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三六六章 十足小人

飞天 第一三六六章 十足小人

    下眼药?苗毅倒是来了兴趣,不知道徐堂然能下什么眼药,瞅着他离去。

    两位副大统很客气啊!正在应付的令狐蓝紫尽量保持微笑,能明显感觉到两位副大统的拉拢。

    对于这两位的名声,她岂能没有耳闻,身为女人不太原意跟这两人搅在一起坏了自己的名声,然这两人的背后又是副总镇伯约,实在是不好得罪,只能是虚与委蛇。另就是,也不知道大统领是什么意思,至今没把两位副大统分管的鹰旗给划出来,不晓得以后哪个会成为自己的上司,就更不好得罪了。

    忽然目光一动,注意到不远处的中军统领徐堂然在对她使眼色,她还没有跟徐堂然熟悉到心有灵犀的地步,不过徐堂然的小把戏很多,忽然亮了一下手掌,掌心写了四个字:引走一个。

    于是令狐蓝紫明白了徐堂然的眼色是什么意思,虽然不知道徐堂然为什么要她这样做,不过知道肯定有原因,加之徐堂然是黑虎旗上下心目中的大统领身边头号心腹,搞不好是大统领的意思,自然是遵命照做。

    令狐蓝紫有样学样,也对屈雅红使了个眼色。屈雅红会意,抚了抚发际,貌似漫不经心地来了一声,“令狐统领,我还是头次来这,陪我走走吧。”

    “嗤!”牧雨莲不屑一声,貌似自言自语地嘲讽了一句,“谁不是头次来。”

    令狐蓝紫当做没听见,埋头跟在屈雅红身后走了。

    这边两人一走,徐堂然又像个没事人似的,慢慢靠了过来,呵呵笑道:“牧大人,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牧雨莲朝离开的两个背影努了努嘴。“徐统领,别怪我没提醒你,你看到她们两个没有?别人不清楚屈雅红的为人。我却是太清楚了,这女人又在拉帮结伙了。你是大统领身边的人,当记得提醒大统领小心。”

    “哎!”徐堂然摇了摇头,又砸吧了一下嘴,皱着眉头道:“她们两个神神秘秘地躲一旁干什么?”

    牧雨莲道:“肯定没好事。”

    徐堂然又点了点头,摸着下巴上的小胡子琢磨了一下,有些欲言又止道:“牧大人,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牧雨莲回头看了看他,不知道他想说什么。换上了笑脸,“徐统领,咱们这么熟了,还有什么话是不好说的,有什么话尽管说。”

    徐堂然东张西望了一下,道:“牧大人,我最近听到一些流言,好像是屈大人那边放出来的。”

    牧雨莲奇怪道:“什么流言?”

    “这个…那个…”徐堂然支支吾吾了一会儿,貌似硬着头皮道:“牧大人小心点,最近有流言说牧大人是伯副总的情人。是靠着裙带关系才爬到了这个副大统领的位置上。”这话真实在。

    牧雨莲娇躯微微哆嗦了一下,那张俏脸瞬间煞白,咬牙切齿道:“放屁!你确认是屈雅红那边放出来的流言?”

    “没有没有。只是听说,我可没证据。”徐堂然连忙摆手,貌似说错了话一般,扔下话就赶紧溜了。

    没过多久,趁着令狐蓝紫离开后屈雅红落了单,徐堂然不知又从哪冒了出来,又凑到了屈雅红身边,一番鬼鬼祟祟的交流后,徐堂然又奉上了如出一辙的话:“屈大人小心点。最近有流言说屈大人是伯副总的情人,是靠着裙带关系才爬到了这个副大统领的位置上。”

    屈雅红当场傻在了原地。貌似有点懵,反应过来后。胸脯急促起伏道:“胡说八道!我撕了那贱人的臭嘴!”

    “屈大人…”徐堂然赶紧伸手拦住了她,“我只是听到一些流言,并无确切证据证明是牧大人说的,屈大人若是当场跟她挑明了,岂不是闹得人人皆知,实在是有损屈大人的清誉。”

    屈雅红的脸色那叫一阵红一阵白,想想也的确是如此,如果公然跑去和牧雨莲撕破脸,万一牧雨莲当众嚷出来,那真是…

    徐堂然无意奉陪,见她银牙咬唇站那不语,拱了拱手,又悄悄溜开了。

    待到将这边巡视了一遍,苗毅召集上人手准备回去时,明显发现了牧雨莲和屈雅红的脸色很难看,两人偶尔瞄向对方的眼神那叫一个怨毒。

    等到徐堂然像个没事人一样近前后,苗毅传音问道:“那两个女人臭着一张脸,你对她们干了什么?”

    徐堂然左右瞄了眼,嘴角露出一丝奸笑,传音回:“她们两个是我上司,我哪敢对她们干什么,只是实话实说而已,也只是……”把自己干的好事告诉了苗毅。

    苗毅张了张嘴无语,就知道这家伙最拿手的就是那些上不了台面的事,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真是十足小人。

    徐堂然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在那嘿嘿道:“以后这两个女人非要死磕到底不可,大人居中调和,应该能给大人减少些麻烦。”

    苗毅:“我说你就不怕她们两个都把事给捅到伯约那边去,伯约两边一对质,立马就能发现是你挑唆的。”

    徐堂然嘿嘿道:“关我什么事,这事都传开了,我也是从下面听来的,伯副总若是不信派人一查就能证明我的清白。再说了,我估计伯副总也不太可能把两人拉到一起对质,两边都是偷偷摸摸见不得人,伯副总应该不想让两个女人知道他和对方的关系,真要挑明了就是他伯副总头疼的时候,到时候看他帮哪一边。”

    苗毅歪了歪嘴,问:“后面你准备怎么弄?”

    徐堂然当即稍作吐露…

    苗毅听过后眼皮直跳,淡然道:“出了事你一个人兜着,这事和我没任何关系,我什么也不知道。”说罢对后面的人一招手,率先掠空而去,貌似想离徐堂然远一点。

    两天后,六指星。荒凉之地,无垠起伏黄土地,一阵风来。卷起漫漫黄尘。

    黄尘如滚地龙般荡过,一条人影掠空而来。落在一座黄土坡上四顾,不是别人,正是徐堂然。

    嗡隆,土坡下面的一块大石头滚开,露出个地洞,钻出一个黑衣老头,也是徐堂然的老熟人,苗毅也认识。正是当年从无生之地带回来的狮子精黄啸天,如今是徐堂然的生意合伙人。这些年两人在天街一明一暗,狼狈为奸,一个在天街为官,一个表面在天街经商背地里在黑市捣腾,不知合伙制造了多少冤案,捞了不少。

    黄啸天朝上面的徐堂然招手,徐堂然闪身落下,两人先后钻进了地洞里。黄啸天一招手,大石头滚了回来把洞又给堵了。

    洞内扔了几颗夜明珠。通亮,黄啸天乐呵呵鞠躬拱手道:“恭喜大人高升。”

    徐堂然:“恭喜个屁,不还是统领。”

    黄啸天赔笑道:“那可不一样。当年大人在天街才统领几个人,如今确是统率上万人马,而且还是天庭近卫军,油水也许少了点,可是地位不一样了,前途也更宽广,有了权势以后还怕不发财么。”

    徐堂然手一挥,“别说那没用的,怎么现在才来?”

    黄啸天哎哟一声。一副天地良心的样子,“大人。您可冤枉死我了,想办法把东西给弄来得要花时间呐。您催的这么急,我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东西给弄来已经是很不错了。”

    徐堂然眼睛多少一亮,“快拿出来我看看。”

    黄啸天翻手露出一只精美的黑玉匣子,只有一小块糕点那么大小托在掌心,轻轻翻开盖子,只见里面装着琥珀凝脂般的东西,微微浮现橙色光华。

    徐堂然一把夺了过来,翻来覆去看了看,又放在鼻子前嗅了嗅,没嗅到任何味道,不禁狐疑道:“我说老黄,你可别蒙我,这么点东西真有你说的那效果?我可告诉你,一旦误了我的事,你也别想好过。”

    黄啸天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直摇头道:“大人,别看东西少,为了这么点东西我可是花了老大的价钱。我也是无意中从人嘴里听说黑市有人有这东西,听说是有人杀了天庭监察左部的探子搜罗到的,是秘配物品,大多人连听都没听说过,为了把这东西弄来,我花了大钱不说还费了老大的心思,怕耽误大人的时间,甚至雇佣了镖行的法力无边高手才紧急送到了这边,您想想这得需要多大的开支。”

    “监察左部,真的假的。”徐堂然嘀咕一声,又继续翻来覆去看了看,再次闻了闻,还是没嗅出什么味道。

    黄啸天:“我也不知道真假,反正就这么一说,不过东西真是好东西,用来偷香窃玉可谓再好不过了。”

    徐堂然问:“这玩意怎么用?”

    黄啸天嘿嘿一笑,又从他手里将东西拿了回来,指着问道:“大人知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这是七情六欲中的*,只要吃入那么一点点,呵呵,后果大人应该知道的。”

    徐堂然目光大亮,他当然知道吃入*是什么后果,稀奇道:“*类似光一般,容易挥发,怎能锁在这东西里面?”

    黄啸天摇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弄的,原因肯定在这胶状物体里面。大人使用时,只需用手指甲刮蹭上那么一点点弹入酒水中,此物看似平常,但和酒水混合后有奇效,一入酒水立刻化作无形,无色无味,根本发现不了,一旦喝进肚子里,呵呵…”一副心照不宣的样子。

    徐堂然眼睛眉毛歪了歪,目中稍露遐思神色,旋即一把将那黑玉匣子夺了过来盖上,顺手收了起来,又问:“人呢?”

    黄啸天挥手一摆,立刻有四名俊美男子从兽囊中招了出来。

    徐堂然抬眼一看,不由瞠目结舌,眼前是四个比女人还漂亮的男人。(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