毅迅速出手,一把抓住她胳膊给倒拖了回来,警告道:“从今天开始,你不许再进这寝宫。”

    他昨天就看出来了,这丫头已经对飞红着迷了,差点没当场和自己翻脸,就这不谙世事的样子,哪经得住能派来做探子的人摸底,得防着点。

    海平心很不服气道:“为什么?”

    苗毅道:“不为什么。那是我睡女人的地方,你若再敢往里跑,我就把你也给睡了!”

    海平心呆了呆。跳脚还击道:“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苗毅一把将她扔开,对其他人道:“都给我盯着点她。不要让她跟里面的那位接触,发现了直接给我打断她的腿,卖到青楼去!另外这门口派人守着,没我的允许,谁都不能进去。”

    几人明白他的用意,也知道他是在吓唬海平心,一起应道:“是!”

    海平心气坏了,回头抓了株花花草草扯了个稀巴烂。转瞬又不知想到了什么,霍然转身问道:“你把人家给睡了,她以后是不是就不走了?”

    苗毅懒得理她,转身朝花园那边走去,同时对杨召青道:“冠雅阁那边还有她两个丫鬟,派人要过来。”

    “是!”杨召青应下,朝远处招了招手,招了个人过来直接吩咐了下去。

    一听要把飞红的丫头也给带来,海平心当即明白了,看来这飞红是要在这长住了。也就是说以后有的是机会接触。回头看了眼寝宫,抿嘴偷笑了一下,好欢喜。

    她忽然觉得。苗毅把飞红给睡了未必不是好事……

    到了花园,没了外人,苗毅问道:“杨庆,你怎么知道她是监察左部的人?”

    此话一出,杨召青吃了一惊,就连阎修亦微微动容,两人之前并不知晓,现在才知飞红和那恐怖的监察左部有关系。

    “之前就怀疑接近大人的人是天庭的人,飞红的出现。还有其背后的绿婆婆,已经不难猜出……”杨庆将昨晚的情况以及推断细细道来。

    几人听后恍然大悟。苗毅微微点头,“怕是这样了。对了。夫人那边解释了没有?”

    杨庆默了默道:“夫人哭了……”将大概的情形讲了下。

    听到云知秋哭了,苗毅心房狠狠揪了把,他能想象到云知秋哭时的模样,胸膛里真可谓是揪心的疼,那个女人他是真的爱她的,哪怕云知秋有时候会发泼,但没人能取代云知秋在他心中的地位,理由?没理由可讲,就是在乎她。

    想当年在流云沙海山盟海誓时,他曾对云知秋说过永不负她的话,可事实上呢,又是皇甫君媃,又是诸葛清,如今又一个飞红。如果说飞红是情不得已,那皇甫君媃和诸葛清呢,也是情不得已吗?

    想想都不禁仰天长叹一声,微微闭眼,内疚之情溢于言表。

    几人保持着沉默,没有吭声。

    稍加平复情绪后,苗毅问道:“现在身边出现个这样的人,时时得小心提防着,你们说说怎么办吧?”他现在有些心乱如麻,眼前尽是云知秋哭的样子,已经不能正常思考事情。

    杨召青道:“大人若真的想撇开,办法多的是,稍过段时间来个‘喜新厌旧’将她踢出去好了。”

    “不妥!”杨庆摆了摆手,“好不容易安生了,如果把她踢出去,天庭监察左部怕是不会死心,今天能冒出个飞红,明天就能冒出个飞白、飞绿、飞青,或各种人,踢的完吗?来一个踢一个,对方肯定能察觉出猫腻,一旦惹得对方恼羞成怒,发现咱们在耍他们,咱们肯定要吃不了兜着走。何况,监察左部的手段咱们算是领教了,简直是无孔不入,我们能防的了一时,防不了一世,与其踢出去反复自找麻烦,还不如留着自在点。再说了,飞红明面上也是有背景的,真要把她踢出去了,你信不信绿婆婆马上能找来,到时候绿婆婆跑来了,只怕大人不把飞红收回来都不行,绿婆婆就是监察左部能把人插死在我们身边的关键…想必绿婆婆也快到了。”(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