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三五九章 平定黑虎旗

飞天 第一三五九章 平定黑虎旗

    每人十鞭抽完,后背皆是血糊糊触目惊心一片,皮肉都撕没了,骨头上亦满是撕裂挂咬痕迹,能从后背看到身体里的内脏。不管男女全部被打的屁股半露,幸好有鲜血糊着,男人上半身的衣服都撕没了,女人…行刑的人也有分寸,没把前面的遮羞布给扯下来。

    将十二人从刑架上解下,解开了法力禁制后,十二人又幽幽醒来。还不如继续昏迷,醒来的滋味更难受,犹如从死亡边缘爬回来的一般,一个个哆嗦着摸出了外套披在了身上,拿出一株星华仙草都是直接塞进了嘴里吞下去。

    此时黑虎旗上下再看苗毅的眼神已经不一样了,能当众对十鹰旗统领等人动用军法行刑本就意味着威信。

    十二人挨了鞭刑后再次浮到空中,拱手对苗毅谢恩,一个个脸上全无血色,徐堂然的一张脸还是歪着的,半天缓不过来。

    苗毅道:“你十人的忠心本座已经看到了,自解兵权就免了罢。”

    此话一出,脸色苍白冒汗的十统领愕然抬头,不解我们的兵权?旋即面面相觑,都能读懂对方眼神里的意味,想必当着整个黑虎旗上下人马的面说出这样的话不应该会出尔反尔才对。

    十鹰旗人马闻听更是诧异,尤其是十统领的亲信部下,那更是喜出望外。闹成这般不就是怕一朝天子一朝臣么,如今无此担忧,自然是重重松了口气,暗中不免觉得十统领这趟鞭子挨的值。

    谁知苗毅又道:“康、姚二人阴谋夺权。意图串联你们的事实俱在,不容抵赖。着你们将其阴谋唆使你们的经过写成供状,你们可有意见?”

    十人稍作犹豫。康、姚毕竟是他们的老上司,人才刚死,就写两人的供状似乎有些不道义,可话又说回来,这也是摘清且表白自己的必要,而不答应怕是也不行,十人已经伤成这样了,就在中军的面前,某人一声令下就能要他们的命。

    更重要的是。牛有德当众立威,正式在黑虎旗上下竖立了他这个新任大统领的权威,一顿军法下来,现在还想当场鼓动下面反抗已经很难了,再对牛有德动手估计已经没什么人会听他们的号令,自古以来,军心便是重中之重。

    “遵大统领法旨!”十人硬着头皮应下了。

    “别拖了,现在就写!”苗毅也不给他们拖延的机会,事情闹这么大。上面很快会问责,他必须要及时拿出交代来,有中军这么多人的供状,再拿到十鹰旗统领的供状。康、姚等人的死就是罪有应得。

    十统领没有选择,只能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摸出玉牒书写,偶尔传音互相商量一下。自然是要把谎圆好了,要把自己摘出来。

    片刻之后。十人画押的供述全部到了苗毅手中,苗毅逐一查看。确认无误才收了起来,目光扫过那十万大军,道:“本座一来黑虎旗,就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整顿黑虎旗势在必行,中军已经整顿完毕,十鹰旗擅离职守岂能拖延太久,着你十人尽快拿出整顿方案来,半天之内整顿到位!”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整个黑虎旗上下的杀伐决断大权已经是集于苗毅一人身上,上下无人敢忤逆不从,大家也只能是照办。

    十鹰旗大军落地驻扎在防护阵外,彼此间暗地里议论纷纷,不知会是个什么样的整顿结果。

    苗毅领中军回了阵内,十统领也各带了一队亲随进了防护大阵,咬牙忍着重伤商议整顿之事。

    雪玲珑和青菊心疼自己的男人,想去照顾,可是此时还有众多事情要处理,徐堂然和杨庆也闲不下来,那只能是半死不活硬撑着来。

    徐堂然要指挥中军监控四周状况,外面毕竟囤积着十万大军,杨召青陪同。

    而一帮女眷都被苗毅招到了一座依山傍水的园子里,也是苗毅暂时落脚的地方,杨庆也在其中,都在快速查看中军人马写下的供述。上万人写的东西,可不是一个人一时半会儿能看完的,为此六指门掌门白兰和几位长老都被召了来,说白了就是要检查有没有和苗毅认为的与事实不符的内容,别到时候东西交上去有人给康、姚等人喊冤。

    苗毅就懒得看了,这种杂乱成堆的琐事哪还需要他亲自去过目,他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已经卸甲在庭院中悠哉漫步,阎修依然跟在后面寸步不离。

    飞红不时出来奉茶,譬如半个时辰后,十统领前来复命时,飞红就恰好及时地出来了。

    见到苗毅的妾室,十统领眼中都闪过惊艳神色,且暗暗交换眼色,心中都在暗道,怪不得会为了个女人丢了天街大统领的位置,这女人实在是罕见的绝色,英雄难过美人关呐。

    十统领来见苗毅,自然是整顿方案已经出来了,十人自请调任,不带一兵一卒走,十鹰旗互换统领,这算是对苗毅不免掉他们的职位投桃报李表明诚意,其次也是想保全一下下面人的位置。

    苗毅表示赞同,也理解他们想保住下面人的心情,但并不满意,因为没达到他想要的整顿结果,他需要的是彻底整顿。十鹰旗统领要对换位置不说,他还要打散十鹰旗现有人员的结构,将十余万人马进行清洗大混编,原本的上下旧部关系全部要打乱,同时要从十鹰旗调一部分人来中军,再从中军调一部分人去十鹰旗,这就是他苗毅想要的结果。

    苗毅招了杨庆和徐堂然来,让两人连同十统领负责这事,徐堂然和杨庆代他住持。

    让徐堂然参与自然是因为事情涉及到中军,杨庆的介入是因为杨庆心细周到且能干,在类似方面的具体事物上。苗毅自认比不上杨庆,所以他负责大的方向便可。

    然十余万人的大混编不是小事。名单研究上就是件费心费力的事情,半天时间根本无法理顺。苗毅答应了延期。只是苦了十二位受了刑罚的人。

    苗毅不苦,一场惊险下来,事态渐渐平定,他表面上看不出什么,紧绷的心弦却是急需放松下来,别人只看到他杀伐决断于一身的魄力,谁又知道他内心承受了多大的压力,这个时候自然不能缺了美人的安抚,于是飞红嘤咛惊呼一声。被他抱进了寝居间内,需要借助这个美人发泄放松…

    一帮女眷和白掌门等人挑灯夜读,继续检查成堆的供述。

    后半夜,防护阵外,人头攒动,一块块划分的玉牒名单下发,点名重新划拨人手的声音响了一整夜。

    人手划拨完后,各方又开始熟悉自己麾下新的人马,各旗的物资重新划分也少不了。相当繁杂的事情。

    紧赶快赶,次日太阳高高升起时,整个黑虎旗人马终于全部整顿完毕。

    等到杨庆等人回到这边复命时,没见到苗毅。都被杵在房间门口的阎修挡了下来,不让打扰大统领休息。

    不过已经惊醒了屋内的苗毅,懒洋洋的声音从屋内传出。“都整顿好了?”

    脸色疲惫苍白的徐堂然代为拱手回道:“已经全部整顿完毕,请大统领明示。”

    苗毅的声音:“十鹰旗已经擅离职守太久。立刻开拔,各回各地驻执勤。谁要是误了事,提头来见我,去吧!”

    “是!”松了口气的王立坤等人拱手领命,就此离去。

    而屋内榻上恢复了精神的苗毅又慢慢拉开了锦被,看着身旁的绝色美人,一只手又顺着飞红那白皙曼妙的腰肢推了上去,擒住了弹性惊人的饱满雪峰蹂躏…

    十鹰旗人马顺利离去,六指门上下如释重负,颇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两位山神和两位河神站在一座小山上唏嘘不已,一天之间的惊心动魄变化实在是扣人心弦,哪怕是旁观者也被吓的不轻。

    徐堂然不放心,从中军调了一支人马,散开到阵外四处,远离戒备,将一切安置妥当后,才摇摇晃晃着回去休息。

    一回到屋内,立刻趴在了榻上“哎哟哟”直哼哼,之前一直施法压制的汗水开始如豆粒般蹦出。

    雪玲珑赶紧招呼上两名丫鬟打下手,小心翼翼撕开了被鲜血凝结在徐堂然后背的衣服,徐堂然倒吸一口凉气,哆嗦着呲牙咧嘴道:“夫人,轻点,轻点…”

    待看清他后背的凄惨模样,两名丫鬟都不忍直视,雪玲珑一把握住了嘴,眼泪瞬间夺眶而出。

    徐堂然疼的说不出话来,摆了摆手示意上药。

    待雪玲珑拿出星华仙草吹出一缕缕星云抚慰伤患处,一阵清凉才渐渐压制下了徐堂然的痛楚,把个徐堂然舒坦的直哼哼。

    好一会儿缓过劲来的徐堂然幽幽吐出口气来,紧皱的眉头松开了,听到身后的哽咽声,扭头看了看不断抹眼泪的雪玲珑,不由笑道:“哭什么,不碍事,一点皮肉伤而已。”

    雪玲珑微微摇头,哽咽道:“大统领真是好狠的心!”

    徐堂然趴那叹道:“也怪不得大统领心狠,当时的情况多危急啊,我都差点吓得两腿发软,现在看完了整场事情,回过头来想想才能明白,我和杨庆差点坏了大统领的大事,真要坏了事,后果不堪设想,一旦乱军杀进来,你我夫妇焉有命在,相比较起来,这点皮肉伤算什么?大统领呐,啧啧啧啧,诛康、姚示众,杀裴、吴、衡定中军之乱,再散播谣言、亲领中军万人一举平定十万人马的十鹰旗,旦夕之间便彻底掌控了黑虎旗!可谓以雷霆手段当机立断,杀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一连串动作真正是气势如虹,大统领真是好气魄啊!我徐堂然这辈子还没打心眼里佩服过谁,这次对大统领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这顿鞭子挨的值啊!嘿嘿,中军统领…”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