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三四一章 老子就准备这么干了!

飞天 第一三四一章 老子就准备这么干了!

    也是因为云知秋的建议,不要让她当年答应让他娶姬美丽等人的心血白白浪费了。

    于是苗毅多呆了一段时间,姬美丽等人每人陪了两天,即将分别,苗大官人个个都得卖力,每天如此也是个苦差啊!

    守城宫内苗毅突然消失了,一连几天不见,飞红出了寝宫寻找,撞上了守在门口的阎修。

    “如夫人,有事吗?”阎修阴森森问道。

    飞红问:“为何数日不见大人?”

    阎修回:“大人出去办事了,要在离开前将这边的事情交割清楚。”

    飞红“哦”了声,继续前行,“夫人”身旁丫鬟小心提醒了一声,飞红回头看了眼,发现阎修正阴森森地跟着自己,忍不住停步转身问道:“阎修,你跟着我干什么?”

    阎修回:“大人离开前给我下了法旨,他不在时让卑职保护如夫人的安全。”

    飞红顿时没了再‘四处走走’的兴趣,她也不喜欢看到阎修那张脸,随便绕了圈,又回了寝宫。

    这时,杨庆从一旁的月门内绕了出来,慢慢走到阎修身边,低声道:“以后不要跟的太紧了,若经常如此,容易引起她的怀疑,而且还容易给你带来危险,一旦她把你视为最大妨碍上报,她上面肯定要想办法把你解决掉,不是你能挡的!”

    阎修微微点头,表示知道了。

    出发的时间到了,苗毅也从温柔乡里爬了回来,家里的妻妾人鬼妖魔齐全外带双胞胎,总算个个都伺候到位了,那叫一个酸爽。临来前也让云知秋安排皮君子将所有地道全部毁了。

    云知秋本要将大部分家当让苗毅带走,苗毅拒绝了。让她带走,没准备带太多家当去左督卫,螳螂也只带走了十五只。需要换用的时候会派人找她取,黑炭倒是带走了。

    四城区统领也在这一刻赶到了守城宫送行。徐堂然不叫送行,是要领着家眷一起走,没了心理负担,他倒成了此时最轻松的一个。

    看到徐堂然洒脱,慕容星华心情莫名,见到苗毅领着飞红及两名丫鬟从寝宫内走了出来,随众人行礼后,又主动上前一步道:“大统领。能否借一步说话。”

    众人诧异,难道这女人改变了主意也想跟着走?苗毅也有些诧异,点头笑了笑,伸手指了指花园那边,一起走了过去。

    杨庆打量了一下离去的两人,也挥手对伏青和鹰无敌示意了一下,三人走到了一旁传音交谈。

    “大总管有事?”伏青传音问道。

    小世界那边来的人,暗中都是以小世界那边一贯的称呼来称呼杨庆,尽管知道杨庆实际上已经被苗毅给架空了,不过大家面子上都过的去。称呼没变。

    杨庆传音回:“有件事情想提醒一下二位,也想二位回头转告大爷和四爷。”

    伏青:“但说无妨。”

    杨庆:“这次飞红的事情大人和几位夫人之间闹得不太愉快,来往小世界的路线图。大人已经从夫人手上收了回来,以后往那边来往的事情皆由大人一手负责。”

    伏青和鹰无敌下意识相视一眼,心里都在怀疑,这是防着我们对几位夫人下手吗?

    杨庆:“我知道你们想什么,不过不是你们想的那么回事,大人有句话让给我转告四位。大人说了,四位哥哥和星宿海那边的感情他可以理解,但是星宿海那边的人真的不宜再来了,重要的骨干基本上都带来了。其他人该断的就断了吧,若实在需要再联系大人。有一件事情大人要提醒四位。大人费尽心思把四位弄上天街大统领的位置,自然是因为信的过四位。可是对四位的手下并无很大的把握。大人在天街这么多年,也是从下面爬起来的,有许多事情看的明白,四位上来了,四城区统领的位置只有四个,下面的弟兄却不少,谁上谁不上是个问题,给谁都不好,容易引起纷争,偏偏下面的弟兄们又都知道四位的底细,一旦有人心里不服,大家可能都要玩完,这也是大人不想星宿海再有人来的原因。大人要我转告,要四位哥哥多加小心。”

    这确实是个很严重的问题,两人皱着眉头点了点头,陷入了深深的思虑。

    杨庆抛了个大问题给他们啊!

    苗毅只是让他转告伏青等人,路线图已经被收回和星宿海不要再来人的问题,这些话他直接说不太方便。

    可是杨庆却加了点料,下了钉子……

    花园内,走到深处,苗毅笑道:“有什么事说吧。”

    慕容星华抱歉道:“其实我这次也想追随大统领一起去左督卫,可是我毕竟已经嫁为人妇,有些事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曹万祥那边的态度我也要顾及,曹万祥那边坚决反对我去,只好愧对大人了。”

    苗毅呵呵一笑:“神神秘秘就为说这事?”

    慕容星华汗颜:“连徐堂然都能追随大人而去,卑职实在是有点尴尬,不管大人相不相信,这都是卑职的真心话,以后有卑职能力所能及的地方,大人尽管开口,卑职一定尽力而为。”

    苗毅笑道:“你想多了,你的情况我岂能不知,其实我一开始就没准备有人能跟我走,徐堂然能出来我也很意外。不过这天元星怕也不是你久留之地,可能的话,让曹万祥把你调到他手下去吧。”

    有些事情他不好说穿,伏青手下那么多自己人,徐堂然机灵不贪小便宜先闪了避祸,四城区统领就慕容星华占着个位置,时间久了慕容星华就成了众矢之的,随着天元侯对碧月的失控,曹万祥对这边天街也没了什么影响力,伏青的手下要上位的话,迟早要对慕容星华下手的,没有徐堂然在前面做挡箭牌,一旦有人骤然动手的话。她只怕再想退都来不及了,她的能力也驾驭不了这个局面,星宿海一帮老妖怪能帮他苗毅稳稳控制住天街应付几番剧变。可不是吃素的。

    慕容星华若有所思,微微点了点头。苗毅也不知她有没有听懂自己话里的意思。他也只能言尽于此,不可能帮助慕容星华对付星宿海的人。

    出发了,飞红和雪玲珑都已经带上了纱笠遮颜,女人长的太漂亮了有时候也麻烦。海平心不在,已经被苗毅派人先一步强行送去了东华总镇府。

    一群人走出守城宫时,宫外街道上已经站满了人,苗毅今天要正式离开已经不是秘密。

    走出宫门的苗毅也没注意他们,倒是停步回头深深多看了两眼身后的巍峨宫殿。心中多少有些感慨,这里可谓是他修行以来呆的最久的一个地方了,今天算是正式告别了。

    再回头看向街道上,一些能上台面的商铺掌柜都站在了前面,其余大多都是来往天街的行客,风闻动静来看看大名鼎鼎的牛有德的。至于小商铺的掌柜门一个都没来,纷纷要和苗毅切割清,怕回头遭到某些商铺的报复。

    世态炎凉、人心冷暖可见一斑,苗毅为广大的商铺争取了利益,到了这个时候却连个来送行的都没有。

    苗毅对此不以为意。活了这么多年有些事情都看淡了,人家也有人家的难处。云知秋等人也没来,是他交代的。表面上和他做个切割还是有好处的。

    外面的情况他在里面已经得到了通报,知道这些人是来看笑话的,早有心理准备,不过前排出现的两个女人还是让他很是意外了一番。

    一袭紫裙的皇甫君媃,另一个一袭白裙的竟然是战如意,脸上正带着若有若无的讥讽笑意看着他。

    这女人有病吧,大老远跑来看这热闹?苗毅心里嘀咕了一声,领着众人走下高高的台阶,直接走到了战如意面前。拱手笑道:“战美人,大老远跑这来看我?”一旁的皇甫君媃他当做没看见。

    皇甫君媃明眸盯在他脸上。恨得牙痒痒,有扑上去咬的冲动。不过目光一溜到后面的飞红,脸色又微微沉了下来,心里送了三个字…狐狸精!

    战如意悠哉道:“是啊!你有意见?”明显在挑衅。

    苗毅笑道:“的确有点意见,你老是跑来缠着我,我只好躲远一点。”

    这话里的调侃谁都能听出,战如意脸一沉,道:“躲?我看你能躲哪去,脱了总镇大人的庇护,我倒要看看你还能嚣张几天!”

    苗毅叹道:“说到‘庇护’二字真不如你,你外公若不是嬴天王,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说这话,不过牛某手下败将耳,天下人皆知,我用得着跟你在这里逞口舌之利吗?”

    “你…”战如意挥手一指,眉心一品彩莲浮现,有动手的冲动。

    苗毅视若等闲,道:“怎么,还想对我动手不成?仗着有嬴天王撑腰,当我左督卫的人好欺是不是?”

    不少人无语,人都还没去左督卫报到,就换了马甲搬左督卫的字号来压人了。

    谁知战如意竟然丝毫不以为怒,反而好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抬头憋笑,也不知在乐什么。

    她身后的商铺掌柜迅速出言讥讽道:“牛有德,还是快点滚吧,耽误了时间再挨左督卫那边收拾就不好了。”

    苗毅斜他一眼,又环视众人,道:“胆子倒是不小,就不怕老子卷土重来?你们信不信老子下次再去一趟地狱参加一趟考核,再回天元星做天街大统领?”

    此话一出,吓众人一跳,这家伙不会真这样玩吧?

    不过很快有人反应了过来,喊道:“别听他口出狂言,这天街也不是他的,就算他考核能过关,也不见得能来这里任职。”

    众人自然也反应了过来,再来上面也不会把他安排在这里惹事。

    谁知苗毅漫不经心斜着那人道:“看来有些人还不知道我即将赴任之地的人马就驻扎在这片星域,这手头上的人马是越来越多了,兵强马壮啊,来去也方便,没事干是不是拉来这里再血洗一次?”

    那人立喊:“你敢!”

    苗毅冷笑道:“满朝权贵老子都得罪光了,迟早死路一条,活一天赚一天,你说老子敢不敢?我还不怕告诉你们了,从看到你们堵在这开始,老子就准备这么干了!”

    刹那,一群商铺掌柜脸色剧变,有人甚至吓得脸色发白,别人这么说他们未必信,但是这疯子只怕还真能干出这事来…(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