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三三六章 准备挪窝吧!

飞天 第一三三六章 准备挪窝吧!

    “你就是牛有德?”庾重真见面就乐呵呵问了一句。

    “是!”苗毅点了点头有点疑惑对方是谁,还来不及反问,对方就已经开始噼里啪啦做起了自我介绍。

    这才刚见面,一伙才刚进守城宫,才刚对上绿婆婆,还没来得及和绿婆婆见礼,这位庾都统就先开始了。

    天庭左右督卫的人马和地方势力的人马不一样,所谓地方自然就是指驻扎当地的人马,有着自己的划分地盘。而左右督卫乃直属天宫的人马,乃精锐中的精锐,否则也不足以成为天帝的近卫军,向来是哪里需要大军就调往哪个地方驻守,谁的地盘都驻扎,却没有自己固定的地盘。恰好庾都统如今刚好驻扎在天元侯的境内,他和绿婆婆认识,获知绿婆婆要来这里,遂跟来瞧瞧。

    庾重真在那叽里呱啦,绿婆婆一声不吭,寒着脸冷冷盯着他,让苗大统领充分感受到了冰火两重天的滋味。

    杨庆、阎修、杨召青、海平心在旁。

    苗毅有点急了,不知这位庾都统还有完没完了。

    “干娘!”一旁的飞红见状先上前对绿婆婆见礼。

    绿婆婆抓了她手将其拉扯到了身后,“哼”突然一声冷哼,手中盘头绿杖重重戳地一下。

    “咚!”一声震响,地面颤抖,庾重真愕然回头,终于闭嘴了。

    这动静惊的周围守卫现身,苗毅挥了挥手让众人退下,这才上前拱手行礼道:“天元星天街大统领牛有德见过绿婆婆。”

    唰!绿婆婆挥杖一指,嗓音如老鸹一般,尖锐刺耳,“好大的狗胆,竟敢动我女儿!”

    “干娘!”飞红赶紧帮忙一声。

    “有我在,你不用怕!”绿婆婆扯住她喝了声。

    那一杖几乎刺上苗毅的胸口,苗毅波澜不惊地站那,抬手拨了拨跟前的杖尾。发现拨不动,没人家的修为高,遂转身让开,一脸微笑地伸手相请:“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请正厅用茶。”

    庾重真对苗毅的淡定微微颔首,竟然一点都不怕,目露赞许神色。

    殊不知对苗毅来说,他怕个屁,对方蓄谋已久。要杀他早就杀了,哪用费这工夫,这次来分明就是吓唬人的,保证一点事都没有。

    绿婆婆一拳打在棉花上,有点无力感,老脸一拧,怒声道:“谁喝你的破茶,我问你,你想死还是想活?”

    苗毅笑道:“婆婆何须如此大动肝火,不知想死又如何。想活又如何?”

    绿婆婆:“想死老身自然是一杖劈了你,想活就立刻扶我女儿做正室夫人,看在你们已经这样的份上,再给老身磕三个响头,老身就不跟你计较了。”

    苗毅保持微笑道:“飞红我已经纳了她为妾室,至于扶为正室夫人嘛,我已经和飞红商量过了,以后再看,如果合适的话,自然会扶正。”

    “放屁!”绿婆婆勃然大怒。杖尾点在苗毅肩头,“我的女儿岂能为妾,少拿以后来糊弄我,要么就现在立刻扶正。要么就拿命来!”

    苗毅脸色骤然一沉,“绿婆婆,别给脸不要脸,先看清楚这是什么地方,这里是牛某代天牧守一方的守城宫,不是你看的园子。该怎么做我心里有数,还轮不到你在这里撒野!”

    海平心目瞪口呆,作为不知情的她,发现自己伺候的这位好猛!

    挽着绿婆婆胳膊的飞红也有些傻眼,发现自己男人一如既往的强势,不愧是将权贵家奴脑袋砍了一茬又一茬的牛大统领。

    庾重真嘴角抽了一下。

    “什么?”绿婆婆气得哇哇大叫,一把拨开了飞红,“你当我不敢杀你!”直接一杖对着苗毅的脑袋怒砸了下去。

    一旁的庾重真亦骤然出手,不过却是一把抬住了绿婆婆砸下的拐杖,挡在中间乐呵呵好言相劝道:“哎呀!婆婆,男欢女爱的事情发这么大脾气干嘛,有话好好说嘛。”回头又朝苗毅瞪了瞪眼,“你这小子怎么一点都不知道敬老?书读的少吧?赶快赔礼道歉!”

    飞红也从后面抱住了绿婆婆的腰,“干娘,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差点集体出手的阎修几人松了口气。杨庆盯着庾重真再次打量了一下,之前还在琢磨左督卫的人跑来干嘛,现在明白了,敢情是来圆场的,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避免事情朝预定的轨道走偏,还真是欺这边无人了。

    “赔礼道歉?”闪身后退的苗毅冷笑一声,“牛某还是那句话,这里是牛某代天牧守一方的守城宫,岂是谁都能来撒野的地方,你既然敢不把天帝放在眼里,无视天条,那就别怪牛某不客气。来人!”一声喝震动守城宫。

    刹那间,数百名天兵天将现身,刀枪齐出,围了现场。

    庾重真迅速左右环顾,其部下也迅速闪身护住四周,不过却免不了回头用眼神请示一下,真的要在守城宫动手吗?于情于理都不合,不会出事吧?

    绿婆婆左右看了看,也有几分愕然,碰上了不按常理出牌的,事情显然偏出了预想,。

    苗毅挥手一指绿婆婆,冷然道:“立刻给老子滚出去,否则别怪老子不客气!”

    杨庆暗暗叹息一声,发现这就是自己不如苗毅的地方。

    “大人!”飞红哀求一声。

    绿婆婆一张老脸气红了,满脸的褶子都打开了,身上妖气若隐若现,气得哇哇大叫道:“你敢!就凭你们这些虾兵蟹将也敢动老身!”

    苗毅哼哼道:“只要是合情合理的事,我有什么不敢的,老子满朝权贵都得罪光了,迟早死路一条,多活一天都是赚的,还用得着受你这老妖婆的气!吹法号,关闭四城门,召集全城人马过来,我倒要看看她能杀多少。”手再次重重一指,“诸将听令,给我把那穿绿衣服的老妖婆赶出去。若敢抗法,杀无赦!”

    “是!”诸人齐声响应,刀枪逼来。

    杨召青已经摸出了类似牛角号的东西往嘴边放。

    神情抽搐的庾重真大手一抓,法力强悍。直接隔空将杨召青手中号角摄入手中,赶紧朝四周挥手道:“都给我站住,都是自己人。”翻手亮出了一块彩玉官牒亮给众人看。

    本来按道理他的级别是没有这种彩玉官牒的,只有位列朝堂那个级别的人才有,不过左右督卫的架构和地方势力不一样。加之天帝近卫军的身份特殊,才有这殊荣。

    倒不是他怕守城宫的人,整个天街的人马加一起也奈何不了他,只是这真要在守城宫动手了,满朝大臣能参死你。朝堂上的一帮老家伙恨不得捆住左右督卫的手脚,哪会让近卫军干职责之外的事情,天街也不行呐,不会让开这个口子,所以搞不好要掉脑袋的。

    “住手!”杨庆抬手喝了声,那边有圆场的。他也立马变成了圆场的,不然真动起手来就算能让对方倒霉,自己这边也占不了半分便宜,为这事玉石俱焚划不来。喝住人马后,赶紧上前朝苗毅拱手道:“大人,都是一家人,何必义气用事,有什么话不妨好好商量,犯不着大动干戈!”

    “对对对,那个谁说的对!”对面的庾重真很是赞赏地用手中官牒点了点杨庆。回头也拉住把脸气变了色的绿婆婆,貌似苦口婆心道:“绿婆婆,你女儿都是他的人了,你杀了他岂不让你女儿变成了寡妇。咱们消消气,有话好好说,一家人有什么不能谈的。”

    “大人!”飞红扑来抱住了苗毅的胳膊,一脸哀求,眼泪都出来了。

    苗毅瞥了一眼,发现还真能演。不愧是戏子出身,“哼”了一声,大袖一甩,挥开她,转身大步回了内宫,阎修跟随在后。

    两边都挺能演的,差别在于苗毅这边知道两边都在演,而绿婆婆那边只以为是自己那边在演,不过这回也真把绿婆婆给气着了,还是头回被一个小小大统领当众骂老妖婆。

    杨庆对杨召青使了个眼色,杨召青立刻对围在现场的人马挥手道:“都各回各位吧。”

    杨庆自然是继续留在这里当和事佬,上前和庾重真攀谈,好话说尽,才请了绿婆婆一行到偏院落脚。

    而杨召青则充当了绿婆婆和苗毅之间跑腿的角色,绿婆婆坚持要苗毅扶飞红为正室,苗毅坚决反对,他已经够愧对云知秋了,这一点上他是死也不会松口的。

    两边彻底谈不拢,然这事肯定是要解决的,不可能都扛着。

    最后,也许还是因为木已成舟,飞红已经成了苗毅的女人,绿婆婆不得不松了口,苗毅这才移驾,主动来了偏院去见她。

    然而再次对上后,两人之间的火药味又起来了,绿婆婆手中拐杖戳了戳地面,“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真的不愿将我女儿扶正?”

    苗毅面无表情道:“不是不愿意,结发夫妻乃终身大事,岂可马虎,我说了要处一段时间看合适不合适!”

    “好!我倒要看看你脖子有多宁,若是不给你几分颜色看看,怕是得当丫头娘家无人,还指不定怎么欺负这丫头。”绿婆婆冷笑几声,环顾了一下屋内的摆设,“都说天街大统领的位置肥的很,我看你也不想坐了,庾重真,这事老身就拜托给你了。”

    庾重真苦笑着摸了摸鼻子,貌似在说我插手这事合适吗?

    “这位置我想不想坐就不劳你们操心了。”苗毅不屑一声,言下之意是你们管的着么?他还真不怕,朝堂内有天卯星君见机帮他说话,上面有碧月顶着,只要碧月不放人,他的位置也不是谁想动就能动的。

    “这话我就不爱听了。”庾重真突然呵呵一笑,走近拍了拍苗毅的肩膀,“左右督卫乃天庭大军精锐中的精锐,从各地挑人是左右督卫的权利,只要左右督卫看上的,能拒绝的人还真不多。有那百万大军中三进三出的名声,完全有资格进左督卫,老弟呀!这事就这么定了,我先提醒你一声,准备挪窝吧!”未完待续。xh211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